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二十章 搶渡   
  
第二十章 搶渡

元月二日凌晨三時,在神族前沿陣地,激烈的聯軍搶灘登陸戰正式打響。月神部的返回完全出乎聯軍指揮官們的意料之外,這一個意料使得聯軍付出了極其高昂的代價。

亡靈巫師首席沙伊安戰戰兢兢的來到一言不發的冷眼看著戰局的死神面前,死神副將吸血鬼之王達克拉伯爵正在他身邊彙報著什麼,好象連汗都急出來了。

“殿下……我向您發誓,他絕對是答應了我一定想法將神族北岸的防守部隊准時全部帶走的!月神部的弓箭手還停留在對岸完全是件意外!”

沙伊安其實也想來陳述同一件事情,于是他搶過了達克拉伯爵的話頭:“能背叛神族的人怎麼就不會背叛我們呢?這種人一早就該將其置于死地,可是伯爵閣下居然……”

沙伊安還想喋喋不休,可是當他觸及死神射向他的眼神時忽然間就變得噤若寒蟬了,只得唯唯諾諾迅速退了下去。因為這道透過死神頭盔傳遞出來的眼神里竟騰出了一陣冷漠的殺意。

達克拉伯爵也嚇壞了,撲通一聲跪在了死神面前,用頭將地面碰得“砰砰砰”的響:“屬下辦事不力,請殿下賜死,請殿下賜死!”

“不怪你。”死神嘴里平靜的蹦出了這麼三個字,然後就不再說什麼了。可是聽到這話的吸血鬼之王心中卻是一陣狂喜,因為這個不把死當一會事的死神從不說廢話。想起方才死神對待巫師長老的態度,伯爵忽然覺得有很多話想對莫特殿下說,可是嘴角抽動了幾下後,只說了一句話:“殿下如此信任,屬下惟有肝腦塗地,竭盡忠誠……”伯爵自知在死神面前多說無益,晃眼間就化為一陣黑霧從死神所站的小山岡上消失了。

總之月神部的突然出現迫使五十萬魔族士兵和三十萬鬼族先遣隊不得不冒著對岸月神部遠程部隊射來的魔法箭雨,用生命在寬廣的塞特河上將通往勝利的浮橋緩緩向前推進。前面的一個人死了,後面就迅速的有兩三個人補上。尸體在河面越堆越多,于是後面的人就直接將這些尸體當作搭建浮橋的材料,因為後方浮橋所需木材的砍伐運送速度明顯已經趕不上月神部猛烈炮火的破壞的速度了。

“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推進速度太慢了。”見各族戰士已經犧牲了兩三萬人,可浮橋卻只搭建了不到四分之一,前敵總指揮喀戎將軍也不由得焦急起來。最關鍵的是亡靈巫師的魔法攻擊幾乎全都被對方的聖女部隊祈禱出的神聖防壁阻隔了,而人馬族弓箭手射出的箭支由于力道不夠,飛到河中央就掉了下來,完全給對岸的敵軍造不成任何威脅。

而且離本陣不遠處還存在一支一直按兵不動的鐵騎兵。進攻他們,可能會造成本軍上十萬的損失,最關鍵的是還可能導致渡河速度更加緩慢。如果在天明之前無法渡河的話,一切都完蛋了。但如果不進攻他們,這又一直是一個巨大隱患。而且鐵騎兵還導致本軍東西兩支部隊無法很好的溝通……

身邊是名震天下的勝利之神尼魯爾達,對岸是赫赫有名的女戰神蘇,想要渡河,談何容易?

正當總指揮眉頭深鎖之時,鬼畜王冥加的副將疫鬼靜悄悄的靠了過來,滴溜溜的轉著賊眼說道:“喀戎大人不必擔心,再堅持片刻我們鬼族的數百萬‘冥鬼軍團’就可以趕赴戰場了。嘿嘿……”

“冥鬼軍團”!聽到這個名字,喀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現在喀戎將軍的臉色與其說是擔憂或疑惑,還不如說是恐懼與憤怒。喀戎作出這種神色這是有很深層次原因的。

鬼神一族的創建者是創造神和世界之母的次子冥王坦恩,而且是按照創造神的遺囑建立的,大部分原本就來自天界,所以歸根結底他們身上神的特點更加顯著一些。他們基本上與天神沒什麼分別,唯一一點不同恐怕是“他們是管理鬼的神”。所以冥界軍團又被稱為“亡靈軍團”,暗黑騎士、暗黑戰士、亡靈巫師、閻魔、高級吸血鬼等基本都屬于此類。他們身上基本上都流有神的血液,只是長期生活在陰暗的冥界,對太陽之類的光明之物有些不太習慣罷了。所以他們都有理性,也有自己的善惡觀。

然而疫鬼提到的這個“冥鬼軍團”就不同了。“冥鬼”其實就是將死去的亡魂經過加工後從新注入到“腐尸”體內而產生的“厲鬼”。但“亡魂”的理智和思想已經不能恢複,因為靈魂只是作為一股能量從新注入到尸體內,這股能量的核心就是“欲望”!死去生命體的原始本能都將被激發出來,甚至可以達到比生前還強大數倍的力量。

鬼畜王冥加就是使用這種“尸控術”的頂級高手。“把鬼象畜生一樣驅使”,這才是鬼畜王的真正含義。

不過這個尸控術卻有一些缺陷:比如需要盡量新鮮的尸體,而且這具尸體必須陰氣很重;而且如果遇到明豔的陽光大多僵尸都會魂飛魄散。只有陰氣很重的環境和尸體才能使用群體召喚術操控,越新鮮發揮的威力就越大。這個限制不知是好是壞?好處是就算出現一個掌握終極尸控術的瘋子,也不可能弄得滿世界都是瘋狂嗜血的行尸走肉。但壞處就是可能導致那些瘋子在短時間內拼命制造新鮮尸體。一個月前才結束的“人鬼戰爭”就十有八九是由此引起的。

所謂“人鬼戰爭”其實就是一年前鬼族突然莫名其妙的大規模襲擊人類,而且一反正規戰爭的目的;什麼戰略要地,經濟要地鬼族統統不放在眼里,他們的目標似乎並非統治世界,而僅僅是單純的殺戮。無論男女老幼,只要看見人類就殺,殺了就走……

連經過天聖大帝、武帝以及華夏初代眾多明君賢臣苦心經營了兩百多年的天聖王朝也遭到這股恐怖力量的襲擊。幸虧華夏天策上將率領百萬天聖軍將士拼死抗擊才將死亡人數控制到了最低線,即便如此,華夏和它的屬國(包括天竺、扶桑、突厥等)也喪失了近五百萬條生命。

不過史尼卡魯巴大陸就沒有神州那麼幸運了。由于海斯庭民族還處于複興的初期,軍隊體制和實力都遠不及經曆了妖仙戰爭和大航海時代的華夏。哥撒克和馬穆魯克兩族也還處于一盤散沙的境況。遭到襲擊時也無法象神州諸國那樣在華夏帶領下,迅速高效的組織起大規模且有計劃的全面抗擊。

雖然所有西方民族都與鬼族進行了殊死搏斗,但只憑借血氣之勇的抗擊很快就被敵人瓦解。不到三個月總人口只有一億多的三個民族,就被屠殺兩千多萬。

幸虧在關鍵時刻,厲撒斯王國的年輕國王凱頓·帕拉斯挺身而出,說服了海斯庭各大諸侯,使得海斯庭全民族在短時間內統一服從于厲撒斯王國的王旗之下才令海斯庭軍隊戰斗力急劇提升,成功的抵禦了鬼族的下一輪攻擊。

神王凱頓在諸侯大會上發表的演講《海斯庭的意志》也成為了膾炙人口的傳世經典。成為海斯庭民族精神的象征之一。

後來天帝也派尼魯爾達和涅爾加率軍協助人類抗擊鬼族,這才在半年內結束了戰爭。然而,戰爭結束時全世界已經喪失了五千萬條生命。這是一個血淋淋的數字,全世界三億人幾乎每個人都經曆了喪失至親好友的悲痛,而且所有悲劇都是在不到一年的短短時間內發生的。這才有了後來神王凱頓不顧一切獨闖冥界,渴望借助緹蘭聖劍的力量襲殺冥王的瘋狂舉動。

說句實話,喀戎也極其厭惡冥加這個魔鬼。殺死五千萬活生生的生命,僅僅是為了尋求數百萬具可以操控的尸體來對付神族。即便是作為講究兵不厭詐的軍事家,即便是為了對付自己做夢也想消滅的神族,喀戎也無法接受這種瘋狂的方式。

“如果可以的話,讓冥加殺死全世界的生命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吧?”阿波非斯生前對那些因為不喜歡人類而幸災樂禍的魔族說的這番話一直哽在喀戎心里,無法散去。的確,照這種說法,如果類似事件再發生時,魔族不與人類站在一起,下個犧牲者恐怕就是魔族自己了吧!

想到這里,喀戎不由得對疫鬼得意的宣言回應了一個極端厭惡和憎恨的眼色,嚇得疫鬼偷偷摸摸的從新隱到了黑暗之中。

不能讓冥加認為沒有他那個該死的冥鬼軍團我們就不能渡河。喀戎在下定決心後,就叫來副官,傳令全軍加速進攻,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在兩小時以後搶渡塞特河,不能完成任務的指揮官就地正法,換副職指揮繼續進攻。

副官很少見到總指揮下達如此死硬且無回旋余地的命令,只好帶著一臉迷惑離開了。當然這是因為他沒有聽到剛才退下的鬼族指揮官對總指揮說的那番話,所以他不知道什麼觸怒了這位一向溫文而雅的總指揮。

接到總指揮命令的魔族指揮官們都發了瘋,指揮著部隊亡命的前進。象狂牛畢特、狼王塞巴克這樣的猛將甚至親自沖上浮橋搬運原木。因為大家都很清楚,雖然這個藝術家將軍向來很溫和謹慎,但也一直言出必行。說要殺你,無論你是他親爹干媽他都不會手軟。

兩萬人……三萬人……四萬人……魔、鬼兩族戰士的尸體已經漂滿了神聖安詳的塞特河。河水沸騰了起來,翻滾著血紅色的濁浪拍打著眼淚早已哭干了的兩族戰士的臉龐。現在大家只有一個念頭:搶渡過這個該死的渡口,將殺死親友的敵人生吞活剝掉!

喀戎的決心連身處對岸的月神蘇也切身的感受到了。東邊魔族軍隊的挺進速度明顯比西邊鬼族迅疾多了。甚至有幾座浮橋在短短半個小時內就搭建到了河中央。

其實從一開始,孤軍奮戰的月神部的壓力不見得比南岸的進攻部隊好多少。亡靈巫師接連不斷的強力魔法攻擊早就令金星部聖女們精疲力竭了。鬼神的暗黑系元素魔法攻擊中不但擁有傳統的“金木水火土”五大屬性,而且還夾雜了豬族祭司們發出的詛咒魔法、時空魔法和重力魔法,使得聖女們極其的不適應。一旦聖女部隊崩潰,也就意味著整個北岸防禦體系的崩潰。

如果有金星部僧侶在就好了,無論敵人再怎麼強,也不可能在一夜間撕破僧侶和聖女共同組建的防禦體系的,因為這這種護壁被稱為“絕對領域”,是神族最強的群體防禦魔法,如果將“絕對領域”的防禦范圍縮小到方圓一、兩里的話,幾乎可以在短時間達到“魔法無視”的狀態,就算暗黑五芒星恐怕也可以毫不畏懼吧?但只有聖女施法搭建起來的護壁——“神聖護壁”就差遠了。

“妹妹,人家快支持不住了。”愛神說話似乎從不經過大腦,這種動搖軍心的話虧她能夠這麼大聲的喊出來。

聽到這話,正指揮部隊向越來越近的敵軍發射箭雨的月神臉色一下就變白。還沒等到她制止愛神繼續胡說八道,防壁頂端就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立即就有夾雜著尖利冰刀的黑紅色流星火雨緊跟著恐怖的詛咒突破防壁砸了進來。很多士兵立即就被巨大的冰刀貫穿身軀或腦袋,當即死掉了,鮮血與腦漿頓時將地面和冰柱塗成了紅白相間的顏色。就算有幸躲過冰刃襲擊,也會被緊跟而下的隕石引發的巨大爆炸炸成了血肉橫飛的碎片。裂縫正中的數百名士兵瞬間就化成了肉泥,受到波及,周圍千余名弓手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即便是勇敢的月神部戰士,也有不少人嚶嚶嗚嗚的低聲哭可起來,因為他們身上手上都是他們戰友的血肉和腦漿……

愛神也被爆炸嚇得抱頭痛哭起來,仿佛又回到了童稚狀態,嘴里不斷呼喊著涅爾加的名字。可惜就算涅爾加趕到也無法前來為她消除掉眼前的駭人的狀況,因為在一場席卷全世界的戰爭中,哪怕你貴為天界第一勇士也只是一枚渺小的棋子罷了。

裂痕中不斷湧入攜帶著毀滅與死亡的魔法,神族戰士的死亡率隨著裂痕的擴大也不斷擴大著。憤怒的月神來不及說什麼就高高飛起,身上散發出一片清冷的月華,將整個裂痕密密的覆蓋起來。作為女戰神,月神並不十分擅長魔法,這個事實在天界幾乎是盡神皆知的,所以現在蘇實際上是直接用自己的身體在阻擋蜂擁而入的魔法,月華其實是她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化成的,從她臉上下意識顯露出來的痛苦神色就能確定這點猜測的准確性。

戰士看著自己尊敬的月亮公主遭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不由得都停下了射擊,想前去替代她受苦。

“不要停止射擊!違令者……斬……”說到“斬”字時,蘇明顯又遭到亡靈巫師的新一輪攻擊,原本該說得象要殺人的字眼卻仿佛是病人發出的痛苦呻吟。但這句話卻將被伊絲妲哭掉的士氣重新補了回來。大家振作精神再次投入戰斗,將乘機前進了一大截的魔鬼兩族軍隊又打退了好幾步。

又過了一會兒,防壁四周都開始有敵人的魔法攻擊往里面侵入了,幸虧聖女們舍生忘死的拼死守護著,才沒有令大型的毀滅性魔法湧進來。但是已經有好幾百個聖女因為心力衰竭而死在自己的魔法陣里了。

接著蘇又聽到娜可絲的驚呼:“小蘇啊!弓箭快用完了,我們輸送到弓箭上的魔力也接濟不上了。啊!魔族前鋒已經登陸了!”

此時的蘇也感到心底里泛出一股苦水,猛然間覺得極其想哭,要知道娜可絲跟伊絲妲可不一樣,如果不是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她是絕對不會這樣大呼小叫的

“如果摩那在就好了!雖然不可靠,但至少也能為我分擔一些壓力吧?”絕望的蘇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古怪的念頭。

不過蘇最終卻沒有哭,因為現在顯然還不是流鼻涕的時候。“就算死,我也要那些魔鬼們睜大狗眼看清咱們神族女子決不是只會哭啼的孬種!”

可是一刻種之後,堅強的月亮公主也終于支持不住,意識逐漸離自己遠去……

恍惚中蘇聽到很多人在呼喚自己的名字,有娜可絲、也有伊絲妲。還有魔族鬼族大軍登陸時發出的近乎瘋狂的喊殺聲,以及本部人馬在敵人砍殺下發出的悲鳴……

此外……

此外……好象還有那個傻瓜副將的聲音……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將月亮公主團團包圍了起來,逐漸升到了空中……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神死了會去哪里呢?

……

上篇:第十九章 惡魔舔血    下篇:第二十一章 無盡的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