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三章 神猴裂天   
  
第十三章 神猴裂天

對于暗黑五芒星的的恐怖,“鐵壁天使”烏里勒是再清楚不過了。在第一道咒文發動時,這位強大的熾天使便率眾倉皇的逃入了位于戰場左面的沙馬什大森林。其中跟著大天使脫離戰場全都是上位天使,數量多達數千。

沙馬什大森林在遠古被稱為“精靈之森”,只是後來為了頌揚偉大的太陽神才更名為沙馬什大森林的。如龍神大陸的“惡魔之森”一樣,這是一個神奇的所在,因為里面居住著能與神一樣強大的精靈。精靈是與神一同誕生的智慧生命體,是一個安甯平和的種族,安甯得一般人類與神都快忘記它們的存在了。但他們沒有具體的形態,也沒人見過他們,生活方式也無人知曉,不過很多進入大森林深處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說:“他們一定存在的,我能聽到他們在我耳邊低吟……”精靈的力量究竟是怎樣的?沒有人知道,但現在卻有了一個很好的度量——為了守護這份安甯,它們甚至能屏蔽掉究級黑魔法。

當然鐵壁天使的這種行徑在最初還不能被稱為怯懦。

如魔族的著名史學家布歇爾·D·波爾特在他的《影響世界曆史的五次戰爭》一書中所分析的那樣:“戰略戰術決策是一柄雙刃劍,明智的將領會將它盡量往有利的方向引導,而愚弱者卻只會將之引向對己不利的狀況。如烏里勒能看出‘沙馬什大森林’這個‘暗黑五芒星’死角,並與數千名力量強大的上級天使(幾乎與數萬普通天使的戰斗力相當)逃離了戰場,就是很好的例證。從戰略角度來看,如果把握好,這完全是一件能夠極大的影響戰局的事。但可惜的是,烏里勒只是‘與’眾天使一同逃亡,而不是‘率領’眾人有計劃的撤退。前者只會單純的造成指揮官全體脫離後戰斗人員的混亂,而後者卻是保存實力的最佳方法。”

森林深處,敵人那可怕的魔法效力果然減弱不少。當然天使們的魔法力也全被這道“反魔法”限制了,力量大減,不過只要能躲過究級暗黑魔法其他的也都不重要了。跟隨烏里勒大人逃出魔爪的上級天使們(中級下級飛行速度不快,對“究級黑魔法”的可怕程度認識不深,來不及逃就都被重力魔法縛住了)開心的笑成一片。不過這里大多都是天使中的指揮官,不知他們在笑什麼?難道是笑部下逃跑速度不如他們快嗎?

最後,熾天使烏里勒也從黑暗中鑽了出來,也不理會向他致敬的上位天使們,靠在一棵參天大樹下,長舒了一口氣後便向眾天使下令:“大家把翅膀收起來,就地休息。”(天使之翼是天使力量之源,共有三個形態——收縮(休息)、展開(飛翔和運動)、發光(戰斗),這是一種保留力量的方法,從休息狀態到戰斗狀態往往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

莫約過了十幾分鍾,眾天使已經完全進入休息狀態。由于進入密密匝匝的森林後只能步行,再加上剛才究級暗黑魔法導致的心理疲憊,這些習慣了飛翔的老爺們都已經精疲力竭了。

突然,許多已經睡著的天使耳邊響起了一聲驚呼:“呀!”

懶洋洋的睜開眼睛,順著聲音發源地望去,大家居然發現了兩個烏里勒大人。

一樣的臉、一樣的身材、一樣有三對熾天之翼!臉上一樣寫滿了逃亡時的驚慌恐懼。

“你是誰?”兩個烏里勒幾乎同時發出驚詫的疑問。

“我當然是熾天使烏里勒!”一個烏里勒這麼回答,另一個也作出了同樣的回答。當兩人站在一起時,就象在照鏡子……

“你這個冒牌貨,一定是妖怪變的!來人啊,將這個妖怪拿下!”兩個熾天使又幾乎時同時發出同樣的呼喝。其他天使只好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此時一位上了年紀的二級天使從面面相覷天使中挺身而出,提著一柄巨劍站在兩位劍拔弩張的‘大人’面前。沉著的說道:“大人被稱為‘鐵壁天使’,便是由于他擁有我等無法匹敵的防禦力。兩位讓屬下各砍一劍,能承受住的,不就是真的烏里勒大人了嗎?”

姜還是老的辣,聽了這話眾天使都恍然大悟,紛紛叫好。

“那屬下就得罪了!”那個年長天使也不等兩位“大人”回答,就舉劍向後來的那個狠狠砍去!先整後來的,這是一個常識問題。

那劍就要落在頭上時,烏里勒忽然勃然大怒,正手扇了那個老天使一個耳光,接著又反手扇了他一個耳光,最後還唾沫橫飛的斥責趴在地上的老天使:“混蛋!我是你的主子,竟敢如此無理!”這麼一來二級天使那劍自然是落空了,並未能落在烏里勒B頭上。烏里勒的這一舉動,頓時引來眾天使的一片噓聲。

老天使冷靜的擦了擦嘴角的血痕,翻身爬起,又將手中的劍高高舉起,向另一個烏里勒砍去。那個烏里勒也不躲閃,如山一樣昂然的矗立在那里,眼里充滿了毫不在乎的無畏神情。

當!!!!!一聲巨響,那劍端端砍在了那個烏里勒頭上,不過“鐵壁天使”一點事沒有,甚至連眼睛也沒眨一下,劍反倒被崩出了一個大缺口!

年輕些的天使們不由自主的鼓掌歡呼起來,不愧是烏里勒大人,果然擁有天下無敵的防禦力!

“各位,孰優孰劣?誰真誰假?這不是一目了然嗎?”後一個烏里勒大聲的對眾天使高呼。年輕的天使迅疾的拿出自己的武器,端端的對著另一個烏里勒。

“你們要造反嗎!”被武器指著的烏里勒憤怒的對著天使們狂呼。

“假貨還敢如此囂張!”天使們罵了一句,便挺著武器沖了上去。眼看就要釀成一場血案。

“住手!”剛才出主意的那個年長天使再次挺身而出,擋在了“假”烏里勒和眾天使之間。

“你……”眾天使不解的望著那位長者。

“很遺憾,這位才是真正的烏里勒大人。”

“媽的,什麼叫‘很遺憾’?”結果那個老天使又被扇了兩大耳光,立即倒在地上,這次是血流滿面,徹底爬不起來了。

頓時所有天使都氣餒的放下手中的武器。不錯,“自私、驕橫、恩將仇報”這才是真正的烏里勒大人……剛才被那個假烏里勒的英雄氣概所震服,竟喪失了冷靜的判斷力,想把真正的大人砍成肉泥……

不過那兩劍砍下去,孰優孰劣?誰真誰假?果然是一目了然了。

“還不快給我上!”聽到烏里勒大人的命令,其他天使先愣了一下,接著還是舉起手中的兵器默默無聲的撲向那個妖怪。冒牌貨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冷冷一笑,躬起剛才還挺得直直的身子,下意識的用手抓了抓腮幫子,另一只手則伸進耳朵里不知在掏什麼。抓耳撓腮……看起來活象一只猢猻。不過面對如此眾多的敵人,那家伙眼里仍舊充斥著不屑與不在乎。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當眾天使的武器砍中那個妖怪時,竟全部被反作用力轟得飛了出去!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聖劍也都被崩得稀爛。一陣狂風吹過,原本站著冒牌貨的地方竟然半個鬼影也沒有了,只剩下一根又黑又粗的大鐵棒矗立在那里。在黑夜里散發出森森的妖氣。

“嘿嘿嘿嘿……”正當大家感到詫異時,一陣刺耳的怪笑從眾天使頭頂傳來。大家仰頭望去,竟看到一只身材矮小,穿著布衣布褲的猴子用尾巴倒掛在一棵參天大樹上嘲笑他們。

“你是何方妖孽?”烏里勒對著那只猴子喝道。大天使的暴喝的確嚇人,眾天使都覺得心驚肉跳,而那只猴子竟被嚇得從樹上掉了下來。不過很快大家就發現他並非被嚇下來的,因為他翻了一個筋斗後,便穩穩的蹲在了那根黑鐵棒上面。

“聽好了!你外公叫哈奴曼,大哥叫俺三弟,魔族叫俺‘美’(自己加的)猴王,東方仙人叫俺齊天大聖,至于你們,就只能叫俺外公了!”哈奴曼大大咧咧的蹲在敵人的核心地帶,還當著高貴的天使們很沒教養的當眾挖鼻孔。

哈奴曼說‘外公’時故意用天使們不熟悉的猴族土語說,不過沒想到第一個上當的竟是烏里勒大人。

“外公?”

“哈哈哈哈……乖孫子!”

見這只死猴子笑得前仰後合的開心成這樣,烏里勒也大概有些明白了。

憤怒的烏里勒迅疾的拔地而起,舉劍砍向那個死猴子,強大的“大地天使”出手果然非同凡響,方圓千步頓時都籠罩在他的強橫力量之下。其他天使都不由自主的連連向後退。

那猴子冷笑一聲,隨意的把鼻屎擦在棒子上,然後將頭伸了出來。烏里勒大人一劍砍下去,那顆猴頭自然是應聲而斷……

“哼哼哼哼!什麼齊天大聖?不過是只只會說大話的猴子罷了。”

眾天使:“哈哈哈哈……”

可是烏里勒大人和眾天使的嘲笑聲還未結束,地上那顆頭顱竟也跟著嘲笑起來:“哼哼哼……好弱的熾天使!”

接著還蹲在鐵棒上的軀體翻了個筋斗落在頭顱旁,用腳輕輕一挑,然後將頭顱狠狠踢出,頓時猴頭象一枚導彈似的,端端撞在烏里勒肚子上,烏里勒被撞得連退三步才勉強穩住身形,可是喉頭忽然感到一股強烈的不適,血氣不斷往上湧!

“這算什麼攻擊?又不是魔法,又不是傳統物理攻擊……”

還沒等其他天使反應過來,猴王的身體已經迅速的向一旁跨了兩步,正迎上反彈回來的腦袋,在腦袋冷笑一聲的同時,身體又將它踢了出去……

頓時,沙馬什大森林深處到處都回響著天使們的慘叫、腦袋撞上大樹和天使身體發出的猛烈爆破聲,以及猴王張狂的笑聲……那個身體越踢越帶勁,“神龍擺尾”、“倒掛金鉤”、“長虹臥波”……動作也越來越流暢,越來越迅捷!最後眾天使眼中的那顆腦袋完全變成了一顆軌道可以任意彎曲的光球!在茂密的森林里,能在沙漠、高原和海洋上自由行動的身材高大的天使們反而變得行動不便,完全不似無頭猴王,能在樹木間上串下跳如履平地。攻擊速度太快,天使們幾乎都還來不及展開翅膀進入戰斗狀態就成片的倒下,沒有倒下的被嬉皮笑臉的猴頭咬了兩三口後,也痛得靈魂出殼,戰力全失……

烏里勒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被那顆該死的猴頭擊中了(中間還被咬了三口,吐了一口唾沫)!望著那顆仿佛能破壞一切的光球,創世聖戰的恐怖場面再度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這種古怪的攻擊,這種無法捉摸的詭異力量……十二魔神將!這是只有堪與十二熾天使和五帝比肩的魔神將才能擁有的實力!十二魔神將都是創世之初就誕生的魔王,數十萬年來魔族的弱勢幾乎已經令他忘記了這點。

渾身是傷的烏里勒終于絕望的怪叫一聲,振翅向空中飛去。三對熾天之翼果然比普通天使的羽翼強太多,發出的沖擊力一瞬間就將無數撞倒樹木,並令鐵壁天使脫離光球的攻擊范圍,射向了漆黑的天空。

“啊!”見獵物逃跑,那猴子發出一聲驚呼,迅疾的將腦袋停在腳下,然後挑起來鑲回脖子上。掃視了一遍躺在地上呻吟的天使們後,便對著樹林高喊:“孩兒門!這些殘兵敗將就交給你們了,俺去把那只大鳥打下來!”

猴王翻回到自己的鐵棒上,手搭涼棚,抬起金睛火眼看了看已經變成小光點的烏里勒,歪著嘴頑皮的笑了笑:“嘿嘿!王八蛋,讓你見識一下‘神猴裂天’的厲害!”

說罷,猴王就跳下鐵棒,狠狠的蹬了一下腳下的地皮,如意棒立即彈了起來,沖向天際。猴王再次蹬了一會腳下的地皮,瘦小的身體便射出了叢林,頓時整個大地都發出一陣悲痛的轟鳴聲。不但癱倒在森林里的天使們感受到了,連森林外面的神魔也都感受到。第三道詛咒正在頌唱。現在正是天神們瀕臨崩潰邊緣的時候。大多數天使天神還不知道烏里勒大人已經逃跑,所以還以為是大地天使開始施法對抗邪魔,都顯出了驚喜異常的神色。

叢林里的天使也驚喜異常,那猴子追烏里勒大人去了,我們不是正好可以逃走嗎?可當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的天使們掙紮著,試圖從地上爬起來時,寂靜的叢林忽然發出一陣“蟋蟋梭梭”的聲音,片刻後無數野獸的精光開始在天使們的眼中閃爍!那是魔族中最擅長叢林戰的猴族戰士在殺敵前發出的睛光……

在有精靈守護的叢林中,天使們失去了魔法力,引以為傲的巨大羽翼反而成了巨大累贅。這些被打得半死的天使已經無法象強大的“鐵壁天使”那樣振翅飛起來,突破這道重圍,何況沖破叢林,他們將遭到暗黑五芒星的直接攻擊,現在的他們已經不能承受那麼大的打擊了。(由于“暗黑五芒星”是群體魔法,所以少數主神是不畏懼它的)

現在無力的他們要與叢林戰專家——猴族戰士展開一場無情的肉搏……絕望開始在這些本以為已經逃脫的天使心中蔓延。

“‘神猴裂天’!不愧是當年一人單挑十萬妖仙的齊天大聖!(華夏天聖大帝楊玄建國時將居功最高的猴王封為‘齊天大聖’)”摩那抬頭時正望到“定海神珍鐵”穿破黑暗,刺入蒼穹。一身農民打扮的摩那嘴里雖然沒有說什麼,不過心里卻覺得特別激動。盡管一直對自己實力都很有信心,不過如果沒有這兩個強大得無法形容的兄弟協助,自己那個瘋狂計劃成功的可能性恐怕只有……

烏里勒飛出危險區後,不由得開始得意起來:“那猴子再凶也無法追上我們熾天使的飛翔速度!哈哈我是永遠不敗的!”

可是話還未落音,一塊不明物體就超越了他,帶著長長的呼嘯聲,從身邊劃過,然後沒入了厚厚的云層。

“那是什麼?”

烏里勒正在迷惑不解時,突然間火光一閃,他頭頂上的蒼穹似乎裂開了。睜開眩暈的眼睛,往上一看。本來就蒼白的臉立即被一道更加蒼白的電光給照亮了。

啪!!!!!

盡管已經張開了幾乎可以抵抗一切魔法的強力抗魔法結界,但還是被閃電端端的擊中了。因為猴王引發並非魔法閃電,而是純正的“天火”!用定海神珍鐵打擊天空誘發的“天火”!

“呀~~~~~~~~~~”熾天使痛苦的尖叫一聲,便開始向無底的深淵墮落下去。而方才刺破蒼天的東西也掉了下來。

這樣就結束了嗎?烏里勒的疑問很快就有了回答。回答他的是一個歡快的聲音,但此時這聲音在烏里勒耳里聽來竟如此恐怖!

“筋斗云,全速前進!”

話音未落,烏里勒就看到駕著烏云的猴王迅疾的超越了自己,並穩穩的接住了那根恐怖的黑鐵棒。

“王八蛋,吃你外公一棒!”

烏里勒畢竟是參加過第一次創世聖戰的大神,在這個危急時刻,剩余的力量也猛的爆發了出來。

只見他展開熾天之翼,止住下墜的趨勢,然後抽出寶劍,快速的念動咒文,發動了他的究極絕技——“絕對防禦”。與群體魔法“絕對領域”不同,“絕對防禦”對物理和魔法攻擊都具有最高的防禦效力。只是由于剛才被閃電集中,鐵壁天使精神有些渙散,無法完全發揮最大效力罷了。不過絕對防禦就是絕對防禦,就算不能完全發揮也是最強的單體防禦魔法!

砰!

鐵棒狠狠的擊在鐵壁天使擎起的聖劍上,撞入了絕對防禦形成的厚厚防壁,激蕩起萬層華光。

“防禦住了!防禦住了!”當猴王因無法突破防線,只好將鐵棒提起時,烏里勒心中泛出一陣驚喜。不過這種心態居然發自一位創世大神心里,可悲、可悲!

“你小子還是有兩把刷子嘛!”猴王口中的稱贊並沒有減緩他手上的攻擊。

“看棒!”猴王的第二棒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在了“絕對防禦”上。此時烏里勒才真正體會到猴王的可怕之處。因為這一棒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了上一棒。“絕對防禦”凝聚起的光氣防禦已經開始向四周渙散……

“哦?”猴王的感歎詞與他的第三棒幾乎是同時發出的。又是一棒超越以往的怒擊!鐵壁天使胸前的“絕對防禦”被激蕩得干乾淨淨!難道這猴子有使不完的力量?不過烏里勒連倒吸一口冷氣的機會也沒有了,因為猴王的第四棒已經落了下來!沒有時間再次凝聚絕對防禦了,于是鐵壁天使只好舉起聖劍抵擋,准備跟猴王來個鐵刷刷銅鍋!

當!!!!!!

兩班兵器相撞,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不過批量制造的聖劍(上位天使用的都是這個)怎能是十萬八千斤的定海神珍鐵的對手。刹時就被打成了碎片!鐵棒擊碎後聖劍後,便重重的落在了烏里勒的胸口上。幸虧有聖劍減緩了鐵棒的攻勢,不過烏里勒已經被打得鮮血狂噴,精神渙散。

“哈!你有種!再看看俺這第五棒!”鐵壁天使眼中的猴王再次從筋斗云上高高躍起,與天空中擊下的閃電融為了一體!瘦小頑劣的猴子突然渾身上下發出耀眼的金光。這才是猴王的本來面目——吸天地之靈氣所生的金猴。金光包裹下的黑鐵棒在鐵壁天使眼中不斷擴大…………擴大…………

地上的所有神魔都目睹了這場電光火石般的激斗,也目睹了猴王的神威。就如當年目睹齊天大聖發動“神猴裂天”三棒打死妖仙第一勇士羅波那時的妖仙、天仙和東方人(主要包括華夏人和天竺人)一樣,所有神魔都忘記了一切,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幕永生難忘的壯麗場面。的確會永生難忘的,如果他們能在這場戰爭中活下來的話。

如納布所分析的那樣,魔族最強的毫無疑問是龍神達刹,但最不可捉摸的卻是魔族三怪(“冥界三聖”是尊稱)。

虎王的強勢力量從未有人敢于直接對抗,就算龍神和冥王也要畏懼三分;龍神和冥王曾認為天蛇王改革弱化了五族同盟,想都想通過武力干涉來迫使五族同盟屈服,沒料到竟被虎王的改良兵種和新式戰法連連挫敗。虎王在長達200年的‘冥界戰爭’(又稱‘兩百年戰爭’)開始前曾警告過他的敵人:“戰爭勝負並非簡單的戰斗實力的疊加,而是政治、軍事、經濟和思想的綜合對抗。只要有足夠的軍事手腕,勝利最終一定會屬于政治、思想和經濟先進的一方!”

前年86年(帝國曆和新龍神曆)“第五次龍神大陸戰爭”,虎王利用巧妙的戰略戰術拖垮了戰斗力比五族聯盟強大得多的龍神軍團和冥王軍團;擊殺數千龍騎士;並且追殺冥王親衛隊兩千余里。如果不是死神莫特的暗黑騎士團突破重圍及時趕到,冥王親衛隊險些就全軍覆沒。戰爭結束後,正式確立了五族同盟的獨立地位,而且虎王也從此被稱為大陸第一軍事家。表面上,戰爭結果是平分秋色,可實際上五族聯盟才是真正的勝利者。因為戰爭後,大陸思想壁壘被打破,天蛇王的思想象瘟疫一樣開始在其他陣營里散布。86年來,大陸上要求統一,要求進步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十二個大民族間,原本象海一樣深仇恨也逐漸淡化,“大魔族”的思想又複活,並從新占據每位民眾的腦海。

有人曾嘲笑天蛇王:“你弱化本陣營,就不怕被別人消滅嗎?被消滅了,你那些‘夢想’啊、‘進步’啊就全變泡影了!”

此時天蛇王往往會嘿嘿一笑,然後輕描淡寫的回答:“因為有大哥在!”

“假如沒有虎王閣下呢!”

“但是大哥是確實存在的啊。”

如果有人將天蛇王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轉告虎王,虎王就會大笑著回答:“你能象他那樣充分利用調度一切可用資源嗎?不要以為這很簡單!”

天蛇王阿波非斯古古怪怪,力量與聲望似乎差距太過遙遠。他生前一直在進行各種異想天開的改革,一千多年下來把五族聯盟改得面目全非。他大大縮短了魔族的壽命,(魔族原本有數千年壽命,而天蛇王卻將之減小到兩、三百年)並對魔族延續了百萬年的陋習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變,導致龍神和冥王都斷定他一定很快就會被民眾推翻。可奇怪的是在他統治下的五族同盟卻莫名其妙的越來越文明,越來越有活力,而民眾對他也從最初的藐視和排斥,變得越來越敬愛有加(雖然表面上還是喜歡拿他開玩笑)。兩百年戰爭中他的表現更是令人瞠目結舌。原本以為他的改革是弱化五族同盟,可戰爭開始時,五族同盟表現出來奇高的工作效率、情報能力和強力的後勤補給能力都讓敵人大驚失色。“第五次龍神大陸戰爭”決戰時,他帶領五千蛇族戰斗法師,巧妙的跟冥王軍團王牌——三萬暗黑騎士團騎士周旋,竟將死神死死拖住,讓他趕到戰場時間整整晚了三天。不過至始至終,阿波非斯都沒跟死神進行過半次正面對決,所以大家都認為這不算一次正式較量,不能證明阿波非斯具有軍事才華。但從那以後,只要有人誇獎死神“天下無敵”,他就會冷冷的說出一個名字——阿波非斯。

與之名望相反,他的力量似乎出奇的弱,甚至連鼠王瓦傑拉的力量排名也在他之前;不過因為他從不和任何人正面對決,而且也從未有人見過吊兒郎當的他使出全力一擊,所以他的力量高低到如今都還是個謎。對這條毒蛇,只能用‘深不可測’這四個字來形容。盡管他已經死了。

猴王則與他二哥恰恰相反,猴族一直都是魔族的弱勢民族,而這代猴王卻出奇的強,任何情況下都喜歡單獨行動,但又無人能真正制服他(由于會七十二變,所以象泥鰍一樣滑)。這只永不服輸的猴子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量和精力,就好象一塊越打越強的頑石!不過這塊最喜歡和天蛇王抬杠的“頑石”卻一直都是改革的支持者,甚至天蛇王有許多改革方案就是他從東方的天聖大帝那里帶回來的。而且一向好勝的他給予二哥的評價也出忽意料的高。

一直被認為是不可戰勝“鐵壁天使”被當眾打成肉餅,和著鮮血的光羽漫天飛散。光輝閃耀的熾天之羽大多跟隨尸體飄落到同時埋葬了數千名上位天使的森林中,後來沙馬什大森林的這一段有了新名字——“落羽之森”。另一部分則飄到了已經完全絕望的天使群中。

有幾片光羽飄到了摩那所在之處。

如果說加百列之死由于大天使長故意封閉消息,並沒有擴散開的話,鐵壁天使之死對兩軍士氣的影響就太過巨大了!這種硬碰硬產生的強烈直接的視覺效果簡直就令敵軍膽寒,我軍振奮!

別說鐵壁天使的直接部屬,就連英勇的鐵騎士也感到陣陣膽寒,加上還在繼續發動的“暗黑五芒星’,大家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摩那身邊一位鐵騎士終于忍不住抓著頭發無助的喊道:“難道我們就這樣完蛋了嗎?”

“振作些!不要丟棄光榮的騎士精神。”

不過勝利之神的鼓舞沒有收到很好的效果,大家雖然不再吵鬧了,但絕望仍舊在軍隊中蔓延……

“天使都崩潰了,我們還能做什麼?”

“敵人才派了一只猴子就打死了我們的主將……”

“摩那將軍我們該怎麼辦?”尼魯爾達也忍不住詢問自己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唯一可以信賴的人。

摩那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輕輕抓住一根正巧飄落在他面前的熾天之羽,用自言自語的語調說道:“烏里勒啊烏里勒,我不是早對你說過嗎?後世人民在述說這場創世聖戰時,歌頌的絕不是你們天使的丑態,而是鐵騎兵在戰場上馳騁的英姿!”

摩那說話的聲音並不是特別大,不過奇怪的是居然每個在場的人都能聽到?處于渾身乏力狀態的鐵騎士們聽到這話,頓時勇氣倍增!“是呀!天使的全線潰敗不是正證明了摩那將軍這句話的前半段嗎?如果摩那將軍是一位預言家,那麼這後半段就得由我們自己去開創,怎麼能現在就氣餒呢?至少我們現在還活著啊!”

暗黑五芒星的恐怖還在繼續擴散,現在除了神族,其他勢力都認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不過神族真就毫無還手的余地,任人宰割了嗎?奇跡總會發生的!因為神族陣營里有兩位舉世無雙的智者——魔族第一智者天蛇王阿波非斯和神族第一智者智慧神納布。智者的思維是不能用常理來推斷的,就如勇者的戰斗力不能用數值來計算一樣。

上篇:第十二章 凝血渡    下篇:第十四章 暗黑五芒星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