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五章 抗擊   
  
第十五章 抗擊

啊,我是從天上墮落的

耀眼的明星、光明的兒子。

被投落到地上,來毀滅那諸多的國家

我來自天上,

高居于神星之上的玉座。

在眾神彙集的北之盡頭的山中,

登上云彩的頂端,

猶如君臨天下的帝王。

吾乃地獄之王

漫步在墳墓之底

日夜體味著世間的痛苦

這一切都因為我選擇了

——“夢想”

…………

恐怖的煉獄之圖在眾人眼前展開,大家已經能確實的感受到地獄烈炎的灼熱,仿佛眉毛就快要燃燒起來一樣。

在最危急的時刻神族南岸陣營中忽然響起一陣沉靜渾厚的頌唱聲。這聲音越來越大,逐漸掩蓋了前方天使發出的尖叫,仿佛一道清心定神咒在天際回響。聲音是從跪在地上的摩那口中發出,但這種成熟且充滿魅力的聲線絕對不會出自那個吊兒郎當的家伙嘴里。這種魅力不同于冥後的那種‘媚惑’,而是一種非常男性化的魅力。一種如山一般堅定的男性溫柔。

“辰星~~~~~~~~~”

拉法勒盯著摩那的背影,聲音變得有些顫抖。臉上仍舊保有著那份桓古不變的微笑。

頌唱者並沒有回頭,著魔似的緩緩直起身體,伴隨著禱文節奏浮空而起,飛到了運河中央。先前被摩那固定于河水中的咒符在水中漾出層層銀波,水中映出一個變幻著銀色光翼與黑色肉翅的影子。

地獄之火以雷霆萬鈞之勢撲了過來,刹時便將躺在運河外面的風天使化成了灰燼。火焰繼續突進,立即吞沒了河中央的摩那,但奇怪的是當火焰燃燒到岸邊時,突然象碰到了一堵無形的牆,怎麼也燒不過來。只能在眾人眼前咆哮,翻滾。在火焰凶悍的撲擊下,火牆的邊緣顯現出一長串文字,這些文字就是方才摩那所吟唱的那段禱文——光明天使禱文;中間一段是百萬年前大天使長路西法為對抗暗黑五芒星所頌念的最強‘天使系咒文’。而前後兩段內容則是兩千多年前光明天使路西法墮落為大魔王撒旦時頌念的‘撒旦魔咒’。

‘聖天使禱文’反射出來的文字象走馬燈似的在拉法勒微笑的臉上掃過。火勢越來越凶猛,獨臂難以擎天,‘光明天使禱文’和‘撒旦魔咒’築成的障蔽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了。那個充滿魅力的聲線仿佛被烈炎吞噬了,火海里傳出摩那痛苦的呻吟。聽到摩那的呻吟,拉法勒的神經仿佛被什麼觸動了一下,三對熾天之翼神經質的抖了一下,接著就被‘微笑天使’展開到了極限。

“辰星……是你嗎?”拉法勒似乎忘記了戰爭的存在,一面向火海深處高聲詢問,一面奮力振動光翼,扇出激烈的狂風,仿佛想將這萬丈火焰吹開似的。‘風助火勢’這是個常識性的問題,難道拉法勒想燒死摩那?片刻後,奇跡發生了。拉法勒的颶風竟然吹散了包圍著摩那的火焰,摩那孤單的身影浮現在眾人面前。

拉法勒好象變了個人,以無比迅疾的速度向摩那身邊飛去,嘴里開始默念起屬于她的風天使禱文。原本對拉法勒呼喚毫無反應的摩那在聽到‘風天使禱文’後,好象清醒過來了,緩緩轉過頭來……

那一瞬間,摩那臉上竟浮現出跟拉法勒相同的微笑,那麼的溫柔,那麼的俊美。望著飛過來的拉法勒,摩那突然用另一種聲線輕輕的呼喚了一聲:“拉菲爾。”

當聽到‘拉菲爾’三個字時,風天使最後一道精神防線也徹底崩潰了。如‘辰星’一樣,‘拉菲爾’也是個專有名詞,世界上只有一個人知道。而那個人就是‘辰星’。

奇跡再次發生,摩那那個笑容,竟將在拉法勒臉上駐留了千年的微笑給融化掉了!仿佛拉法勒精心保留了千余年的笑容就是為了到此刻交還給摩那!拉菲爾眼中的‘辰星’就象浸在聖河之水中一樣,因為她眼睛里充滿了眼淚。那些眼淚仿佛以前是在一個不見天日的深井中,今天才湧現出來。

靠近摩那時,拉法勒化作了一陣輕風,柔柔的撲進了摩那懷中。不知為什麼,摩那心中竟然一蕩,仿佛眼前這個女人才是自己的最愛!而且愛了已經不止兩千年。(就算阿波非斯也只有兩千歲左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記得在第一次見到蘇的時候,便斷定她才是今生唯一的女人。作為一名大魔導士,他相信自己的直覺,也相信神奇的一見鍾情。然而很快摩那就迷惘起來。因為與茉莉的重逢讓自己回憶起了太多太多的往事,發現自己竟那麼在乎茉莉。不過如果硬要自己把那種情感說得具體些,又好象僅僅屬于一個叫阿波非斯家伙,而不屬于自己!可如果自己不是阿波非斯那又是誰呢?

當今天聽到有人呼喚自己“辰星”時,身體里每個感情細胞又莫名其妙的躁動起來?然後發出了不受自己控制的微笑,說了一句不受思維控制的話。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每次感受都如此強烈……

拉菲爾與摩那緊緊擁在一起,在如此近的距離,摩那終于看清了這位一直沒有注意過的異性天使,關于她的記憶碎片又從新聚集……聚集……

拉菲爾平常蒼白的面色,這時改變為鮮豔的容光。她那深沉靜謐的笑容被損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清麗的如春風般的微笑。這一切的改變,給這天使的容顏,憑添了幾分嫵媚和純潔。重逢辰星,那位超于一切世俗庸鄙之上的風天使拉菲爾仿佛又回來了。

拉菲爾的形象在摩那眼中越來越清晰,他的心志也越來越混亂,‘反創世時代’的片段如電影膠片般在摩那腦海里流轉:

拉菲爾的聖劍插在一個惡魔心髒中,眼里噙著淚花,用幾乎要哭的聲音說:“為什麼?為什麼你甯肯誘惑貝莉婭也不肯誘惑我?為什麼?”

惡魔彌留的臉龐上忽然顯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他平靜的說:“因為在我心目中,你是天生的天使,肮髒的惡魔生活並不適合你……”

“可是我願意……願意永遠跟你在一起……”拉菲爾的聲音細小得只有自己才能聽見。

“不可能,我的私心絕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惡魔用決絕的語氣一口斷絕了風天使的幻想,但言語間恍惚又含著些許苦澀。

“為什麼?”

“因為……啊~~~~~~~~”

拉菲爾的第二個‘為什麼’還沒有得到回答,一團凶猛的火焰就將那個惡魔吞沒了。等他回過神來時,那惡魔已經被神火彈得飛了出去,往無盡的黑暗中墮落下去,胸腔噴出的鮮血拉出一道長長的血線。拉菲爾想撲過去抓住什麼,可是只‘抓住’了一絲神秘莫測的微笑,一種幸福的微笑,一種嘲笑死亡的冷笑。

…………

新任大天使長米迦勒得意的聲音打斷了拉菲爾的癡想:“大魔王撒旦終于被我們正義的力量消滅了,世界又恢複了和平!拉法勒啊,這次你可立了大功!”

“原來我立了大功……”拉法勒低著頭,語調中沒有半點喜悅。

“你有什麼不滿嗎!”米迦勒從這位女性天使的言語中聽不出半點他期許的心情,于是就用蠻橫的語調呵斥這個可能已經被惡魔誘惑了的熾天使,而且大天使長已經作好如果這位大功臣已經墮落就立即消滅她的准備。

就在這時,風天使轉過她那原本清麗得象風一樣的臉龐……現在這張臉竟變得如此蒼白憔悴,深沉靜謐。不過令大天使長最滿意的是凝固在風天使臉上的一絲微笑,那是一種幸福的笑容,也是一種勝利的笑容。這證明風天使還沒有墮落,剛才的‘失態’也許是太過喜悅造成的……可實際上,風天使臉上掛著的是正宗的‘惡魔笑容’。

“為什麼?為什麼不帶我一起墮落?為什麼不讓我與你一起死亡?”兩千年來,這個問題一直堵塞在拉菲爾心中,她是多麼渴望能獲得一個確切的答案。

面對微笑天使的三個‘為什麼’,摩那竟張口結舌無法回答,可是片刻後,摩那的嘴巴竟自動張開,用另一種聲線回答道:“因為我心目中的拉菲爾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因為我愛你!”

這次輪到拉菲爾張口結舌了。

就在兩人凝視無語時,方才被拉法勒吹開的地獄之火又惡狠狠的反撲了回來,正與邪的魔法大較量並沒有結束,現在還處于戰爭最危急的時刻,處于風暴中心的摩那和拉菲爾竟在這里兒女情長。這樣的戰爭場面太不象話,也顯得太過虛假。

火焰撲向摩那和拉法勒時,拉法勒眼前又幻化出當年‘辰星’在自己眼前被‘神火’吞沒的場景……就在烈炎即將吞沒兩人的一瞬間,拉菲爾象害怕失去什麼似的,緊緊將摩那擁住,並且把自己鮮豔得如兩片帶露花瓣的嘴唇向‘辰星’的嘴唇湊了過去。

沒有頌念咒文,也沒有激發出強大的魔法力量,這對情侶瞬間就被火海吞沒了,火牆繼續向前推進,跨過運河,也開始跨越遼闊的聖河,向神族的大後方撲去。看來這場魔法大戰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因為有一方放棄了戰斗。後面的神族看來是凶多吉少。戰爭不需要浪漫。

不過大家不要忘記了這並不是一場傳統意義上的肉搏戰,而是一場究級魔法大對決。而這個世界的魔法創立者總共有三位——創造神、大地女神和大龍神。

如果說創造魔法(光明魔法)和破壞魔法 (暗黑魔法)都是這個世界上最至高無上的魔法,那麼能與他們抗衡的就只有大地女神的‘聖魔法’了。

創造魔法的力量之源是永不枯竭的‘探索精神’,破壞魔法依靠的是對‘夢想’的執著專一和永不放棄。

同樣聖魔法也有它的力量之源,這個源頭只有一個字——‘愛’!

沒人否認‘愛’具有強大的魔力,也沒有人懷疑她能創造奇跡。只是沒人相信她能產生與光明和暗黑魔法相抗衡的力量。因為她不是僅僅依靠究級咒語和強大的魔力就能的發動出來的,甚至可以說,傳統的魔法原理並不適合‘愛情魔法’,它需要的條件太過苛刻,以至于很少有人能激發出她真正的力量,就更別說用來對抗光明與暗黑魔法了。

第二次創世聖戰後,大陸上也爆發過無數次大型戰爭,但是都絕對與浪漫無緣。正如東方‘軍神’孫祥所說:“兵者,凶器也。”這個世界不存在浪漫的戰爭,更不存在浪漫的戰斗方式。

不過這種被‘滅絕’的戰斗方式在第二次創世聖戰中卻存在,這是戰爭中‘最後的浪漫’。

新世紀元年元月一日,晚九時,奇跡再次發生(這次戰爭中有太多的奇跡)。先是一陣柔和的輕風吹出火海,緊接著一道神聖的光屏浮現在水面上。與先前‘聖天使禱文’誘發的屏障大不相同,這道屏障上似乎沒有附加任何力量,可又好象擁有無法破棄的韌力。仿佛一種‘死也永遠不分開!“的咒語在生效似的。這種魔力是一對戀人積累了兩千年相思後才迸發出來的。是世界上最強的‘愛情魔力’。

地獄之火想撕碎這道屏障,飛向聖河的彼岸,去燒盡前進道路上的一切阻礙。可黑暗的天空下突然浮現出一對巨大的熾天使幻影,熾天之翼並非伸展成戰斗狀態,而是溫柔的相互包圍著,散發著輕柔的聖光,並與遠處大龍神西頓化成的五色巨龍遙遙相對。創造神和大地女神在《創世記》(原版)中是這樣描述天使這種生命形態的:“天使是世界上最純潔的生命,他們的基因取自虛空中的精靈。他們是生命的本色。盡管我們也知道物質世界是不允許單純的生命體存活的。”

天使誕生原本就是創造神犯下的錯誤,所以天使們最終只可能選擇兩條道路:毀滅或屈服于現實。當然絕大多數天使都選擇了後者。現在,第一次創世聖戰時那些朝氣蓬勃,單純熱血的天使早已不複存在。他們都已經死了,不是身體,而是精神。‘天使精神’他們一點也沒有留下,那些早就被高傲和勢利給替代了。另一些天使則因為無法面對現實對自己純潔內心的摧殘,而徹底崩潰,自我毀滅了。而時至今日,妥協的天使終于也被地獄之火吞噬,因為他們早在長年的‘妥協度日’消磨下,喪失了抗擊的勇氣,變得太過脆弱。

其實這世界上還有第三類天使,他們現在被稱為惡魔。當年,大魔王撒旦含著迷人的微笑來到那些還有些許迷惘的天使們身邊,伸出一只魔爪,用柔和的聲音對他們說:“怯懦者對我們叫囂:“千萬不要越雷池半步,下面是恐怖的地獄。’其實如果你們從立足之處深挖下去,湧出的將是甘甜的泉水……這眼泉水的名字叫‘夢想’。我們永不妥協,永不低頭,來吧!我們需要變得比現在更勇敢,更殘暴!因為我們是世界上最後一種‘生命本色’的保有者——惡魔。全世界都是我們的敵人。”

今天浮現在赤紅色的夜空下的一對熾天使的幻影,以及他們散發出的特殊氣息,讓每個在場的智慧生命都隱隱感覺到自己身體里某種‘本原’的東西在湧動!天空中的兩位熾天使讓魔鬼兩族對‘天使’本身的藐視一掃而空!因為他們用暗黑五芒星消滅了十萬天使,卻無法動搖這區區兩個天使。

面對這幅畫面,最驚訝的是蜷縮在地上天使,這些是隨拉法勒提前脫離戰場的幸運兒。不過他們的勇氣和自傲卻被同類在戰爭種表現出來的丑態蕩滌得干乾淨淨。

然而單單靠兩個天使的力量對抗暗黑五芒星,明顯還有些力不從心。蜷縮在運河邊緣的一些神族戰士已因遭到地獄之火的襲擊而喪失了生命。青色詛咒也再次透過‘天使屏障’作用在眾神的身上。

面對這種危急狀況,大多數神族都開始驚慌失措的連連往後退卻。本來就不擅長魔法的鐵騎兵和月神部戰士也開始下意識的向後退去。陣線再次面對崩潰的危機。

突然,天使群中一位老天使開始神經質似的喃喃自語:“我們是虛空中的精靈,我們是生命的本色。我們是白云的兒子……”年紀大一點的天使都知道這是原版《創世記》中的《聖天使頌詞》。只是因為這段有宣揚大龍神邪惡思想(夢想)的嫌疑,所以被天界統治者無情的刪節掉了。這段頌詞的響起引來無數天神驚異的目光,難道這個老頭不想活了,竟然敢頌唱三令五申禁止散布的違禁思想?

老天使並未理會眾人驚異的目光,只是靜靜的張開已經蒙塵的天使之翼,面對仿佛能破壞一切的地獄之火,英勇的高高躍起……

撲向‘死亡之火’的無名天使並沒有創造奇跡,他的生命瞬間就被吞沒了,消散得那麼快,仿佛又回歸到了虛空之母的懷抱中。他死得那麼沉靜,沒有恐懼的驚呼,也沒有豪言壯語,就仿佛一只撲火的飛蛾,傻傻的成了‘暗黑五芒星’的祭品。

嘲笑之聲如潮水般湧來,因為只要有大腦的生物都不會去做這種無用功的!可是在一片嘲笑聲中,又有兩位天使高高躍起。他們親昵的摟著對方的肩膀,似乎是一對親兄弟……他們也沒能對究級黑魔法作出任何實質性的抗擊。就這樣靜靜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還沒等其他神族發出下一輪嘲笑,又有好幾隊天使躍向了天空——這片最接近他們故鄉的地方……

還有神族在嗤笑,不過很快就被高昂的《聖天使頌詞》替代:“我們是虛空中的精靈,我們是生命的本色。我們是白云的兒子……”挽著手撲向云端的天使越來越多,一幅由天使展開的史詩繪卷在眾人眼前展開。無名天使的死亡喚醒了天使們塵封的記憶:百萬年前,單純熱血的天使們就是用這種簡單原始的方式來對抗恐怖的‘暗黑五芒星’的。而今天這場熱血的死斗,對天使來說更具意義。因為被現實吞噬的他們終于能在‘屈辱而死’和‘自由而死’中作出一個勇敢的選擇。

鐵騎士和月神部戰士也停止了後退,大家也手挽著手高唱著屬于自己的咒語,結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銅牆鐵壁’。最前面挺立著象征勝利的大神——尼魯爾達。烈炎抨擊在勝利之神的鎧甲上,發出恐怖的爆響。可是勝利之神的臉上掛著卻是自信的‘勝利之笑’。原因很簡單,從戰爭啟端到現在,勝利之神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全體將士同時發出如此強烈的戰斗意志,神族的抗擊終于開始了!

在英勇的神族戰士面前,地獄之火竟顫抖起來。再也不能向前邁出半步。

神族戰士的戰斗意志化解了摩那的壓力,幾乎已經昏迷過去他終于清醒了過來。清醒過來的摩那驚訝的發現懷中竟摟著一位清麗脫俗的熾天使!摩那慌忙把她推開,並連連對拉法勒說對不起。弄得拉法勒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現在這個魔法屏障還需要大家集中精神去維持,所以拉法勒也沒有追問摩那的‘反常行為’。

“只要辰星還在身邊就行了,細節問題等渡過這個難關再說吧!”

摩那發現情況變得比自己料想中還要好,不由得大喜過望。立即嘗試用與蘇才簽訂了不久的‘心靈契約’,呼喚可能早已在對岸等候著自己的蘇。(心靈契約:上級女神才能擁有,一生只能簽定一次。往往只會與自己的丈夫簽定,如伊絲妲和涅爾加之間就簽定得有心靈契約。一旦契約生效,無論雙方相隔多麼遙遠都能呼喚對方,並進行簡單的交流。月神蘇為了確保戰爭能取得最終的勝利,便臨時決定與摩那簽訂此契約,當然,這僅僅是作為一種傳遞情報的工具!)

被火海侵占的天空再次誘發了奇跡:忽然一片由地獄色彩包裹下的世界里,一輪明月噴薄而出,在大家眼中仿佛是一塊在紅色和黑色背景上升起的銀燈,分外搶眼。心靈契約果然效果非凡,它仿佛已經在蘇與摩那之間建立了一種難以言明的默契。幾乎在摩那呼喚的同時,清冷的月亮就從地平線上升了起來,頓時整個世界都沐浴在明月的清光之下。沙馬什大森林那些聳立的高大白楊樹顯出了銀光般的反射,草原上奔騰著的火海仿佛被蒙上了一層浮動的雪,在‘白雪’覆蓋下的火海好象也不那麼躁動了。黑夜的沉靜,月色的純潔,開始慢慢的溶化烈炎的狂暴。

緊接著,空氣中傳來甘美的氣息,一陣和風吹過,帶來只有愛神才擁有的奇香。一種無形的力量開始對抗吞噬青春的‘青色詛咒’,每個神族都能感受到,這就是‘青春力量’本身。除了司掌‘愛’與‘青春’的金星女神伊絲妲,還有誰能釋放出這種充滿魅力的魔法。雖然這股力量還不足以抗拒究級黑魔法,卻燃點了每個還生存著的神族的希望之光。

上篇:第十四章 暗黑五芒星Ⅱ    下篇:第十六章 海之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