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二十一章 無盡的夜   
  
第二十一章 無盡的夜

元月二日清晨,神族期盼已久的豔陽天並沒有來臨,相反連一般的陰天都不是。

六時左右,忽然風怒天變,層層疊疊的烏云從北方天際一齊向伊絲姐草原湧來,嚴嚴地遮滿了天空。陰風卷著沙石在塞特河灘上盤旋,沖撞,嘶叫。草原被密云暴風壓得喘不過氣來,仿佛一下變窄了,正在慢慢向下陷落,陷落……仿佛天神已經失去了天地的垂暮,微弱的陽光瞬間就被黑暗所吞沒。世界好像即將淪人無盡的黑夜。

刺骨的寒風在蘇身邊翻滾,吹起她凌亂的衣襟,大半個身體都暴露在了外面,這使得她禁不住打了個冷戰。然後很快一個寬闊的胸膛與蘇的胸膛緊緊貼在了一起,一股莫名的溫暖瞬間就傳遍了月亮公主的全身。

蘇悠悠從沉沉的半昏迷狀態中醒了過來。可第一個出現在她眼中的人既不是娜可絲,也不是伊絲姐。居然是一身黑色勁裝的副將摩那!而且現在自己正躺在他懷里……月亮公主的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耳根,拼命扭動嬌軀想擺脫這種尷尬的境地……可是摩那一點也不知趣,反而摟得更緊了。

“別動,你剛才消耗自己身體能量太多,我現在使你身體進人了‘休眠狀態’,從大自然截取能量補充到你虛弱的身體里。你不用擔心,娜可絲、伊絲姐她們已經帶領部分月神部和金星部士兵脫離了險境。老老實實的很快就可以恢複力量了。”摩那通過心靈契約將自己想說的傳遞給蘇,言語間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柔。

“放開我!放開我!否則……否則我要用軍法處置你!”月神雖然想極力大聲威脅那個大色鬼,但是她仍舊使用的“心靈契約”。因為她聽到背後有千軍萬馬在前進的聲音,雖然因為被摩那摟著無法轉頭細看,但很明顯那一定是順利渡河後正在向前挺進的敵軍吧?因為那支軍隊中不時傳來魔族語言和龍神大陸口音很重的“神族語言”(神族語言同時也是海斯庭語、鬼族語言)很顯然摩那現在是帶著她躲在這片灌木叢中的。

摩那並沒有正面回應蘇的質問,而是將話題扯到一邊。由于兩人的胸膛是緊緊貼在一起的,所以此時使用心靈契約幾乎是不消耗任何能量的,甚至比說話還節省體力。“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嗎?”沒等蘇回答,摩那就搶著說:“因為你個勇敢的姑娘,卻擁有一雙純潔的眼睛,真希望能一直這麼近地與你相互凝視,僅此而已。剛才把你從亂軍鐵蹄下把你搶出來後,這種想法就更執著了。”

這不是在對自己表白嗎?這是第一次有男子稱自己是姑娘!這個甚至連自己也忘記了的稱呼,因為“姑娘”這兩個普普通通的字眼里面隱藏了太多青春的情悸和少女的羞澀。

蘇忽然感覺心亂如麻,同時又那樣地莫名感動,無論看到什麼都止不住想流淚。她還從來沒有經曆過這種全身心感到的騷動情緒,這種如癡如醉的酸楚,這種內心深處的激動,但她決不相信這就叫做愛情,因為自己絕對不可能和這兩個字眼沾上邊!

蘇現在這種複雜的心情是旁人無法理解的。因為作為天界聖女,她從未如此靠近過除父親外的第二個男人,“天界聖女”必須守身如玉,一旦失身于他人,不但自己,甚至整個天界都會遭到詛咒,並導致滅亡。

其實原來的聖女是伊絲姐。當初自己為了讓伊絲姐與涅爾加有情人能終成眷屬,斬釘截鐵地當著父親和眾神的面對天起誓,為了天界終身不嫁,一輩子守身如玉。當時壓根就沒想到過自己居然也會戀愛,而且愛上的還是比自己小千萬倍的人類。(蘇以為摩那頂多只有二十來歲)所以這一切都只能解釋為自己上了摩那的當,因為不久前他還和拉法勒一起施展過愛情魔法呢!直到現在蘇都對那場華麗的愛情魔法無法釋懷,因為蘇相信“真愛”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如果能早些遇到你就好了。”正當蘇好不容易“平靜”下心潮時,摩那又說了這麼一句讓蘇覺得莫名其妙的心語。反正你真愛的又不是我,有什麼好的?想到這里,蘇竟冷冷地將臉轉向一邊,使得摩那無法看清自己的眼睛。

當然,摩那的心情蘇也是無法理解的,摩那心情的複雜程度幾乎不在蘇之下。因為在匠神伍爾坎那里取回神息後,摩那就突然發現“轉生”後,自己體內竟隱藏著三個偉大的靈魂,並交替控制著這個軀體,而“摩那”不過是一個高級靈魂容器罷了。

愛上蘇的不是阿波非斯、不是撒旦,也不是路西法,而是摩那,如假包換的人類青年摩那。摩那堅信,與蘇締結心靈契約的絕對是自己,而不是其他人,哪怕他們用自己的身體也肯定不能如此親密地與蘇用“心”交談,蘇是只屬于摩那的,就如摩那也只屬于蘇一樣。而且這點在遇到茉莉和拉菲爾時已經先後確認過兩次

了。

摩那現在突然討厭起阿波非斯和路西法了,他們一個與愛人在一起生活了數十萬年,而另一個則與愛人共渡了上千年,可他們還要跑出來和自己這只旦生夕死的小蟲子搶這少得可憐的時間,搞什麼激動人心的狗屁重逢!發動什麼愛情魔法!雖然千萬年的愛情最痛苦的是生離死別,但他們至少已經擁有了無數美好的回憶,而自己可能連一點最基本的回憶也留不下。

見蘇突然不理睬自己,摩那覺得傷心極了。這種傷心通過心靈契約傳到了蘇的心尖上,仿佛想將蘇的心腸融化掉一樣。蘇仍舊倔強地認為摩那是個想欺騙自己感情的花花公子,這一半是出于一種奇怪的心情,而另一半則出于對失身和戀愛的恐懼,但她還是忍不住斜眼偷偷地瞟著那個笨蛋,一直這麼瞟著,把眼睛都弄痛了。不過摩那見蘇一直不理會自己,只好將眼神落在遠處還在飛速前進的聯軍大軍上。落寞的眼神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然而,摩那擁抱蘇的手臂一點也沒有松動,反而摟得更加緊了,或許是害怕蘇會冷吧?蘇也下意識地想緊緊摟住摩那,但由于現在身體還處于休眠狀態,所以實際表現出來的是她什麼動作也沒有。

“如果他向我道歉,我就原諒他。”蘇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種想法有多可笑,如果前提是如她所想的那樣——摩那與她之間並不存在愛情,那摩那到底該為了什麼向她道歉?當一個人變得可笑時,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可能是她真正地戀愛了。

時間就在沉默中緩緩流逝了半個小時,遠處嘈雜的聲音也越來越稀疏。看來聯軍已經基本上渡河完畢了。月神似乎能感受到摩那的心跳越來越急促,好像馬上就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

果然,五分鍾後,隨著摩那的一聲大吼,不好的事情終于發生,但是這一切都是發生在了走在隊伍最後的亡靈巫師們身上的。

“全軍突擊!一個活口也不要留!”摩那的喊聲震顫著看不到盡頭的聖河塞特,接著他拍了一下大地,月神的黑月神駒和摩那的坐騎都從大地里鑽了出來,摩那喊了聲“走吧”,兩匹渾身僵硬得像石頭的戰馬都恢複到正常狀態。

接著摩那摟著蘇縱馬率先從灌木叢中撲了出來,蘇的黑月神駒則緊跟在後面。他瘋了嗎?為什麼要只身沖出去送死?

不過很快蘇就改變想法,因為身後的灌木叢突然全部都散開了,里面居然藏著將近萬名黑月精騎打扮的軍團,不過月神不能確定這些就是黑月精騎,因為自己的部隊從來沒有過如此可怕的殺氣!

用同樣的手法將坐騎從大地里拍出來以後,騎士們就用一種連蘇都沒有聽到過的咒語將處于僵硬狀態的坐騎重新解放出來,然後就大呼小叫著跟著摩那向敵軍展開了沖鋒。

“他們怎麼會這種魔法?”蘇對眼前的一切感到詫異。

“哦……是我教他們的!蘇,你一定要樓緊了,我沖鋒時可沒太多精力照顧你。不過你也不要隨便亂動,爭取早些好,這樣我們才能並肩作戰啊!”說著摩那就解開了蘇手上的封印,好讓她能摟緊自己。

蘇也知道現在的狀況,也顧不得那些禁忌了,伏下身體反手緊緊地摟在摩那腰間。蘇偷偷抬眼望了望摩那,發現他已經將背後的神息抽了出來,滿是缺口的神息此時明顯已經進入了戰斗狀態,散發出森森妖氣,讓月神感到很不舒服,難道真是刀如其名,是神的克星?摩那的臉忽然間也變得鐵青,平日頑劣的笑容也一掃而空。不經意見,蘇甚至還看到他嘴里吐出了一對鬼牙……這是摩那嗎?蘇連忙通過心靈契約呼喚他,可是卻沒有收到任何回音...

鬼族首席巫師沙伊安剛剛才帶領手下的兩萬巫師打了個勝仗,現在正騎著鬼怪牛,洋洋自得地走在隊伍中間。北方吹來的這陣遮天蔽日的陰風也預示著鬼族離勝利已經不遠了。總之一切都很順利,推翻天界的時間已經進人了倒計時。

其實經過了兩萬多年,沙伊安已經逐漸地習慣了在陰暗的冥界生活,返回天界對他吸引力並不是很大。只是每每想到能將從第一次創世聖戰開始就一直在較勁的宿敵踩在腳下,就覺得一陣暗爽。那個宿敵的名字叫——聖克里斯托弗。如果他倒下了,自己就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的巫師,至少沙伊安是這麼想的。

放蕩無羈、凶猛殘暴的狂風繼續在大草原上發了瘋似的奔跑,並在巫師們坐騎的腳下滴溜溜地亂轉,刮得草地發出一片響聲,鬧得遠處神族雷神本部戰士擊打出的雷聲反而聽不見了。風從黑色的烏云里刮過來,卷起滾滾沙塵,帶來死亡的腐爛氣息,以及一陣比怪風還放蕩無羈、凶猛殘暴的狂嚎。

沙伊安透過暴風想看清聲音的來源,可是一時半會兒卻什麼也看不清!也許只是把風聲錯當作敵人前進的號令了吧?

可正當巫師們定下心來准備繼續前進時,暴風中突然躥出一支足足有十幾米長的光鞭……

“死!”鞭子背後有人用神族語言冷冷地向巫師們發出了死亡宣告,然後就對著巫師群里狠狠一揮……

正在行軍的巫師還沒搞清是怎麼一回事,所以行軍的步伐並沒有停下來……三秒鍾後,鞭子的主人就騎著黑色的天馬從暴風眼中躥了出來,後面還跟著另一匹沒人騎的天馬。他直接越過了最靠近他的百余個巫師的身體,踏進了擁擠的敵陣。正准備轉過頭來看看這個不速之客長樣的百余名巫師,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發出了一聲沉重的問哼,然後整整一個切面的頭顱(身體)都消失了,不對!准確地說是掉在了地上。有的是從脖子被切斷的,有的只被切掉了天靈蓋,有的則被攔腰斬斷,有的坐騎腦袋稍微抬高了一些的也被斬斷了……但不管是那種切斷法,都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這才是妖刀神息真正的威力!

看到這一幕的巫師全都驚呆了,伸長了脖子,咽喉里發聲的通道好像都被阻塞住了似的,大張著嘴,卻鴉雀無聲。沒看到的也停下腳步,探著頭,想透過暴風看看這邊發生了什麼。

“你……你是誰?”對來者的真實身份,參加過反創世聖戰的原大魔法師沙伊安其實已經猜出幾分……

“沙伊安啊!沒想到兩萬年不見,你一點沒變呢!”摩那的聲音忽然變得沙啞沉重,恍惚變了個人似的。蘇覺得心里涼颼颼的,只好將摩那抱得更緊了,現在力量盡失的自己可以依靠的也只有摩那了。

沙伊安確定了對方的身份後,第一反應自然是搖動魔杖向敵人發起反擊,可是他搖動魔杖的手居然不停顫抖起來,搖了兩下,魔杖竟“撲通”一聲掉在了地上……

沙伊安正准備彎腰去拾地上的魔杖時,在他身後突然響起一個陰側惻的聲音:“嘿嘿嘿嘿……太遲鈍了啊,沙伊安。老大說得一點沒錯,兩萬年了,你這老小子還是那樣弱廠’說話的正是蒼蠅王貝魯塞巴布,而且他已經伸出濕答答的長舌將沙伊安的腦袋卷了起來……

“嗚——”沙伊安本想呼喊,可惜嘴巴已經被蒼蠅王的舌頭封住了,連氣都喘不過來,最後只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可是首席巫師的呻吟沒響多久就嘎然而止了,因為他的整個腦袋都被蒼蠅王給活生生地扯了下來,然後囫圇地吞了下去。

“晤……味道還不錯!就是不太新鮮了……”蒼蠅王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臉,左臉立即就劃出了一道血紅色的條紋。貝魯塞巴布猛地轉過頭來掃視了一遍周圍的巫師,仿佛在尋找下一個目標……被他貪婪的眼神看到的巫師中膽小的竟被當場嚇暈了!

又是一陣狂風刮過,黑暗中源源不斷地湧出黑色的騎士,他們都穿著黑月精騎的甲胄,然而本身就是鬼神的巫師們竟從他們身上感受不到半點生氣……

後來,厲撒斯帝國皇家圖書館關于“第二次創世聖戰”的史料中記下了這麼一筆:“塞特河北岸‘失魂灘’,元月二日晨,兩萬鬼族亡靈巫師殞命于此。”

上篇:第二十章 搶渡    下篇:第二十二章 龍神三太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