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八章 決裂   
  
第十八章 決裂

黑月精騎全體渡河不到半小時,狼騎士剽悍的身影就從夜幕中浮現出來,後面跟著手持巨型兵器的牛族戰士和長矛的羊族戰士。慘淡的月光下,恰似一片黑色的潮,向前湧動。狼騎士們伏在巨大的戰狼背上,在被地獄之火焚燒得干乾淨淨的荒原上飛奔,手中鋼刀映月閃光。

可在距塞特河不遠之處,居然有一支雄兵阻于道上。

狼族是魔族中赫赫有名的戰斗民族,可是時至今時他們還沒有建立半點功勳。相反,弱小的人馬族和猴族卻建立了顯赫的武勳。作為魔族猛將,狼王塞巴克胸中早就憋了一肚子悶氣。塞巴克揚起“爆魔”,發出淒厲的狼嗥。隨著連成一片的狼嗥,眾軍眨眼間便沖至敵軍陣前。

一萬鐵騎兵前鋒冷靜的握著沉重的騎槍,象山石一樣,矗立在陣地上默然無語,拉下的全罩頭盔上完全看不到他們的表情。一動一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可是待狼騎士到近了,突然齊聲狂呼,如奔雷般向狼騎兵們發起勢不可擋的沖鋒。

面對撲面而來的鐵流,塞巴克也吃了一驚,沒想到神族軍人尚有如此氣勢。狼族前軍立即就被英勇的鐵甲騎兵沖散,在鐵騎兵第一輪猛烈的突擊下,狼騎士死傷慘重。

不過當狼王定睛一看,立即就發現敵軍人數遠不及本軍。便大聲喝令全軍不得後退,只管上前搶攻。話未落音,狼王便第一個搶了上去。“爆魔”發出一連串恐怖的打擊,千斤重的裝甲在八萬斤重的“爆魔”面前簡直就不堪一擊。軍團最前面的十數個鐵騎士瞬間就被連人帶鎧甲擊打成了肉醬。狼騎士們頓時士氣大振,跟在頭領身後與鐵騎士們展開了慘烈的厮殺。狼王的勇猛立即就在亂軍中撕開了一條血路,如一柄尖刀,深深插入了神族銅牆鐵壁般的軍陣中。

“突擊!突擊!全軍突擊!”狼王一面沖殺,一面高聲呼喝。在狼王狂呼與忘我的沖殺中,魔族軍團逐漸掌握了主動權,而且後援——牛族狂戰士和羊頭怪也趕到了戰場,加強了魔族陣地的防禦力。有些魔族戰士甚至發出了勝利的歡呼聲。

關鍵時刻,神族陣營後方突然發出一片雄渾激昂的號角聲,阻擋在塞巴克眼前的土星部前鋒忽然如潮水般,退向兩旁,並突然轉向沖入魔族軍陣的兩翼。

正當塞巴克迷惑不解時,眼前突然一花,一個高大魁梧的神族騎士象疾風般突現在自己面前,二話不說,舉劍就劈,其勢仿如泰山壓頂。塞巴克作為一名身經百戰的職業戰士,比現在還危急百倍的狀況都見過,所以他並不驚慌,而是冷靜迅疾的揮出自己手中的“爆魔”……

兩般兵器直接交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咦???”狼王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驚呼,沒想到居然有神族騎兵能正面接自己用七層力量發動的攻擊。

一擊之後,因慣性那名騎士便奔突到塞巴克身後,後方立即就傳來一片突擊狼騎兵的慘叫聲。

塞巴克撥轉狼頭,對同樣也是剛剛轉過身來的神族騎士高呼:“來者何人!咱塞巴克不殺無名之輩!”

“無名騎士也是騎士!”對方乾淨利落的回答了塞巴克這麼一句後,又挺劍沖了過來。

“哈哈哈!答得好!沒想到虛偽的神族也有這等爽快之人。”狼王一面大笑,一面卻絲毫不敢怠慢,也舉棒向對方撲去。

兩人又硬碰硬的進行了第二回合的交鋒。狼王的爆魔狠狠的擦了一下那名騎士的鎧甲,那件堅固的鎧甲頓時被打得變了形。而狼王也感到有陣劍風劃過,眼前一紅……等穩住坐騎時,左眼突然發出一陣鑽心的刺痛。抬手一摸竟摸了一手鮮血……

“哇!呀!呀!呀!”狼王發出一陣暴怒的狂呼,也不管鮮血直流的左眼,隨手抓了一根布條纏在眼睛上,就再次瘋狂的撲向敵人……

就在此時,不知從哪里飄來一團巨大厚重的烏云,將黑暗中唯一發出光輝的月亮給遮蔽了。加之如潮水般湧來的雙方鐵騎,以及眼睛變的有些不好使,狼王才沖了一半就失去了目標,只好如無頭蒼蠅似的,在萬軍叢中亂撞。

片刻後,兩軍都自動的慢慢分開。原來,在微弱的星光下,眾馬交相奔馳,人影模糊,你來我往,那能分辨得清敵我?曠野之中,又找不到火把之類的東西。性急如火的塞巴克氣得大呼小叫的在軍陣里來回沖殺,可方才那位騎士早就不見了蹤影。又過了片刻,雙方實在覺得無法再戰,只好各自後退一箭之地,穩住陣腳,待天空放亮。

天還沒有放亮,魔鬼兩族的主力部隊已經在喀戎和莫特率領下陸續趕到。見主力趕到,塞巴克就吵鬧著要沖上去強行突破,喀戎制止了沖動的狼王之後,便與莫特帶領一小隊人馬前去窺營。

夜色中,神族勇士們軍陣嚴謹,有條不紊,很多士兵都伏在馬上,枕戈而寐,見有人前來窺營,立即不約而同的憤然而起,收拾兵器,准備厮殺。

相持了兩三分鍾後,死神竟一言不發,轉身從神族陣地右翼飛馳而去。他身後的副將迅速的將死神的旨意傳達給本陣,然後數萬暗黑騎士團就如颶風般從神族陣地旁邊卷過。似乎完全無意和鐵騎兵決一死戰。

狼王見死神竟不顧敵軍繞道而去,便輕蔑的哼了一聲,對喀戎說道:“總指揮,憑我們自己的力量就能消滅這些該死的家伙,用不著那些膽小鬼出手。”

“死神深諳兵法,並非怯懦。”喀戎摸了摸下巴上的髯須微微一笑:“此死士也,不可與戰。”

“可是……”狼王似乎還想申辯,可總指揮下一句話卻令他打消了原本的念頭。

“這是戰士對戰士致以最高敬意的方式。塞巴克將軍您也是一位戰士,我這麼說您大概應該能明白了吧?”

……

當尼魯爾達剛列陣完畢,准備與敵人拼個魚死網破時,卻見聯軍竟棄自己于不顧,只管繞道而去,不由得對拉法勒歎道:“早就聽人類說‘鬼族死神一臂擎天,魔族人才濟濟’,今日一戰方知並非虛言。他們兵力數倍于我,竟不與我戰,想必已經看出我等是哀兵。只要避而不戰,很快我軍就會氣勢全消,不可再戰。”

“為今之計也只有靜觀其變,伺機再戰了。”接著尼魯爾達頹然的摸了摸剛剛才被凶悍的狼王砸扁的胸甲,繼續說道:“前不久我曾率軍參與人類對抗鬼族的反擊戰,而人類如今也是人才濟濟、英雄輩出。東有文王、西有神王,皆是絕世英主。他們手下也都是厲害角色,特別是文王手下的武穆候岳馳,用兵如神,忠貞不二,令我也汗顏不已。神王手下的小將克洛維雖然還不成熟,但也給了我極深的印象。人盡其用,日新月異,此乃人魔兩族興旺之兆!”說罷勝利之神又不甘心的默然連連歎息道:“難道天要亡我神族!難道天要亡我神族!”

“等殿下登基稱帝,我們神族就會出現一番新氣象了吧。”拉法勒連忙寬慰這位神族大王子。

“登基稱帝?拉法勒閣下你不會是故意裝糊塗吧。天知道父皇還能活多久,十萬年?一百萬年?父皇可從沒思慮過將皇位傳給任何人。別說一萬年了,照現在速度發展,不到一千年,如今的人魔兩族早就不知變成什麼樣了。再說,歲月老化了我的心態,再也無力做什麼改革了。”

說到這里,大將軍突然轉頭對身後的士兵們下達了命令:“沒有我的命令,都不許輕舉妄動。違令者斬!”

※ ※ ※ ※ ※

夜幕下,奇跡般的一幕出現了。雙方都對敵人恍如未見,魔鬼兩族數十萬大軍源源不絕,自曠野兩側通過,列陣于江邊,開始搭建浮橋。神族將士手握兵刃,卻不上前攻擊。有人甚至還重新靠在馬鞍上打起盹來。全不似兩支剛才還在拼死血戰的軍團。

※ ※ ※ ※ ※

——北岸——剛率軍渡河的摩那瀟灑的將遮蔽了雙眼的紅色長發拂向兩邊,以便自己能清晰的看到烏云遮蔽明月的全過程。

“呵呵……”發出一聲傻笑後,摩那隨隨便便的向身後軍隊招了招手,說道:“月神姐姐居然率領全軍撤退了,難道是想拋棄我們?不過我知道一條捷徑,可以很快追上她們。等我們趕到前面,再拿她們來調笑。呵呵……走喏!”

聽了摩那的話,所有騎士都笑了起來,仿佛忘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很快這軍隊就跟隨摩那沒入了黑暗之中,不知往哪里去了。

※ ※ ※ ※ ※

幾乎在同一時刻,距塞特河五百里外的另一支神族軍團發生了嚴重的決裂。

望著剛從召喚烏云的魔法陣里走出來的黑夜女神和金星部的幾位大法師,一直低頭思索著的月神突然用果決的聲音對他們說道:“摩那將軍通報的前線軍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我認為我軍不能再後退,敵軍數十萬大軍正准備大舉渡過我軍最後一道屏障——聖河塞特。前線急需要我們兩部的火力支援,可是我們卻一退再退……”

這時一個衣著華麗的老者顫巍巍的從人群中踱出來,用威嚴的聲音責備蘇:“用兵之道在于集中優勢兵力。難道月神殿下連這點也不知到嗎?”

“長老說得一點也沒錯,‘集中兵力’的確是用兵要訣,可並非將兵力從軍事要沖撤退出來,去守一個無險可據的大後方啊!我們現在已經處于劣勢,第一要務是拖延時間,直到于我有利的白天來臨,如果放棄天險,豈不是自取滅亡。將兵力集中起來,難道是想讓合圍的敵軍一口氣給消滅掉!”

月神毫不讓步,深深的觸怒了那位老者。因為這位老者並不是普通神族,他可是參加過“第一次創世聖戰”的大魔法師——聖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Saint),現在更是德高望重的天界首席大魔法師,金星部實際上的領袖。他對這幫膽大妄為,整天破壞祖制的後生小輩早就憋了一肚子氣了。

“向後撤軍是陛下的命令,難道你懷疑陛下判斷的正確性?”長老滿以為這麼一說,月神就會啞口無言。

“父王也有糊塗的時候,至少我認為這場戰爭的整個策劃過程都是糊里糊塗的。”

“你……你……居然敢懷疑由創造神制定的戰法!這是祖制,你的才能及得上創造神的萬分之一嗎?”聖克里斯托弗說到激動處,嘴上的胡須都被吹到了天上。

月神也有些火了,針鋒相對的說道:“我的智慧的確及不上創造神萬分之一,但我們敵人的智慧也及不上破壞神萬分之一,所以創造神的祖制並不適合用來對付現在的敵人。”

“你,你這個離經背道的異端!張口邪說,閉口逆言。你心中還有沒有天地正氣?”大魔法師指著月神的那只手不由自主的拼顫抖起來。

“哼哼哼!好一個道貌岸然的老先生。開口‘陛下’,閉口‘祖訓’,你還有沒有自己的思想?”娜可絲終于忍不住,抱著手,在一旁模仿大魔法師的聲音,冷嘲熱諷了一番。

平日一直以向世人傳道為己任的首席大魔法師還是第一次被譏諷為沒思想,就如同狼王第一次被猴王譏諷為太軟弱一樣,簡直覺得是受到了今身今世受到的最大侮辱。

“該死!”聖克里斯托弗身旁的幾個大魔法師先憤怒起來,手中忽然的騰出火焰或冰炎,似乎想發動強力攻擊咒文,將黑夜女神干掉。

“住手!誰敢挑起內訌我就射殺誰。”女戰神冷冷的聲音,以及搭在弓弦上那支明晃晃的利箭,讓所有被指著的法師都不寒而栗。

“我們走!”憤怒已極的聖克里斯托弗長老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

“一個人也不能離開!”女戰神的一聲嬌喝讓眾法師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顫:“難道你們想讓原本就處于劣勢的我軍再次分化嗎?”

“就憑你一個小妮子也能留下我來?”聖克里斯托弗不愧是首席大魔法師,說話間,就發動了瞬間移動魔法,立即就在眾人眼前消失了蹤影。

“你們都別走呀!你們都別走呀!”伊絲妲呼喊並不能控制局面,因為在金星部她只是一個“空軍司令”罷了。

接著其余數萬法師和僧侶也都絲毫不理會自己的指揮官,紛紛啟動瞬間移動魔法或高級風行術脫離了本陣。一陣風過後,草原上只剩下了五萬月神部弓箭手和親伊絲妲的五千聖女部隊。

“為什麼不阻止他們?”黑夜女神對蘇的實際行動似乎有些不滿。

月神將弓輕輕放下後,這才釋然的對娜可絲說:“該決裂的遲早都要決裂,該滅亡的遲早都要滅亡,對眼前的一切,我們也只能克盡所能罷了。”

對月神的回答,娜可絲還是一點也不明白,于是只好無奈的聳了聳肩。

※ ※ ※ ※ ※

“哈哈哈哈……我早說過那小妮子哪能阻止我們。我瞬間移動的速度可和光一樣快。”大魔法師得意的對著逐漸聚集在他身旁的魔法師和僧侶們哈哈大笑。然而他周圍的人都沒有跟著笑。

“你們都怎麼了?”長老不解的問。

……眾人無語……

順著眾人的眼光,大魔法師顫巍巍的摸了摸自己高高的帽子……然後臉色一下子就變得象紙一樣慘白。

因為他引以為傲的大魔法師帽上端端的插著一支嚇人的利箭……

上篇:第十七章 尊嚴    下篇:第十九章 惡魔舔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