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十二章 龍帝無雙   
  
第三十二章 龍帝無雙

娘子關那邊魔族的總攻開始後,兔羊兩族十萬名戰士也借口支援東線防禦,悄悄到這里與主力彙合了,此外還有猴族的數萬叢林兵、十萬虎蛇兩族戰士和十數萬牛族和鼠族士兵。如果加上剩余的五千冰龍,那麼現在這個山岡上已經集結了四十余萬魔族大軍。

已經足足等了十幾個鍾頭了,覺得百無聊賴的八歧變回原形,懶洋洋的躺在地上,滾來滾去的曬著月光。嘴里不停呻吟著:“好無聊……好無聊……”無雙則變成無角有翼的螭龍趴在八歧身邊,無聊的用嘴嚼著地上的草叢……

茉莉靠在旁邊一棵大樹上打趣的看著這對大蛇與小龍,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你們兩個啊,不知道跟那只蠢蛇學了些什麼?一點都沉不住氣。戰斗真那麼好嗎?”

“俺除了戰斗就什麼都不會了啊。再說俺那能跟老大比呢?他發呆時是在思考問題,俺發呆就是發呆。真想不通老大哪來那麼多問題想不完?依我看,他被凱頓做掉,十有八九是因為他在戰斗時突然想起什麼需要思考,就站著發呆……無雙你說對不對?”

無雙本來也在發呆,聽八歧這麼一說就連連點頭,不過想了一會兒,又搖了搖頭說道:“師父還沒有死,一定!”

“什麼?老大沒有死?他現在在哪里?”八歧一下子就有了精神,跳起來用身體將無雙死死纏住。(因為是蛇)

“大哥,這只是小弟的推測。哎呀~~~好痛!”

“哦?推測也一定有什麼依據,快說來聽聽。”這一下八歧就將無雙勒得更緊了。

“因為師父答應過我要將前進道路上所有障礙都掃除掉啊!如果說阻擊凱頓是一個開頭,那他死得也太遜了吧。雖然力量不濟,但師父的智慧可不輸給任何人啊。”

“你見過你師父的真正實力嗎?”茉莉突然問無雙。

“見過,連一個高級一點的妖魔都打不過。”無雙好象很肯定的斷言道:“那次我們差點就死在那個妖怪手里,最後還是我們兩聯手才好不容易打敗那個妖怪的。師父戰斗力大概跟現在的我差不多,而我的戰斗力卻非常有限,如果當時不是哈奴曼師叔變身替我參加比武大會,還真不知道我怎麼能夠得到冰龍王這個位置?”

“其實你做得很好啊,短短三年時間,冰龍一族的民眾就對你忠心耿耿了。”但說完這句話之後茉莉突然莫名其妙的歎了口氣:“唉!不過他也太沉得住氣了,什麼事都想一個人背負,從一開始就這樣。無論發生什麼都該給我說一聲啊。”

[阿波非斯只在五個人面前顯示過實力。]

對這點茉莉是深信不疑的。首先他兩個兄弟一定是知道的。

此外茉莉和前代魔龍王也見過……至今茉莉都無法忘記阿波非斯為了從魔龍王手中將自己救出來時的駭人情景,因為連強大的魔龍王在他手下竟然都沒有過上一招,就被他用‘天蛇咒殺’給干掉了。

而且戰斗結束後阿波非斯還對著奄奄一息的魔龍王說了句:“原本我是不殺生的,但除了我最愛的人,知道我真面目的家伙都得死。”當時茉莉嚇壞了,還以為他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但是他卻走過來,和以往一樣呆呆的望著自己,整整望了十分鍾,這才對自己說:“茉莉咱們走吧,假裝不認識這個死掉的臭老頭。”那時茉莉才知道阿波非斯平時雖然時常被打得頭破血流,卻根本就沒真正和別人動過手,那時茉莉才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阿波非斯在想什麼。

至于最後一個人就不知道是何方神聖了。只是有一天,阿波非斯從外面回來後居然窩在房間里整整懊惱了一天一夜,這對一般人來說應該不算什麼,但是對阿波非斯來說就太奇怪了,他可是有了名的‘魔界第一厚臉皮’。不過等第二天茉莉去探望他時,發現他又有了精神,還對茉莉說什麼:“這個死鬼太難纏了。果是真他,一定不會泄露吧。不過他真泄露出去我也毫無辦法。”

現在回想起來,阿波非斯身上的謎團真是太多了,可每每想起那事,茉莉就覺得心里甜滋滋的,因為這是個很簡單的邏輯……

見茉莉怔怔的呆在那里,無雙不由得好奇的問了一句:“茉莉姐,你說什麼時候虎王大人才會讓我們出擊啊?”

“是啊!虎王大人也是咱們魔族第一勇士,今天怎麼如此畏首畏尾的?”八歧也不滿的說道。

茉莉搖了搖頭,對兩人說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剛到時虎王閣下提過一下,說現在他必須得背負原本應該由阿波非斯所背負的責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接著大家一起將目光投向了大將軍,大將軍依然矗立在山頂山一言不發的注視著戰場。

離山谷較遠的東方,千百萬人類和鬼怪就在不遠處相互斬殺。面對如此血腥的‘地獄殺伐圖’很少有人能夠無動于衷,而這個人就是魔族第一勇士虎王夫利特。他站在高大的火麒麟旁邊,冷眼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仿佛都與他毫不相干。他將五族聯盟的軍隊全都拉進了這塊位于烏拉諾斯山脈中長滿灌木的高地,然後一直一聲不響的躲在這里,仿佛在等待著什麼?

一直都顯得狂躁不安的狂牛終于忍不住了,跑過來對虎王吼道:“夫利特,你怎麼還按兵不動?我們的盟軍現在正陷于苦戰之中,再不出兵,我們的盟軍就要崩潰了。我看你是懦夫!懦夫!”

“盟軍?”夫利特先轉頭看了看比自己還高半個頭的狂牛,然後說了一句:“不錯,是該全軍突擊了。”

本來已經靠過來的茉莉、無雙和八歧都聽到了虎王的最後一句話。八歧第一個就跳了起來。可是還沒等他們歡呼,虎王的下幾句話就將所有人都驚呆了:“聽好了,其余諸軍都接受三太子殿下的節制。協助我們的盟友——人類,向我們最大的敵人——鬼神發起致命的最後一擊。記住!我們的目的是全殲鬼神,只要是鬼神格殺勿論!”見大家都目瞪口呆,虎王就將頭轉向無雙,平靜的問道:“無雙我想你師父整整教導了你十年,哪怕你只學到他教給你的一點皮毛,都應該能理解我方才的那席話吧。你來解釋給大家聽聽。”

無雙先是抬頭無助的望了望虎王,見虎王正對自己露出信任的微笑,就突然的覺得自己心智變得清明了。師父過去的教導頓時曆曆在目的,通通閃現了出來。而且聯系虎王那番話語之後,現在他對師父的計劃也明白了大半。

清了清喉嚨後,無雙便自信的大聲向靜靜散坐在地面的魔族同胞解釋道:“魔族需要的不是鬼神的承認,因為只有傻子才會相信高高在上,壓迫了我們整整十余萬年的鬼神會突然的心甘情願的承認我們。同樣我們需要的也不是稱霸世界!因為就算世界最終真會統一,但也絕對不是現在的事。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帝國,一個能夠維護所有魔族民眾真正利益的偉大帝國!我們不要再四處游牧,四處流浪了。因為西頓大神化身的龍神大陸已經給我們提供有足夠的生存空間,只要徹底消滅神族,我們就能奪回原本就該屬于我們自己的東西。那里有礦產豐富莫干山,富饒的西頓平原,豐美的塔拉絲大草原,交通便利的斯內克海灣……我們要做的是在那里建立許許多多的城市,然後開墾農場,建設工廠,修建港口……如果我們連自己的家鄉都沒有建設得象花園一樣美麗,就急急忙忙的到處打仗,這不是象傻瓜一樣嗎?我們只是尚武,卻絕對不是傻瓜!”

說到這里,數十萬魔族將士都戰了起來,團團將他微住,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好象極其希望他能繼續說下去似的。

說到這里,無雙似乎變得有些激動,竟攥起拳頭,對著虛空拼命揮舞起來:“我們英勇,所以我們要與神族抗爭到底。我們不傻,所以並不瘋狂得想去消滅人類,統一世界。我的願望很小,只是希望能讓魔族的思想從新活躍起來,思想活躍才是民族興盛的最終保證。此外我還希望魔族的孩子不再死在繈褓之中;年輕的戀人不在痛失所愛;年老的長輩不在擔心橫尸街頭……我們的敵人不是人類,而是神族;是疾病、貧窮、落後和思想僵化。我們需要建立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讓所有民族都能和睦的生活在一個城市里,這就是魔族的帝都,所有民族最優秀的人才都集中在這個地方,協助龍帝制定法典,治理國家……總之魔族必須強大,強大得沒有人能小瞧咱們,強大得每個人都能快快樂樂的生活。”說到最後,無雙幾乎是在咆哮了,台下卻鴉雀無聲,沒有半個人說話。有的人眼中甚至已經滾出了淚花。

虎王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從親兵手里拿過一件東西,然後雄赳赳的走到無雙身邊,突然將那東西抖開,披在了無雙身上。大家定睛一看,那竟是一件龍袍。可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虎王又拿出一頂皇冠戴在了無雙頭上。接著虎王連退三步,撲通一聲向著無雙跪了下來,大聲喊道:“二代龍帝在上,受微臣一拜。虎族數十萬民眾從此都聽從陛下調遣。”虎王話剛落音虎族數萬戰士也都齊齊跪了下來,向無雙三呼萬歲。

“虎王閣下您這是做什麼?還有虎族的各位……”無雙顯然對這一突發事件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無……嘿嘿!陛下,我大哥的意思是你父皇老了,魔族需要一個有思想,有精力的年輕領袖。”猴王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猴族看到自己的首領回來,頓時引發了一片騷動。可是猴王並沒有理會自己的手下,而是與大哥一樣三呼萬歲、倒頭便拜“陛下在上,俺哈奴曼以及百萬猴族民眾都只承認二代龍神陛下一人為君主。”從來都不向任何人屈膝的猴王這還是首次向別人表達忠心,所有在場的魔族戰士都吃了一驚。

“蛇族也是。八歧不會說什麼漂亮話,但俺想如果能見到這一幕,阿波非斯大哥一定會很高興的!”,說罷八歧也向無雙跪了下來。

“是呀,無雙你如果拒絕,最傷心的應該是阿波非斯吧。”茉莉也跪了下來。

接著猴羊蛇兔四族全都跪了下來,齊聲三呼萬歲。這象征著整個五族同盟全都承認了龍神無雙的絕對權威。

有些鼠族和牛族戰士也開始跪了下去,狂牛突然勃然大怒。跳起來對著所有人喊道:“冥王陛下對你們恩重如山,我絕對不允許你們這麼做。牛族,鼠族聽令,現在立即啟程去協助冥王對抗這幫忘恩負義之徒。”說罷,狂牛竟拂袖而去,接著不少牛族戰士也跟著離開了。但大多牛族和鼠族戰士都沒有馬上離開,但他們臉上都露出了兩難的神色,有的也開始邁步想跟著狂牛離開。雖然他們都折服于無雙方才的一席話,但他們的確有自己的顧慮,因為他們害怕無雙僅僅是五族同盟的皇帝,以後會對他們不利。

就在他們准備離開時,虎王突然站了起來,對他們說了一句:“‘冥王恩重如山大’概是狂牛一人的事吧,如果你們也這麼認為可以自便。但是你們要弄清楚一件事,如果你們走下這個山岡,那我們就是敵人了。”說著虎王縱身跳到一個正准備離開的牛族老戰士身邊,關切的看了看他傷痕累累的身體,然後輕輕拍了拍他那已經斷了一支手臂的肩膀,親熱的說了一句:“我記得你,你不是對我說過,‘過去咱們站在敵對的陣營,心中真不是滋味嗎?’不錯,如果我們也這樣繼續的自相殘殺,行將滅亡的神族就是我們的榜樣。我也希望魔族永遠不再打魔族啊。”

那頭老牛早就因為內心矛盾,臉都痛苦得扭曲了,聽到大將軍這話不由得羞慚得低下了頭,然後對大將軍說了一句:“老牛知錯了。”

接著那頭高大的老牛就向著無雙跪了下去,高聲喊道:“老牛罪該萬死!陛下請責罰老牛……”說罷這老牛竟痛哭起來。

無雙見狀也動了真情,立即飛到這個老牛身邊,淚水也跟著流了下來:“老伯為魔族出生入死,已為我們民族失去了一支手臂,理應受無雙一拜才對。”

說著無雙便向老牛拜了一拜。然後無雙抬頭對所有將士說道:“無雙有兩個小小的要求,如果大家硬要推舉我做龍帝,就必須答應我這兩個條件。第一,請五族同盟的同胞們今後不要再提‘五族同盟’這個詞了,這個詞我會命人將他寫進帝國曆史,作為遠古史詩最光輝的一頁,讓它流傳後世。但從今往後,龍神大陸只有龍神帝國,再沒有其他政權。只有魔族,再沒有其他民族!”

還沒有等大家回應第一個要求,無雙就將第二個要求說了出來:“如果各位認為無雙年幼無知,無雙也並不強求大家留下。但是只是懇請各位就算投靠我父皇,也千萬不要投靠冥王。如果你們投向父皇,雖然不是朋友但仍然是魔族同胞,血脈相連的我們遲早有一天還是會走到一起的。但如果你們投靠鬼族,你們就不再有資格說自己是魔族了,如果你們不是魔族你們就什麼也不是了!因為無論如何忠心耿耿、出生入死,你們永遠都不會成為鬼族。如果你們硬要這樣做做小王會很傷心的,大龍神也會很傷心的!因為他辛苦撫育出的十二個兒女中居然有人甘于受人奴役,因為他犧牲自己一直守護著的十二個子女中,居然有人會協助仇人與同胞為敵,而自相殘殺的地方居然就在他的身體之上!”

說到深情之處,無雙‘嗵’的一聲就給所有人跪了下來,一邊磕著響頭,一邊熱淚盈眶的懇求道:“千萬年來,魔族承受的屈辱已經太多了,但如果到了今天,還有魔族同胞甘願自取其辱,那才是我魔族的最大的恥辱。如此一來,就算我成為龍帝,也無顏立于天地之間啊!”

所有人都看得出無雙是認真的,因為每抬一次頭,他的額頭上就會出現新的傷痕,片刻後,無雙的額前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了。

“陛下!我們才無顏立于天地之間啊!”許許多多牛族戰士和鼠族戰士都一同跪了下來,悔恨的淚水如泉水般湧了出來,因為他們就曾經為冥王整整買了數千年的命,可到頭來才發現自己只是被利用了,仍舊毫無地位可言……想來想去,自己最終還是魔族兒女,因為容顏和血脈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的。

無雙還在磕頭,突然感到有人在攙扶自己。于是他抬頭望去,不由得大吃了一驚。因為他身邊居然站了一位老者,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

“有此仁德明智之主,真是魔族之幸啊。阿波非斯果然是獨具慧眼,雖然這把老骨頭已經活不了幾年,但老夫也願意為新帝國燃盡最後這點生命之火。”

“師祖!”無雙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位羊族老者。

“隱者德羅納已經不複存在了,如果在社會需要的時候還消極遁世那就不是智慧與高尚,而是虛榮與軟弱。”老人說罷,便對著所有魔族同胞和藹的笑了起來。

“德羅納大師答應當帝國宰相了!”虎王象是在公布勝利消息似的大聲的宣布道。

頓時下面的人群就開了鍋,所有都激動得跳了起來,連牛族和鼠族戰士也感到新帝國前途一片光明,比天下無敵的龍神達刹的政權還更加具有希望。因為魔族的第一勇士和第一智者都已經明確表示願意支持龍帝無雙。

德羅納輕輕拍了拍無雙的背,悄聲說道:“陛下,快下達全軍出擊的命令吧。咱們可不能輸給人類哦。”

虎王也對無雙點了點頭,說:“按原計劃宣布就好了。”

無雙聞言,便立即挺身而起,舉起雙手示意大家靜一靜,等所有人都靜下來後,無雙這才宣布道:“除虎族狂師外,其余各個軍團都跟隨我向鬼族發起最後攻擊。”

“吼~~~~~~~~~~~”數十萬魔族大軍用自己特有的呼嘯聲,同時發出震天動地的咆哮。接著冰龍族將象征冰龍大帝的藍色王旗揚了起來,而其他各個軍團也將自己的剛剛得到的藍色王旗與本軍團的旗幟一同揚起。然後所有軍隊都按照指揮官的指揮,開始向大草原湧去。人類看到魔族湧出來時,也發出一陣接著一陣的歡呼,因為他們看到了藍色的王旗,如果是打著藍色王旗的魔族軍團,那就是盟軍出現了。由于近四十萬魔族大軍的加入,戰爭的局勢立即就完全改觀了。一支真正的聯合部隊出現了,不是魔鬼聯軍,而是人魔盟軍。這才是真正的盟軍,一支真正渴求著新時代的洪流。

狂牛正與數千名親信奔跑在前往冥王主營的路上,忽然聽得身後有人喊自己。

“畢特,你這是要去哪里啊?”

“我要去協助對我恩重如山的冥王大人……”可是等畢特轉過頭來時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不正是前不久才在暗黑五芒星中見過的那張臉嗎?難道是大龍神西頓的靈魂?

“畢特,你為了一己的恩惠,拋棄整個牛族同胞的利益,拋棄魔族的尊嚴。你的行為讓我感到很羞愧。”

“你這個冒牌貨!快現出原形吧!”說話間,狂牛就舉起劈山鎮獄斧向大龍神撲過去。可是還沒沖到,他就怪叫一聲倒了下去。他背上插滿了長矛和斧鉞。他那些親兵幾乎是在毫無預謀的情況下,同時出手的。親兵們在上前拔出自己的武器時,其中一個忍不住說了一句:“你是牛族的恥辱,就是因為你,害得我們在當年與牛族齊名的狼族戰士面前連頭都抬不起來,原本我們都是魔族赫赫有名的武士民族啊。”

等眾戰士抬頭時,發現大龍神已經消失了。其中一個看起來很有威勢的狂戰士對戰友們大聲喊道:“我們不能一錯再錯了,現在咱們就去投奔冰龍大帝,我們也要為魔族興盛竭盡全力。”

現在四周依然是無邊的黑夜,但是距離黎明來臨已經不遠。至少半數以上魔族和人類都堅信這點。

上篇:第三十一章 天騎士    下篇:第三十三章 鹿死誰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