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九章 惡魔舔血   
  
第十九章 惡魔舔血

草原北部的森林里一片沉寂,神秘莫測。落葉松的禿枝掛滿銀霜,搖搖欲墜。天空覆蓋著厚重的烏云,不時還擊打出嚇人的冬雷。電光穿透樹巔,沿樹身照下來,忽而照出一塊被積雪包圍的林中泉眼,忽而照出半截埋在雪地里的巨大枯木……可當雷電奔馳而過後,一切又墮入沉寂而神秘的黑暗之中。

電光中映出摩那將軍的面孔,陰沉沉的似乎有些恐怖。然而當士兵們定睛再仔細看時,又好象還是那個吊兒郎當的傻小子。

“兄弟們,跑了兩小時,大家也都累了,在這里休息一下,喝口甘甜的泉水再走吧。”說著將軍便在一片林中泉水彙成的小水潭旁勒住了自己的戰馬,然後翻身下馬,自己先捧起泉水喝了一口:“啊~~~~~真是好味!”摩那由衷的贊歎了一聲,接著又捧了一手泉水一口將之干掉。

被地獄之火焚燒之後,眾人早就渴得要命,而聖河塞特的水又由于大海女皇的出現,暫時變成了咸水河,所以自從隨身攜帶的水喝完之後,大家都有很久沒喝過水了。聽將軍這麼一說,士兵們高興的高呼著萬歲,紛紛翻身下馬,狂奔向那潭清泉……一時間,森林到處充斥著神族士兵們的歡聲笑語,以及對泉水味道的由衷贊歎。有的士兵甚至開心得將頭埋在泉水里狂飲了一番。

幾個月神部士兵部喝飽了泉水,屁巔屁巔的跑到摩那身邊,好奇的問:“將軍,這是哪里啊?真能趕在月神殿下前面到達嗎?”

“這里是地獄的門口。”摩那說罷還無奈的對眾人聳了聳肩。

聽摩那這麼一說,周圍的人都不知該回答什麼,只是用驚奇的目光看自己的指揮官。

“是啊!只要進了地獄,我們不就走到所有生者前面了嗎!而且他們遲早是要去那里和我們會合的。”一個聰明的士兵笑嘻嘻的對大家解釋道:“呵呵呵……不愧是摩那將軍,可真會開玩笑!”

“哈哈哈哈哈……”頓時摩那身邊的將士們都開心的笑了起來,的確,將軍這個玩笑開的還真有水准。

“呵呵呵……或許真如你們所說吧!”摩那也一面用手撓頭,一面發出不好意思的傻笑:“既然大家現在興致這麼高,不如讓小將為大家吹奏一曲,聊以助興吧。”

聽將軍要為大家表演,頓時整個部隊都沸騰了,有人還吹出了尖利的響哨聲。

于是摩那將手往空中輕輕一揮,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一道柔光閃過後,摩那手中已經多了一支質樸無華的洞簫。接著摩那輕身一縱,便瀟灑的飄到了水潭中央的一塊岩石上,隨意的盤腿坐下。

當摩那剛坐下時,大家不由自主的安靜了下來,連天空滾滾而來的雷聲也因此嘎然而止……

又過了一會兒,空曠的天地間忽然飄來一絲一絲的哭泣,聲音很低,似乎被什麼東西壓住了,卻彌散在空氣里,到處都是,甚至滲透了整個黑夜。這不是人類的聲音,也不是蟲鳥的悲鳴,它們比較那些都更輕柔;更清朗。有時候幾聲比較高亢一點,似乎是直接從心靈深處發出來的婉轉哀訴,接著又慢慢低下去,差不多低得沒有了,就好象一陣微風吹過一樣,但是大家又確實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空中震蕩,把空氣也攪動了,使得空氣里也充滿了悲哀……

“這是什麼曲子。”一位沉醉于斯神族士兵終于忍不住問自己的主將。

摩那放下洞簫,臉上浮現出一絲神秘的笑容,然後用充滿魅力的聲音回答道:“地獄鎮魂曲。”

聽了這話,那位戰士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此前從沒聽過,但天界誰都知道天下只有一個人能演奏《地獄鎮魂曲》,他的名字叫撒旦——惡魔之王。那位戰士想轉頭詢問戰友們的想法……可是轉過頭來,他才發現所有戰友都已經倒斃在地上,臉上都掛著沉醉的笑容……偌大一個森林竟感覺不到半點生氣……

“你……”那位神族戰士還沒來得及說出聲來,摩那就已經輕輕飄落到他的身邊,渾身舒展的坐了下來,然後轉頭望著他驚訝的臉。

“能聽完這首曲子,就證明你我是有緣之人,這只蕭就送給你好了。”說著摩那便大方的將手中的洞簫遞給那位月神部戰士:“用他去歌頌自由,歌頌生命吧。因為一旦戰爭爆發,它們都會象垃圾一樣被我們踩在腳下。對了,那天在七星廣場,你也為這場聖戰歡呼過吧?”

那戰士下意識的接過洞簫,然後默默的點了點頭。

摩那將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尸體掃視了一遍,然後轉頭問那位戰士:“這里面有你的親人和最要好的朋友嗎?”

那戰士又點了點頭,但淚水已經忍不住簌簌的往下掉。

“他們都是我殺的,你應該恨我。對了,知道我是誰嗎?”摩那輕輕的問那位戰士。那戰士只能機械的搖了搖頭,因為他現在的確已經不知道摩那是誰了。

“我前世是天蛇王阿波非斯,現在好象是個人類。”

神族戰士以難以置信眼神盯著摩那,因為他不相信自己,乃至整個月神部、土星部都非常信任、尊敬的摩那將軍居然是邪惡的魔族。

摩那深呼了一口氣,稍微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才繼續說:“你永遠也不會明白魔族的哀傷和人類的痛苦,因為你們認為神族永遠是正義的,自由的,文明的。知道為什麼時至今日我們魔族人口都沒有超過兩千萬嗎?在第一次創世聖戰前我們可有十億人口啊!整整七十萬年了,整整七十萬年啊!只要我們魔族出現興旺的征兆,你們就會派聖潔的天使來壓制我們。的確,大多數時候你們都並沒有對我們直接動武,可是你知道每年有多少無辜的魔族嬰兒因為你們的封鎖壓制在我眼皮底下死去嗎?”說著摩那竟激動向那個神族戰士伸出了自己的雙手,就好象他臂彎里就躺著一個奄奄一息的嬰兒似的:“原因只有一個,你們認為愚昧的劣等民族沒資格享受自由文明,甚至談生存權的資格也沒有。你們不會宣揚,但這種想法早已凝固在你們血液里了。”

摩那心里似乎對這些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就白白死去的神族戰士還懷著一絲愧疚,心情好象也恢複了平和的常態:“我們很合得來,其實我並不想殺你們。但是你知道現在我們魔族每年因你們的正義而死的無辜生命有多少嗎?至少要超過一百萬!前不久,為了奪取我們土地上一片盛產魔法水晶的礦山,天使軍團對我們五族同盟在礦山旁的新建的城市進行了一次空襲,等我們趕到礦山時,全部十萬市民就只剩下不到五千人了!”

“可那只是個軍事目標啊!聽說你們在那里研究毀滅世界的黑魔法。”

“軍事目標?哈哈哈哈……那是一個新興的工業城市,里面都是不畏艱險,善良勤勞的拓荒者。真是文明啊!落後就要挨打!這是一個真理,但只有行尸走肉才甘于奴役、甘于挨打。今天我們這些野蠻人是迫不得已才用愚昧落後和你們的文明先進抗爭到底的!”

“所以我現在就不講道義了。”說到這里,摩那臉色忽然一沉,對沉寂的森林大喝一聲:“全都出來!”

話音剛落,那位神族戰士眼里忽然浮現出一幕恐怖的畫面,當然這是他臨死前看到的最後景象。無數長著一對肉翅的黑色惡魔從地里,樹中,水塘里鑽出來,紛紛飛到摩那身邊,畢恭畢敬的跪在他腳下。

“你們兩個怎麼也來了?”此時的摩那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聲音中含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冷酷。

“老大,你也太黑了,害怕這些神族聽完《地獄鎮魂曲》死不了,還要讓他們先喝毒藥。”“黑”在惡魔中是褒義詞,貝魯賽巴布本想用這個和摩那套近乎,可摩那根本就沒理他。

“哎呀呀!大哥啊!好久不來安慰小貝,想死人家了。”妖豔的“七惡之母”也飛了過來,但說著說著就一頭紮進摩那懷里。

摩那也發出一陣放肆的笑聲,並與貝莉婭展開了一場瘋狂的熱吻。狂吻了一分鍾後,摩那突然把貝莉婭稍稍拉開,厲聲對那些偷笑的惡魔們喝道:“看什麼看!去去去,作你們該做的事。”于是眾惡魔一轟而散,開始去剝地上神族戰士們尸體上的甲胄。

“梅非斯特叔叔,這兩個混蛋怎麼也來了?”摩那也不理會用雙腳夾死死夾著自己腰的貝莉婭,越過她的肩頭,向肅立在後面的原黑暗熾天使詢問道。

對這兩個搗蛋鬼,梅非斯特似乎已經無話可說,只是無可奈何的撇了撇嘴。不過摩那已經大概明白原委了。

“人家是想你這個死鬼才來的啊。”貝莉婭嬌嗔的錘了一下摩那的胸脯,並把魔鬼才擁有的迷人香氣吐向摩那的臉龐。

“老大不要一臉嚴肅嘛。好不容易換了這麼一張年輕漂亮的臉,小心上面長皺紋哦!”蒼蠅王貝魯賽巴布也跳過來,親熱的拍著摩那的肩膀。

“好了、好了!我算是怕了你們兩位了。不過一會兒上戰場後,你們如果不聽我的命令,我可絕對不會饒你們了。”

“是!遵命!大魔王萬歲!”聽摩那這麼一說,兩個魔王都喜形于色,而梅非斯特則悲從心生。

片刻後,所有惡魔都收拾停當了。放眼望去,視野里竟看不到半個惡魔,有的只是精神奕奕的黑月精騎和土星部騎士!

“對了,米迦勒那個老渾蛋到哪里去了,等一會兒,老子一定要敲破他的禿頭!”剛換上月神部小頭目裝束的貝魯賽巴布突然用義憤填膺的語氣向大魔王詢問。

“這只老狐狸!戰斗一開始就跑得無影無蹤了……”摩那咬牙答道。

“上會你可吃過他的虧,這次要小心點。”提起米迦勒貝莉婭似乎也嚴肅起來。

摩那下意識的摸了一下下巴,若有所思的輕輕點了點頭。

上篇:第十八章 決裂    下篇:第二十章 搶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