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十四章 決一死戰   
  
第三十四章 決一死戰

退到谷口的蘭塞斯終于明白了凱布的意思。戰士固然要視死如歸,但生命是可貴的,白白犧牲掉是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為。而現在山谷里的戰斗已經不是自己這些凡夫俗子能夠插手的了,那才是‘神’最終的死斗。不對!就算是身為普通神族,也未必能在這場戰斗里插手。

在戰神聖騎士團、黑月精騎和天龍、火龍、魔龍五個師團的拼死血戰而形成的恐怖漩渦中,其他軍團就仿佛是在大海里飄搖的小船一樣,包括不可一世的鬼神和天神看起來都那麼可憐。這五支師團僅僅是在相互死斗的空隙時間隨手攻擊了一下他們,就已經使得近四十萬天神和鬼神尸橫遍野,傷亡過半。所有神族都開始發瘋似的逃亡,想逃離那個死亡陷阱。

不過剛退出來,鷹王派往五族同盟的細作突然急沖沖的跑了回來,說有極其重要的情報一定要單獨向凱布大人稟報。親信的這一舉動令鷹王非常的不解,他為什麼不直接報告龍神大人,而繞道先向自己稟報呢?

于是凱布也不敢怠慢,連忙支開蘭塞斯,把哪個親信叫了過來。莫約過了十分鍾,凱布才陰沉著臉走向蘭塞斯。

“叔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凱布在沉吟了半晌後,才象下定了很大決心似的對蘭塞斯說道:“賢侄你也應該很清楚我們現在屬于擅自撤軍,如果依軍法典刑,那麼我們倆都得被砍頭。”

蘭塞斯也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小侄已經做好伏法的准備了。只要能夠讓數萬人馬家庭不白白喪失自己的親人,我這頭掉得也很值得了。”

凱布搖了搖頭,微笑著對蘭塞斯說道:“賢侄此言差矣,就算是自己的性命也不是白白犧牲的。你知道阿底里逃到哪里去了嗎?”

“阿底里……他是個沒節操、沒大腦的家伙,肯定是有奶便是娘,投靠他的舊主子冥王去了。”

“呵呵,你太小瞧咱們的祭司大人了。你看這是他臨走前派親信給我送來的一封短信。”說著凱布就將一封密信遞給了蘭塞斯。

“凱布大人:

提筆之際老豬已涕泣滿面,不知所云,望閣下海涵

老豬前半生自認志慮遠大,處世圓滑。身位為魔龍王次席軍師,為魔龍王出謀劃策建功無數,人緣也不錯,並贏得魔族第二智者的美稱,好不顯赫。然而龍族戰爭一役竟功虧一簣,一夕間便一無所有。回頭看時,才發現以往種種都如過眼煙云,華美卻毫無意義。就在那時,老豬遇到了魔族最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智者……

今日所見諸多怪事,鷹王都不必驚訝,一切其實都是有本有源,都是‘必然發生的偶然’罷了。為此已經有無數魔族精英投身于此,並為之整整奮斗了兩千余年。

在這里我不得不向您提一位咱們魔族當之無愧的大英雄。您想想,能構想出這種跨越千年的策謀,如不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雄,怎能有此氣魄。他在過去千年里默默為我魔族在未來千年的大發展奠定了不可動搖的基礎,老豬對他算是傾服得五體投地。

老豬也知龍神陛下與鷹王情同手足,但個人恩義是小,民族興衰為大。千年艱辛努力萬萬不能就此毀于一旦。望鷹王能夠正確的審時度勢,做出明智的判斷。

——阿底里親筆”

蘭塞斯看完後,臉上頓時浮現出古怪的神色。不知是迷惑還是驚訝:“小侄終于明白什麼叫扮豬吃虎了。但是祭司大人究竟投靠哪里去了啊?信中並未點明啊。除了咱神龍帝國和冥王還有何處可去呢?難不成是投靠人類……”

“哈哈,這就是我要對你說的第二個消息了。其實方才那個細作是虎王閣下故意放回來的,他帶來了一個足以震天動地的消息——龍神三太子無雙已經宣布即位為二代龍帝,而達刹大人已經被尊為太上皇了。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必須在一代龍帝和二代龍帝中擇一事之。”

見蘭塞斯大張著嘴,回答不出一句話,凱布不由得笑了笑,補充了一句:“如今的局勢是魔族除了我們鷹族、人馬族和狼族三族外,全部種族都已經宣誓效忠二代龍帝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蘭塞斯思慮了半天,才微微點了點頭。

“那麼現在我們去找你老爹和塞巴克那個蠻子吧。”說罷凱布就對蘭塞斯神秘的笑了笑。蘭塞斯則無可奈何的又點了點頭。

在山谷外,蘭塞斯正巧遇到了自己的父親。見他正准備率領軍隊往里面沖,蘭塞斯便立即上前將父親攔了下來,然後凱布和蘭塞斯就將豬神的信,以及方才魔族發生的那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向總指揮講述了一遍。

所有魔族戰士都好奇的望著在那里秘談著什麼的三位指揮官。起先,因為見兒子和老友擅離戰場,總指揮大人還是一臉怒容,看完信後就變成了一臉驚訝,可等聽完全部事情後,總指揮便頹然的坐了下去。雙手叉在金色卷發里,整個面部都完全的被扭曲了。

又過了一會兒,總指揮這才站起身來,對兒子和老友說了一句:“陛下對我恩重如山,我不能背叛他,但是其他人沒必要跟我一起去送死。而且未來建設龍神大陸時還需要仰仗各位。”

接著總指揮好象寫了些什麼,並鄭重的遞給鷹王。跟著大家看到蘭塞斯哭著爭辯著什麼,然後總指揮扇了人馬勇士一個耳光,並罵了他幾句,最後他吻了自己的兒子的額頭。就扔下兩人只身跑了過來。

“聽好了,這是命令!除了沒有親人的戰士,其余的將士都立即跟隨鷹王大人去執行一項更加重要的任務。”說罷總指揮就率先沖進了山谷,接著各部隊中陸續有一些戰士出列,莫約有兩三千人。

剩余眾人向鷹王和蘭塞斯所站的地方望去,好象鷹王正對蘭塞斯說著什麼,而蘭塞斯則一言不發的低頭呆在那里。說了一會兒後,兩人才走過來,將軍團帶走了。

等魔族軍團消失在夜幕中後,又過了一個多小時。一支大約有兩萬人的鬼族軍團沖進了山谷,看來是冥王坦恩的近衛軍,也就是說冥王的主力也出動。很顯然,現在龍神達刹已經和冥王坦恩完全綁在了一起,雙方都不希望對方現在就滅亡。所以冥王才希望能幫助龍神達刹脫險,然後一同返身消滅人類和背叛龍神達刹的魔族軍團。

摩那飛到山谷中央時,就聽到盡頭傳來金星部聖女的慘叫聲,然後他看到渾身嚇得發抖的伊絲妲正使出吃奶的勁,拼命往這邊逃過來。

“摩那先生,我……我的姐妹全部被殺掉了呀……嗚~~~”說著愛神又哭了起來。

摩那輕輕拍了一下伊絲妲的頭,柔聲說道:“快去後方吧,涅爾加在那里。”

“可是後面的魔鬼好可怕……”

摩那對著伊絲妲笑了笑,那是一種非常陰沉的笑容:“我不會怕他們的,因為我也是魔鬼啊。”伊絲妲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了看摩那的臉……然後她突然發出一聲尖叫,二話不說就驚慌失措的逃掉了。

冥王軍團沖到山谷中央時,看到一個人類正懸浮在半空中打盹,由于感到非常驚訝,冥王就命令大軍暫時停止前進。彌諾斯立即轉出來對著那個人類高喊道:“你是什麼人!竟敢當著我大軍前進的道路。”

那人類翻身坐了起來,一邊柔著眼睛,一邊說道:“老子是山賊。”然後那個人類清了清嗓子,無精打采的對冥王軍團喊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載,若要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是你……”彌諾斯似乎認出摩那,他差點就想問他是怎麼變成山賊的,但轉念一想,最後還是問了一句:“你擋冥王大軍的路,就不怕死無葬身之地嗎?”

“對呀!我就是想死無葬身之地,因為我干掉你們後地獄就沒有了呀,呵呵呵呵……”

冥王終于忍不住了,一把推開還想羅嗦的彌諾斯,陰沉的說了句:“你是何方神聖?”

冥王話剛落音,三個黑色影子一閃,就浮現在了摩那身邊。

其中一個身材魁梧的黑影用沉穩的聲音對冥王說了一聲:“坦恩,兩萬年不見,還是老樣子啊。”

“梅非斯特·弗里斯(全名Mephisto·pheles)!”坦恩的詫異的話語剛落音,山谷樹叢的陰影中突然冒出了無數的黑影。

“坦恩啊,兩萬年前你們天神、鬼神以及天仙三方圍攻我們的盛況還曆曆在目啊。”

“因為你們是妄圖破壞世界和平的惡魔!沒有徹底消滅你們是我們正義一方最大的失策。”

“哈哈哈哈……我倒想問問冥王陛下,何謂‘正義’?”

“正義是絕對的公正,正義是和平統一,正義社會的繁榮富強,正義就是對維護正義的神祗的崇拜。”

“何謂邪惡?”

“破壞正義既是邪惡,比如你們。”

這時旁邊站著的貝魯塞巴布終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你們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正義,為了和平。那為什麼當年要圍攻我們這些並不打算使用暴力的善良生靈。當年的我們只不是多說了兩句話,說了些不同意見罷了。”

“你們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嗎?”冥王聽到蒼蠅王這席話,心里就象吞了一只蒼蠅似的,感到很不痛快:“那好,朕就複述一下你們《惡魔宣言》中的第一句話吧:‘我們決心只崇拜由自己喜好而創造的上帝(創造神),只尊敬激勵我們洞察生命最美瞬間的天堂。’”

“這有什麼不好嗎?好象沒什麼破壞世界和平的邪惡思想啊?”摩那突然跳出來,不解的問到。

聽到摩那這句話,冥王旁邊的彌諾斯突然覺得摩那這小子簡直就是白癡一個,于是沒好氣的對他說道:“這是邪惡的源泉,因為它否定了至高無上的創造神,否定了我們的社會需要一個統一且正確的善惡觀。如果倫理道德沒有一個統一的標准,如惡魔這些做盡壞事的家伙也可以宣稱自己是善的,接下來就會導致思維混亂,進而使得維護正義的公正與和平被徹底破壞。”

聽完這席話,梅非斯特突然顯露出一絲贊許的笑容:“冥後和死神就不說了,冥王陛下和彌諾斯殿下兩位都是真正的正直神族啊。三大神族中,也以鬼族最為務實和具備開拓性,某種意義上講,鬼族的開拓創新精神甚至比‘第五次龍神大陸戰爭’前的魔族以及‘妖仙戰爭’前的人類還強。冥界也是眾神領域中秩序最好,生活最安定的,可以說冥王的確是一位將神族文明發展到了一個空前絕後地步的偉大帝王。所以從一開始老夫就認為天神、鬼神和天仙三族中鬼神最難對付。”

“哦?梅非斯特大人過獎了。”聽到黑暗熾天使的這番話,冥王心中似乎突然的升騰起了一絲希望,臉色也緩和多了:“過去梅非斯特大人素來就以剛正不阿深得眾神景仰,我想大人混入惡魔之中一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吧?現在鬼神主力尚存,只要再能得到大人協助,統一世界,徹底消滅罪惡,締造一個公正合理,並且永遠和平繁榮的世界,想必也不是難事吧。”

“哈哈哈……陛下誤解了我的意思。您忘記了老夫第一句話是什麼了嗎?兩萬年前你們天神、鬼神以及天仙三方圍攻我們的盛況現在老夫還曆曆在目啊。”見冥王浮現出迷惑不解的神色,梅非斯特就補充了一句:“我的意思很簡單,冥王雖然乃不世英主,但究其根本還是神族,盡管偶爾會接納一些新思維的表皮,但對新思維的根本是絕對不會容納的。你們已經不適天地造化繼續發展。你做的一切再偉大,其實都是維護腐朽的。所以你也是應該被消滅的腐朽勢力,世界已經不需要你們的指導。”

“梅非斯特大人,你太理想化了。世界是離不開神的指導的,否則就會崩潰。知道嗎?這是現實決定的。”

“不錯,這就是現實。但是這是整個社會在屏棄了大龍神的‘夢想’後產生的畸形現實。我當初說創造神創世有很大缺陷就是出于這個原因。”

聽到這個聲音時,所有神族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這口吻正是當年三界裁決者——光明熾天使路西法的聲音。而發出這個聲音的居然是人類摩那。

“在沒有夢想的世界,當夢想與現實發生沖突時,人類就會選擇現實。一種勇猛的改革精神,一種勇敢反對神祗的精神將逐漸遠離現實。當所有智慧生靈的判斷都依從于這個畸形現實世界,就會被一種根深蒂固,且不易察覺的奴性因素所影響,而這種因素最終勢必將所有生靈的思想沖滌殆盡。于是自由越來越遠,文明也越來越遠。在擁有真正自由的文明世界來臨前,一切追求公正合理、和平繁榮世界的想法都是緣木求魚。

路西法的話音剛落,敵對陣營就傳來一陣寂寥的掌聲,大家都吃驚的往聲音源頭望去結果大家看到的居然是冥後陛下。

“大天使長說得很有道理,但你們對坦恩的評價是不完整的。其實作為一個獨立完善的智慧體,坦恩也是個理想主義者。內心深處還是對夢想有著無法舍棄的依賴。只不過……只不過……”冥後說到這里似乎就說不下去了。

“只不過坦恩追逐的夢想會抹殺別人的夢想權利。”

“所以我們之間惟有決一死戰才能解決所有問題。”冥王突然冷冷的說了一句,然後對身後的大軍揮了揮手。

冥王最高指示一下,立即就有數百名高級鬼神向摩那撲了過來。摩那搖了搖頭,對冥王那些親兵說道:“你們的對手不是我,而且你們也沒這個資格。鬼族也就只有一人有資格讓我傾盡全力與之一戰。”說著他的眼神就落在在,冥後身旁那位一直一言不發的黑衣人身上。

“謝謝你一直沒有泄露我們的秘密,死神殿下。”

“阿波非斯?”死神說話間,下意識的搖動了一下手中的鐮刀。一股緊張的氣氛頓時在四周的空氣中擴散開來。

此時黑暗中已經躥出一幫惡魔將撲過來的鬼神攔截了下來。

“我不是阿波非斯,對他來說,生存了三千年已經沒有別的遺憾了,他愛過,恨過,玩樂過就算是對他最愛的茉莉來說也是如此吧。但是他臨死前還有一個最大的心願,那就是能傾盡全力與你一較高下,因為對他來說,終身不使用自己的真實力量是自己三千年生命中最大的遺憾。我是來實現他遺願的。所以我要用他生前最得意的絕技與你一戰。”

“嘿嘿嘿……第一次見我兒子出現緊張情緒,看來這位人類青年很特別啊。”不知是裝糊塗還是真不知道,冥後仍舊將摩那當作一個人類青年。

摩那也眉開眼笑的對冥後遙拜了一下,說道:“我這系列‘滅世魔咒’還望複仇女神能多多指點啊。因為這是比暗黑五芒星更偉大的咒文,是專屬第二次創世聖戰的終極咒語。”

說著摩那便旁若無人的雙手合十,高舉過頭頂,開始緩慢,且凝重有力的頌念起一段咒文。

他淪落了!

背離了正義;

失去了永生;

喪失了力量。

無知人群在自以為是的譏諷他。

而事實乃是:

他降格來到你們這里!

因為

他過多的幸福使他感到厭倦,

他過多的光在追尋你們的黑暗。

在咒語第一段剛剛落音的瞬間,原先在黑夜中仿佛撐住了黑色天空的山峰頂上,出現了好些灰白色的云塊,它們漸漸亮了起來,仿佛一團團預示這滅世大火即將來臨的輕煙。接著久違的陽光的大火就突然在烏拉諾斯山脈的山坡上熊熊燃燒了起來。要知道現在還不到凌晨六時,而且現在正是冬日黑夜最長的時候。

摩那四周已經被三大魔王緊緊的守護了起來。盡管冥王,冥界判官親自率軍不斷突擊,也無法沖到摩那面前。冥王與梅非斯特戰作一團。貝利婭則擋住冥後,貝魯塞巴布則和冥界大王子激烈的拼斗在一處。惟有死神依舊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好象在等待著什麼。

面對冥後的貝利婭忽然感到這個女人太可怕了。與其說自己是與她在戰斗,還不如說是冥後在戲耍自己。她似笑非笑的望著她,還不時問她累不累。

另一方面,冥王坦恩卻陷入了苦戰。梅非斯特這位當年的黑暗熾天使,實力是公認的僅次于光明熾天使,也就是原大天使長路西法的天界第三高手。(第一當然是創造神烏拉諾斯)墮落之後實力是有增無減。

而且坦恩前不久才施展過暗黑五芒星,精力消耗了不少,怎麼能對付得了這位創世之初就存在的天界第三高手呢!于是坦恩只有通過不斷招來自己的親兵援護自己才能勉強支撐住。對于冥王這種群毆戰術,梅非斯特絲毫都不畏懼,反而越戰越勇。大概已經有上千名冥王親兵死在了他順手攻擊之下。

斗得正緊時,冥王虛晃一杖,似乎想跳出戰圈。梅非斯特那肯放過他,舉起手中三叉戟,向冥王緊逼一步。冥王大驚,連忙呼喝手下來援救。頓時就有十數個親兵沖了過來。梅非斯特,將三叉戟往那些不要命的親兵面門上一晃,頓時就有好幾個命喪當場。可是仍有幾個身手不錯的躲了過去。

而此時冥王也頃盡全力反撲了過來,情急之下梅非斯特只得回戟護身。正當梅非斯特要收招時,一個長著犄角與肉翅的惡魔闖了過來,兩三下就解決了那幾個背後偷襲的親兵。梅非斯特大喜,說了聲多謝後,連忙又一戟刺出,頓時與冥王再次纏斗在一起。當三叉戟與冥王的淨魂神杖碰撞在一起時,梅非斯特突然感到胸口傳來一陣巨痛!什麼人能夠一劍刺穿這位惡魔王坐下的首席惡魔的身體!在場眾人中,除了冥王、冥後還有何人?

接著一連串的黑紅色的火焰將梅非斯特吞噬了。在一旁的兩位魔王都大吃了一驚。定睛看去,不由得齊齊驚呼了一聲。還是貝利婭反應迅速,左手施放出濃密的‘蟄氣之霧’,二話不說,拉著蒼蠅就跳入了霧中。只剩下數千還不知發生了什麼的惡魔兀自與鬼神們沒命的戰斗。

梅非斯特的死亡,另兩位魔王的逃逸,對摩那似乎沒有半點影響;他聲音突然一變,又變幻成了路西法的聲線,可怕的滅世咒文的頌念還在繼續:

是的!我知道自己的本原!

我毫無滿足,就如火焰。

我燃燒著將自己燒毀。

我把握住的,全變成光。

我丟棄的,全變成灰燼。

呻吟吧,在我的腳下!

一切老朽與無知……

咒語完全頌念完畢時,偉大的奇跡立即就在全世界伸展開來:

山頂的白云頓時變成了玫瑰色,又從玫瑰色變成了紫色;最後,它們發出金色的霞光;于是,在人們眼中這一切都變得模糊起來。從云的裂縫里,從那橙黃色的,襯著太陽的邊緣上,陽光成為一種寬闊的扇子一樣的光線,斜斜的投射下來。在遼闊的天空時是細細的,象槍鋒一樣的這些光線,到臨近地面的時候,象奔流一樣的擴大起來,落在沿著天邊延伸著的褐色草原的遙遠邊界上,把世界裝飾得很美麗,奇幻的,歡快的使它突然變得年輕起來。

正在草原上酣戰的人類魔族和鬼神們都為眼前的奇異景象驚呆了。被清新的陽光一照,所有正在向盟軍戰士發起攻擊的冥鬼都突然的發出淒慘的呼號,弱一點的很快就被陽光照得魂飛魄散,強一些的力量也在飛速的往外傾瀉。片刻後,上百萬冥鬼都軟癱了下去,只剩下十余萬鬼畜王直屬的鬼神部隊孤零零的站在由人類和魔族彙聚成的一百多萬精神奕奕的年輕生命中間……

正在盆地之內激戰的天神和神龍軍團也驚得抬起了頭。這陽光真是奇怪,怎麼在它的照耀下,屬于光明一族的天神也感到一股莫名的壓迫力?戰斗力不增倒減。

龍神正與戰神纏斗在一處,而且已經從盆地殺進了山谷,兩人都沒精力去注視天空中的異變,而正在死斗的酒神巴克斯和火龍王無敵也同樣無暇顧及周圍發生的突變。但魔龍王和其他天神卻注意到了。

“這是什麼?”已經滿身傷痕的蘇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這是新世紀第一抹陽光,把一切陳腐從欣欣向榮的新世界中剝離出來的陽光。雖然表面上沒有任何殺傷力,但的確是當今世上最偉大的魔法。”拉法勒靠過來,輕聲回答道。

其實最可憐是身處摩那身邊的那些鬼神,摩那身上發出的歡快光芒將他們照得極度的不舒服。于是,所有鬼族都爭先恐後的向山谷口逃去,想盡量擺脫這片明媚的恐怖。

“最終時刻終于來到了!”虎王早就將本軍移到了山谷附近,冷靜的看了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當神奇的陽光照亮大地,眾鬼神開始沒命的往山谷外湧來時,他突然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然後他頭也不回的向身後的騎士喊到:“兄弟們,你們的酒在哪里!”接著身後八千虎族第一師團的騎士全都解下腰間盛酒的器具,高高舉起。虎族第一師團是虎王近衛軍,戰斗力奇高,實力直逼天龍師團。不過這個師團卻有個怪癖,那就是在戰前必須狂飲一番。這一切都是因為虎王在選拔近衛軍時曾宣稱,不能一口氣喝上五十斤烈酒的人沒資格進第一師團,于是第一師團里全是酒鬼。最奇怪的是這些老虎在狂飲烈酒後戰斗力竟會再次飚升,甚至達到實力難以估算的境地。所以這個師團又被稱為‘狂師’,當年冥王十余萬大軍就曾被這支八千人的‘狂師’打得連退了千余里。

虎王徑直取下腰間的巨型酒葫蘆,仰頭咕咚咕咚一陣豪飲,片刻就將剩余的三十余斤烈酒喝了個干乾淨淨。身後的八千壯士也同時狂飲起來,風雷之聲應和著這片豪邁的飲酒聲,給戰場揚起了萬丈酒意。虎王好象來了興致,突然吟起一首詩歌:

“烈酒萬盞人不醉,一生大笑能幾回。

奴役千年複千年,今年今日到盡時!

哈哈哈哈哈……”

喝干烈酒的虎王昂起虎頭,眺望著龍神大陸方向旁若無人的大笑起來。笑罷,虎王臉色忽然一沉,只聽得‘啪!’的一聲巨響,大將軍竟將手中碩大的葫蘆捏得粉碎。接著山岡上傳來成片的器物碎裂聲,幾乎把漫天遍野的喊殺聲都壓了下去。

當山下眾神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天空下就響起了一聲比雷神擊打出來的炸雷還恐怖的虎嘯:“聽好了!山谷中逃出來的生物全部格殺勿論。”

接著虎王駕著火麒麟,率先從山頂端端向從谷中逃出來的鬼神軍團俯沖而去。

此時此刻山谷里所有殘余的神族都被壓抑得大氣都喘不過來!特別是那聲虎嘯,更驚得眾神面無血色,膽小的法師們駭得要死,一邊胡亂揮舞魔杖一邊發瘋似的哭泣著。曾經嘗試過虎騎士恐怖的鬼神都轉頭向後方狂奔,因為他們已經感受到‘狂師’今天體內散發出的氣勢比過去在龍神大陸戰爭時的那些虎騎士強不知多少倍……

‘狂師’來了!魔族第一勇士來了!整個大地都沸騰了起來!

滅神計劃終于迎來了最終時刻。

上篇:第三十三章 鹿死誰手    下篇:第三十五章 末日洪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