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一章 暗黑五芒星Ⅰ   
  
第十一章 暗黑五芒星Ⅰ

晚七時三十分,天使光環發出的光輝終於落在了這座遠離戰場的無名山岡上。當然以後這座山就有名字了──死靈山。

不過聖潔的光芒似乎穿不透這里的黑暗,僅僅只能將它的邊緣照亮。在被照亮的邊緣坐著一個孤單寂寞的身影,懷里抱著一柄古怪的長刀。他身後堆積著上千具魔族和鬼族戰士的尸體,不知是友是敵?

飛到邊緣的天使都停了下來,漫無目的的在周圍徘徊,天使越集越多。大家都等待著,等待著大天使長前來裁決這個問題。

正當大家猶豫不決之時,那怪人背後忽然響起一陣嫵媚的女性吟唱聲,那聲音似乎能直接鑽進每個生物的大腦里,將之完全征服:

大初宇宙,混沌幽冥,茫茫天地,渺無物跡。

彼以摩耶,揭示昊天,既攝黑夜,又施黎明。

天地萬物,聽我號令,五芒閃耀,怨敵消亡。

低級天使聽到這聲音,便完全陷入被媚惑的狀態,只覺得昏昏噩噩,一片迷茫,手中的武器都掉在了地上。

不過參加過第一次創世聖戰的老天使們都發出了萬端恐怖的驚呼:“是‘大龍神禱文’,是究極暗黑禱文!”有些上級天使甚至害怕得拼命往後退去。上次如果不是有創造神和路西法大人,恐怕大家早就完蛋了,經曆過一次的地獄體驗,可再也不想經曆第二次了!就算死也不想再來一次了!

有些膽大的年輕天使則想沖進那片黑暗,看看里面到底藏著什麼妖魔。就在數百名高級天使往前沖時,那個不起眼的黑衣人好象冷笑了一聲,他手中的長刀也發出一陣古怪的‘當當’聲,仿佛是不吉利的喪鍾在天使耳畔鳴響……

……………………………………………………

不管是前進還是後退,一切都為時已晚。一個蒼老無力的聲音已經開始在詠唱第二段禱文,‘暗黑五芒星陣’已經發動:第一種顏色是‘灰色’,那是空間的顏色。

睿智的大龍神啊!請將無形的重壓施加在敵人身上。

折斷他們高傲的羽翼,淨化他們愚蠢的靈魂!

萬物枯榮,真理常存;欲求真理,征服眾神!

……………………

咒文誦唱完第一遍時,魔法陣第一個角的千名法師也一同頌唱起來,頓時整個天際都回響著‘邪惡’的‘大龍神禱文’。一道巨大的灰白色光柱射向了天際。光柱中映出了施法者臉龐影子……

躲在遠處安全結界里的魔族戰士都看到了光柱中映出的那張慈祥和藹的蒼老長臉。

魔族們竟激動得奔走相告:“德羅納大師也來了!德羅納大師也來了!”這也難怪,自古以來魔族第一法師和第一勇士都是大家崇拜的對象。而且‘隱者’德羅納是唯一一位非天蛇王第一智者,這位大師又極其不喜歡卷入各種斗爭,只是四處云游,幫助每個需要他幫助的魔族民眾,他的德行和智慧怎能不讓人肅然起敬?如果說虎王在軍隊中聲望極隆的話,這位慈悲的大師則在整個這一代魔族民眾中都有著無可替代的崇高地位。

所以見到一向不問世事大師也加入戰爭後,所有魔族都虔誠的跪下,雙手合十,一同默默頌念起禱文。頓時整個草原都響起嗡嗡的頌唱聲。

魔法效果立碼就直接反映到了眾天使身上。

“啊!是重力魔法!”百分之八十的天使都被一陣強力的重壓壓到了地上,不但完全失去了飛翔的能力,反而變得舉步為艱,走路都走不穩當了!

這種可怕的感覺甚至一直傳到了遠在塞特河河邊的尼魯爾達身上。而且所有神族都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了心頭,行動開始變得極其遲緩。太可怕了,那麼遠都能感受到,靠得最近的天使們豈不是……

剛才摩那說坐著無聊,就帶領大家開鑿一條從塞特河流出再流入塞特河的大運河,還說流一點清新的汗水對成長有好處。這條運河非常長,環繞在內的面積完全可以修一座城堡了。而寬度也超過了十丈。土星部簡直就被他轉換成了‘土木工程部’,如果米迦勒再返回來諷刺他們是泥腿子軍團,大家恐怕也無話可說了吧。後來部分被趕到後方的風天使也在拉法勒率領下加入了運河修建大軍。

現在尼魯爾達終於忍不住了,焦急的跑到(現在只有尼魯爾達這樣的主神才能用‘跑’來形容他的行動)正在率領眾人開鑿運河的摩那身邊,一把將他手中的鐵鏟奪下來,猛的折為兩段,然後非常不滿的責備摩那:“前線一定遇到了大危機!這時候,你還有心情在這里開鑿什麼大運河。白白浪費大家的力氣。”

打扮得象農民的摩那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水,看看躺在地上的鏟子尸體,然後打趣的說:“開鑿運河,造福子孫。是比戰爭還有意義的事呢!”接著摩那又轉頭對站在水壩邊上的拉法勒喊道:“開閘放水咯!”

在拉法勒開閘放水的同時,暗黑五芒星第二道咒文也由冥界祭司阿底里開始詠唱起來:

第二種顏色是紫色,那是詛咒的顏色。

萬能的大龍神啊!請將惡毒的詛咒加諸於敵人身上。

消弭他們無窮的力量,虛弱他們強壯的身體。

何謂正義,魔亦有道;欲求魔道,滅亡眾神。

這位魔族大祭司詠唱起‘大龍神禱文’時,平日卑微愚蠢的神情竟一掃而空。臉上顯露出只有魔族大魔神才應該擁有的強悍與尊嚴。總在說諂媚語言的嘴上居然緩緩吐出兩顆獠牙,那是只有野性十足,敢於與猛虎作戰的野豬才能長出的獠牙。不知是大龍神禱文給與了他力量,還是這才是他的本來面目……

咒文念完,也有千人隨之一同反複詠唱。同時一道紫色光柱也直射蒼穹,與一旁的灰色光柱交相輝映。

被‘千倍重力’禁錮在大地上的天使們還沒有緩過氣來,就又被加上了一道最強的詛咒。幾乎在前方的七萬天使都被詛咒了,神聖的庇佑好象正迅速的脫離他們的身體,最後被完全掏空,就算沒有被完全詛咒的,也力量大減。甚至連拿武器的勁也快沒有了。

這是一種多麼恐怖的感受。身體的光輝忽然全部消散,在無盡的黑暗中,自己被禁錮在一個狹小的空間,絲毫也無法移動,而身體里的力量正在被什麼東西迅疾吸收掉,吸收掉……好象馬上就要被吸成一具干尸似的!他們何嘗感受過這種只有身處被無情屠殺狀況下的低等物種才能感受的恐懼。有的天使已經徹底崩潰,呵呵的不斷傻笑,還有的竟當眾號啕大哭起來。這種恐懼迅速擴散開來,整個草原到處都是天使瘋癲的笑聲和無助的哭泣聲。再也不能保有他們引以為傲的高雅氣質了。

摩那這邊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全部的士兵都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大多數癱倒在摩那挖的運河以內。癱在運河外的基本上是不願與敗兵站在一起的風天使,大約有七八千人。

來不及了,現在也沒有人有力氣出去救他們。摩那不好意思的對拉法勒笑了笑,拉法勒仍然還給摩那一個桓古不變的微笑。好象並不介意。

摩那覺得已經沒時間考慮更多的東西了,請還能移動的尼魯爾達點燃早已准備在山坡頂上的煙花。尼魯爾達不知道摩那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不過現在也沒那麼多時間考慮了。不一會兒,美麗的煙花就映紅了整個天際。在一片漆黑中,漂亮的煙火仿佛給所有癱在地上的神族點燃了一絲生的希望。尼魯爾達雖然仍舊不太明白,不過也為煙花的美而感歎不已。

北岸的眾神其實也沒有逃脫‘終極黑魔法’的魔爪,就算距離稍遠,也有一大半癱倒了。年紀大些的已經意味到發生什麼了,都在閉目等死,年紀輕的也無助的拼命向天帝禱告,祈求庇佑。

可是天帝也根本不知該怎麼辦。這是自己第二次遇到這該死的東西,可是這次自己卻覺得那麼的孤獨無助,因為身邊已經沒有了父親、大天使長路西法、以及妹妹露絲;最可怕的是,當年曾與自己並肩對抗過那個魔法陣的弟弟坦恩可能正站在那個魔法陣的一端……

“對了!朕還有戰無不勝的涅爾加!還有的納布!來人,快去叫我的兒子……快去叫涅爾加和納布!”天帝無力的喊叫著,卻沒有人回答他,因為周圍的人全都攤倒了。恐怖還在黑夜里蔓延。

忽然一片恐怖中閃爍出一絲希望,不對,准確的說應該是與現在氣氛極其不符的美麗煙花。

伊絲妲和蘇也都看到了摩那發出的煙花。伊絲妲立即開朗的跳了起來,天真的喊道:“哇!好漂亮的煙花呀!不知親愛的是否也看到了?”愛美的伊絲妲正沈浸於煙花的美時,耳邊響起了蘇沈靜的聲音:“姐姐!快帶上還能移動的魔法師和聖女到聖河邊集合!摩那在對岸等著我們呢!”騎在黑月神駒上的蘇依舊那麼英姿颯爽。

第三種顏色是青色,那是‘歲月’的顏色以創造神的名義發誓!我冥王坦恩將以生命捍衛‘絕對公正’。

時光的激流啊!請洗滌世間一切不公與罪孽。

歲月無情,刹那芳華。

鬼神震怒!摧毀腐朽!

冥王並非大龍神的信徒,所以念出來的禱文也與眾不同。不過這並不影響咒文的威力,因為他是冥王,創造神與大地女神的第二個兒子。

冥王信奉的並非邪惡,作為一名領袖,只有傻瓜才會向民眾宣稱自己信奉邪惡。其實理想是最不好說誰對誰錯的東西,因為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正義。正如天帝宣稱的是建立一個和平安定的太平盛世;冥王則希望建立一個公平合理的理想國度;龍神達刹是想讓魔族擺脫奴役,從獲自由……他們都沒錯。

只不過他們的理想是矛盾的,所以才有了戰爭。

然而最難以理解其實是天蛇王阿波非斯。他心里在想什麼?如果他心中有正義,那他的‘正義’是什麼?如果他心中沒有‘正義’,他目的又何在?或者還有第三種可能──他是個沒大腦的傻瓜,做事都是先做後想。

青白色的光芒映出冥王憂郁蒼白的臉龐。當‘暗黑五芒星’第三種顏色浮現時,真正的恐怖才開始降臨。

上篇:第十章 創世聖戰Ⅳ    下篇:第十二章 凝血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