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十三章 鹿死誰手   
  
第三十三章 鹿死誰手

現在前敵總大將的重擔已經落在了蘇那雙看似弱不禁風的肩上。她身邊還留著拉法勒、娜可絲和伍爾坎三員神族殘余的大將協助她。現在可以說名副其實的是神族的最後一博了。跟隨戰神聖騎士團趕到前線除了兩萬聖騎士和一萬工程兵外,還包括神族最後二十萬兵力。其實這些與其說是最後兵力,不如說是神族最後的掙紮。因為這二十余萬天神都是神族中的未成年人和老年人,都是百萬神族中最不該被推上戰場的群體。(除了戰神聖騎士團和鐵騎士團外,神族大多軍團都是男女混編的。)

在勢不可擋的戰神和摩那消失在萬軍叢中後,戰斗就再次展開了,德克拉伯爵接替了死亡騎士的指揮權,在從後面趕來增援的魔族十萬大軍協助下,迅速的將數十萬鬼族軍團再次統合起來。這位鬼族中屈指可數的勇將站在前線親自督戰,並且派出歸屬于他的吸血鬼部隊打頭陣。這些不計生死的不死鬼怪勇猛非常,就算身上插滿了利箭或者被斬了無數刀,他們都能繼續戰斗,有的甚至被打成一團濃霧也能重新複合。在數路攻擊部隊中,他們是第一支將鬼神部隊大旗插上神族陣地的。周圍的鬼族和魔族受到激勵,也蜂擁而上,前方陣線甚至都已經被聯軍給突破了。

面對如此絕境,蘇卻異常沉著冷靜。她吩咐正在用神力和新技術配合著在山谷口構築的防禦工事的伍爾坎不要停下來。然後派出五百輛太陽神光明戰車團在山谷中一字排開。太陽戰車散發出的陽光是吸血鬼的克星,很快成群結隊的吸血鬼就被陽光照了灰燼。後面趕過來的鬼族軍團也遭到月神部密集弓箭和提坦巨人的阻礙,最終只得扔下上萬具尸體退了回去。

德克拉不服氣,立即又組織了數萬軍團再次沖擊神族陣地。這次吸血鬼之王看准了處于神族陣地之間的一座大橋,神族往來調兵遣將都是用的這座大橋。而且這座大橋處于陣地中央,一旦控制住就能將敵軍分而制之。如此一來必將引起神族的恐慌。

于是伯爵動用了五千鬼族王牌軍團——暗黑騎士團打頭陣,後面緊跟五萬鬼族精銳。五千騎士全體下馬,齊聲呐喊,向連接兩岸的橋梁沖去。背後的遠程部隊也將桑木炮彈和箭矢如飛蝗般發射。

暗黑騎士們三下兩下就消滅了橋上的一支老弱殘兵,控制了橋梁,但是正當他們准備歡呼時。早已埋伏在水中的提坦巨人一擁而起,向敵軍發起突然襲擊。頓時強悍的暗黑騎士死傷慘重。原來蘇料得敵軍必然會爭奪此橋,早已布置妥當。

神族軍民也知道這橋對對本軍的防禦體系來說生死攸關,豈容鬼神占去。于是在蘇的統率下娜可絲和拉法勒各率兩萬人沖殺出來。于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就于大橋之上以及周圍地區展開。

拉法勒和娜可絲見五千暗黑騎士已在橋頭,便一面分兵抵抗,一面向外移動,一舉將鬼神的後路切斷。德克拉伯爵突見此狀,不由得大吃一驚,急遣軍相救。但此時防禦工事後面的神族民眾已經源源不斷的湧出,事關眾神安危,天神盡皆奮不顧身,抵抗想殺入戰團內來救援的鬼神援軍。橋上眾暗黑騎士想退時,已為時太晚。

碧綠的河水被血染紅,尸體浮滿江面。雙方將士抵死相拼,被圍者想沖出,圍困者恨不得將其趕盡殺絕。喊殺聲震天動地,其間還夾雜著受傷者,臨死者淒厲的號叫。

兩小時後,五千暗黑騎士已經全軍覆沒,其余鬼神將士也死了數萬之巨。相對,神族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德克拉再次調整戰略,他指揮分成幾個軍團的鬼神大軍向天神陣地發起車輪攻擊。一兩個小時後,伯爵的戰略就開始起效了,因為天神一族已經出現了很明顯的疲憊狀態。幸虧有火星部工程兵迅速修築的防禦工事才令神族沒有崩潰。

元月三日凌晨2時,魔族軍團終于趕到了前線,並開始列陣。喀戎下令軍團將利用方才一段時間新打制投石機豎起來,然後裝上剩余的魔石,在山頂上靜候前線傳來的訊息。

達刹看了看沙漏,接著他底聲問了一句站在身旁的參謀長:“我軍什麼時候能夠突破。”

喀戎低頭仔細算了一遍,這才說道:“很快了,敵軍絕對支持不到天明。”人馬的話語很自信,給了龍神很大的安慰。

“軍師,朕想等徹底擊潰神族之後,便立即聯合鬼族返身襲擊五族同盟。將之徹底擊潰。”

原本對內戰,喀戎一向都持反對態度,但這次卻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不錯,就現在狀況來看,五族同盟心懷二心已經昭然若揭。俗話說,先下手為強,實在是容不得他們陰謀得逞。這次對付神族殘余,臣已是殫精竭慮,唉……希望能以一己之力為陛下分擔一些憂慮。”

“朕有軍師真如龍得云,魔族的未來就全靠你了啊。”

聽龍皇如此褒美,喀戎心頭一熱,不由得倒頭便拜:“為了陛下,為了魔族的未來!臣怎敢不‘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朕原本打算建國以後用軍師為宰相,用夫利特為大將軍。三人攜手共創我魔族大業,重現當年大龍神雄霸大地和陰間的魔族盛世。可萬萬沒料到他居然是這種家伙!”

聽陛下如此說,喀戎也忍不住仰天長歎道:“虎王閣下啊,我重你高風亮節,乃魔族當世大英雄,可怎麼就如此癡迷于個人權力呢?”

君臣二人正談到激動之處,遠處突然有一串長長的火焰噴射出來,看來是無敵發出的開始攻擊的訊號。

接著在火龍師團和鬼族在魔族炮兵支援下,再次組織了數萬士兵展開了第二波攻擊。

戰斗再開的最初一刻是非常可怕的。魔石如流星雨般傾瀉到神族陣地。不過這片劃過天際的流星雨並不代表浪漫,而是死亡。如果那時有人在對著流星雨許願的話,那一定是在祈求生存吧?

沒有什麼比驚慌失措的人群更可憐的了。他們叫喊著,奔跑著,許多人中彈倒了下來。一些勇敢的神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他們只能慌亂的舉起弓箭對著黑暗中那些並不存在的敵人射擊,但絕大多數時候對面都是自己人。有些嚇昏了天神掩體里跑出來,又跑進另一個掩體中,又跑出來……不知所措的在炮火中亂竄。這是場悲慘的戰斗,有些爺爺在喊孫子的名字,有些則是小孩無助的哭鬧。

呼嘯著的炮彈拖著長長的光芒劃破黑暗。箭矢從每個黑暗的角落放射出來。到處都是濃煙和紛亂。輜重車和戰車糾纏在一起,更加重了紛亂程度。戰馬也驚得跳了起來。人們踐踏在受傷者的身上,地下到處都是呻吟聲。軍官和士兵互相找尋,但他們大多都已經再也找不到對方了。

不過這其中也有一些獨特的天神。一個老太太抱著自己年幼的孫女冷靜的靠在一塊大岩石上。身邊那個老頭很顯然是她丈夫。這個老人雙腿都已經斷掉了,也靠著一塊岩石。他一面流血,一面鎮靜的接過年紀稍長的孫子遞過來的弓弩,向前面黑暗中射擊……還有些天神則臥倒在被炸毀的戰車下面,把弩放在車輪中間不斷射擊,直到弓矢一支不剩。

正當天神們依靠防禦工事進行著頑強的抵抗是,最終的災難終于發生了。神族那固若金湯的防禦陣地的地面突然全部拱了起來。數千條巨大的黑龍(同時也是降龍,即土龍)破土而出,阻擋在谷口的的陣地立即便全部崩潰了。最可憐的是,那些提坦巨人。他們的力量都來自大地,一旦雙腳離地,力量便頓時大減。就在所有軍隊被魔龍們抬離地面,陷入一片混亂的那一瞬間,火龍、人馬射手以及豬族祭司都蜂擁而來,火柱,飛箭、魔法頓時如狂風暴雨般傾瀉在神族戰士身上。不足十分鍾,山谷口的神族戰士就死掉了大半。

“殿下請不要急于進軍。”正率軍突破神族陣地,繼續前進的火龍王無敵被副將鷹王凱布喊住了。

“什麼?”對鷹王這番話,無敵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凱布仰起頭來,用銳利的鷹眼向遠方眺望了一下,然後忐忑不安的說道:“殿下,我感受到前方夜色之中有一股可怕殺氣。”

“殺氣?本王怎麼就沒有感受到?”

“是戰神聖騎士團,一定是戰神聖騎士團!”

“戰神聖騎士團又能怎樣!他們之所以無敵是因為他們從來沒跟真正的厲害的軍隊交過手,只是浪得虛名的隊伍罷了。你看看虎王那支如縮頭烏龜般的‘狂師’就知道與之齊名的戰神聖騎士團也不過如此。哼哼,至少本王就不怕。”

“聖騎士團、狂師都不是浪得虛名。”鷹王也不想多說,只是近于自言自語的低聲嘟囔了一句。當然無敵並沒有聽到,或者說根本就不打算聽到。他只是突然提高了嗓門,大聲喊道:“全軍繼續挺進,一個天神也不能放過!”

此時魔族大軍已經將山下的數萬神族基本掃除掉了。連提坦巨人和鐵騎士這樣強悍的軍隊也由于連日作戰,早已疲憊不堪,所以在神龍軍團面前都顯得不堪一擊,在山谷防線被突破的同時,所有軍團都崩潰了。一直被吹捧為神族最強的戰神聖騎士團也根本沒露臉。這算什麼?果然這世界上名不符實的東西太多了。看來戰神聖騎士團的威名都是涅爾加一個人打出來的。

伍爾坎已經無法控制士兵的潰散,在亂轉了幾圈後,他正碰上一群火龍。他慌忙舉起手中的噴火器對著突擊過來的那只巨大火龍接連噴射了三發,可惜半點效果也沒有。情急之下就想往回跑,可是因為腿瘸,跑了沒兩步就被敵人追上,然後整個身體都被火焰吞噬掉了。

伍爾坎畢竟是火神,再厲害的火焰一時半會兒也都還燒他不死,于是整個戰場的響起了匠神呼喚自己今生唯一摯友的悲鳴:“巴克斯!巴克斯你在哪里啊!巴克斯……”連呼十數聲後匠神終于絕望的倒下了,因為巴克斯沒有回答,這證明現在巴克斯並不在。

酒神其實並非完全聽不到摯友的呼號,他現在正領著一萬五千聖騎士在山谷後方的平原上列陣,山谷中的一切都盡在眼中。但是即便伍爾坎把嗓子喊破,他也不可能出去救他,因為自己的任務是帶領軍團做第二波防禦,一種攻擊性的防禦。其實神族的潰敗早成定局,從尼魯爾達之死,神魔聯盟破裂開始,就早已注定。能夠將時間拖延到這凌晨三時,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了。

“伍爾坎啊,伍爾坎!你喊我作甚?活了幾萬年,也沒活膩味嗎?”聽到摯友的慘呼時,獨眼酒神不悲反笑,對著明月又自斟自飲了一番,飲罷,便低聲吟起一首華夏的《從軍行》: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言語間似乎有幾分醉意,又有幾分悲愴。似乎是給老友誦念的悼文,又仿佛是隨意而發的感慨。

已經是第兩百壇緹姆酒了,酒神也喝得有些醉茫茫的,看什麼都一片模糊。又幾壇酒下肚後,酒神眉眼間忽然堆滿了笑意,並再次端起酒杯,仰頭對著黑夜說了一句:“百萬條生靈換來百年的發展,以及億萬百姓的安甯。但您心目中的未來世界將是怎樣的一個畫面呢?你真是最厲害的戰爭幕後黑手,有緣相見一定要與你喝上三百盅,哈哈哈哈……”

聽到主將哈哈大笑起來,整個師團的戰士也都象解放了似的哈哈大笑起來,頓時推杯換盞,X爹罵娘,猜拳行令之聲頓時象開了鍋一樣,清晰的回蕩在山谷之間。有的甚至開始給自己的戰馬灌酒……

……………………

“看來你所害怕的戰神聖騎士團就在前面。”

聽大太子突然這麼說,鷹王突然覺得有了希望:“不錯,所以末將認為應該暫緩前進,等主力趕到再步步為營的前進。”

“哼哼……你們鷹族也是咱們咱們魔族赫赫有名的戰斗民族,可怎麼鷹王就如此膽小?傻瓜也聽得出來前面的神族部隊正在飲酒作樂,只要一鼓作氣殺過去,咱們就能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鷹王:“…………”

終于,在又灌了數十斤酒之後,所有聖騎士都已經完全醉了。巴克斯率先騎上了戰馬,但由于醉得太厲害,差點就從馬上掉了下來,弄得周圍的士兵又是一陣狂笑。接著山腰上到處都是騎士上馬然後又從馬背上掉下來然後再翻身上馬的場面……大家都笑成一片,完全看不出是一支即將投入血戰的部隊。

“老夫聊發少年狂,千騎卷平岡……嘿嘿嘿嘿……”巴克斯一邊偏偏倒倒的縱馬沖出去,一邊歪著嘴嘿嘿的笑。後面的騎士們都對將軍這首詩的深意心領神會,所以騎士們都發出一波又一波的怪笑。因為雖然外貌依舊年輕英俊,但他們實際上都已經是只有用酒精才能維系青春激情的一幫神族‘老夫’……

“哈哈哈,又一幫來送死的!”龍族戰士們看著搖搖擺擺的從黑夜中殺出來的那幫醉漢(中途還有不少自己就掉了下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不過最奇怪的是,那些神族騎士居然也‘呵呵’的跟著一起傻笑。

人馬族弓箭手在進行了三輪齊射後,無敵便組織了兩千多名火龍,對著前方實施了一次火焰齊射。烈炎撲過去,灌木草叢瞬間就化為了灰燼,而那幫家伙自然很快就被火海吞沒了。

“這就是你剛才所說的戰神聖騎士團,原來是幫沒用的醉鬼。哈哈哈哈……”無敵指著那片火海對著鷹王哈哈大笑起來。

鷹王好象沒有聽到大太子的嘲笑,相反,他不由自主的開始往後飛了起來。同時他還轉頭對自己的部隊喊了一聲:“全部往後撤,不要做無謂的犧牲!”

“凱布,你想造反!”無敵將魁梧的身軀往鷹王面前一擋。

“對不起,鷹族是勇士卻不是戰斗工具。我們沒有義務為無謀的指揮官白白犧牲。”

“你還是不是軍人!”

“我首先是鷹王,其次才是軍人。既然是鷹王就得為自己族人的生存與幸福負責,即使犧牲自己的名譽也在所不惜。”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魔族敗亡你們鷹族也不會有好下場。”

“無謀的冒進會帶來勝利?我表示懷疑。”說罷鷹王也不多說,果斷的向自己的軍團揮了揮手,示意立即後撤。

“逆賊休走!”無敵大喝一聲突然向鷹王撲過來,本來就通紅的臉顯得更加的紅了。

凱布也不示弱,將手中雙面戟一振冷冷回答道:“殿下別忘了你父親當年崛起就是得力于我鷹王的支持,所以我沒有欠你們龍族什麼。逆賊一說從何而來?你無敵雖強,但想在數十招之內擊敗本王也沒那麼容易。”說著鷹王脖子上的羽毛竟倒豎了起來,看來魔族四大戰斗民族中的王者發怒了。(魔族四大戰斗民族分別是:虎族、鷹族、狼族、牛族)

“好,你有種就夾著尾巴逃跑吧,不過戰爭結束後可有你好瞧。”無敵威脅一句後就揮師向天神所處的方向撲去。

趕過來的蘭塞斯也見到鷹族表現出來的古怪行動,便跑過來詢問鷹王:“凱布叔叔,你這是做什麼?”

“蘭塞斯,無敵已經不當我是叔叔了。如果你還當我是叔叔,就聽我一句忠告——立即撤軍!”

蘭塞斯愣了一下,然後重重的點了一下頭。接著他又補充了一句:“豬族剛才就已經倉皇的逃走了。”

就在鷹族、人馬族開始急速後撤時,火海之中突然傳出一片嘻嘻哈哈的聲音。

“哈哈……這個火候正好。”

“對對!你看我都酒都已經熱好了。”

“還是熱酒好喝啊……”

“冬天太冷了,老大你可要多喝兩杯。”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煙熏得很不舒服,連猜拳行令都不行。”

哈哈哈哈……

雖然是一陣樂呵呵的笑聲,但在所有生靈耳中聽起來卻如此刺耳,如此恐怖!

無敵大怒,下令全部火龍集中力量往笑聲傳來處猛噴火焰,頓時黑黝黝的天空都被火焰給照亮了。火龍軍團果然可怕,幾分鍾後整個一座山岡和它周圍很大一片范圍的可燃物已經完全被燒成了粉末,一陣山風吹過,平原上揚起了萬丈黑灰,然後那支古怪的部隊便再次顯露在眾人面前。他們居然全部下馬,席地而坐,捧著酒罐子正兀自喝著,一副懶散放松的樣子……

“這是什麼態度!立即消滅他們!”無敵咆哮著叫。鷹族和人馬族仍然在後撤,魔龍軍團還在後方消滅殘余神族,所以撲過去的只有八千多名火龍師團的龍戰士。

“這就是我對待戰爭的態度,因為戰爭並非什麼神聖的東西。軍隊也無非是一個殺人機構罷了,沒什麼了不起的。”不遠處傳來了巴克斯中氣十足的回答。

當然,這些蛟龍以上的龍戰士可不是吃素的,看來這點聖騎士也認識到了。只見他們極不情願的從地上爬起來,歪歪斜斜的往馬上爬,一邊爬還一邊唉聲歎氣。看著這些臉被煙熏得比鍋底還黑的神族騎士,蘭塞斯(作為人馬族的超級射手,眼力自然非常的強)忽然覺得有些忍俊不禁,這些軍隊也太頑皮了,但看起來一點也不強,可凱布叔叔怎麼那麼怕他們?

沖鋒的火龍越來越近,可那些騎士行動仍然不緊不慢。有個騎士上馬後,好象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突然張開大嘴,對著還彌散著硝煙味的天空呼了一口氣,頓時就有一股火焰從他嘴里噴了出來,接著他又用鼻子喘了一口粗氣,然後就有兩股火噴了出來……

“哈哈,酒喝太多了啊。”他打趣的說了一聲。接著就有另一個騎士接口說道:“不對,不對,應該是還沒喝夠。”說著那個騎士就又拿起自己的酒葫蘆猛灌起來。

“說得好!酒中乾坤方顯大,世人皆醉我獨醒。咱們醉師怎麼能說喝太多了呢。”巴克斯剛爬上馬,就立即表揚了那個騎士,接著他也抱起酒罐子狂飲起來。其他騎士也不甘示弱,抱起自己的酒器旁若無人的喝起來。于是戰場上出現了自開戰以來最滑稽的一幕——數千火龍戰士在拼命突擊,而他們的敵人卻放肆的喝著酒……

就在火龍們就要沖到時跟前時,巴克斯突然放下手中的酒罐子,對著蒼天大大出了一口氣,嘴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嘶,一股長長的火焰噴了出來。接著所有騎士也都放下了手中的酒器,一起對著蒼天長嘯起來。頓時山腰再次被火焰淹沒了,整個大地都開始發顫。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火龍師團的兩翼出現了兩支浩浩蕩蕩奔馳而來的鐵騎軍團。

那兩大隊人馬好象變成了兩個怪物,並且只有一條心。每個分隊都蜿蜒伸縮著,有如蠕形動物的環節。我們可以隨時從濃煙的縫隙中發現他們。無數的鐵盔,吼聲,白刃,馬尻在驚天動地的喊殺聲中奔馳,聲勢猛烈而秩序井然,顯在上層的便是銀光閃閃的龍鱗胸甲,印有戰神標志的戰旗在暴風中獵獵飄揚。

這就是赫赫有名的戰神聖騎士團,一股勢不可擋的鐵流。

正在突擊的龍戰士都被這股氣勢給嚇壞了。很明顯,這八千火龍已經陷入了敵軍的包圍圈,他們都中了瘋瘋癲癲的巴克斯的計策。

遠處山岡上的龍神達刹見本軍陷入困境,便抖落身上的龍袍,大喊一聲,下令天龍軍團全線進攻。而喀戎則奉命率領剩余魔族軍團放棄炮兵陣地後,隨後趕到。接著數千天龍師團,以及全部是由應龍以上的龍戰士組成的數百龍神近衛軍一同射向了天空,向前線俯沖而去。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戰神、摩那以及摩那率領的數千黑月精騎也都趕到了山谷口。

“聽起來巴克斯老大很興奮!看來有人要遭殃了。”接著涅爾加斜眼看了自己愛妻一眼,溫柔的說了一聲:“老婆,乖乖的看看著你老公在戰場上馳騁的英姿吧!真正的決戰終于開始了。”說到這里,涅爾加仿佛全身的戰斗細胞的活躍了起來似的。

“‘darling’最棒了!‘darling’最棒了!”伊絲妲從自己的坐騎上飛起來,繞著戰神不斷轉圈。戰神凝視著自己的愛妻美麗純潔的臉旁,伊絲妲則還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

“伊絲妲,我愛你。”涅爾加突然對妻子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聽到這話,伊絲妲先是一愣,因為這是涅爾加這個不擅長表達自己愛意的家伙第二次對自己說這句話。如果沒記錯的話,上次應該是在婚禮上對自己說的,而且那是婚禮必須要說的台詞……

“darling不是一直都很愛伊絲妲嗎?”

“因為我是現在世界上最愛伊絲妲的人啊。”戰神刻意的加重了‘最’字的聲調。然後一把將在天空亂飛的愛妻攬入了懷中。

“伊絲妲只是個膽小、愛哭、遲鈍、不獨立的笨姑娘……”伊絲妲說到這里,突然話鋒一轉抬頭對涅爾加說了一句,眼中竟泛出了淚花:“伊絲妲也是世界上最愛darling的人。”

聽愛妻突然的說這句話,涅爾加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哀愁,接著他柔聲的問自己妻子,但聽起來更象自言自語:“五百年後,伊絲妲還能記得我嗎?還是最愛我的女孩子嗎?”

聽戰神這麼問,愛神當場就愣在那里,不知該說什麼好,由于著急,臉上居然飛出了兩團紅霞。就在此時,戰神突然狠狠的吻了愛妻一下,然後將她推了出去。等往前沖了兩步後,才轉頭對還愣在那里的愛妻大聲的喊道:“伊絲妲,你不必擔心。因為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無論是五百年,還是一千年,你都是我最愛的女孩子!我想這就足夠了。”

等涅爾加已經奔出幾十米後,伊絲妲這才反應過來,對著丈夫的背影聲嘶力竭的喊道:“伊絲妲永遠不會忘記涅爾加!伊絲妲永遠是最愛涅爾加的女孩子!”這是結婚後伊絲妲首次沒叫丈夫是darling,因為這位天界首席女魔法師在這句話里加入了為期為‘永遠’的‘魔咒’,盡管這份魔咒只是單方面的……

戰神經過摩那身邊時摩那跑過去低聲對他耳語了一番。戰神點了點頭就飛馳而去了。

目送戰神離開後,摩那就將目光落在了身旁那位默默奔馳的中年騎士身上:“這場戰爭對某些生靈來說是個句號,對某些生靈來說是一個起始符,但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個分號……梅非斯特叔叔您說是不是?”

“是的,只是個分號。”梅非斯特點了點頭:“摩那啊,放手去干好了。別忘了老夫永遠都是你的守護者;你是惡魔,我就是惡魔的守護者;你是英雄,我就是英雄的守護者。你是平民,我就是平民的守護者。”

“如果我要當世界上最古怪,最瘋狂,甚至遭到全世界唾棄的革命者呢?”

“那我就是革命的守護者。”

“能做我父親嗎?”

聽到魔王突然向自己提出這種要求,惡魔愣了一下,並沒有立即回答。

“對普通人類來說,父母就是最無私的守護者啊。”

“如果魔王不介意,我倒沒什麼意見。摩那啊,你的成長速度越來越快了。第一次用了整整數十萬年時間,第二次卻只用了一兩千年;真擔心下一回你本體的成長速度會有多可怕。老夫也沒有信心能守護你的下一個生命體啊。”

“哎呀!老大原來在拉人當親戚啊。不如算上我,很想當你哥哥呢!”

“對呀!對呀!我想做撒旦大人的情婦。”

身後那兩個惡魔又跑過來湊熱鬧。

“你們想找死嗎?”摩那的回答沒有半點感情,因為他在陳述一個令人不寒而栗的事實。兩個惡魔一下子就噤若寒蟬了。

摩那就突然將頭抬了起來,嚴肅的向梅非斯特鞠了三躬,接著他將頭轉向兩位魔王:“你們自己小心,如果敢偷偷搗亂我可饒不了你們。”

“老大你就放心吧,上次你一去就兩千年,我們還不是老老實實的。”

摩那不放心的上下打量了一遍兩位魔王,直到把那兩人看得心里直發毛,這才一言不發的策馬繼續前進。

上篇:第三十二章 龍帝無雙    下篇:第三十四章 決一死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