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二十五章 兵臨城下   
  
第二十五章 兵臨城下

元月二日晨九時,天稍微放亮了一些,但仍舊沒有太陽。隨著聯軍的全線出擊以及神族的全線潰敗,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階段終于進人了高潮。戰爭的場面不再限于一時一地,而是延伸到了整個廣柔的大草原,無論是仍舊覆蓋著密密匝匝冬草的北岸或已經變得一片焦黑的南岸,到處都呈現出一幅幅地獄般的血腥場面,只是地獄場景在緩緩往北延伸罷了。

這是一場一邊倒的戰爭。放眼望去,整個北岸滿眼都是士氣高昂的聯軍戰士,黑潮般從南岸湧過來的還魂尸和絕望的神族士兵。八十萬聯軍軍團像驅趕鴨群似的,四處追殺著十余萬神族殘余部隊。戰爭初期還趾高氣揚的神族軍團被沖殺得四分五裂,他們零星散地在草原上亂竄奔跑著。當他們被趕到河邊時,又被烏云般的冥鬼軍團趕了回去!

戰敗者拋下了武器,有的企圖逃進森林,有的裝死躺在尸體堆里,有的筆直站在那里臉色慘白,雙眼充血,有的則不知在向誰祈求著什麼。很快鑽進森林的神族又連滾帶爬地逃了出來,身後還有幾千名原本躲在森林深處的太陽神部士兵。他們大喊著:“龍來了!惡龍來了!”跑得稍微慢一點的就被正在追趕他們的巨大火龍噴射出的萬丈烈炎化為了灰燼。

人海中的一個年輕金星部僧侶顯然瘋了,竟然吹起了笛子,抬起頭來,笑了,但不知他在笑什麼。後來一個狼騎士沖過來敲碎了他的腦袋……北風突然停了下來,森林不再颯颯做響,仿佛死神籠罩著大地。

現在聯軍整個挺進線路已經凸顯了出來。最西面是死神率領的四十萬鬼神軍團;中路則是喀戎帶領的五十萬魔族軍團,當然這個五十萬已經是號稱數目了,由于在戰爭中的減員,實際上兵力大概只有將近四十多萬了;東面當然是虎工率領的十余萬突襲部隊而且後面還跟著數萬神龍軍團。

雖然鬼神軍團的行軍路線是最近的,但進軍最迅速的卻是中路軍。因為鬼神軍團進軍過程中遇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渡河後不久死神就得到一個噩耗,大軍中最後渡河的巫師部隊竟然全軍覆沒了,而且死亡方式極度離奇,整個北部登陸地點的鬼族士兵幾乎都被撕成了碎片,殘缺的尸體血肉模糊地扔了一地。但是率軍回援的德克拉伯爵竟然沒有找到襲擊者,只看到被破壞的浮橋和遍地尸首。只有半個小時,神族中任何一支部隊都不可能在半個小時內全殲亡靈巫師軍團的。也許是戰神聖騎士團,但是以戰神的性格絕對不會如此殘暴地殺死敵人,那麼這些敵人到底是什麼來曆?

死神還在思索敵人來曆時,後方又接連傳來兩個噩耗,兩支約有一萬多人的暗黑戰士軍團(步兵為主),在脫離主力去追殺神族殘余部隊後,又突然地離奇失蹤,被找到時也都已經全軍覆沒了,一個活口也沒有,殺人手法居然和襲擊亡靈巫師的手法完全一樣!可是魔族那邊卻沒有發生類似的襲擊事件,好像這支比鬼怪還可怕的部隊是專門躲在暗處襲殺鬼神,頓時一種恐怖氣氛在正在高歌猛進的鬼族軍團中散布開來。所有部隊都不敢再去追殺敵軍了!

莫特在聽到第三個噩耗時禁不住發出了一聲近于憤怒的悶哼,然後就將兩萬暗黑騎士團騎士以及數十萬鬼神軍團交給手下的大將“死亡騎士”伊斯拉非爾帶領,繼續向前挺進。而他自己則率領三千名親衛隊隱沒人黑暗之中,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或許他現在像那些在深夜守候獵物的野獸一樣,正在某處靜靜地注視著整個戰場吧!

上午九時左右,中路軍的突進也遇到了一些麻煩,引發這個麻煩的誘因正是因為他們走的是適合騎兵奔馳的草原中央。短短兩個小時內,幾乎所有魔族軍團都遇到了一支無比勇猛的神族騎士團,這支騎士團在大家心中都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以至于很多年後,許多參加過“第二次創世聖戰”魔族戰士都會豎起拇指對自己的後輩說:“神族里也有響當當的好漢!”

首先遇到那支部隊的是殿後的玉兔茉莉以及她率領的十余萬兔族和羊族步兵。茉莉看到這支部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馬上集結成密集的槍陣,以免被這支氣勢洶洶的裝甲部隊突擊。可是那支部隊並沒有襲擊兩族的陣地,而是繞道飛馳而去。

接著第二陣的牛、鼠、豬三族近二十萬軍隊便與這支部隊遭遇了。三族正沉浸在勝利挺進的喜悅之中,萬萬沒料到後方會有敵軍突然出現,結果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一個牛族狂戰士是如此形容當時的狀況的:“敵人是好幾萬重裝騎兵,他們以難以想象的速度殺透了向四處逃散的豬族祭司,瞬間就沖到了我軍面前。本以為敵軍會往軍陣最薄弱環節穿插的,可萬萬沒想到他們居然向軍陣最厚實的中部發起沖擊,而且他們是直接面向我們牛族陣地。難不成是敵軍殺紅眼了?雖然我軍也有短暫的混亂,但畢特大人很快就將我們統合起來,並布成密集的防禦陣型。我們每個戰友都嚴陣以待,准備與敵人拼個你死我活,我們牛族也是魔族赫赫有名的武士民族,就不信他們能沖破我們的陣勢。

“可是剛剛結好陣勢,敵人突然方向一轉,後軍變前軍,猛撲向正慌亂地向後撤退鼠族陣地里。為首的籃甲騎士暴喝一聲,竟單槍匹馬突人鼠族大軍最深處。那個騎士肯定是瘋子,不然就是不想要命了,因為他向鼠王突擊時居然毫不理會兩旁由鼠王衛隊投擲過來的標槍和射來的箭雨,等沖到鼠王面前時已經變成了一只大刺猬,不過我發誓那一定是世界上最英勇的刺猬,因為他一劍就斬下了鼠王的頭。接著整個鼠族軍團都崩潰了。我親眼目睹那個騎士順手將鼠王的頭顱提起來,插在他頭盔頂端銳利的盔尖上,狂喊了三聲我聽不懂的神族話以後,就晃如身處無人之境一般,在鼠族軍團中撒馬狂奔……

“盡管平日我非常看不起這些膽小怕事的老鼠,但今天卻很同情他們,雖然遠遠看著,連我都覺得可怕極了,何況身臨其境的他們。我認為大人當時也嚇壞了,因為當他命令我們沖過去接應鼠族時,敵軍已經像旋風一樣殺透鼠族陣營,在昏暗的西北方消失掉了。沖上去的我們跟已經發瘋的鼠族相互踐踏,又死了不少人。”

鐵騎兵突圍後半個小時,中軍三族這才收到後軍指揮茉莉送來的報警信箋:“有死士從後方殺來,切不可與之正面交戰!”中午一時,魔族前鋒由狼騎士、人馬弓騎兵和鷹族飛兵組成的十余萬大軍飛也似地來到了米特蘭盆地前的最後一道關隘——娘子關。

這娘子關四下里都是無法登臨的高山,披覆著青蔥的長青藤、冠戴著一叢叢楓楊樹的紅色岩石,被澗流沖蝕成溝的險峻的黃色峭壁。在另一邊的高處是金光閃爍的雪的流蘇,在下面,塞特河和一條從幽暗而霧蒙蒙的山谷里嘩嘩流出來的無名小河彙合後,便像一根銀色帶子似的婉蜒開去,仿佛蛇在用自己身上的鱗在閃光。

“娘子關?這地方看起來挺嚇人的,名字咋這麼娘娘腔啊?”瞎了一只眼睛的狼王勒住戰狼,注視著這個險要去處不解地搖了搖頭。

鷹王也有些好奇:“怎麼說這里也是天神的地界,怎麼可能有這種東方體系的名字存在?而且這里好像並沒有任何形式的要塞啊,‘關’這一說從何而來?”

喀戎一聽,不由得呵呵地笑了起來,然後對兩個戰友解釋道:“在西方出現這種頗具東方味的地名的確有些古怪,但是這個關口的名字來頭可不小,因為給這個關口取名的正是創造神本人。”

“哦?”蘭塞斯“哦”了一聲後,就不再說話了,因為他不想打攪父親講述這個故事的思緒。

‘當年大地女神因為不滿創造神創造出各種貪欲,弄得夭界烏煙瘴氣,便奮然出走。不過出走時被創造神發現了,就追上去想向妻子解釋解釋,可是大地女神說什麼也不肯聽。于是天神張開天幕,使得大地女神飛不出天界。大地女神也不服氣,就落到地上拔腿就跑。天神無法,便從高原移來無數山峰在妻子四周築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山牆’,這道山牆就是現在的米特蘭盆地。然後創造神也落到地面追逐妻子。大地女神跑到我們現在站的地方時發現無路可走了,而後面創造神已經快追過來了,情急之下就用身體去撞山體,結果幾下就真把其中一座山的中間給撞塌了。等創造神跑到這里時,大地女神早就跑得沒了蹤影。”

“父親大人,我知道這里為什麼叫‘娘子關’了,是因為創造神想用這些山峰把妻子‘關’在里面,好向她解釋,可是倔強的老婆卻跑掉了,最終創造了東方文化,而東方叫妻子就是‘娘子’……”蘭塞斯好像恍然大悟似的連連拍著自己的頭。

“哈哈哈哈……沒想到創造神和大地女神這老兩口還出奇可愛呢!”

狼王聽完便狂笑不已,弄得鷹王也忍俊不禁:“夫妻吵架弄了個地方出來,不覺得不好意思,反而還一本正經地給這地方取名。而且別的不取,專取讓大家一聽就知道他們干了什麼的‘娘子關’。哈哈哈哈……”

這個故事很快就傳遍了整支部隊,正當所有魔族戰士都沉浸在一種輕松自在的氣氛時,背後突然傳來一陣滾滾的雷聲,回頭一看來者卻並非雷神部的殘兵敗將,而是數萬層層疊疊靠在一起鐵甲騎士。為首一個騎士更是恐怖,只見他頭上插著一顆血淋淋的碩鼠頭顱,渾身上下滿是血,而且身上還插著很多由于陷入太深而無法拔除的箭鏃和矛尖。雖然沿途減員,鐵甲騎士人數已經遠遠少于三萬人了,但他們的氣勢竟然一點沒減,看來他們跟主將一樣全都瘋了。魔族軍團的後軍立即就被這幫死上踏得大亂。

喀戎不愧是魔族名將,一眼就看出敵軍根本就無意決一死戰。所以他一把拉住想領軍反身和敵人硬碰硬的狼王,然後下令全軍分開,為敵軍讓出一條逃亡的道路。

狼王突然發起狂來,對著總指揮大呼小叫:“本大爺就是要跟他打,就是這個王八蛋把老子的眼睛給打瞎的。兄弟們跟我來!”

啪!!!

面對狼王的糾纏,喀戎不由得怒火中燒,舉起皮鞭狠狠抽了他一鞭:“笨蛋,想死我不攔你,可是如果導致魔族將士無謂的犧牲,我可決不答應。想沖過去有種自己去呀!想想明克圖爾將軍,你不覺得羞恥嗎?”

一聽到明克圖爾的名字,狼王馬上就不鬧,反而黯然地低下了凶悍的長臉:“對不起,是咱錯了。”

聽狼王道歉,喀戎一臉怒色也逐漸緩和了下來,笑了笑說道:“將軍想複仇的心情並沒有什麼錯,只是我希望閣下能顧全大局。否則之前那些魔族同胞不都白白犧牲了嗎?”

果不出喀戎所料,數萬鐵騎兵完全無意與魔族一戰,看到有條通路就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端端飛奔向山谷深處。可是等鐵騎兵剛剛通過,喀戎突然直起身體,對身邊諸將說道:“機不可失,塞巴克、蘭塞斯你二人立即領本部人馬從背後追襲,一定要窮追猛打,不要給敵人喘息的機會。”

狼王先是一愣,不過接著就發出一陣歡暢的狂嚎,狠抽了胯下戰狼便一狼當先地殺了出去,蘭塞斯則帶領萬余名弓騎兵緊跟其後。

鷹王沒有得到命令,不由得不解地問自己的老朋友:“老哥,我該做什麼?”

“老弟不要著急,自然有重要任務等著你做。”喀戎泰然自若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後說道:“我料定這個山谷的終點必然埋伏著敵軍,一味突擊的狼王和犬子必然會在谷口遇到麻煩,到時就要靠老弟你這位魔族赫赫有名的智將出手了。”

順利穿過敵陣後,尼魯爾達的頭腦才清醒了過來。因為他發現自己已經落人了喀戎的圈套。自己的軍隊一路沖殺過來,到這個谷口時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如果剛才憑著一股氣勢殺將過來,魔族十萬大軍也未必是鐵騎兵的對手,可是穿過敵陣後,大家都松了一口氣,可是在現在這種狀態下,氣勢一旦松懈下去就意味著再也提不起來。現在的鐵騎兵完全就是支疲憊之師,如果翻身再戰,也只有挨打的份。

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喀戎下達了追襲令。人困馬乏、傷痕累累的鐵騎兵們立即就成了魔族的活靶子。跑得慢的不是被狼騎士敲死,就是被人馬射手射死。人馬一陣箭雨射翻了最後幾排的騎士,不過由于鐵騎士們裝甲厚重,所以大多都沒被射死,很多人都帶著一身利箭沒命地策馬狂奔。遭到接連不斷的箭雨侵襲後,不少戰馬由于失血過多,奔跑速度明顯地慢了下來,很快騎士們就被狼騎兵追上了。由于狼騎兵都沒有鐵騎兵高大,不少狼騎兵追上敵人後就直接低頭斬斷那些天馬的馬腿,從馬上掉下來的鐵騎兵立即就被後面那些密集得如螞蟥般的狼騎士碾成了肉泥。

一時間,山谷中遍地都是斷腿戰馬的悲鳴和血肉模糊的鐵騎兵尸體。鐵騎兵狂奔到谷口時已經損失得只剩萬余人了。而且瘋狂的狼騎士已經沖到軍團中部,再繼續下去,全軍覆沒只怕都只是時間問題了!前面就是出口,前面就是由創造神守護著的聖地,里面一定充滿了久違了的陽光……

谷口的微弱的光線閃現在尼魯爾達面前,很多巨大的身影浮現在他的眼中。勝利之神突然覺得渾身無力,然後他聲嘶力竭地喊了一聲:“提坦扼斯將軍,救我!”話未落音,勝利之神便覺天昏地暗,一頭栽下了戰馬……

前面不遠處就是山谷出口,狼騎兵和人馬弓騎兵又殲滅了一股落後的鐵騎兵後便准備繼續突進,因為總指揮的命令是“窮追猛打”!

就在兩人准備再次揮軍沖殺時,空中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總指揮有令!停止進攻,全軍立即撤退。二位將軍到此為止吧。”兩人抬頭一看,說話的原來是鷹王凱布,不過他身後卻沒有鷹族戰士。

蘭塞斯聽到命令便立即下令全軍停止前進。不過塞巴克殺得正興起,根本不吃那套,揮動爆魔繼續向前沖,好像根本沒聽到。

“塞巴克叔叔……”蘭塞斯本想上前把命令向狼王重複一遍,可是卻被凱布阻止了。

“賢侄,剩下的都交給我吧。你只管退回去就行了。”

蘭塞斯點了點頭,向凱布行了個軍禮後就號令本部人馬向後撤退,臨走時還不忘鄭重地說上一句:“凱布叔叔,狼族騎士們就拜托你了。””

狼騎士們轉眼就沖到了山谷口,塞巴克正為自己裝瘋賣傻的小聰明自得時,突然遠遠地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身軀,抬頭一望,足足有五六米高。不過這一點也沒嚇倒塞巴克,要知道這種身材的巨龍他見多了,面對八萬斤的爆魔時也不見得有想像中可怕。

于是狼王一狼當先,愣愣地就闖了過去。

“你就是那個沒大腦的狼王吧?知道全世界最重的武器是什麼嗎?”那個巨人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由于聲音大得像打雷,所以老遠就能聽見。

什麼武器最重,狼王心中有數。當然是十萬八千斤的“定海神針鐵”。不過狼王口中卻不認輸:“當然是老子的爆魔。”為了不輸給對方,狼王也刻意提高了嗓門,不過相比之下還是差了一大截。

“不對哦。你心里一定認為是‘定海神針鐵’吧。”

聽對方這麼一說,狼王臉一下就紅了,不過沖擊速度並沒有降低。

“不過你還是錯了,因為最重的武器是……”

巨人的話還沒說完,狼王就已經從山谷口躥了出來,躥進了天神與西方民眾的聖地——米特蘭。沖出來那一瞬間,狼王心底突然迷離起來。太陽出來了,或許它一直都在,火一般鮮紅、火一般強烈,不知不覺地,所有暗影仿佛都被它照沒了!

不過那一切都只發生在一瞬間,因為狼王頭頂的天空立即就被一個巨大的影子覆蓋了。一個圓柱形的暗影!把他與戰狼的身體全都覆蓋了!

接著他聽到了巨人沉重有力的最後兩個字——“天柱!”狼王慌忙用盡全力去擋那片死亡陰影。但……“轟”的一聲巨響,爆魔與從天而降的銅柱撞在了一起,爆魔當即飛了出去,撞塌了後面一大片山體,數十個跑不快的狼騎兵竟被那些山岩當場砸死。狼王則感到有什麼東西纏在了自己身上,悶哼了一聲後便猛噴了一口鮮血……銅柱配著一聲尖利的呼嘯聲落了下來,然後就是血肉橫飛的場面……

狼王恢複意識時,發現自己已經懸浮在天空中,眼前浮現出了那個巨人以及那個銅柱的全貌。說句實話,那巨人和銅柱簡直是絕配——樸實無華,卻有一股說不出的威勢!

“死在他手里也算值得了!”狼王心里這麼想,因為他認定自己已經死了,不然怎麼可能懸浮在空中啊?

“‘昆侖之山,有銅柱;其高人天,為天柱也,圍三千里,周圓如削。’提坦扼斯大人能將《創世記》中描繪的‘天柱’運用自如,果然名不虛傳!只是你擅自將天柱拆下來,就不怕再次弓;發‘創世聖戰’破壞神撞毀天柱後出現的那幕悲劇嗎?”

“哈哈,沒想到魔族也有關心世界安危家伙!”

“魔族也是大地上生活的民族,也是江河之水和山野之糧養育出來的血肉之軀。”聽到這句話時,塞巴克終于忍不住回頭一看,這一看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並非懸浮在空中,而是被凱布用有力的鷹爪抓住才沒掉下去的……原來自己沒死,被砸成肉泥的僅僅是自己的戰狼……

“鷹王放心,我叫弟弟阿特拉斯暫時代替天柱支撐在那里的,不過我必須在他肚子餓之前把柱子拿回去,否則,哼哼……”說著巨人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肩,上面竟赫然地插著一支利箭,周圍一片有輕微的燒傷痕跡,只是那支箭與巨人身材比起來顯得有些微不足道罷了。

狼王趁巨人低頭看肩上利箭的時候,轉頭對凱布說:“兄弟,咱欠你一杯酒,等回大陸後咱再請你。”

鷹王呵呵一笑,然後搖了搖頭:“你欠的不是我,而是喀戎老哥。”說著鷹王就轉過頭向遠處的山脊望去,同時狼王和巨人提坦扼斯也向那個方向定睛看去……

狼王在那個山脊上看到了總指揮風度翩翩的身影,手中提著他的愛弓——火鴉。見鷹王向他比了一個成功的手勢,便優雅地向這邊鞠了一躬,然後返身飛奔而去。

“不愧是魔族第一神射手!很銳利的眼神。如果再靠近一些,或者刻意要對付我,恐怕受傷的還要算上我吧。”說著巨人順手就將插人不深的利箭拔了出來。當然提坦扼斯並沒有看到喀戎的雙眼,因為喀戎離他們所站的地方足足有數里之遙,不過正因如此,才沒有人會反對巨人的感歎。

歎罷,巨人就將頭轉向鷹王:“凱布大人,你剛才那番話深得我心,不過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馬前卒,無法決定什麼。所以如果你們繼續前進,我也惟有與諸位一戰。當然在大王子醒過來之前,總指揮閣下能向我軍展現出誠意,我個人還是很高興的,而且這樣對上面也有個交代。”

鷹王向巨人點了點頭後,真誠地說道:“我們是很有誠意的,無論是勝利之神、戰神或是智慧神識要他們重歸戰場,還希望你們能立即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複。”

目送魔族軍隊遠去後,巨人突然想起他前不久私自派親信向智慧神求計,沒料到只得到智慧神的一句話:“曆史潮流是不可逆轉的,正義將在戰爭中獲勝,將軍只需要洛盡職守就行了。”

想到這里將軍不由得微微一笑:“正義與邪惡嗎?情況比想像中複雜得多呢。不知三王子殿下是否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

一小時後,二十萬鬼族先遣部隊風風火火地趕到了,可是他們卻發現魔族五十余萬大軍竟全部亂七八糟地駐紮在山谷之外,傷兵躺了一地。而且還聽說十二魔神將中的鼠王瓦傑拉陣亡,狼王塞巴克也受了重傷。

出來與臨時總指揮伊斯拉非爾交涉的是魔族前敵總指揮喀戎和冥界祭司阿底里。喀戎神情很沮喪,上來就誇了幾句敵軍的強大,阿底里更是沒頭沒腦地把敵軍的強大胡吹一氣。阿底里倒也罷了,喀戎的表現就有些反常了。不過想來這也是理所應當的,本派的猛將居然被別人一棒就打廢了,面子上自然很掛不住。

不過阿底里最後的提議卻把死亡騎士給激怒了,因為那個豬頭居然說什麼如果虎王、龍神與死神不來,憑借現有力量是絕對無法突破敵軍防線的。這不是明擺著小瞧赫赫有名的“死亡騎士”嗎?想當初自己在與惡魔的大戰中,因英勇善戰而名揚天下時,這幫小惠子還沒出生呢!

“哼!現在局勢明明是一片大好,你們用了一整天時間連個敵軍南岸陣地也沒有突破。我們鬼神一出手就在短短半天時間內占領了整個北岸。你們這些低賤的言生怎麼能與我鬼神一族相比!像狗一樣蹲在這里看本座怎樣拿下這個隘口吧!”

說到氣頭上,死亡騎士竟舉起布滿倒刺的馬鞭狠狠抽了馬下的兩個奴才幾下。豬神的大臉立即就被打得鮮血淋淋,喀戎微微偏了一下頭,但身體上也被抽得皮開肉綻。喀戎表情默然,看不出是畏懼還是憤怒,而那頭豬卻被嚇得不停顫抖,並連連賠罪,真是天生一副挨打相。

看鬼神們湧人灰蒙蒙的山谷後,喀戎這才整理了一下被打破的上衣,恢複了常態。鷹王和蘭塞斯架著半死不活的塞巴克走了過來。鷹王看了看遠去的鬼神軍團,搖了搖頭說道:“真是不友好的盟友。對了,方才狂牛似乎跑過來提議馬上進攻,不過被我否決了。它好像很不滿呢。”

“讓狂牛去掃蕩山谷外的神族吧,免得他在這里嘈雜。”說著喀戎用手下送上的濕毛巾擦了擦血淋淋的上身,然後換上了兒子遞過來的新衣服。這樣的衣服他總要准備好幾件,因為這位總指揮有點潔癖,盡管他也知道這樣對一名軍人來說算不上什麼好習慣。

擦洗乾淨後,喀戎突然歎道:“盟友嗎?是啊!戰場上除了自己人、敵人之後就只有盟友了。祭司大人,您說呢?”

阿底里摸了摸還流著鮮血的臉頰,似乎非常疼痛,不由自主地撤了一下長嘴:“不錯,盟友間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什麼其他好講的。”不過剛說完那句話,祭司的臉部神色很快再次被愚蠢低級的笑容占據了聽阿底里這麼說,喀戎不由得微微一笑,很有禮地向阿底里說道:“祭司大人剛才委屈您了,今後還要多多仰仗您的智慧呢!”

“呵呵……總指揮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想到今後能重新被稱為魔族大祭司就什麼疼痛都忘記了!而且今後需要仰仗的是我呢,因為我把所有魔族都當作自己人,識時務者為俊傑嘛。當然在下並非什麼俊傑,嘿嘿……只是能識時務罷了……”

阿底里還在羅嗦,喀戎聽著聽著只得在心里歎了一口氣,因為他作為一名擅長謀略的軍事家,居然完全摸不到眼前這個表面卑鄙無恥、毫無節操的小人的底細。想來他中年時也是與前代天蛇王齊名的魔龍王次席參謀呢,而且能組織暗黑五芒星的絕對不會是白癡!

上篇:第二十四章 騎上的榮耀    下篇:第二十六章 策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