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六章 海之淚   
  
第十六章 海之淚

暗黑五芒星噴射出的火海咆哮著、掙紮著,妄圖撕碎矗立在它們眼前的“聖天使障壁”,可是怎麼也無法動搖它。因為這是天使們燃盡自己最後一點生命才結成的屏障,是天使們最後的榮耀。當生命全部燃盡時,這種曾經輝煌,卻不再輝煌的種族就將作為舊世界的象征之一,悲慘的被時代的洪流無情的卷走。

與此同時,從虛空落下的漫天流星雨,卻不停轟炸著神族北岸的營地,造成大面積的傷亡。

一顆火流星就落在蘇身旁,激蕩起的巨大沖擊波將她長長的黑發連同衣袂一同高高牽起,在她身後發了瘋似的狂擺,她那柔弱的身體就如同一棵飄搖在風暴中的小草。可是面對這片好象隨時都可以將她撕成碎片的流星風暴,月神卻頭也沒有偏一下,只是伸手輕輕拂了一下流星爆炸的氣流揚在她肩頭的灰塵,便再次低頭虔誠的祈禱起來。因為有潔僻的月神無法容忍身上灰塵太多。

對這位象征黑暗的女神來說,黑夜正是她揮灑自如的時刻。在傳統魔法中,月亮一直都被當作上乘魔法的魔法媒介,為魔法師們所崇拜。不過很少有人知道月亮本身也蘊涵著無窮的魔力。而現在月神正用她神奇的力量平息著來自地獄暴怒,為下一步反擊做些力所能及的准備。

按照第一次創世聖戰的經驗,對抗暗黑五芒星必須聚集齊天界五種至高無上的力量:“創造神之力”、“雷神之力”、“黑暗之力”、“海神之力”、“熾天使之力”。其中“創造神之力”也可由與他同樣強大的“大地女神之力”來替代。

摩那……不對,准確的說應該是:由摩那身體里的另一個靈魂與拉菲爾碰撞出的愛情火花,已經誘發出了大地女神無邊的魔力,而“光明天使禱文”(路西法禱文)和“風天使禱文”發動的正是正宗的“熾天使之力”。大地女神之力消弭了重力魔法,光明天使禱文治愈了眾人身上的詛咒。

對新黨來說,拉菲爾的加入簡直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他們都不相信天使,其中也包括微笑天使。當然,他們也並不了解反創世時期,十二熾天使決裂的許許多多內幕。不過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這都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至少她確保了“大地女神之力”與熾天使之力的完滿發動。剩下來的問題就是黑暗之力、雷神之力和海神之力能否發動了?

冥王從天界叛逃後,天界黑暗之力就由新生的月神所承襲。所以發動“黑暗鎮魂之力”的任務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月神蘇的頭上。

“光明之力”原本屬于大天使長路西法,它本應該由現在的光明之神太陽神沙馬什來啟動。不過這位光明之神似乎跟大多數天神一樣,壓根就沒有想到過冥界會使用這種“失傳”已久的究級暗黑魔法。現在,太陽神正率領著他最精銳的軍團——-光明聖戰車團,鎮守著最“安全”的東方隘口。

不過召喚“熾天使之力”的任務卻被摩那出色的完成了。原本大家認為僅只發動“創造神之力”這一個任務,對‘神之子’摩那來說,已經是壓力過大了,畢竟他只是一個人類。但他卻奇跡般的完成了一切,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能操控絕跡已久的“光明天使禱文”。就連一些認為已經很了解他的神族也開始迷惘起來——他到底是誰?

“他到底是誰?躲在護壁里的天帝腦海中也冒出了與大多數神族一樣的想法:“他與撒旦那個叛徒有什麼關系?能使用緹蘭聖劍,能誘發出世界之母的力量;他是否還能得到破壞神的認同呢?難道他就是父親所說的那個能令我‘永生’的人,一個能同時被創世三神承認的人類?”天帝從來就沒相信過摩那。相反,他一直認定那小子是一個妖魔。可是為什麼父親母親都要認同這個妖魔呢?為什麼這個妖魔又如此拼命的回護著神族呢?他目的何在?

“這個世界上絕不可能存在這種生命體!”天帝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種種猜想,因為假如世界上真有那麼一個家伙,將是多恐怖的一件事!凱頓僅能使用緹蘭聖劍就已經擁有能與神抗衡的力量,那麼能同時裝備創世三神器的家伙將強到什麼程度呢?決不允許這種褻瀆神靈,威脅神族生存的人類存在!這種危險品一旦出現,就必須立即予以天誅地滅!

可是自己的永生計劃又該怎麼辦?

…………

“陛下!”

一聲略微有些沙啞的女中音打斷了天帝的神游。向下掃視,天帝發現了跪在下面的黑夜女神娜可絲,盡管她在天帝面前已經努力裝出一副順從的神情,可是她那種與生俱來的大膽與輕佻還是不由自主流出了她的體表。即便在天帝面前這種不討人喜歡的氣質也無法掩蓋掉。

“蘇殿下懇請陛下施展您那舉世無雙的雷神之力,我們都堅信只要緊密團結在陛下周圍,就一定會從勝利走向勝利。哪怕陛下只使出百分之一的神力,一切邪惡都會在您腳下顫抖。什麼‘暗黑五芒星’也只不過是小菜一碟罷了。”

說完這句話後,娜可絲一連向創造神懺悔了二十遍才遏制住自己強烈的嘔吐欲望。支撐娜可絲說完這席話的功勞應該歸于摩那,因為摩那與娜可絲調笑時曾說過:“對人說人話,對豬說話就得學豬哼哼。我們說豬話並不是說我們就是豬,相反,這恰恰證明我們比它們聰明,因為豬只要誇獎一下就會爬樹……”當然,天帝並不會去爬樹,不過他卻會施展確保新世紀來臨的“雷神之力”。

天帝對娜可絲這句話似乎非常滿意,不過很快另一種思緒就將自我膨脹帶來的快感給沖得干乾淨淨。

“朕知道了,退下吧。”天帝平靜的揮了揮手,示意娜可絲速速退下。雷神畢竟是一位曆經無數次卑鄙殘酷的權力斗爭也沒有倒下的帝王,所以就算心里怎麼驚慌,也絕對不會顯露在臉上。而天帝驚慌的根源並不是對自己力量沒有信心,而是他很清楚就算自己力量再強大,也不可能成為消滅暗黑五芒星的核心力量。因為“火”的克星是“水”,而不是“木”(女媧的“五行理論”中“雷”的屬性是“木”,所以天帝實際是七星神中的“木星神”)

整個戰略策劃中,蘇最擔心也是這一點:大海女皇之力該從何而來?掌握水之力量的納布並非是大海女皇的直系血親啊!而直系血親伊絲妲掌握的又是跟水之力量八杆子大不著的金星之力。

不過出戰前,納布曾神秘的對蘇說了四個字:“水到渠成。”既然納布那麼有信心,想必一定有什麼周密的考慮吧!你別看納布傻癡癡的,看起來像個以為人民服務為本職的書呆子,可實際上那才是世界上最可惡的壞種,最無恥的陰謀家。也許他的無恥冷酷,不擇手段僅次于善于隱藏狐狸尾巴的摩那,也許摩那在他面前也只能甘拜下風。這點又有誰能說得清楚呢?當然這只是蘇自己的想法,如果這種對納布的評價月神敢對其他神族說出,一定會被嘲笑成有眼無珠的傻瓜。因為真正一流的陰謀家反而不會被別人當作陰謀家,而是被當作傻瓜或是傑出青年。

“水到渠成。”月神不由自主的重複了一遍納布的話,然後,目光就落在了聖河水面上。原因很簡單,聖河有通往天河的秘密通道,而現在說這句大話的水星神可能正在天河中思考著什麼……

“聖天使障壁”在寬廣的河面上與地獄之火展開殘酷的較量,激蕩起萬丈巨浪,隨著天使們生命能量的逐漸枯竭,天使障壁也開始動搖起來,劇烈的顫動預示著暗黑五芒星之力即將在這場對抗中獲勝。一時間,四處都充斥著浩蕩的江聲,仿佛是天使們正頑強不屈不撓的進行著最後的抗爭。

忽然,一線蒼白的微光照在聖河中央,掀起的巨浪似乎無法容忍這道光芒,它們狂嗥怒吼著撲向它,好似一群噬人的瘋獸。

然而……奇跡發生了……狂暴的巨浪突然靜下來了,仿佛一個充滿欲望與暴力的孩子,在撲進母親懷抱後,又從新回到了單純天真的童年似的。浪濤聲靜了下來,開始變得溫柔祥和,好象是無限溫柔的細語……銀鈴的低鳴……清朗的鍾聲……曼妙的清歌……回旋繚繞的音樂。這是偉大母性之聲,她是永遠不歇的……聖河塞特,“史尼卡魯巴大陸”的母親河。難道是聖河顯靈了?

片刻後,位于愛神面前的一片水域忽然湧起高高的水波,慢慢彙聚成一個真人大小水像,依稀是位風姿卓越的中年美婦。仿佛受到某種強烈的暗示,正專心對付“青色詛咒”的愛神突然大睜開雙眼,驚訝的望著這尊素不相識的女人水像。

“您是誰?”愛神好奇的問,美豔的臉上掛著兒童般的天真。

“伊絲妲,女兒~~~~~~~~”那尊水像竟開口說話,但說了兩句便哽咽起來,無以為繼……

伊絲妲愣了一下,笑容凝結在花般鮮豔的容顏上。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稱呼自己是“女兒”。這聲呼喚令伊絲妲感到手足無措,只見她先將手放在前面搓了搓,接著又交叉著放在腦袋後。可是過了兩秒鍾就又不滿意了,于是她將手放下來背在身後,低下頭,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望著不遠處的那個水做的人兒,不安分的小腳不斷將四周的小石子往河里踢。

偷偷看了一會兒,伊絲妲忽然覺得這個水人兒長得竟與自己如此相似!仿佛是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讓愛神渴望能靠她近一些。于是伊絲妲下意識的向前邁了一步,一不小心便摔進了河水中……咸咸的、澀澀的,仿佛是大海的味道,又好象是眼淚的味道……好象是在夢中母親的味道……總之肯定不是聖河的味道。

此時前方突然傳來摩那驚天動地的怪叫:“放火了!(相對于‘放水了’)”話音剛落,前方的形勢便發生急轉直下的巨變。“聖天使障蔽”急劇縮水,一直縮小到只能保護運河以內那麼一小塊面積。被束縛了半晌的地獄之火頓時如脫缰的野馬般,發瘋似的向前挺進,妄圖跨過聖河,席卷整個北岸。

“摩那背叛了我們!天使背叛了我們!”北岸的神族開始驚呼著快速的向後退卻,可是愛神的舉動卻與他們恰恰相反。

當伊絲妲翻身從水中起身時,就象陷入了夢境似的,竟踏著北面那神奇而平靜的水波,向那個水人奔去,同時也是向死亡奔去,因為她面對的是能摧毀一切的地獄之火。遼闊的聖河上展開了一幅奇異的畫面。 “美”與“毀滅”都在發足狂奔。閃耀著金光的美神和騰越著赤紅光焰的毀滅越來越近靠近……

終于,第二次創世聖戰中的這個畫面凝結成了永琚C成為五百年後,曆撒斯帝國文藝複興時期,藝術家們最中愛的題材之一。因為這幅繪卷中,“毀滅”要摧毀的是“美”身後的東西,因為“美”的身後是高高在上的腐朽,然而無情的現實卻是:摧毀腐朽的同時“美”與她的“母親”也難以逃脫被無情撕碎的厄運。

奔跑中的愛神已經完全退化成一個小孩子,拖著孩子似的哭腔,撕心裂肺的哭喊著世界上最簡單的一個單詞——“媽媽~~~~媽媽~~~~”

水人的臉上也漾出異樣的神情,並緩緩的張開了她的雙臂,仿佛是想將眼前這個小女孩深深的擁入懷中似的……

可是,感人的母女相擁的場面並沒有出現。當伊絲妲興沖沖的撲向“母親”時,竟從她的身體里穿了過去……水人畢竟是水人,冷冰冰的,根本就無法接觸。一切母女重逢的期望原來都只是虛幻的癡想。

再次重重的摔在水面上的伊絲妲笨手笨腳的從水面上爬起來,小臉上竟摔出了淚水:“你不是媽媽~~~你不是媽媽~~~你只是一團河水,你是納布用眼淚做出來騙伊絲妲的……臭納布!你是世界上最討厭的表哥!以後伊絲妲再也不聽你(指納布)講媽媽和爸爸的故事了……”

聽了愛神這番撒氣的話,那個水人兒似乎傷心極了。由于被伊絲妲穿過,整個身體都變了形。當從新彙聚起來時,我們依稀能感到她想大哭一場,把身體里那種酸酸澀澀的水分都排出來。可惜現在的她本來就是由這種水分構成的……

水人緩緩俯下身體,似乎想再次嘗試將“女兒”擁入懷中,盡管她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徒勞……

當水人兒俯下身體時,毀滅之火就將她們母女給吞沒了……

就在那一瞬間,天空又發生了奇異的變化。原本一直在天空中肆虐的火海在很短的時間就被從四方湧來的濃密烏云覆蓋了。天空又恢複了一片漆黑。云層很低,簡直就象是罩在森林上似的。山頭上落下一陣不祥的暗影,又聽到一陣嘶嘶聲,好象暴風雨天使還死死攔住急躁的雷神,令他無法盡力嘶喊和咆哮。不過耀眼的電光還是時不時穿透厚重的云層,不時的照亮天空,威脅大地。毫無疑問,這便是眾神之王馬爾都克所施展出來的力量——雷神之力。雷神已經把反抗的力量延伸到了臨界點,現在只需要另一種神秘強大的力量來觸發它了。

由于感受到一股從未感受過的溫暖,蜷縮成一團的愛神悠悠的醒轉了過來。睜開眼後,愛神被雙眼所見的景象驚呆了……那個水人兒已經不見了,自己正蜷縮在一團由水構成的球體里,就如一個即將出世的胎兒。現在,伊絲妲可以清楚的看見四周都是火海,無邊無際的火海,無法傷害自己的火海。而且這個水球正在將自己緩緩托出這片劾人的火海。

當這個閃著金光的水球接觸到低矮的云層時,天空就象被刺激了一下似的,陡然幾點被風帶著的雨星飄落了下來。它們象在尋找什麼似的,東一頭西一頭的亂撞。

目睹眼前的景象,伊絲妲終于恍然大悟,她自言自語的說:“是媽媽,媽媽哭了……”

北邊遠處一個紅閃,象把黑云揭開一塊,露出一大片血似的區域。風突然小了,但是利颼有勁,使人顫抖。這樣一陣風過去,出了仍然在猛進的毀滅之火,一切都象不知怎好似的,連沙馬什大森林邊緣的白楊樹都驚疑不定的等著點什麼。

又一個閃,隨著滾滾雷聲席卷了整個大草原,每個人的臉都被這道閃電照成了慘白色。白亮亮的雨點緊跟著落下來,端端落在火海里,極硬的砸起許多火浪,有些地方甚至還露出了焦灼的土地。又是一陣怪風,比以前更厲害,直刮得樹枝橫飛,火焰亂躥;雨道往下落;風,火,地,雨,混在一處,聯成一片,橫著豎著都是都是灰茫茫冷颼颼雨廉,一切東西都被裹在里面,辯不清哪是樹,哪是地,哪是火,哪是云,四面八方全亂,全響,全迷糊。地獄之火已經不是作為一種可怕的力量而存在了,它現在僅僅是這一片迷茫的一部分。風過去了,只剩下直直的雨道,扯天扯地的垂落,看不清一條條的,因為水已經連成了一片。幾分鍾後,天與地已分不開了,仿佛空中的河流在往下垂落。眾人眼中的火海在無力的翻騰了幾下後就消失了。最後,只有一片水的世界在眾人眼里流動。

此時伊絲妲已經被那團球體送回了地面,在水球飄飛向云層時,愛神依稀在里面看到了媽媽的臉旁,于是她又開始痛哭,而水中的媽媽也開始痛哭,哭的與她一樣傷心……也許那只是她映在水中的倒影……只是水中的人看不到眼淚,直接表現出來的是天空中瀉落下來的雨,雨越來越激烈。

母親漸漸從視線中消失,伊絲妲開始撕心裂肺的哭喊,哭得連天空也開始顫動起來。

莫約過了二十幾分鍾,天的眼淚仿佛已經哭干了似的,暴雨驟然的停了下來。清朗的明月驅散了烏云,只剩下斷斷續續的白色碎片,幻化出一道河川,飄在海一樣深藍的夜空中。一股特別溫暖的的軟風,飄忽不定地緊貼地面回蕩著。暗黑五芒星已經被蕩滌得干乾淨淨。

膽小的金星部法師和聖女們早就拋下伊絲妲逃到了老後方,河邊只剩下她一人孤寂的蹲在那里哭泣。

忽然一只溫柔的手輕輕搭在了伊絲妲肩上,伊絲妲本能的以為是涅爾加來了,因為每當這個時候,涅爾加都會在自己身邊安慰自己。

“親愛的……”激動的抬起頭,伊絲妲看到的卻是蘇那只又大又黑且微微上挑的眼睛,蘇的身後是軍紀嚴明的月神部戰士,于是金星神有氣無力的對月神說了一聲:“妹妹,你……”

“我們成功了,暗黑五芒星被打敗了。”蘇激動的將頭抬起,仰望著暴風雨後清朗的夜空:“是露絲阿姨救了我們,我能感受得到,她現在一定還在我們身邊,一定還在冥冥中守護著她的女兒。”說最後一句話時,蘇的眼光落在了伊絲妲身上。

伊絲妲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月神臉上也露出快樂的笑容:“姐姐,不要忘了除了露絲阿姨,這個世界上還有三個人真心的關心著你……”

伊絲妲突然跳了起來,搶過蘇的話頭開心的說:“對!還有涅爾加,還有蘇,還有……”說了兩個後,伊絲妲突然發現自己好象再也找不出第三個象他們這麼愛自己的人了。

“真是笨丫頭,這世界上還有一個人一直默默的愛著你呢!難道這麼多年你都沒感受出來?”

“他是誰?”

“經常被你罵成大壞蛋的納布啊!”

“你騙人!”

月神左右看了看,見四周沒有旁人,便悄悄的對伊絲妲說:“時至今日,妹妹覺得有些話不得不對你說了。因為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感到我們兄弟姐妹就要分離了。‘暗黑五芒星’或許只是一個開始,這場戰爭真正恐怖之處還在後面……”

“可是……”伊絲妲好象想反駁什麼。

“可是你連最關心你的人都還不知道!”月神不由分說的打斷了愛神的話:“你真以為你很受父王的寵愛嗎?你真以為金星部那些暗中受沙馬什操控的法師真就那麼服你嗎?你真以為是憑實力或運氣在天界汙穢的權力中心生存到現在的嗎?知道有多少高級神族對你的美貌垂涎三遲嗎?”

“可是有你和涅爾加在保護我啊!”

“我比你小幾千年,涅爾加愛上你也是你來到天界三千年以後的事了。那麼這中間的幾千年又是誰在默默保護你呢?”

“納布表哥……”這時伊絲妲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她回憶起了年幼時的往事。過去,與自己年紀相仿的三表哥納布(老大是尼魯爾達,老二是沙馬什)經常來找自己玩,還常給自己講父親和母親的故事。如果自己受了欺負,表哥就會很傷心,但是文弱的他又不敢明目張膽的替自己報仇(現在回憶起來,好象那些欺負自己家伙最後都倒了大黴,就好象運氣已經從他們那里消失了似的),只能跑來安慰自己,看到自己非常傷心,他有時甚至會陪自己一起哭,並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伊絲妲,我們兩兄妹都要堅強的活下去。活給所有神族看!”那時自己覺得納布表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有段時間自己甚至還打算長大後一定要嫁給他。

成年那天,自己主動向納布表哥提出願意嫁給他做妻子,可是納布表哥就象變了一個人似的,冷冷的說:“你母親是天界的罪人,犯下的是淫賤的私通大罪,所以你的品質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好和我保持一點距離。”

從那以後,表哥對自己一直都非常冷淡,簡直就形同陌路人。而且他似乎未老先衰似的,失去了年輕人應有的朝氣,整天埋在故紙堆里,絲毫不問世事。過去那個溫柔爽朗的表哥到底去了哪里?如果自己追問起來,他就會回答:“那時是年幼無知,而現在的我已經能明辨是非了。”

後來,一次“偶然”機會自己認識了從不愛和女性打堆的涅爾加,經曆了許多挫折後,自己終于和涅爾加走到了一起。婚禮那天,納布表哥也來了,可是他的表現跟大表哥和二表哥他們根本就沒兩樣。盡說些無聊的話。

最莫名其妙的是,婚禮時涅爾加一定要納布表哥作眾兄弟姐妹的代表,向新郎新娘致祝福辭,還說他是這場婚禮的第一大功臣。納布雖然百般推托,最終還是拗不過倔強的象頭黃牛的涅爾加。不過整個過程他表現得差極了。只是有氣無力的照本宣科,完全不象才華橫溢的天界第一才子,倒象是在念檢討書的傻學生。

“大家都知道在下是涅爾加的三哥,也是伊絲妲的表哥。……(省去數百字廢話)……今天,我的妹妹就要出嫁,如果是嫡親哥哥,一定會開心得不得了,並送給她最深的祝福。但很可惜,我偏偏也是他的表哥。其實我本該與涅爾加一決高下,搶奪這個美麗純潔的表妹。,嘿嘿!不過我是智慧之神,深知無法跟天下無敵的戰神抗衡。所以今天我只能站在這個地方致辭。”說罷,整個會場都響起了惡作劇式的怪笑聲,其中有很多是追求她的失敗者。

納布也帶著壞透了的笑容,用拳頭輕輕敲了戰神的胸口一下,並用調笑的口吻說道:“如果你敢對伊絲妲不好,我馬上就把她搶過來做我娘子。”

這算什麼,跟那些討厭的追求者有什麼兩樣?不是在瞎搗亂嗎?當時伊絲妲的小嘴氣得都快噘到了天上。幸虧聽了涅爾加的話,她才稍微開心了一些。

涅爾加:“我對伊絲妲的愛是你的一萬倍,我將用無數個一萬年來證明我的話。”

納布再沒說別的什麼,只是嘿嘿的冷笑了一聲,然後低聲對涅爾加說了最後一句話:“希望如你所說!”

按照儀式規程,致辭者在致辭結束後應該吻新娘。討厭的納布自然也該吻自己。

可是那個討厭鬼竟乘吻自己的機會,悄悄對自己說道:“知道我今天有多開心嗎?祝你永遠幸福,我最親愛的妹妹!”聽到這句話時,伊絲妲還察覺表哥淺藍色的眼眸竟變成了深紅色。對此伊絲妲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很久以後她才從蘇那里聽說,原來納布自從成年後就出現了一種特殊的體質。哪怕再傷心或再開心也絕對不會流眼淚,就算眼睛哭紅了也不會流淚。

“伊絲妲,伊絲妲!”蘇的呼喚將伊絲妲從回憶的世界拉了回來。

伊絲妲抬起頭來,有些動情的說道:“伊絲妲已經失去了媽媽,所以再也不想失去你,涅爾加,還有……”說到最後一個名字時,伊絲妲還是沒好意思開口,幸虧蘇將她的話給接了過去。

“我也希望如此,但是你不覺得這場戰爭的傷亡與它可能給世界帶來的影響相比,顯得太過微不足道了嗎?”

此時,整個戰場都顯得反常的寂靜。一只做巢在忍冬花叢里的反舌鳥,偶然從精靈之森飛了出來,想唱一段羞怯清麗的調子來慶賀這陣難得的甯靜。然而,仿佛經過一下慎重的考慮,它又靜悄悄的飛回了精靈之森。

冥王沉寂的站在一個高崗上,下面跪著魔族前敵總指揮喀戎,暗黑騎士團團長莫特,以及一個從未出現過的小矮子。才進行了一次劇烈的施法行動,冥王也顯得有些疲倦,不過暗黑五芒星的失敗對冥王的情緒似乎沒有絲毫影響。他抬頭望了望神族北岸陣地的東方。然後用慣常的冷漠聲調下達了命令:“等虎王跟龍神三太子的軍團出現時,就立即展開全線進攻。目標是攻陷天宮,砍下馬爾都克的狗頭,並不惜一切代價消滅所有阻擋在前進道路上的敵人。”

“遵命!”兩位指揮官同時發出了響亮的回答。死神也冷冷的哼了一聲。

冥王揮了揮手,示意三位指揮官退下,可是當三人剛轉身時,冥王好象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對那個矮子說道:“冥加,你等一下,我還有話要吩咐你。”

聽到這話,那個矮子連忙轉身回來,再次跪在了冥王膝下:“父王有何吩咐?”這聲音很尖利,讓人一聽就很不舒服。

屏退左右後,冥王才低聲對他的三兒子說:“冥鬼軍團狀況如何?要知道你的任務並不僅僅是消滅神族。這次一定要給那個甯可投靠神族,甯可與魔族合作也不願意向我稱臣的凱頓一點顏色看看!”

“父王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將所有海斯庭人都變成鬼的。對了,華夏人和馬穆魯克人怎麼辦?”

“等戰爭結束後,就都交給你吧。我會想辦法為你延長黑夜的,或許一天,或許兩天……當然,前提是虎王能徹底擊潰太陽神軍團。”

“喈喈喈喈……”鬼畜王冥加伸出猩紅色的鬼舌舔了一下鼻子,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怪笑。仿佛很期待那天的來到似的。

帝國曆元年元月一日晚二十四時,隨著地獄之火的熄滅,戰爭進入了第三階段。

第二階段,聯軍損失了十八萬英勇的魔族戰士。而神族則損失了九萬天使以及三萬其他戰士(主要是被流星火雨殺傷的)。神族高級指揮官死亡兩名,副將死亡三名。而聯軍高級將領僅損失明克圖爾一人。而且由于青色詛咒的影響,神族所有在場軍隊的戰斗力都大減。絲毫沒受影響的也就只有沙馬什光明戰車團,涅爾加聖騎士團,以及納布那支戰斗力還是未知數的七萬天河水軍。

迄今為止雙方總共已為戰爭付出了四十五萬條生命,的確已經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不過與長達五十年,卷入兩億人口,幾十個國家和十數個民族,前後吞噬了兩千萬條生命的妖仙戰爭比起來,也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上篇:第十五章 抗擊    下篇:第十七章 尊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