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十五章 末日洪水   
  
第三十五章 末日洪水

滅世魔咒的威力還在延伸,天空忽然又產生了異變。在天邊,大家都可以看見一道亮光,上邊發綠,下邊是粉紅色。然後這道亮光在盆地上空迅速的擴散開來。

一個身著綠袍的消瘦青年從兩道亮光之間飛了出來。當他尖下巴上延伸出的蒼白臉龐浮現在眾人眼中時,中箭倒地的娜可絲第一個喊出了聲來:“納布!是納布。”

納布向大家揮了揮手,並沒有落下來加入戰團,而是施展出瞬間移動術眨眼就飛到了娘子關山谷上。

“息壤來了。山谷里的各位快出來呀!”也不等山谷里回答,智慧神就隨手一扔將手里的一小塊泥巴向山谷中央扔去,好象惟恐少死幾個人似的。

當一小塊泥巴從他們眼前劃過時,還在山谷里酣戰的惡魔,和鬼神全部一愣,因為他們都感受了到那塊不起眼的東西身上發出的驚人魔力。然後惡魔們二話不說就振翅筆直向天空射去,而鬼神中會飛的也都慌忙往上飛,少數不知息壤為何物的鬼神還呆立在那里。但不管他們反應有多迅速,很多都還是沒有逃掉,因為息壤剛一落地,便搖了兩搖,然後就開始對著天空以及四周瘋長起來。速度比他們飛得還快。

而且逃到山谷口的鬼神都遇到了守在那里的狂師,他們就如一道銅牆鐵壁矗立在鬼神們通往生存的路口上。與發了狂的鬼神們展開殘酷的搏殺,因為虎王的命令是現在的山谷是只准進不許出,哪怕是一只螞蟻也不能放出來。

望著在山谷口來回馳騁的虎王,鬼神都陷入無邊的絕望之中。他們不是不能擊敗狂師,而是沒有時間擊敗他們了,因為身後就是正在瘋長的息壤。

突然虎王眼前閃過一個黑影。虎王迅疾將手中武器刺了出去,長矛直接穿透了那黑影的軀體。那黑影怪叫一聲後,竟反手緊緊握住了長矛的矛柄,然後,虎王突然感到自己的精氣在不斷外瀉。定睛一看,才發現來者竟是莫特的副將——吸血鬼之王德克拉。看來他是想用自己的生命挽救眾鬼神的生命。

由于被陽光照射著,渾身上下都在冒煙的吸血鬼對虎王發出一陣獰笑:“哼哼哼,咱們同歸于盡吧。”然後他加快了吸取虎王精力的速度。

虎王也對他‘哼哼’一笑,先將渾身戰氣往回一收,接著突然猛的向長矛輸出一大股戰氣。德克拉伯爵起先還以為是虎王的力量就快吸完,心中一陣狂喜,可很快就知道自己錯了,他突然瞪大了眼睛,然後聽得胸腔內發出一聲巨大的爆響。

虎王輕輕的抖了一下長矛,吸血鬼就被抖落在了陽光最明媚的地方。然後虎王平靜的對伯爵說道:“是個好漢,可惜身體容量太小。”接著虎王拉了一下缰繩,騎著麒麟繞過躺在地上的吸血鬼,不過虎王好象想起什麼似的,低頭又問了伯爵一句:“對了!聽說吸血鬼是不死之身,但是心髒被炸碎了是否還能活呢?一切頑固不死只是一種虛幻的假象,伯爵大人你們的時代已經結束。”說罷,虎王也不理會吸血鬼之王,下令全軍繼續攻擊還徘徊在山谷口的鬼神。吸血鬼之王在吐了幾口鮮血後便化作一團黑霧,消散在了新鮮的陽光之中。

山谷中所有強力的主神之中,惟有摩那與莫特沒有逃。頌念完第一段咒文的摩那早已緩緩降在了死神面前。

摩那的聲音再次發生變化,但依舊不是他原本的聲音:“‘死’的本意是破壞、變化、舊的滅亡。你那密不透風的頭盔是為了掩蓋一個事實,那就是——你才是破壞神真正的繼承者——大龍神莫特。”

“你也是死神。”莫特聽摩那揭示出這麼一個驚天動地的秘密居然一點也不驚慌,反而平靜的回應了一句。

“不錯,我們其實是由同一個智慧體分裂出來的。沉默的部分變成了大龍神莫特,而活躍的部分變成了天蛇王阿波非斯。所以我堅信你不會泄露我的秘密,因為我的秘密也即是你的秘密。好了,我的兄弟,咱們來做個了斷吧!”

說著摩那身後突然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蛇首人身的魔神,這正是魔族第一智者阿波非斯,但是今次阿波非斯的頭頂居然冒出了一對短短犄角,仔細看去,那居然是龍角。幻影突然開口念起了一段咒語。這段咒語是如假包換的天蛇王阿波非斯頌念的,而不是路西法,甚至不是摩那:

盡管你渾身裹著魔鬼的衣裳、

魔鬼的機智和魔鬼的力量。

可是徒然!

從你的眼睛

我看到了

一絲同類的眼光。

是的,我們是真正的兄弟;

因為在死亡面前我們都是

自由者!

面對阿波非斯散發出來的可怕壓迫力,死神沒多說什麼,只是沉著的向後退了三步,站定之後緩緩將鐮刀舉到眉間。接著死神身體上也激發出絕對不亞于天蛇王的恐怖力量。他的頭盔頂部突然被什麼東西刺破了,然後一對長長的龍角穿了出來。而他身後也忽的騰出一個巨大的黑影。黑影披著寬大的黑袍,握著象征與生命決斷的巨大鐮刀。臉被黑色的帽子遮蔽完了,隱約中只能看到里面空空蕩蕩的,好象什麼都沒有。

當沉寂的黑影與天蛇王幻影碰撞在一起時,息壤的狂流就將兩位大神駐足的地方湮沒了……

由于視力奇佳,本在山谷外與黑夜女神拼斗的喀戎遠遠的就看到了十數里外正在瘋長的息壤,可是龍神還在離谷口數里遠的地方與戰神大戰,不由得心中大急。

“龍神陛下快逃啊!”在此處呼喊,喀戎似乎無法得到回音,而且就算聲音能夠傳到,已經陷入瘋狂的達刹可能根本就聽不到。此時月神、黑夜女神正挽弓搭箭向龍神射去。喀戎見狀連忙解下火鴉,遠遠向月神和黑夜女神射來的神箭連射了六箭。(兩位女神用的都是‘神箭三連發’),兩位女神射來的六箭全部被擊落後。喀戎突然心生一計,也不及細想便再次挽弓搭箭瞄准已經瘋狂的達刹射去,火鴉全力發出的利箭穿刺過空氣,拉出一長串尖利的呼嘯聲。

龍神雖然已經瘋狂,但渾身上下的戰斗細胞現在卻處于最佳狀況,對襲來的那箭聽得異常真切。他以為是什麼敵人向自己發起攻擊。一掌打偏涅爾加的戰戟後,想也沒想就對著利箭的來路猛噴了一口金光。射擊者被擊了個正著,然後遠方傳來一聲慘叫。

射來的箭也被達刹接住了,很明顯,這箭並非殺人之箭,而是傳訊之箭。

“火鴉!”龍神的臉色一下就變了,心也冷靜了下來,在接住的瞬間火鴉突然騰出一團火焰,火焰中隱約顯露出四個字“息壤快逃”

“軍師!”看著化為飛灰的‘火鴉魔箭’達刹對著盆地方向大聲喊著,因為他不知軍師現在倒斃在什麼地方。

過了幾秒中後才聽到喀戎的回音,但這位魔族藝術家的言語間仿佛有幾分猶豫:“山谷外百萬魔族大軍都在為陛下浴血奮戰,魔族千萬民眾都昂首期盼著陛下能帶回一統天下的勝利消息。陛下快逃啊,魔族的未來就只能靠陛下了!”

這話對龍神果然有奇效,雖然極不甘願,但龍神最終還是放棄戰神,選擇了迅速離開。不過這位魔族軍事家的臨終遺言龍神並沒有聽到,他也不想讓龍神聽到,因為他說的是:“對不起了陛下!微臣對您撒了個彌天大謊。”

龍神跳出戰圈後,戰神也連忙向後一躍,對山谷外的眾戰友喊道:“大家快走!”而他自己已經先拔地而起,向山谷頂端射去。

不到十分鍾整個山谷就被息壤給撐得滿滿的。而里面那些沒來得及逃出來的十余萬鬼神主力全都成為了息壤的一部分。

接著智慧神又抓出一把泥沙,隨風一撒,嘴里說道:“好了,再將所有縫隙補好就行了。”

等泥沙飛到四周的山脈之中後,納布隨手一晃,手里就出現了一個古怪的海螺。然後他就對著海螺說了一句:“阿特拉斯,吃飯了。”

緊接著,山的那邊傳來一個炸雷般的聲音:“呵呵呵……終于可以吃飯了!”然後整個天空好象的晃了一下,接著大地也開始有節奏的晃動起來……

這一切納布做起來非常的隨便,一點停滯和猶豫也沒有,好象是在他的草廬前喝綠茶一樣隨意。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不那麼輕松了。

沒有任何先兆,蒼天突然裂開了一個縫。露出來不是亮光,而是藍水綠波。僥幸逃出生天的神魔們都張大了嘴抬頭望著這個‘好看’的場面。‘轟’的一聲巨響,天空象一張布匹一樣,一下子就給撕裂了,水發亮的朝盆地方向落了下來,夾著駭人的聲音,而且猛然一下,象霹靂似的。

沒有烏云,也沒有暴雨,水就這樣從天上傾倒了下來,非常直接的傾瀉。最先遭殃的是米特蘭行宮中的天神們,除了還在等待長子回來對質的天帝以及少數大臣和天帝的高級侍衛外,其余眾神連叫都沒叫一聲就被卷走了。

這種恐怖很快就傳到了呆立在盆地邊緣的諸神那里。一道吃人的白浪,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力,忽地從不知什麼地方沖出來。水在吼著,一切都在慘烈地號叫,綠鉛似的大水,混合著泥屑,沙礫,向所能見到的一切生靈直灌過來。上面漂浮著許多神族和牲畜的尸體……

但這一切只是一個開頭,大家站在平原上,就象站在滔滔的大河里一樣。而在這片白浪身後,才是真正的末日洪水。直接從天而降的天河之水,正在與聖山頂端萬年堅冰融化後,飛奔下來的山洪彙合……

頃刻間,整個盆地都變成了一片澤國。忽然一陣天風吹來,浪借風勢,那蜂擁而來的層層白浪,像一行行展翅飛翔的白鷺,如千萬匹脫缰的烈馬,似無數條怒吼狂叫的蛟龍,嘩地撲向還露在外面的山峰,濺起數米高的浪頭,綻開萬朵潔白晶瑩的梨花。

納布飛到正想往天宮逃的父親面前,恭敬的說道:“父皇,兒臣想借您雷錘一用。”納布說話時好象根本就沒注意到天帝容顏的轉變。

天帝呆了呆,然後將雷錘遞給智慧之神,遞過去時,天帝順便問了一句:“你見到過我的兒女嗎?”納布臉上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然後冷靜的回答到:“父皇,我一個也沒有見過。”說罷納布便將雷錘往水中一扔,口里喃喃的念叨了一段咒文。

咒文頌唱完畢,水面上竟然浮出了無數的閃電,閃電呈奇形怪狀的樹枝形向四面八方伸展,將整個水面都切割得支離破碎。

嘩啦!

水的深處傳來一聲雷鳴,兩位主神腳下的水面好象翻了個身,四周的岩石和山峰也全跳了起來。不遠處的一個山峰上那棵合抱的大樹,都象站不住腳,馬上得倒下來的樣子。

一些不畏懼洪水的龍族和鬼族戰士好不容易冒了一個頭出來,就遭到這片雷電的襲擊。然後又沉了下去,但他們都非常不甘心,再次努力的往上撞,直撞得頭破血流也不回頭。

“父皇還要繼續嗎?我想大概還有我們自己人在里面啊。”

聽納布這麼說,天帝也恢複了帝王的風采,他注視著水面,果決的說了一句:“全部消滅掉。”納布微笑著象眾神之王鞠了一躬。緊接著就舉起雙手大聲頌念起‘雷帝水魔咒’:

有一天要說許多話的人,

默然的把話藏在內心;

有一天要點燃九天閃電的人,

必須長時期

做天上的烏云

水中電的精靈啊!

我是水的君主,

現在奉雷帝的之令

將你們結合起來

爆發出全部力量吧,

去摧毀一切!

水星神咒語念完之後,水底沉悶的雷聲就越來越大,它似乎想沖破驚濤駭浪的束縛,撕碎水面,解脫出來一樣。那耀眼閃電的藍光急劇馳過,喀嚓的巨雷隨之轟響,震得人心發緊,大地發顫。滾雷與閃電在水中和水面整整轟鳴奔馳了二十多分鍾。銀光消失的時候,洪水瘋狂的洶湧起來,吞沒了遠近的山頭。它從浮在空中的眾神腳下浮了起來,夾雜著偶爾爆發出的雷鳴怒吼著,一陣陣地將滿含血腥的潑濺在所有人身上。

然後大家看到了被稱為天界最弱的水星部的天河水軍,順著天河之水落了下來,他們是來收拾苟延殘喘者的……

其實雷擊過後的水面還是最平靜的地方,最真正可怕的是水底的戰斗。不畏洪水的蛟龍(龍族最初就是水中的生靈,到蛟龍一級就是水中之王了)和一些沒有死的高級鬼神,已經與七萬天河水軍展開了水下死斗。

納布並不在乎水中的戰斗,而是轉頭問天帝:“父皇,兒臣已經將敵人通通消滅了。神族已經大獲全勝。那我們現在該去什麼地方啊?”

“大獲全勝……”天帝重複了一遍這仿佛是在做夢的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對正在往他身旁集結的那些少得可憐的天神說道:“雖然慘烈,但是最終還是光明戰勝了黑暗,正義戰勝了邪惡,這是桓古不變的真理啊。”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雖然聲音很寥落,但也是恭賀之聲呀,天帝聽了不由得眉開眼笑起來。

“不錯,當年創世聖戰和反創世聖戰我天神還不是險勝,但勝利就是勝利。納布我兒,此次聖戰你居功最偉,等安頓下來朕就將原大天使長和大魔法師的位置通通封賞給你,與父皇共同治理天界與人類,這個職位就叫‘教皇’吧!以後你就可以和朕一樣,同享帝王之禮了。希望你能為我神族竭盡忠誠。”

“恭喜三王子殿下,不……應該是教皇大人!”那些天神聽到天帝這麼說就對目前形式全明白了,因為現在天界百分之八十的軍權實際上都在納布手中,也就是說,擁有七萬大軍的納布完全已經成為能夠在天界翻云覆雨的大人物。現在眾神才明白什麼叫智慧之神!頓時諂媚之聲不絕于耳。

納布低著頭,謙遜的說道:“教皇一職兒臣實在是愧不敢當,還望父皇收回成命。”誰不知道納布這是假客套,連帝王登基都要有三讓之禮,哪怕他是個謀逆篡位的家伙。

“孩兒就不要推辭了,試問普天之下還有何人的法力比你高強?試問普天之下還有何人比你更加睿智?”

“是呀!教皇大人就不要推辭了,您是眾望所歸啊。”

“是呀!是呀!”

納布掃視了那百十個大臣,忽然感到很想笑,這些人真象一群小孩在玩家家,如果他們幾個就代表眾望所歸就太有意思了。

那我們這就返回天宮,准備慶功吧。我想只要我的七萬大軍和我們的臣民——人類再加把勁敵軍很快就會全滅了吧?

天帝一行走後不久,遼闊的水面上突然掀起了無數道巨浪,浪尖上跳數名大神。這些顯然是好不容易從水底脫身而出的戰神和月神一行。

跳出來後,蘇問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摩那去了哪里?”

戰神微微一笑後,答道:“他與死神決斗去了。說什麼如果其中一個不倒下,他絕對不會罷手,不知他和死神有什麼深仇大恨?”

“太不自量力了,他一個小小的人類,怎麼會是世界三大勇士之一的死神的對手?”蘇的語調與其說是責怪還不如說是擔憂。

“很難說,就連我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勝哪個恐怖的小子。”

蘇本想再問些什麼,可背後又是一股巨浪翻湧了起來。眾神定睛一看,居然是龍神、魔龍王和火龍王父子三人。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只聽火龍王對父親喊了一聲:“父皇,不能放過這些用洪水和雷電暗算咱們的卑鄙小人。這個紅甲小子就讓給孩兒吧,我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什麼是天下無敵!”也不等達刹回話,無敵就撲向了戰神。而龍神和魔龍王也迅速的向蘇、娜可絲、巴克斯、拉法勒和伊絲妲攻過來。

戰神一咬牙,揮動了一下戰戟,再次與火龍王戰作一團。可是無敵現在已經完全瘋狂了,可能是戰神第一次攻擊觸動了他的逆鱗吧?甚至連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對著戰神發出一聲接著一聲狂嚎。接連又是三十余合,兩人之間還是分不出勝負。見久戰不下,戰神心中不由得焦躁起來,而且晃眼看去時,自己的同伴雖然在人數上占優勢,但在龍神和魔龍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顯然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在聽到火龍王又一聲怪叫後,不由得怒從心生,竟也對著火龍王如野獸般的大聲咆哮了一聲。接著戰神將手中戰戟高高舉起,大罵道:“狗日的大火蟲!見過火神爺爺的九天淨火嗎!”

原來這天下之火分為五種:大地之火稱為‘益火’、自然之火稱為‘木火’、生物體中燃燒之火稱為‘人火’、云層之火稱為‘天火’;而眾火之王就是現在火神涅爾加使用的‘九天淨火’了。

戰戟揮出,頓時帶上了一大片蒼白的火焰,被這片火焰拂中後,火龍王突然覺得狂躁的心突然間平靜了下來。當蒼白的火焰完全包裹住火龍王的身軀時,他突然感到靈魂仿佛已經不屬于自己似的,從胸腔飛了出去……飛了出去……

然後紅臉膛的火龍王便頹然的倒了下去……

“無敵!!!”見愛子被戰神擊殺,龍神突然感到一陣挖心摘肝似的痛楚。大喝一聲後就一把將正在攻擊自己的拉法勒兩只熾天之翼活生生的扯了下來,然後返身一腳踢翻撲過來援手的巴克斯,抓住蘇射來的箭後,反手扔了過去,那箭一下就將站在一旁,正用魔法協助娜可絲與無礙大戰的伊絲妲射翻在地。

接著龍神二話不說就撲向那個殺子仇人,戰神也不畏懼,抖擻精神,挺起戰戟再戰龍神。可是戰神剛用了‘九天淨火’,力量已經耗去大半,戰斗起來已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涅爾加,這兩個怪物太厲害,還是快退回天宮與納布會合再說。”拉法勒大聲提醒陷入苦戰的涅爾加。然後用殘余的兩對羽翼扇出一陣颶風,卷起一陣巨浪端端打向龍神。

龍神眼前一花時,戰神已經跳出了戰圈,跟著擺脫無礙的同伴們拼命的向伊蘇神門方向逃去。

龍神和魔龍王怎麼能放過這個殺死無敵的大仇人,也跟著追了過去。

上篇:第三十四章 決一死戰    下篇:第三十六章 落神山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