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二十六章 策謀   
  
第二十六章 策謀

元月二日下午四時。

神族總指揮部里面一片死寂,不知為什麼,已經有兩小時沒收到提坦扼斯將軍的新戰報了,難道前線出了什麼事?

剛才天帝還在詢問所有高層參謀,該怎麼處置因玩忽職守而令北岸二十萬大軍在半天內就全線崩潰的太陽神沙馬什與大魔法師聖克里斯托弗。可是大家都不願回答,天帝無奈只好暫時將話題轉向一邊。

“我們還有多少兵力可用?”見大家仍舊噤若寒蟬,天帝就將臉轉向了自己的次子。

沙馬什可沒那麼傻,在這個時候回答父親這種鐵定會遭至不幸的問題,于是他說:“赫絲綈你來說吧,你不是專門負責後勤調遣的嗎?”

赫絲綈聽到這話明顯嚇了一跳,因為她這個什麼補給總監完全就是個空架子。

從會戰開始她基本上都只是在傳遞天帝那些一句頂一萬句的指令罷了。

“陛……陛下,我只是一個家室女神,不懂什麼戰爭……”

“少給朕廢話!到底還有多少人馬?這也不知那也不知,難不成你是坦恩的奸細!”

天帝一吼起來就象打雷,嚇得原本就很膽小的赫絲綈差點沒暈過去。至于奸細一說,也並非空穴來風,因為沙馬什和聖克里斯托弗都說過,他們之所以放棄天險,返回指揮部,最終導致北岸陣線崩潰,都是因為赫絲綈前來假傳遞聖旨導致的……

聽赫絲綈如此說,沙馬什就象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舉起纖細蒼白的手指,端端的指著家室女神:“你這個後勤總監是怎麼當的?有父皇如此英明偉大的戰略家、政治家、思想家統帥全軍,我軍居然還會陷入如此絕境,我懷疑是你故意對戰斗資源胡亂調配造成的!而且你還假傳聖旨,令我軍數十萬大軍全軍覆沒。如最英明的父皇所說,你一定是坦恩派來的奸細!

如果不是你,倒說些確鑿的證據給父皇聽聽。“

“好個赫絲綈,朕早就懷疑你了!”原本對一向都賢淑順服的家室女神天帝還保有幾分信任,但由于後來的發展太過不可思議,使得天帝的疑心越來越嚴重……反正對奸細和判黨就是不能手軟,甯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于是天帝對台階下侍衛們喊道:“把這個奸細拖出去細細審問!一定要挖出同黨?”

聽天帝如此說,女神嚇得一溜煙逃掉了,逃走的時候還沒忘記說一聲:“陛下我是無辜的……”

天帝見赫絲綈抗命,不由得勃然大怒,立即命令衛兵去抓家室女神回來碎尸萬段。等士兵走後天帝便對剛剛通過瞬間移動從前線逃回來的大魔法師聖克里斯托弗說:“克里斯托弗,你來說說吧。”

聖克里斯托弗見躲不過去,只好翻開新來的戰況報告,照本宣科的念叨道:“十萬天使全軍覆沒。北岸左翼前線二十萬大軍現在已經失去聯系,大多生死不明。月神部六萬人馬下落不明。南岸大王子殿下所率二十萬大軍也基本全軍覆沒。

據保守估計,我六十萬天神大軍現在還能接受指揮的就只剩下提坦扼斯將軍的兩萬禁衛軍和大王子殿下的萬余名鐵騎兵了。哦!好象還有沙馬什殿下的五百輛戰車……“

戰報念罷又是一片可怕的緘默,天帝臉色變得很難看,嚇得大魔法師恨不得腦袋能縮到脖子里去。片刻後,還是沙馬什開口打破了尷尬的局面:“父皇,不如我們放棄米特蘭,全軍撤回天界。退一步海闊天空嘛!”

于是大廳立即響起一片贊同的聲音。

“對啊!退一步海闊天空……”

“當年戰神殿下不就曾在伊蘇神門前勇退百萬邪惡之師嗎?”

“對啊!何況今天我們還有陛下和二王子殿下這樣偉大的正義之神守護著。”

“對啊!對啊!正義必勝!”

大魔法師終于找到了機會下台,也隨聲附和著:“陛下,依二王子殿下英明神武,以及老夫數十萬年的經驗,此策略的確是妙不可言!還望陛下當機立斷,如此真神族之幸也。”

天帝摸了摸自己的虯須,也會心一笑,接著對眾人說道:“好!就依各位的意思,放棄米特蘭全軍後撤。”

“陛下英明,陛下英明,勝利必然屬于我正義一方。”

一片沉浸在勝利喜悅中的贊歎聲,突然被一個不識相的聲音打斷了。

“不能退,我軍一步也不能退!”

聖克里斯托弗見到來者,卻不敢與之正面對抗,只好轉身詢問天帝:“啊!

老臣方才都是肺腑之言,還望陛下明察。“

“奸佞之徒!再敢妄言,休怪孤王不客氣,咳咳咳咳……”似乎說話時太激動,來者居然猛烈的咳嗽起來。

聽聲音時,天帝的臉色還很舒緩,不過當看清來者時,天帝的神色便忽的一沉:“尼魯爾達,你不在後面養傷,跑到這里來作什麼?而且還跟赫絲綈這個叛徒攪和在一起。”

“父皇,赫絲綈不是奸細,如果有,這里很多人的嫌疑都比她大。”說著尼魯爾達便皺起劍眉將下面的眾神掃視了一遍,其中自然還包括聖克里斯托弗與太陽神,眾神心中都是一凜。最後勝利之神又看了看正扶著自己用白魔法給自己療傷的家室女神。

“你有什麼證據嗎?”天帝冷冷的問道。

“兒臣到沒什麼證據,只是覺得如果假傳聖旨真是赫絲綈干的,她就不該再返回父皇身邊自取滅亡。誰不知道二弟跟聖克里斯托弗大人都是逃跑專家啊。”

說著尼魯爾達便用嘲笑的眼神瞄了他倆一眼。看得兩人感到極其不舒服。

然後土星神又繼續說:“而且如果不是女神來叫兒臣,神族險些就被這幫奸佞之徒給白白斷送了。”

“哦?”天帝言語間已有些不耐煩了,可是尼魯爾達偏偏一點也不識相。

“如今神族軍團的士氣已經面臨崩潰邊緣,如果死守險要,等待三弟、四弟以及人類大軍前來援救,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而且現在下落不明的拉法勒大人、四妹伊絲妲、小妹以及英勇善戰、足智多謀的摩那將軍如果還健在,那麼也會在短時間內趕來回來與主力彙合,屆時,鹿死誰手還真不得而知……”

“哼!摩那……摩那……又是摩那……沒想到你對他評價居然也如此之高。

看來不僅僅是納布、拉法勒那幫家伙和涅爾加那個不懂事的混小子,現在就連你跟蘇都偏向于他了……要不你們干脆把他推上天帝的寶座好了,不然就讓他支持你,想奪取朕的位置也是易如反掌啊!“天帝在尼魯爾達言語間又聽到了那個敏感的名字,于是毫不客氣的打斷了自己長子的話頭,話語間已經透出一股冷冷的殺意。

“兒臣不敢、兒臣不敢……”聽父皇這麼說,尼魯爾達頓感不妙,連忙費力的跪下。

“哼,量你也不敢。因為你們沒想到沙馬什跟聖克里斯托弗大人這些忠臣居然能活著返回朕的身邊。”說到這里,天帝呼地從寶座里站起身來,向眾人揮了揮手,大聲說道:“立即動身……”

“不許動!”低頭跪在下面的勝利之神突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一下躥到天帝面前,名劍格蘭姆已經端端對著至高無上的眾神之王。下面的眾人齊齊的驚呼了一聲。

“你……你想干什麼!”天帝被眼前的突變驚呆了,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勝利神手中那柄閃著寒光的巨劍。

“父皇,兒臣只是想請您收回成命。數十萬同胞不能白白犧牲,厄科將軍不能白白犧牲……神族生死存亡就再此一戰。真的不能再退了啊!”勝利之神語言懇切,甚至激動得都有些哽咽了!

“衛兵!衛兵!”天帝大聲呼叫自己的侍衛,門外卻沒有半個人回應。(由于在參謀們商量機密時,衛兵是不允許隨便出入的)

“父皇不要白費力氣了,這里里外外都被鐵騎兵控制了。”勝利神冷靜的回答自己的父親。

聽長子這麼說天帝頓時象泄了氣的皮球,頓時軟癱了下來,無力的說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兒臣只希望父皇對天發誓,在神族主力軍團還沒有撤退之前,決不後退半步。”

“好!我發誓,我馬爾都克如果在神族主力軍團還沒有撤退之前擅自脫逃,天誅地滅,不得好死!”

“咳咳咳咳……”勝利之神可能有些激動,又發出了一連串的劇烈咳嗽聲。

喘息了一會兒這才將愛劍收了起來,退後三步後,向父皇拜了一拜,愧疚的說道:“兒臣罪該萬死,只是現在前線正當用人之際……咳咳咳……待敵軍退去後,兒臣自當以死謝罪!”

“可是……可是殿下的傷勢……最好還是多休息幾天……”赫絲綈似乎是整個大廳唯一一位為勝利之神方才的風采所傾倒的天神,禁不住關切的問道。

尼魯爾達感激對赫絲綈拜了拜:“多謝女神為我療傷,現在已經覺得好多了。”

接著勝利之神對著門外大含了一聲:“來人!牽本王的戰馬來!”

“哦?你又要去前線嗎?”此時天帝又恢複了鎮靜。

此時尼魯爾達已經向外走了兩步,聽父親這麼問,心中突然泛起一股古怪的情緒,于是再次轉身‘撲通’一聲跪在了自己父親面前:“萬年養育之恩,兒臣沒齒難忘。請父皇再受孩兒一拜。”說罷尼魯爾達便‘砰砰砰’給父親磕了三個響頭。

聽到這話天帝也有些動容,因為數萬年來,除了可愛的幼女,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忠心耿耿的長子了:“你也小心一些,朕讓大魔法師協助你。”說這句‘你也小心一些’所有人都能聽出一種天帝很少有的真情流露。

聽到父親關切的話語,勝利之神似乎又提起了精神,大步流星的跨出了華麗的宮殿。

下面的眾神都不敢阻止他,只得閃往兩旁。

片刻後,眾神都聽到尼魯爾達對鐵騎兵們發出的命令:“能動的都跟上本王,我們現在是去支援在前線苦戰的提坦巨人們。”

然後外面傳來一片滾滾的馬蹄聲,十余分鍾後才完全從眾神耳中消失。赫絲綈好幾次都很想跑出去跟尼魯爾達奔赴前線,可是最終對戰爭本身的畏懼還是戰勝了心里的渴望。

等馬蹄遠去後天帝這才長舒了一口氣,仿佛送走了數萬瘟神似的。然後向呆立在一旁的大魔法師下了一道命令:“你去暗中監視他,有什麼異動馬上回來通知朕。”

又過了幾分鍾,天帝突然將眼神冷冷的落在了還戰在一旁望著大門發呆的家室女神身上。

“怎麼保護傘走了是不是有些失望?你騙得了尼魯爾達,卻騙不了朕!”天帝冷冷的話語頓時將赫絲綈從幻想中驚醒了回來。

“來人,將這個奸細拿下!”天帝話剛落音,幾個衛兵就闖了進來,方才還被英勇的鐵騎兵們制住的衛兵,立即又都變得如狼似虎一般,三兩下就將原本就不擅長攻擊魔法的家室女神給制服了。

赫絲綈本來就不大會應付這種局面,早就被眼前突然發生的一切嚇得直打抖,哪里還說得出申辯的話來。直到被侍衛們往外拖的時候,才象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大聲的向天帝告饒:“陛下,就看在妾身服侍過您的份上饒我一命吧!”

服侍是什麼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有些神甚至在心底里嗤笑了起來。因為在天界除了天帝的女兒蘇或象娜可絲、拉法勒這樣身份較高而性情又比較剛烈的女性,只要稍微有幾分姿色的女人,如果被天帝相中,一般都無法逃脫。當然只有伊絲妲是個例外。對這位天界第一美女天帝早就垂涎三尺了,無奈年幼的伊絲妲似乎有某種神秘的力量在守護著,只要想對她動歪腦筋的家伙最終的不得好死,就仿佛在她身上有某種可怕的詛咒似的。但是後來發現這種詛咒好象並不存在時,愛神已經嫁給了戰神——自己最不敢得罪的兒子。

赫絲綈這麼說,當然對天帝造不成任何影響,因為他的女人太多了。不過這點卻觸動了站在一旁的太陽神,他面部神經質的抽動了一下,仿佛在擔心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

果然,赫絲綈在被拖著經過沙馬什身邊時就將頭轉向了他:“沙馬什救救我呀!你不是向我許諾說,等你成為……”

“大膽奸細!死到臨頭還不覺悟!”沙馬什突然發出罕有的巨大吼叫,頓時將赫絲綈最後幾個字給完全掩蓋。只有她身邊兩個侍衛恍惚聽到了“天帝”兩個字。接著太陽神二話不說,抽出腰間的寶劍一劍就將家室女神的胸膛給貫穿了。

女神嘴角頓時滲出了大量的鮮血,臉上浮現出淒慘的笑容:“你……你們父子真的很象……我是咎由自取。一直以為尼魯爾達是個毫無情趣的死板男人、不如你們風流倜儻…

…可是沒料到那才是真正的英雄!“說罷女神就絕望的斷了氣。

見家室女神斷了氣,沙馬什不由得長舒了一口氣,然而心中仍舊仿佛哽著什麼似的?

特別是女神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簡直太難聽了!

家室女神被拖出去後,沙馬什想了想便抬頭對父親說:“父皇,我們不要理會尼魯爾達那家伙,現在就起程返回天界吧!”

天帝聽了這話便狠狠的瞪了太陽神一眼:“混帳!朕乃世界之王,怎可出爾反爾!如有人再提撤退一事,下場就跟赫絲綈一樣。”

尼魯爾達離開後,大約又過了三個多小時。也就是說在晚上七時左右,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衛兵惡狠狠的呼喝了一聲但很快就不說話了,看來來的人比他們還惡。是何人有如此大的架子?

正當眾神陷入一片沉默時,三個窈窕的女性身影浮現在眾人面前。

站在中間很顯然是黑夜女神,她身邊站著嘴角掛著微笑的拉法勒和一臉驚慌失措的愛神。

“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這是微笑天使的聲音。

娜可絲沒有回頭,也沒有象往常那樣先向天帝行三跪九叩之禮。而是端端質問這位至高無上的眾神之王:“陛下為什麼要殺掉家室女神?

“娜可絲,你想造反嗎?小心和赫絲綈下場一樣。”沙馬什惡狠狠的威脅黑夜女神。

但沒想到娜可絲竟毫無懼色,三步並著兩步來到沙馬什面前,將胸膛往沙馬什面前一挺,用右手指著心髒部位冷冷說道:“有種就象殺死你舊情人一樣沖本小姐這里來一劍啊!我可不是依靠你們生存的赫絲綈,你要想清楚殺死我的後果。”

聽娜可絲這麼一說,沙馬什反而不敢動手了,只是將頭轉向一向對天界忠心耿耿的拉法勒:“拉法勒大人,請您將這個反賊拿下!”

拉法勒對他優雅的笑了笑,然後說了句讓他幾乎陷于絕望的話:“很抱歉沙馬什殿下。這次我以及僥幸脫險的五千名同伴都是站在黑夜女神這邊的。”說著她就將看了看身邊的愛神。

愛神想也沒想就說:“你們說怎樣就怎樣吧,反正伊絲妲全聽姐姐們的!”

“你們這是造反,是逼宮!”沙馬什的吼叫明顯已經有些中氣不足了,但他還是希望能觸動父皇,好懲戒一下這些膽大包天的家伙。

不過天帝這人雖然暴躁自大,卻並非想象中那麼昏庸。天帝沒有像對待赫絲綈那樣馬上宣布娜可絲為奸細,因為他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目前所處的境地。如果提坦扼斯還在,那自己強大的禁衛軍一定可以應付眼前的天使和月神部弓箭手,但很可惜的是自己的禁衛軍已經派往前線禦敵了。何況沒大腦的伊絲妲那麼一句話就使自己處于可能會激怒涅爾加這個的危險境地的邊緣,現在自己這個脾氣倔強的三子可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啊!

“住嘴!拉法勒大人向來對天界忠心耿耿,怎麼可能逼宮?”想到這里,天帝便厲聲責罵沙馬什,害得沙馬什再也不敢說什麼了。

接著馬爾都克將大臉轉向拉法勒,神色陡然一變,極其不自然的笑容馬上堆在了臉上:“我的女兒在哪里?怎麼沒看到蘇?”

“公主受了傷,現在正在一處非常安全的地方療傷。陛下您就放心吧!”

聽了拉法勒這麼說天帝心中的那塊大石頭頓時放了下來,如釋重負的長舒了一口氣。

見天帝如此關心自己的女兒,到令眾神略微有些吃驚。其實天帝這麼問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一來天帝的確是非常關心自己的幼女,二來天帝還想試探三人的真實目的。

娜可絲雖然是員闖將,但是領頭的鐵定是拉法勒。這個女人是創世以來就存在的大神,若論資格,比天帝還老,對她恭謙一些也不會失面子。而且過去幾十萬年,她一直都是路西法的副官,這個副官說穿了就是智囊。如果這件事出謀劃策的人不是她,那才怪了,只要解決了她,另外兩個還不就迎刃而解了。不過令天帝釋然的是,跑來威脅自己的只有她們三個,自己的嫡親女兒蘇並未出現,至少這證明了逼宮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天帝決定靜觀其變。

“不知大人有何高見,朕願意洗耳恭聽!”馬爾都克的話說得很恭謙,很多神都沒有聽天帝說過這麼虛心的語氣,不由得驚訝的看著眾神之王。

不過拉法勒卻太了解不過了,這個擅長政治權謀的老狐狸在沒有成為至高無上的天帝前就是這樣的——開明大度,禮賢下士!所以包括創造神和路西法在內的許多神都認為他將後一定會成為一代明君,並著力推舉他成為第二代天帝,而不是坦恩。現在他一定是意識到自己又處于絕境了,所以又恢複了過去的樣子。

拉法勒也不想和馬爾都克廢話了,直截了當的就將想說的話題擺上了台面:“神族軍團里面有叛徒!”

拉法勒的話真個是‘一石擊起千層浪’,整個房間都沸騰了,所有參謀都在竊竊私語,不少人都在點頭。

“叛徒赫絲綈已經被處決了!”沙馬什緊張的喊叫著。

聽沙馬什這麼說,拉法勒只是微微一笑,用舒緩的語氣對太陽神說道:“殿下不要激動,聽我吧話說完。”

一旁的娜可絲馬上就冷嘲熱諷的接了一句:“對啊!你緊張什麼,又沒說你是奸細!”

如果是平時,娜可絲這麼說自己,沙馬什一定會想法把她整死,可是今天說的這句話不正表示自己不是奸細嗎?現在的沙馬什最渴望的就是得到這句話。

天帝揮了揮手,整個房間的議論聲就嘎然而止了。于是大家又開始聽熾天使的進一步陳述。

“陛下您難道不覺得很奇怪嗎?強大的神族怎麼說也不可能落得幾乎全軍覆沒的境地啊!敵人為什麼對我們的戰略計劃了解得如此詳盡,幾乎每步戰略部署都是根據我們的戰略方案制定的。比如偷襲我軍東翼的戰略明顯就是想消滅太陽神軍團,使得冥鬼軍團能順利出擊。可為什麼他們那麼確定太陽神軍團會配置在那里呢?”

“因為那里很重要!”沙馬什馬上反駁道。

“如果真很重要,恐怕會派涅爾加鎮守吧?”娜可絲說起話來一點也不客氣。

拉法勒沒有理會打嘴仗的沙馬什和娜可絲,繼續陳述著自己的觀點:“同樣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的第二波攻擊是由天使展開呢!很明顯,這是個很大的漏洞。

他們施展暗黑五芒星並不是為了消滅整個神族,而僅僅是為了消滅天使軍團,要知道天使的聖光與太陽光一樣,是畏懼光明的鬼族的克星。假如我們不是用天使軍團做第一波沖擊,而是動用戰神聖騎士團和鐵騎兵,很顯然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因為如果論戰斗力與士氣,這兩支軍團的恐怕還在我們天使之上。“

“僅僅依靠缺少龍虎蛇三族的魔族軍團,鐵定是無法抵抗兩大騎士團沖擊的。

假如在入夜前就全線崩潰,布在距離戰場不遠處的‘暗黑五芒星’魔法陣肯定會變成一堆廢物,沒有黑夜‘五芒星’是無法啟動的。如果我是冥王或虎王,肯定不會因為這麼多不確定因素去制定一個漏洞百出的戰略。“

“哼哼!拉法勒大人,您的猜測里有個很大的漏洞!”沙馬什突然發出一聲冷笑,然後自信滿滿的說:“如果真有奸細,而這個人又不是赫絲綈,那麼這個奸細應該就是你們所推崇的摩那。因為你的一切推論的立足點都在邪惡一方並不知道戰神被禁止出戰上面,這點他也知道。”

聽到如此尖銳的責問,拉法勒竟還是那麼鎮定自若的微笑著:“殿下說得不錯,其實除了摩那外,神族任何一個人都有嫌疑。不過既然您這麼想,那就讓我們把這場戰役從頭分析一遍吧!敵人開戰時采用的‘凹形新月陣’顯然是早就策劃好的,明顯是為我軍的最初陣型量身定作的。使用火器作為決勝武器的魔族顯然也是信心十足,他們怎麼知道我們鐵定不會采用散兵線?

如果我軍第一陣不崩潰,那麼現在全線潰敗的將肯定是他們。“

“這能證明什麼?”

“如果我是冥王或虎王,肯定不會因為這麼多不確定因素去制定一個漏洞百出的戰略。至少一定不會分出龍虎蛇三族去搞奇襲,而是集中優勢兵力從正面擊潰一切神族前鋒,逼迫天使提前登場;或者支撐到黑夜來臨時,發動‘暗黑五芒星’……”

“接下來就是原來是與人類戰大戰龍族為什麼會放毫發無傷出現在戰場?凱頓到底在做什麼?很明顯,人類出賣了我們。沒有神族撐腰,以及確信戰爭結束後神族會出現徹底的權力更替,人類敢這麼做嗎?假設沙馬什大人所推測完全正確,那麼摩那僅僅是奸細手下的手下……抓出一個手下的手下有什麼價值?最後就是傳到月神部的那道奇怪的撤軍令……”

“夠了!”天帝的聲音與其說是憤怒不如說是絕望,因為他覺得已經無法承受拉法勒繼續分析下去了。話說道這個份上已經沒什麼好多說的了,神族內部一定出了奸細,而且這個奸細一定是……這個答案是一直認為自己具有無以倫比的凝聚力的天帝所不能接受的。

“這個奸細一定是出自我軍高層!他能夠在十二月三十日戰前軍事會議前知道我軍所有戰略部署,以及所有部隊對應的暗語!這個范圍是很小的,不但摩那將軍,家室女神可以排除嫌疑,連七星神中的大部分都可以排除嫌疑……准確的說,應該是可以排除是叛者首領的嫌疑。按照一般的處理方式,在叛黨的首領沒有被抓住前,被捕獲的追隨者在審訊前都不能殺,否則所有線索都會斷掉。所以我們三人才奉月神公主之命只身趕回來,當然方才我們撒了謊,因為我們士兵都沒帶,不過這一切都是害怕陛下一時激動將假傳聖旨的赫絲綈殺了。”拉法勒並不體諒天帝痛苦的心情,微笑著繼續陳述,而眼神則落在了太陽神身上:“沒想到最終還是來晚一步。”

太陽神頓時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不!不是我!對了,還有米迦勒,還有尼魯爾達,他們都知道!”

娜可絲突然冷冷的說道:“很可惜,米迦勒已經被暗黑五芒星燒成了焦碳。”

于是嫌疑者又被排除了一個。

頓時整個大廳都陷入了一片死寂。沙馬什的衣衫很快就被冷汗給完全浸透了。

莫約過了五分鍾一團聖光旋渦出現在行宮大廳,大魔法師聖克里斯托弗跌跌撞撞的從空間之門中跌了出來,嘴里大呼小叫的亂喊著:“陛下完蛋了,完蛋了!”

“你說誰完蛋了?”沙馬什大聲質問,好象是想提醒這個胡言亂語的大魔法師。

“尼魯爾達造反了!他……他投靠了魔族!”

在場的人全都驚得瞪大了眼睛,包括想糾正大魔法師錯誤的太陽神在內。

上篇:第二十五章 兵臨城下    下篇:第二十七章 協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