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二十七章 協約   
  
第二十七章 協約

進入夜晚四時,娘子關谷口的爭奪戰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數十萬魔族士兵仍舊在山谷入口按兵不動。但數十萬鬼神軍團已經對山谷展開了全面攻擊,整個山谷幾乎都被鬼怪塞滿了。神族防線數次被鬼族突破,可是神族勇士們又奇跡般的將敵人打了回去。但經過鬼族數次凶猛的突擊,神族陣型已經完全渙散,戰場陷入了一片混亂。

提坦扼斯他變回原形——身高十米的巨人,天柱也相應的變成了二十米以上的巨型武器。巨人就如中流砥柱般矗立在山谷出口處,渾身上下插滿了利箭和標槍,依然勇猛的狂喊著將天柱砸向妄圖乘亂突破神族防線的鬼神部隊,谷口被巨人控制住了,神族的潰退也被遏制。

由于受了重傷,勝利之神只能待在一旁調度軍隊,以便人數稀少的的神族軍團能夠發揮出最大的攻擊力。數個兵團被巧妙的調動到山頂,然後用石頭和弓箭向山谷中的敵人射擊,其他士兵則被分成很多個團隊,密切配合的輪番防禦山谷入口……很快慌亂被遏制住了,神族的反擊變得慘烈而井井有條。沒有了太陽神部,雷神本部、沒有了金星部和天使軍團,這位身經百戰的天界大將軍那天才般的指揮力和戰術調度能力終于展現在了世人面前。鬼族指揮官們開始感到頭痛,每前進一步,付出的代價就越來越大,就仿佛有一只強有力的臂膀在拽了他們似的。

三個多小時來,鐵騎士和提坦巨人面前已經堆積起了十多萬具鬼怪的尸體,可是敵人的攻勢一點也沒有減弱,因為開戰以來一點也沒有遭受損失的鬼神軍團足足有數十萬之巨!相反,鐵騎士們的戰友卻越來越少,有的大隊甚至一個人也沒活下來,可是大家仍舊不停的戰斗……戰斗……戰斗直到自己也倒下!因為他們相信只要勝利之神還坐在最前線,那麼勝利永遠不會離開神族。

在鬼族瘋狂攻擊下,神族防線依然巋然不動。

傍晚六時,鷹王凱布作為魔族使者,拜會了剛剛趕到前線的鬼族大將軍——死神莫特。莫特似乎並未找到那支神秘的影子部隊,但是在他眼中凱布依然看不到任何情緒波動。

“在下知道大將軍不喜歡廢話,那就直說吧。”凱布不顧神族規定的那些繁瑣鄭重的外交禮節,而直接將正事擺上桌面。這似乎讓死神頗滿意。于是他點了點頭,示意凱布繼續說下去。

“在下是來解釋我軍為何不進攻神族陣地的。大將軍雖然剛到,但應該比在下更了解前線戰況。鬼神軍團進攻是否順利,殿下自然是心中有數。”凱布看了一眼死神後又繼續說道:“兵法云上兵伐謀,其下攻城。這娘子關原本就是個易守難攻的天險,我軍縱然有千萬大軍也只能分為千人的師團逐個投入戰斗。鬼神雖強,但與天神中的精銳比起來還是要稍遜一籌,一人稍遜一籌那千人合戰就差了一大截,鬼神尚且如此,我魔族差距就更加巨大了。我軍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人數遠勝天神,只要不斷投入兵力,天神就一定會被我軍拖垮。伊斯拉非爾將軍一定就是這麼想的。其實這里面有個很大的缺陷,那就是效果。這種攻堅戰就算我軍犧牲掉三分之一的士兵也未必能拿下,而三分之一士兵的生命對我們現在這樣的超大規模戰爭來說,就意味著要多付出數以十萬計的生命,關鍵是損失這麼多,最終還不一定達得到效果。”

“哦?那還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案嗎?”死神副將德克拉似乎也開始對鷹王的說法感興趣了。

“當然有。”對著伯爵大人禮貌的微微一笑後,鷹王又將頭轉向默默無語的死神:“這個計謀的原理很簡單,比如我們現在要煮一只強壯的青蛙來吃,如果我們一下就澆滾水下去,青蛙非但燙不死,相反還有可能跳起來,使得滾水燙傷我們自己的身體。但如果我們先讓它泡進感到非常舒服的溫水里,然後在將溫水放在爐子上燒,不出半小時,它就會乖乖的成為我們的盤中美餐。”說罷鷹王再次停下來,看死神的反應。

死神終于歪了一下腦袋,說了三個字:“詳細些。”

聽死神這麼說,鷹王不由得大喜過望,這證明死神已經認同了自己前面說的那席話,于是,鷹王振作精神,繼續說道:“很顯然,神族人才凋敝,有才能的將領並不很多。屈指算來,有大將之才的也就尼魯爾達和涅爾加二人。不過聽說戰神因為思維激進,很不得天帝信任,如果能除掉天帝最信任的天界大將軍尼魯爾達,那麼神族內部必將一片混亂。但如果我們繼續強攻,只能將天神越打越緊,相反假如我們暫緩進攻,天神必然會因危機緩和而自相殘殺。殿下不要對在下說在進行如此重要的戰爭之前您們沒有仔細研究過天界統治階層的特點,以及神族的現狀。一個行將滅亡的民族的所有特點,都在他們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不然我們魔族也不會下那麼大的決心,與之決一死戰。”

“行將滅亡的民族?”德克拉對這這番話再次表現出極大興趣:“這個的標准是什麼呢?”

“華夏天聖大帝楊玄有句名言:‘遠古爭于仁義、中古爭于力氣、當今爭于智慧。’當代民族存亡的根本,已經不是依靠假仁假義和純粹的野蠻暴力,而是依靠不拘一格,豐富活躍的智慧。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下是非常佩服原大天使長路西法的,他發起的‘反創世聖戰’最大意義並非獲得什麼,而是破壞和削弱了一些東西,使得神魔人三族的力量再次趨于平衡。只有產生這種平衡,以智慧為先導的新時代才可能來臨啊。”說到這里,鷹王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本來目的,不由自主的仰天長歎了一聲,仿佛是陷入了創世英雄們無邊無際的智慧中似的。當然他忽略了一點,其實他現在也是創世英雄中的一員了。

“你竟敢為魔王開脫!”德克拉拉聽到鷹王的贊歎,不由得勃然大怒,但是他的下一步舉動卻被死神制止了。

“明白了。”死神說。

“也就是說,殿下同意暫時罷兵……”

死神沉寂的點了點頭。

凱布感慨萬分的向死神表達了自己發自內心敬意:“早就耳聞莫特殿下開明大度,如果換個人,我這說這番話,早就必死無疑了,僥幸僥幸……”

晚七時,眾人正在酣戰時,一只暗黑騎士師團突然突然出現在鬼神軍團與神族軍團之間。接著鬼神們莫名其妙的停止了攻擊,然後在暗黑騎士團精銳控制下,有條不紊的往後撤退。

“大將軍,大將軍!”

幾乎是在鬼族軍團後撤的同時,一個鐵騎士來到了勝利神身邊,向他通報了一個非常驚人的消息:“龍神二太子,魔龍王無礙求見!”

天界大王子是在戰場不遠處的一個山坡上接見龍神二太子的,他身後站著奉命前來‘協助’他的大魔法師聖克里斯托弗,以及副將提坦扼斯。在黑夜里見到龍神二太子時勝利神還以為那是一根黑柱子。至少乍一看那個直挺挺站在土星神面前的黑衣細長個子的確象黑柱子;頂上那張冷酷的臉仿佛是雕出來的面具,當作柱頭放在柱子上。顧盼之間的冷峻似乎與死神有些類似,但是又好象比死神缺少了一點什麼。這就是龍神大陸無人不知的魔龍王無礙。

魔龍王身後還跟著魔族勇士蘭塞斯,但也就他們兩人,除此之外再無一兵一卒。

“殿下知道鬼族軍團為什麼會撤退嗎?”尼魯爾達問。

魔龍王仍舊木無表情的回答道:“這只是我們略施小計罷了,不過停戰時間不會持續很久,我們就開門見山的直接說吧。”

“那就請太子殿下賜教了。”

可是無礙並沒有馬上開口,而是用眼睛掃視了一下周圍的衛兵。

“你們都退下吧,除了緊急戰報,不許任何人靠近。”尼魯爾達對自己部下吩咐道。不過這可嚇壞了大魔法師。

“萬一他們是刺客怎麼辦?我看……”

“哼哼……”勝利神斜眼看了看大魔法師不屑的說道:“大人也太膽小了,魔龍王殿下與這位半人馬小英雄都敢單刀赴會,難道我們連私下秘談也不敢?”說罷尼魯爾達就將名劍格蘭姆拔出來,砰!的一聲插入大地之中:“本王雖力量不濟,但一對一單打獨斗也沒有畏懼過任何人。你不想留下就到一邊去。”

大魔法師一聽,也不管是不是諷刺,竟一個人飛到很遠的地方。

“不愧是天界四勇士之一,我蘭塞斯決不會偷襲這樣的英雄的!”尼魯爾達一番話讓蘭塞斯禁不住擊節贊歎起來,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作為侍從的身份。

魔龍王轉頭冷冷盯了蘭塞斯一眼,年輕的人馬紅著臉伸了伸舌頭,就不敢繼續說了。

“這位就是射殺加百列的人馬小英雄啊?方才閣下率軍在山谷中追襲我軍做得真是乾淨利落。”尼魯爾達言語中沒有半點憎惡之意,反而還透露出一絲欣賞。

“呵呵……將軍過獎了,若非各為其主,晚輩說什麼也不願與將軍為敵的。晚輩今生最欽佩的就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如果戰後有機會,還希望能得到將軍賜教呢!”蘭塞斯掩飾不了心中的激動又冒出來說了一長串話。

魔龍王似乎有些不高興了,冷冷的對蘭塞斯說了一句:“喧賓奪主,成何體統?再敢多言多語,可別怪孤王不客氣!”

蘭塞斯原本還很高興的臉色突然一沉。往後退了兩步就再也不說話了。

尼魯爾達看在眼里,不由得與身邊的巨人相視一笑,心底里暗歎:“這個魔龍王的心胸也太不怎麼樣了,年輕人一時興起多說兩句話也耽誤不了什麼時間嘛!僅此一點,能毫不猶豫的當眾承認自己不及阿波非斯的死神所擁有的氣度就非他能比。”

“我父皇希望能與天界結為同盟,共抗鬼神。”自從與冥王達成協議後,原本還只是龍王的龍神達刹現在已經宣布成為魔族皇帝,並且決定戰後魔族將正式成立帝國,也就是今後縱橫世界數百年的神龍帝國。所以現在無礙才會稱自己父親為父皇,而他當然也理所應當的登上了魔龍王的王位。

“哦?”提坦扼斯雖然先前與凱布對答時對現在這種狀況也有所預料,但實際聽到也不由得發出一聲驚歎。

“結盟?你們想背叛鬼神?吧緣由說來聽聽……”尼魯爾達雖然吃驚,可表面上仍舊不動聲色。

“戰爭的目的並非為了殺戮,而是為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所以所謂的結盟或戰略都是圍繞這種政治目的而運作的,其間必須要體現結盟雙方的共同利益,否則這種盟約隨時隨地都可以破棄。很顯然,現在我們與鬼神的和約已經不具備共同利益了。”

魔龍王說的這番話明顯引起了兩位大將的興趣,都作出洗耳恭聽的架勢,靜靜的一言不發。

“冥王的目的現在已經很明顯了,他想消滅天神一族,還想消滅人類,當所有種族都被鬼神消滅後,下一個目標恐怕就是咱們魔族了。由于鬼神一族都習慣了黑暗,所以他下一步可能會想辦法讓世界永淪黑暗,而我們魔族其實大都屬于在陽光下生活的民族,這點我們無論如何都是無法統一的。此外……”

說到這里,無礙突然轉頭看了看身後的蘭塞斯:“小子,這又涉及另一個你最崇敬的人,可不要有什麼不滿啊!”

蘭塞斯一聽心里馬上就知道二太子要說誰了,突然感到一陣不快,因為加上新近崇拜的勝利之神,自己尊崇的人也就只有兩個,其中一個當然是父親大人,而另一個則是……

蘭塞斯雖然什麼都沒說,臉色卻突然變得很難看。

果然魔龍王下面一番話就是針對以虎王為首的五族同盟所說的:“五族同盟的所作所為完全背離了傳統,精神領袖阿波非斯雖然已死,但虎王、猴王兩大支柱還在。父皇向來將之視為心腹大患,日夜都希望消滅這兩個家伙。但是襲殺虎王我們又不好親自動手,眾怒難犯啊!虎王雖然凶悍,可是你們神族四大勇士連手襲擊,他也未必是對手。”

“虎王閣下老夫也有一面之緣,象那樣的英雄,讓我與他一對一決斗還可以考慮,如果要我神族一干勇士圍攻他,那是決計不可的。”

聽巨人的話說得如此堅決,魔龍王只是冷笑了一聲:“哼哼……你有信心擊敗虎王嗎?何況他身邊還有一只無法無天的猴子。”無礙如此一說提坦扼斯就無話可說了。虎王這個魔族第一勇士就不說了,僅那個三棒打死羅波那,五棒打死烏里勒的猴子就夠令人頭痛的了。

“如果我是用你們神族的生死存亡來換取呢?而且作為交換,我們龍神一族可以聯手為你們消滅心腹大患——死神莫特。大王子殿下,你意下如何?”

“唔……”勝利之神並沒有馬上回答無礙提出的要求,只是低著頭一言不發,好象在痛苦的猶豫著什麼?

提坦扼斯和無礙都用焦急的神色望著這位天界大王子。不過此時最著急的卻並非他們,而是魔龍王身後站著的蘭塞斯。連他自己都很奇怪的是,他居然渴求著這位神族英雄果決的回答龍神二太子一句:“不!”盡管自己來這里的目的是能夠得到‘是’的答案。

“在告訴你一件事吧。人類也背叛了你們,而且這個人正是你們一手扶植的神王凱頓!”見勝利之神猶豫不決,無礙終于忍不住說了這麼一句話。

“凱……凱頓……是那個繼承了騎士道的神王凱頓……”尼魯爾達說這話時突然變得異常痛苦,好象先前受的傷全都複發了似的。

“你以為我們龍神軍團能毫發無傷的突然出現在戰場上是奇跡啊?騎士道?哼哼……政治斗爭中只有利益,沒有什麼騎士道。殿下也應該拜讀過他的《海斯庭的意志》吧,凱頓也是一個政治家,如果說他有什麼特別之處,那就是他是個非常玩命的政治家。”

勝利之神象受了什麼刺激似的,突然站起來,但很快又頹然的坐了下去,最終還是用痛苦的音調低聲說道:“好的!盟約成立。我馬上派人稟報父皇。”

“口說無憑,還希望殿下能在這份協約書上簽個名。”說著魔龍王就叫給蘭塞斯拿出協約書勝利之神。

當接過協約書時,尼魯爾達在年輕人馬的眼中分明的看到了一股強烈的失望情緒,而他只能抱以一絲苦笑。

尼魯爾達在看完協約書後,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說道:“平等邦交和共同消滅鬼神一族,我是沒什麼問題,襲殺虎王、猴王也是剛才談妥的。但這條消滅人類瓜分世界是怎麼一回事?”

“殿下難道忘了人類背叛你們?這種背信棄義的民族不該被消滅掉嗎?”

“你們不是也背叛了人類、背叛了鬼神嗎?既然背叛在你們口中已經是正常的策謀,那麼你們也沒有資格以此來指責別人。”

魔龍王一直都認為尼魯爾達這個傻大個從一開始就被自己控制了,可當他說出這番話時,才知道自己徹底錯了。于是他干笑一聲,立即改口說道:“這個嗎……當然可以改一改。這樣把,就寫你們在我魔族與人類交戰時絕對不會加入人類一方;也就是說你們有保持中立的權力。”

“如果我們不答應呢?”尼魯爾達身後的巨人突然發話問道。

“嘿嘿!提坦扼斯大人貴方恐怕沒選擇的余地吧。能讓到這一步已經是極限了。因為陷入絕境的不是我們魔族。大不了除掉你們後再與鬼神大戰一場,我們可不一定會輸。”

“不過我想你們這麼做,魔族的將士一定會很失望的,當初他們沖鋒時都想的是消滅咱們神族,可是最後他們的領袖卻跟背著他們跟神族簽了同盟條約……”巨人明擺著是想擾亂協約簽定了。

“哼哼…提坦扼斯大人年紀也不小了,而且一直都跟在天帝身邊,這種政治背叛還見得少嗎?士兵和老百姓本來就是實現戰略的工具,他們需要金錢和名譽我們都給他們,作為交換,他們的命運就得由我們來支配,說白了他們只是些貪婪的奴才,只要有利益什麼都會忘記。”

提坦扼斯本來還想反駁些什麼,卻被尼魯爾達阻止了。接著尼魯冷靜的說了一句:“好的,我答應你。至于殿下的高論還是回去與您的父兄慢慢講吧。”其實尼魯爾達是有自己考慮的,因為他知道如果這份協議如果是直接交給父皇,恐怕……不!幾乎是一定的,父皇會選擇消滅人類,因為人類背叛了他,自己還沒見過父皇曾經放過任何一個背叛者。但是如果這份協約稍微改一下就不同了,至少神族今後對人類的態度會有變化的余地。

魔龍王點了點頭,然後提筆在協約上改了改,然後蓋上了自己的印章,改完後他就將塗抹過的協約遞給勝利之神:“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沒時間重做一份了,我們各在修改過的這條上做個標志,就將就著用吧。上面是我父皇的簽名和玉璽,我想大王子殿下能在上面簽個字我們就很放心了。當然最後還是得拿給天帝蓋個玉璽才能生效。”

在勝利之神在協約上簽字時,無礙象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了一句:“其實我方對天帝的信譽實在是信不過,大王子只要您一句話,我們隨時都可以幫助您推翻天帝馬爾都克。那麼這份協議書上的簽名就成了新任天帝的簽名了……”

“盡管是為了天界的未來我才不得不做這些卑鄙的事情,但我已經夠內疚了。所以二太子殿下,請不要再說這些無意義的話,。”

魔龍王還想說什麼,卻被勝利神的聲音打斷了:“啊!聖克里斯托弗大人,本王正想找你給父皇送封信去……”

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魔龍王身後的大魔法師皮笑肉不笑的嘿嘿干笑了兩聲,然後連退了三步好象是自言自語似的說了一句:“知道了,我馬上去陛下那里!”然後突然的召喚出空間之門,飛身跳了進去,好象是在逃命似的……

“喂!這份協約你還沒帶上呢!”勝利之神想喊住大魔法師,可是他已經與空間之門一起從眾人眼前消失了。

“二太子對不起了,本想讓聖克里斯托弗大人將這份協約送交父皇,他的空間之門打個來回很快,只要你在這里等個十來分鍾就行了。不過這樣一來,我只好派人送往父皇行宮,打個來回至少也要一個多小時……”

“沒關系,我們早就料到了。所以這份協約上父皇並沒有蓋玉璽,貴方先保留這份,等天帝蓋了玉璽後再拿來換這份有效協約。”說著魔龍王就將另一份協約拿出來,依照方才的方式修改後遞給了尼魯爾達。不過在交過去之前他好象想起什麼似的,提筆在協約上簽了個自己的名字,然後再恭敬的遞給天界大王子:“我也先在上面簽個名,就算表達一下我方真誠的意向。等貴方拿著您們的正式協約來交換我方正式協約時,我數十萬魔族大軍就會從背後偷襲那些該死的鬼神了。”

收好協約書的無礙臨走前將手放在胸前向尼魯爾達行了一個軍禮,並祝福道:“祝大王子殿下武運昌隆,願我神魔兩族在聖戰中旗開得勝。不過我要提醒一下殿下,我們等待的最後期限是兩小時以後,如果到時還沒有收到貴方的回答,那我軍將視貴方否決了本協約,屆時魔族大軍將再次變成您們的敵人。”

勝利之神也禮節性的還了一個軍禮回答道:“兩小時應該足夠了,請靜侯佳音吧。”

目送魔龍王和蘭塞斯遠去後,尼魯爾達這才對一直默默站在自己身邊的巨人問了一句:“我這樣做對嗎?”

“如果從僅個人出發,我還是認為不對。不過如果我處于你的位置,我也會做同樣的決斷。因為交換條件是神族的生死存亡啊!”說罷巨人就將天柱往肩上一抗,笑了笑說道:“殿下不要思慮過多,無論是戰神聖騎士團還是數十萬倒戈的魔族軍團,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出現。總之在等待一兩個小時,一切都會明朗了。”

說完,巨人就大步流星的向前線奔去。留下勝利之神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戰爭迎來了短暫的停歇,聖山急忙抓住這段彌足珍貴的時間,靜靜的陷入了安睡。風不刮了,樹葉不響了……月亮偷偷從山岡後面跳了起來,好象害怕人家把她衷愛的大地偷走似的,默默守護在那里。地面上,水面上,都有層銀色的霧在浮動……

勝利之神緩緩踱下山岡,讓親兵牽過馬來,然後就往戰場的最前沿而去……展現在勝利之神眼前的是一片不忍目睹的慘狀……

月光底下,肩並肩、頭接腳,躺著成千上萬的傷兵,有的在靜靜流淌的河邊,有的躺在山腳下,象沙丁魚似的無窮無盡地排列著。其中也有直僵僵躺著不動的,但多數都在那里拘攣,在那里哼得價天響。不知從哪里飛出成群結隊的蒼蠅,在傷兵臉上爬行著,嗡嗡著。到處都是血,都是肮髒的繃帶,都是呻吟聲,以及咒罵聲。汗臭、血腥、爛肉臭、屎溺臭,順著夜風一陣陣撲面而來。士兵們都無力的軟癱在地上,看著自己死去的親友,有的人甚至哭了起來。

在這片沉悶的寂靜中,一對青蛙情侶突然跳出來,瓜哇瓜哇的親密交談著。周圍蟋蟀尖銳的顫音仿佛是在跟星光的閃動一唱一和,配上草地里的蛤蟆吹出的象笛子般悠揚的聲音,就仿佛大家都在祝福那對青蛙情侶似的。

“天地生‘造化’(自然規律),造化生精靈、精靈生萬物;萬物本同源,何苦急相煎。”不知誰情不自禁的頌念起了《創世記》的中一段聖言,當然最後兩句很顯然是他自己加的。

聽到這段聖唱,這片天籟之音,眾神都安靜下來,眯起眼睛靜靜的聆聽著。

上篇:第二十六章 策謀    下篇:第二十八章 肝腸寸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