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十章 英雄   
  
第三十章 英雄

在靜靜的山谷里,只聽見一片唰唰的腳步聲,這是一支接近兩千人的厲撒斯民兵團。由于大多士兵都是長期生活在山區的貧民,所以他們都練就了一種罕見的山地行軍力,他們不是一般的走,也不是跑,而是介于走與跑之間的飛速且堅韌的移動。在朦朧的夜色里,有時你覺得他們輕悄得竟仿佛像離開地面似的,遠遠望去,真如同一條長蛇在山谷中向前飛行。

15歲的克洛維是自願參軍的,與他一樣,團里大多數士兵都是自願參加的。他所屬的團被編號為海斯庭第129炮兵團,隸屬于第59混成師。不過神王陛下到底動員了多少個這樣的師團,克洛維就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村里所有拿得動武器的男人都參加了自願軍,而女人中也有不少偷偷假扮成男人參加了軍隊。現在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無邊的痛苦之中,克洛維也不例外。就算在今天,克洛維只要回憶起那噩夢般的半年,就禁不住想哭。因為自己的父親,母親還有大哥都死了,父母和哥哥都是死在地里的,雖然自己天生就有一股蠻力但最終還是只能保護待在家里,走路都困難的奶奶。照理自己是不應該參加軍隊的。但如果自己再不拿起武器參加戰斗,一定會後悔一輩子,這是奶奶說的。

說句實話,克洛維很羨慕那些在不遠處飛奔的騎士們,因為他的夢想也是成為一名騎士。但現在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炮兵助理。聽說這種由華夏人提供的機神弩炮改良品威力很大,一炮就能干掉幾十個殺人的鬼怪。不過他對此並不是很感興趣,所以神情變得有些黯然。

當炮兵唯一令克洛維高興的是可以親近拉炮的這匹老馬。每個英雄都會給自己的愛馬取名字,所以克洛維給這匹老馬取了個名字叫‘拉赫什’,這是一個遠古英雄坐騎的名字。參軍後他就經常騎著拉赫什在軍營里拿著一根木棒練習沖殺,不過往往都會遭到戰友們的嘲笑。但克洛維一點也不在乎,依舊天天在營地里練習。後來大家也就不笑了,因為大家笑累了……

59混成師並非第一波突擊部隊,相反他們的首發任務是對敵軍實施炮擊,以及攻擊預備隊,師團所有騎兵和步兵在炮兵彈盡或全軍覆沒前的任務都是保護炮兵不被敵軍沖擊。也就是說,在59混成師,克洛維所屬炮兵團才是首發主力。克洛維想著想著,突然的精神了起來,因為他覺得騎士任何時候都應該很精神,為什麼?他不知道,只是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就算是炮兵助理,也可以像騎士一樣去戰斗啊!

離戰場越來越近了,大家甚至已經能聽到從山的那端傳來驚天動地的喊殺聲和越來越密集的炮聲。看來別的師團已經開始行動了。由于此次戰爭規模太過巨大,幾乎所有國家都不得不決定除了正規軍,所有軍隊都按師為單位獨立戰斗,每個民兵師團在戰前接受任務,一旦開戰則主要依靠自己的判斷進行戰斗。也就是說每個師團一旦抵達戰場就馬上按計劃投入戰斗,直到最後一兵一卒陣亡為止。

忽然塞特河方向傳來一陣接著一陣沸天震地的炮聲,仿佛無數雷神在迎著東風狂嚎。這種萬炮起發的猛攻很顯然只有華夏最新式的五牙大艦才能發出,因為史尼卡魯巴大陸沒有任何國家能有如此強大的武力,于是大家唧唧喳喳的討論了起來。

原本是村牧師的隊長笑了笑,對大家說:“怎麼,很羨慕華夏人的武力吧?”一些年輕人聽了連連點頭,其中自然包括克洛維。

“華夏人值得羨慕的不止武力,還有他們的科學技術、思想文化和敢于探索征服的勇氣。”說罷隊長不由得眯起眼睛望著被黑暗籠罩的天空。

“我們永遠也趕不上華夏人了嗎。”

“是呀!與他們比起來咱們海斯庭很落後啊。”

“我認為咱們肯定看不到咱們海斯庭超過華夏的那天了。”

聽戰友七嘴八舌的說著自己的悲觀言論,好象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似的,克洛維心中突然冒出一股無名之火。他突然大呼小叫的跳到隊伍前面,大聲叱責道:“你們難道忘了我們來這里是做什麼的了嗎?我們是來消滅鬼神的!”

所有人都用驚奇的眼光盯著這個突然跳出來的少年,不知他想說什麼。

“對啊!我們是來消滅鬼神的,連神我們都不怕,難道我們還會怕超不過華夏人嗎?一代不行,可以用兩代人,兩代不行就用三代人,總有一天華夏會因為自身的強大而放慢前進的步伐,那時我們就一口氣超過他們。咱們海斯庭也是一個不屈不撓的民族。”隊長聽了這個小家伙的話,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微笑。

“哈哈!隊長好威風,原來一定也是騎士。”克洛維開心的跳了起來,眼里充滿了對隊長的崇拜。

“別胡說,象我們這種平民怎麼有資格當騎士。”隊長撫摩著克洛維的滿是卷發的頭,有一種說不出的慈祥。

“好了,別廢話了,咱們快走。”

“是!”

隊長向大家揮了揮手,所有人都很精神的回答了一聲。

天很黑,只有寥寥可數的星星閃著眼。民兵們順著山坡往上爬,因為他們的戰場就在山的那邊。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山的那邊是怎樣一幅場景,因為他們想象力的極限也僅限于人鬼戰爭時發生在村莊附近的千余名帝國騎士與鬼怪戰斗的場面,對他們來說那已經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戰爭了!山那邊估計至少有好萬人在戰斗吧?太可怕了……

突然炮車陷入了泥濘之中,戰友們都用盡全力的去推拉,大家喊著家鄉獨有的號子,相視會心一笑,接著大家齊心協力的拼命用力……十分鍾後,大家終于登上了山岡的頂端,然後一幅所有人一生一世都從未見過的畫面展現在了眼前,有人揉了揉眼睛,以為在做夢,但確認並非在做夢時便齊齊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放眼望去,整個草原上都布滿了黑色的鬼怪,就好象蝗蟲一樣在上面蠕動。而且這片黑色潮水正在向大家所站的地方蜂擁而來,就好象馬上就要將能看到的一切都吞噬掉一樣。

但是它們什麼也不能吞噬,盡管它們看起來如此恐怖,因為另一股五顏六色的潮水正在向草原蔓延,並英勇無畏的向著黑色潮水迎面沖過去!這股花花綠綠的潮水的可怕之處並不在于他們的威武雄壯,也不在于軍容嚴整;而在于他們的前仆後繼,源源不斷和不屈不撓。

在克洛維所處高地右邊不遠處是剽悍的哥撒克騎兵和突厥騎兵,他們接連不斷的向鬼怪發起狂野的沖鋒。所有哥撒克騎兵都舉著戰刀,高呼著“烏拉!烏拉!”一路猛進,旁邊的突厥騎兵也不甘示弱的怪叫著瘋狂突進。兩支軍團就象在賽跑似的,並排著埋著頭往前猛沖。後面則是數也數不清的哥撒克步兵和華夏重裝步兵,他們跟在騎兵後面,和被沖散的鬼怪們展開肉搏。

正面和左面全是海斯庭軍團,有南部諸侯的軍團、也有來自馬爾都克平原的中央軍團。先于59混成師達到了第20、23、27、32等十數個師團已經全部投入了戰斗,有些師團的旗幟已經變得很少了,但他們依舊扛著戰旗在戰場上來回沖殺,直到全部倒下。

在稍遠一些的戰場腹地山丘中兩支持槍躍馬的厲撒斯騎士團正在沖殺。他們從山坡上沖下去,深入尸骸枕藉的險地,消失在煙霧中,然後他們沖向不遠的一處峻急泥濘的高地,然後再次沖下來……他們上下飛馳,嚴整、勇猛、沉著,在炮聲偶爾間斷的那刹那間甚至還能聽到那兩支大軍的踏地之聲。他們既然是兩個師,就列成了兩個縱隊,遠遠往去,好象兩條鋼筋鐵骨的巨蟒爬向那高地的山脊,有如神獸穿越戰云。敵軍後方頓時被他們擾得大亂,極大的加快了人類進軍的速度,為擴展占領區域,殺了一條血路出來……

再往南,十數萬馬穆魯克輕騎兵和駱駝騎兵正呼喝向前突擊。

前面的戰士死去之後,後面的戰友就將他的頭切下來,以免他變成還魂尸。

北方塞特河面上布滿了煙和火。

上百艘華夏五牙大艦吐著火舌,水和天相接的地方燃起一片火光。仿佛河里噴出了一座火山。這一大片紅色火光被風吹得東歪西倒,使得那些五牙大艦象鬼影似的在里面時隱時現。

海斯庭這邊與59混成師同樣擔任炮擊任務的57、58、以及60混成師也已經全部到位,數百門大炮已經全部架好了。

“FIRE!”

“開火!”

“FIRE!”

海斯庭炮兵指揮官們的咆哮此起彼伏,與遠處華夏炮兵陣地發出炮擊命令相互應和著。千百門大炮昂首齊吼,頓時,天在搖,地在顫,天地似乎要裂開似的。炮彈象雨點般傾瀉在鬼怪最密集的地方,雖然不少人類同胞也死在了猛烈的炮擊之下,但此時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克洛維所屬小隊正在架炮時,又有兩個師團從身邊沖了出去……

很多最初來到前線的軍團已經殺得所剩無幾,但那些軍團的戰士們依舊甯肯死也不願求生或被俘。這些戰場腹地殘留的人類勇士都按照他們自己的軍事習慣在作戰……

可是只保留著戰斗本能的鬼怪們挺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在冥加的部將們指揮下不斷的將包圍圈縮小,猶如一條毒蛇纏住一頭發狂的野牛那樣。于是武器瘋狂的相互斫擊起來,連枷轟轟地響,大鐮刀軋軋的叫,劍在斫著,搶在刺著,斧頭和鉤刀劈個不停。鬼怪們被英勇的將士們象野草似的紛紛給斫倒,可是那些沒有被砍掉腦袋的鬼怪又爬了起來,摸起武器繼續攻擊。身負重傷的指揮官站在軍陣最前沿,大聲呼叫自己的戰友,叫他們盡量斫掉敵人的頭,因為這是還魂尸唯一的弱點。可是那些還魂尸斫倒十個馬上就是上百個撲上來填補空缺,斫掉一百個頭顱,馬上又湧上來另外一百個。

人類勇士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無論還魂尸如何的恐怖他們也毫無畏懼。戰馬死了,他們就站在地上揮動刀矛,敵人的頭顱在他們眼前成片的滾落大地;刀矛壞掉了,他們就奪敵人的武器或者直接用鐵拳去砸碎那些腐爛的腦袋……很多戰士都已經體無完膚,渾身上下都插滿了箭支,可是他們仍舊不肯這麼倒下,不少勇士都暴喝著沖進敵人之中然後默默地,陰郁地,莊嚴而勇猛地死去!然而每個死去的勇士都要敵人付出慘重的代價。活著的人則默默的斬下自己戰友的頭顱,以免他變成新的還魂尸。

數十個先鋒師的任務很簡單——在主力趕到前,盡量開拓占領空間。他們大多不是正規軍人,但是當戰爭變成已經不僅僅激怒軍人時,那就是真正的全民戰爭爆發了!

二十分鍾之後,59師團的攻勢也完全展開。鬼神們終于嘗試到了被他們視為弱者武器——火炮的滋味。與魔族使用的投石器不同,人類使用的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火器。被稱為‘機神弩炮’的投石器對人類來說早已經是兩百多年前的原始武器了。

兩百多年的滄桑巨變對神來說是很難感受得出來的。兩百年對他們來說只是彈指一揮間。可是對人類來說已經有好幾代人在大地上留下了他們開拓奮進的足跡。世界也從一片混亂的蒙昧時代,走到了思想啟蒙的‘英雄時代’。

神族萬萬沒想到在自己不經意間,人類居然已經開發出了足以消滅他們的新技術。當然神族永遠都不承認新技術,就如他們不承認新技術導致的社會變革一樣。他們認為源于最高靈魂的古法祖制才是至高無上的,一切不變才是對‘真理’的尊重。因為他們相信當代沒一個神或人的智慧能與創世二神相比(他們不承認大龍神)。他們不相信人類想出來的技術能比創世二神創造出來的魔法厲害。

幾十萬年來,人類長期處于強大的神族壓制之下,進而對神族產生了近于瘋狂的崇拜,這是一種對力量的瘋狂崇拜。在崇拜風潮之下,人類如同行尸走肉般狂熱的生活了數十萬年,被神族視為家奴還以此為榮。

三百年前,天聖大帝楊玄在進行‘毀車以為行’的軍事革命時,遭到天仙和元老的激烈反對,他們說什麼“戰車是祖宗留下來的,是保證軍隊戰斗力的根本,絕對不能改!”

于是年輕的華族首領楊玄憤而寫下了千古名篇——《挑戰妖仙,我們的武器是智慧》,並在‘神州盟主’競選會上向大家宣讀。雖然這篇演說稿中充斥著大量對妖仙毫無水准的叱罵和對天仙近于白癡的崇拜(當時華族還不是很強大),但直到今天,乃至未來數千年,人類都將他奉為經典,當然所有人類還能朗朗上口的複述的卻只有其中的一段:

“遠古爭于仁義、中古爭于力氣、當今爭于智慧。我的武器是智慧,我的快樂是創造!無論是戰車還是魔法,在智慧與創造面前,它們的力量都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最可憐的是沒有創造力的人,在世界上孤零零地,眼看著枯萎憔悴的肉體死去,眼看著內心的黑暗滋生,從來沒有冒出一絲生命的亮光。最可悲的是自知不能進行創造的靈魂,不象開滿了春花的樹一般滿綻著生命的愉悅。社會盡管給了他們光榮和幸福,也只是用來點綴一具行尸走肉罷了。”

這是篇標准的因為影響力而非本身水准而成名的文章,因為這篇文章挑開了人類反抗運動的序幕。到今天,很多有識之士都相信,這其中很多話都是楊玄故意寫得很糟糕,而夾雜在洋洋灑灑萬余字的文章里的這一段略微隱晦的話,才是天聖大帝最想說的。因為它就象一柄利劍,直接的刺向了舊思維的心髒。

三百年後,厲撒斯王者凱頓一篇《海斯庭的意志》終于將人類反抗運動推向了高潮。

時至今日,克洛維都牢牢的記得神王陛下的這段演講,以及當時的盛況。盡管當時因為離演講台太遠,並沒有看清陛下的臉,但從那以後,陛下就成為了自己最崇拜的人。同樣,每個海斯庭戰士似乎都受到了神王堅定不屈的思想和意志的感召。這使得海斯庭人在這場戰爭中武器雖然不是最精良的,力量不是最強大的,卻肯定是最英勇的。

一個炮兵小隊大約有三十人。克洛維和同組戰友搬來一些山石,搭建在大炮前面,做了一個簡易的掩體,然後負責掩護的弓箭手就開始放箭射擊一些突破防線,正在往山頂爬的那些還魂尸。接著大炮就開始轟鳴起來。

一支冥王直屬的鬼神軍團沖到了山岡附近,在還魂尸的掩護下,于離炮兵陣地不遠處的一個掩體內利用遠射強弓或攻擊魔法向人類炮兵們展開還擊,並且給炮兵們造成了不小的損失。所幸的是,敵軍的亡靈巫師軍團沒有出現,于是這種損失才被控制在了最小的程度。相反,暴露在野外的冥鬼軍團由于直接遭到炮隊的連續清洗,死傷慘重。

但由于厲撒斯很多大炮都是仿制貨,在進行了一段時間高頻率炮擊後,很多銅炮的炮身都越來越燙。在克洛維不遠處,就接連有兩門大炮自己炸了,整個小隊都被炸得血肉橫飛。

隊長考慮了一下,就下令放慢炮擊速度。附近一些炮隊顯然也作出了同樣的決定。

炮擊頻率剛剛放慢,敵人的進攻就開始加強了,沖到山腳底下的敵軍也越來越多。有些甚至已經爬到了半山腰。前面負責掩護的步兵從掩體里躍出來,與敵人展開肉搏交鋒,死傷慘重,但沒有一個退讓的,但很快保護這段陣地的幾個步兵小隊都被還魂尸們吞噬掉了……

見情況危急,克洛維也著急起來,于是大喊道:“開炮!快開炮!”可是由于剛剛才開了一炮,戰友們都不敢再動了,只用弓箭和石塊向敵人射去,打去,但這種攻擊對還魂尸來說收效並不大。

克洛維突然跳上小隊那尊大炮,也不管炮管把屁股燙的如針挑刀挖一般,騎在上面,又大聲喊道:“老子不怕死。快點炮,老子想和炮一起炸碎!快點!”

克洛維叫得正歡,隊長突然間就沖過來將他拉了下來。同時大炮也被點燃了,轟然一聲,打到還魂尸中間,仿佛是受到了感染,周圍幾門大炮都響了起來,冥鬼軍團幾乎在同一時間倒下去了幾百個。全部都炸得粉身碎骨,還魂無望。敵軍這一波攻勢立即就被化解了。

隊長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微笑了起來,拍拍克洛維的肩膀說道:“好小子,如果你生在貴族家庭的話,一定會是一名很出色的將軍。”

“將軍一定得貴族出身嗎?”克洛維不解的問道。

“應該是吧,至少這之前還沒有先例。”隊長的回答令克洛維很失望,但是他很快就忘記了,因為敵人向這段陣地再次發起了攻擊……

受到克洛維勇氣的感染,小隊的戰友們也都豁出去了。而且一炮比一炮打得准,最後幾乎達到了彈無虛發的程度。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個小隊已經成為這附近的王牌的炮隊了。只要有他們在,這個山頭陣地就是不可動搖的。

開炮的是個不大說話的英勇的小伙子,他和克洛維一樣,還不滿二十歲,但是在這方面很有天分。他叫羅傑,是克洛維同村的伙伴。長著麥黃色的頭發,矢車菊藍的眼珠,每次克洛維誇他發炮准確,他便象個小姑娘似的馬上紅臉。所以克洛維特別喜歡誇獎他……

忽然,一塊黑色隕石砸下來,正砸前面搭建的防禦工事上,頓時整個工事都崩潰了。

接著剛剛將炮口瞄准敵人,正准備點炮的黃頭發羅傑哀號了一聲。一支黑色鐵箭正射在了他眉頭上,羅傑將擋住視線箭拔出來,然後點燃了引線。在克洛維眼里,羅傑兩只蘭色眼睛當中,仿佛又開了一只黑眼睛……

羅傑剛倒下,一陣更加猛烈的箭雨就再次襲擊了克洛維所站的地方,戰友們紛紛中箭倒下,一個也沒活下來。牧師隊長動作很快,他沖過來一把將還呆立在那里的克洛維摟進了懷中,他的背馬上就被數十支箭插成了刺猬。

“為什麼要救我?”克洛維問道。

“沒什麼,碰巧而已……”隊長對克洛維笑了笑,笑得很淒慘,然後噴了一大口鮮血在克洛維臉上,然後死了……

克洛維也笑了笑,然後眼淚如同泉水般從他眼睛里流溢出來。淚水豐饒的流過他的臉頰,將流過地方的鮮血、汙泥和炮灰都卷走了,最後變成黑紅色的水滴,滴在肮髒的襯衫胸口處。

“您們真狡猾,全死了叫我怎麼找回村的路啊?”說著,克洛維就將隊長龐大的身體當作擋箭牌,貓著腰緩緩退到了山岡背面。拉赫什正在那里悠閑的著吃草。

幾乎在同一時間,曆撒斯正規部隊殺到了最前線,人類的總攻就要開始了。

上篇:第二十九章 戰神    下篇:第三十一章 天騎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