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十六章 落神山Ⅰ   
  
第三十六章 落神山Ⅰ

穿過神門後,里面的慘狀讓涅爾加一行都僵直的站在了那里。因為偌大的天宮居然沒有了半點生氣,生命就象被蒸發了一樣。

“這是怎麼一會事?”剛沖進來的戰神訝異的問道。

“不知道,我們還是進去看看吧,何況龍神大概也要追到了吧。”

于是眾神繼續前進,想搜尋一下還有沒有活人,至少納布應該還活著。眾神剛離開,龍神父子又跨了進來。他們剛一落地,背後就傳了一聲巨響,伊蘇神門居然就這樣在兩人眼中消失了。他們摸了一下神門原來所處的地方,發現那里居然是一片虛空,兩人都不敢貿然跳出去。

“早聽說天界、冥界都是創造神創造出來的異度空間,與人類所在的宇宙是分離開的。而這個後面恐怕就是所謂的混沌吧?看來這些傳說都沒錯。一旦進入混沌的世界,就算創造神本人都可能永遠的回不來了。”無礙對自己父親說,言語間已出現幾分憂慮。

“不錯,看來是有人關閉了伊蘇神門。不過既然能關,那一定就有方法開,仔細找找,只要抓一個天神來問問就知道了。”達刹不愧是經曆過無數大風大浪的一代霸主,面對這種危急情況,反而鎮定了下來。于是父子二人也小心翼翼的在天宮里搜尋起來。

當走到天帝上朝的宣政殿時,龍神突然制止了兒子繼續前進。他壓低聲音對他說道:“里面至少有十個以上非常強的家伙,其余的生命波動也有不少。不要驚動他們,我們悄悄過去聽聽他們在說什麼!”靠在牆壁上以後,龍神就伸出一根指頭在上面挖了一個洞往里面一看,這回連龍神陛下都大吃了一驚。

大殿中央,以戰神為首的幾個主神都被一群金甲衛士給包圍了。天帝躺在地上明顯是受了重傷,蘇正彎弓搭箭守護著父親。而伊絲妲則蹲在地上給天帝療傷。納布滿不在乎的坐在地上,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吾皇萬歲萬萬歲。”天帝那幫心腹大臣都跪在地上向台階上的一個穿戴得很光鮮的主神叩頭。那個主神只是傻笑,一看就知道,這家伙是太陽神沙馬什。回答一切的卻是旁邊的一個頭戴一頂高帽子的紅袍天神:“天帝有令,眾愛卿平身。”

“謝主隆恩!謝教皇聖恩。”

接著那個紅袍天神對天帝說道:“吹捧你也吹捧了十萬年了,你居然一點也感到不好意思。真是世界上最大的白癡,比你這個白癡兒子還要白癡。不過你臨終前還是做了一件很有創意的事,那就是創造出了教皇這麼一個偉大的職位。哈哈哈哈……”

“米迦勒,你不要得意,我看你們離滅亡也不遠了。”蘇毫不客氣的與那個紅袍天神針鋒相對的辯駁,而這個紅袍天神似乎就是大天使長米迦勒。

“滅亡?哼哼哼,月亮公主啊!你是不是在說夢話?滅亡的將是孤的敵人,而不是孤。”說著米迦勒便拍了拍手用恭敬的語調說道:“各位正義同盟的朋友,請您們都出來吧。”

話剛落音寶座背後就轉出了冥王坦恩和冥界判官彌諾斯,大廳四周也鑽出來不少高級鬼神。

“啊,果然冥王跟天神一早就締結了盟約,難怪咱們與天神締約會失敗。”無礙壓低聲音對自己的父親說道。龍神正想回答,背後突然鑽出一個妖媚的女聲:“二位盟友為何不一同進去呀?”

聽到這話父子倆都吃了一驚,這女人靠近時居然沒有半點氣息,幸虧對方沒有惡意,不然父子倆一定會吃不小的虧。“冥後陛下,這是你們神族的家務事,我們兩個魔族外人出來打攪大概不大妥當吧?”

“無妨,無妨,您們也是咱們正義同盟的盟友啊。”冥後說話依然那麼客氣,然後她恭敬對兩位龍神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等龍神和冥後邁入大殿後,很多人都大吃了一驚,這一下力量優勢已經明顯的偏向米迦勒一方了。

“公主殿下,你認為誰的末日到了呢?現在我們神魔兩族已經完全聯合起來了,接下來就是鏟除異己,然後再消滅不堪一擊的人類。瓜分世界只是時間問題。當然如果你願意嫁給我作教皇夫人,我倒可以考慮饒你一死。嘿嘿,本教皇早就想嘗嘗天界聖女的滋味了。”米迦勒的言語間似乎含著一個邪氣,與先前那個禿頂大天使長隱約有些不同。

地上躺著的天帝終于忍不住問了一句:“米迦勒不許對我女兒出手,否則……咳咳咳咳……”老邁的天帝因為過于激動,竟咳出了一灘鮮血。

“哈哈哈……愚蠢的馬爾都克,你的睿智和英勇早就在我們刻意實施了長達十萬年的吹捧中被消磨得一干二淨了。”米迦勒說這話時顯得異常得意,接著大天使長靠過來將嘴湊到天帝二邊低聲說道:“為了今天的到來,本教皇可是辛辛苦苦的策劃准備了數十萬年。從挑唆三大創世神互斗;到激化瘋狂的路西法與你們相互殘殺,到現在慫恿天神鬼神相互拼斗,以及陷害死你唯一的守護者尼魯爾達。時至今日我也終于從一個普通的熾天使升為大天使長,然後成為現在實際上統治著整個天界的教皇;下一步我就可以廢掉你那個白癡兒子,真正成為君臨天下的天帝。總之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哈哈哈哈……”說罷,米迦勒突然仰起身子哈哈大笑起來。

“低級智慧發出自以為是的笑聲,在智者耳中只是可悲的呻吟。嘿嘿嘿嘿……”大廳上除了米迦勒的笑聲,還傳出另一個笑聲,仿佛是在嘲笑米迦勒似的。大家往笑聲發出的地方望去,原來是天界的智慧之神。

“哼哼……納布,我看你還在為只當了幾十分鍾的教皇而耿耿于懷吧?”

納布微微一笑,反唇相譏道:“是呀,謀權篡位的二代教皇,見到一代教皇還不下跪。”這納布曆來都是新黨首席鐵嘴,過去與米迦勒一伙辯論往往都是他打頭陣,而且一般都用不著第二陣。

“你……”米迦勒在短暫語塞後,便反駁道:“哼哼我的教皇職位是天帝授予的,不是什麼謀權篡位。”

“哦,您是說這位弑兄殺父,謀權篡位的太陽神陛下啊。”說著納布就將手端端指向坐在高高的天帝寶座中的太陽神。太陽神被納布這麼一指,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但他一句話都沒有回答。

“納布你的話太多了!”幾乎是在說話的同時,米迦勒已經飛身躥起來。

“納布小心!”站在納布身邊的娜可絲和巴克斯幾乎是同時跳出來的,然後一同出手攻擊襲來的大天使長。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大天使長突然變得異常的強悍,一掌就將巴克斯推開,然後一劍刺穿了黑夜女神的身體。周圍很多神都對這不可思議巨變發出了驚呼。黑夜女神緊緊抓住插在腹中的聖劍,然後倒在了身後納布的懷中。

巴克斯不甘示弱,大叫一聲又反撲了過來,瞬間就跟赤手空拳的大天使長打了三、四招。就在拉下教皇的紅袍的那一瞬間,他的腹部也被教皇大人的魔爪貫穿了。一個頭上長著犄角,背後生著一對肉翅的惡魔出現在大家眼中,唯一不同的是這個惡魔並不俊美,而且還是個禿頂。巴克斯用嘲笑的眼神看著大天使長,然後搖了搖頭倒了下去。

“巴克斯將軍!”涅爾迦趕到時他只聽得老戰友說了一句:

“如果我喝酒喝得飽飽的,一定不輸這個老怪物。”

“納布,吻我好嗎?”另一邊,剛倒在納布懷里的娜可絲吃力的說道。

納布本是不願意的,但見娜可絲奄奄一息,又于心不忍,只得低下頭去。剛剛靠近娜可絲時,她突然伸出兩只纖纖細手,抱住他的腦袋,把他的頭往後稍稍一推,然後自己抬起頭來,把嘴貼著他的嘴,給他一個很長很長的吻,納布渾身猛烈地打著顫,她的香舌、她的接觸,使他四肢發抖;納布將眼睛閉上,好象魂魄都丟掉了似的……

“呵呵…呆瓜。沒想到智慧之神是個這麼容易騙的家伙。”娜可絲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捉黠的笑容,說話的聲音似乎非常精神清晰,一點也不象受傷的樣子。

“你對我做了什麼?”納布驚訝的問道。

“果然是呆瓜呀。你現在一輩子都擺脫不了我了。恩,下輩子也休想!”納布這才注意到娜可絲並沒有開口,只是歪著嘴對著自己一個勁的笑。

納布順著剛才心里感受到的話語返還了一句回去:“心靈契約?”

果然娜可絲收到了,而且回答的語調極其快樂,好象撿到一個金元寶似的:“對呀,人家希望你下輩子不要象現在這麼老謀深算,整天想啊想啊,就是不想女人。所以我在締結心靈契約時順便許下了一個心願——你下輩子將變一個畫春宮圖的書呆子,在對我進行一系列失魂落魄的追求後,被迫娶我為妻。呵呵呵……”由于是用的心靈契約,所以娜可絲‘說話’比平常還精神,聽不出半點瀕死的感覺。

“你這算詛咒嗎?”但是娜可絲沒有回答,她已經死了。蒼白的快樂依然掛在她臉上。

“這輩子好短啊!”納布摟著娜可絲的尸體輕輕歎了口氣,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開始有些期待那個被‘詛咒’的來世了,一定比現在幸福吧?”

發了一會兒呆,納布突然仰天長笑起來,然後智慧神緩緩站起來,對正在與戰神拼斗大天使長說道:“愚蠢的家伙,想知道什麼是才是智者的智慧嗎?”

“你說誰是愚蠢的家伙。”

“教皇大人,還是聽聽智慧之神想說什麼吧!”米迦勒正想撇開戰神撲向納布,卻被冥王喊住了。

“是的,朕也想聽聽,到此為止整個戰爭遺留的謎團太多了。”龍神的語氣依然那麼不容辯駁的充滿霸氣。聽得米迦勒打了個冷顫,手中的攻擊也停了下來。另一方面戰神也停下了手中的攻擊,想聽聽納布想說些什麼,因為對其中的許多秘密他也非常的迷糊。

見大家都靜了下來,納布微微一笑說道:“對摩那的真實身份我想在這里的諸位也有些猜測吧。”

“摩那?好象是惡魔之王撒旦,又好象是天蛇王阿波非斯?他也許是個兩位一體的怪物。”彌諾斯立即自作聰明的分析到,其實他也是在山谷中聽了摩那和梅非斯特那番話後才想到這些的。而這正是大多數神都想到的,大家不禁連連點起頭來。

“不!您們都錯了。摩那就是摩那,這里知識淵博的智者也有不少,難道你們就不知道‘摩那’是什麼東西嗎?”

“‘摩那’在古語中意思是[妖魔]或[邪惡的源頭]!難道他是邪惡之源。”首先想起來的是冥王,但說完他又不解的搖了搖頭,因為這並不能說明什麼。

“冥王陛下說得沒錯,但還不完全。摩那還有一個意思是——造化的精靈。盡管他自己認為自己只是路西法和阿波非斯兩個偉大生命體的容器。但我卻認為摩那是個獨立體。因為他們三個生命體正代表著造化發展的三個階段:神祗時代——英雄時代——自由時代。如果說路西法和阿波非斯分別代表著神祗時代和英雄時代的最高智慧,那麼摩那就是自由時代的產物了。他其實不是容器,而是世界的未來!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價值,是因為他本身根本就還沒有成長成熟。”

聽到納布這番話眾神都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大多數神都不知他在說些什麼。頓時整個大廳靜得連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到。時間凝固了片刻後,一個巨大的物體突然從房梁上掉了下來,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定睛一看,赫然是個人類。

“死了嗎?”納布蹲下來戳了戳趴在地上那個家伙。

第一個喊那身體名字的是月神蘇:“摩那!”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娜可絲死後。蘇就一直沒說一句話,但見到摩那那張傻瓜臉時,一股極度可怕的悲痛向自己侵襲而來。仿佛終于找到了依靠似的,堅強的月神突然跑到摩那身邊,一頭紮進了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摩那懷中,就象一只無助的小貓,蜷縮在溫暖的窩里就不想出來似的。

“太好了!太好了!我還以為你和死神一起同歸于盡了呢!”月神害怕自己因過于激動,說話會很失態,所以她與摩那對話用的是只有他們倆才聽得到的心靈契約。在外人看來,月神只是突然撲向摩那,然後就莫名其妙的淚流滿面起來。

“沒有人能在此時此刻奪取我的生命,因為我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沒做呢!”摩那也用心靈契約答道。

“什麼?”

“放心吧我不會象納布那樣遲鈍得一個好女孩愛了他一萬年都還不知道。對我來說,一天就足夠了,因為我的生命太短暫了。”

月神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一下推開摩那,毫不客氣的質問道:“你現在必須給我說清楚,你喜歡的究竟是我還是拉法勒!”(依然用的是心靈契約)

摩那斜眼看了平靜的站在一旁的拉法勒一眼後,答道:“我喜歡拉法勒。”

聽摩那突然這麼說,蘇立即就羞紅了臉,三步並著兩步跑回了自己的父親身邊。天帝見女兒跑過來臉上突然浮現出慈愛的笑容,雖然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他仍舊對蘇說道:“父皇早就對你說這小子不是好人,這下你知道了吧。最好不要與他沾染上關系。”蘇也不回答,只是斜眼狠狠瞪摩那一眼。

摩那無可奈何的聳了聳肩,便轉身嬉皮笑臉對站在身旁微笑著望著自己和蘇的納布說了一句:“什麼最高智慧?納布兄你也太謙虛了吧。方才老哥一席話真令小弟茅塞頓開啊!知道為什麼我會將自己的想法在您面前和盤托出嗎?因為我自認在當今世上你是唯一一位我無法欺騙的人。對真正的智者最好說真話,否則只會自討苦吃。這可是我總結出的人生真諦,呵呵……”

“我早就說我倆是一生難求的知音呢!唯一遺憾就是相見恨晚啊!”

“知音嗎?”摩那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一臉嚴肅的對納布說道:“你可千萬不要忘記了當初的承諾,沒有你,將後我可是寸步難行啊。在文明進入成熟時期後,任何單獨的智慧都會變得極其的渺小,人與人之間的智慧互補性也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真是期待那個時代的到來啊,一個任何人的智慧和力量都可以得到尊重的時代。”

“你們究竟在說些什麼!”龍神終于忍不住打斷了兩個人親密的對談。

摩那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然後對納布說道:“你繼續說吧,聽眾都不耐煩了。”

納布搖了搖頭,用淺藍色的眸子看了看摩那後輕輕說了一句:“正主都來了,我還廢話什麼,想說什麼就快說吧,時間不多了。”

摩那點了點頭後,就轉向龍神大人,先問了一句:“知道反創世時慧寂禪師在撒旦耳邊說過什麼嗎?”

“什麼?”冥王、龍神、新任教皇米迦勒和天帝幾乎是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的。因為千萬年來,他們都對慧寂禪師那句神秘的話極度感興趣。世上究竟用怎樣的一句話才能使不可一世的大魔王俯首就戮呢?

“[撒旦啊,你的反創世也有很大的問題,只追求夢想和破壞的世界也是畸形的。而且你這種依靠自己一己之力改革世界的想法屬于魔道,與其他神族沒什麼差別。]這就是禪師所說的。”

“什麼!禪師居然說咱們神族屬于魔道!他不也是神族嗎?”冥王立即就聽出了這話里的毛病。

“冥王此言差矣。禪師是人類,他在100多歲的時候就圓寂了。但他卻給撒旦指引一條道路,讓他認識了轉世的天蛇王阿波非斯。方才聽了納布兄一席話後小弟才恍然大悟。阿波非斯決非路西法或撒旦;就如我也並非他們一樣。不過他的智慧卻是建立在路西法智慧的基礎上的。因為在他身上體現出的是創造性,而非破壞性,我甚至可以說阿波非斯是個和平主義者。”

“哼!他是和平主義者就不會慫恿五族聯盟參積極與龍神大陸戰爭了。”冥王對摩那的胡說八道抱以一絲不置可否的冷笑。

“不知道冥王心目中的和平主義是什麼意思?是對崇高信仰的馴服程度嗎?的確這樣就永遠的不會再有爭斗了。”

“不錯,只有樹立起一種全部生靈的尊崇的信仰,才能徹底消除爭斗。”

“我大概能夠猜得到冥王陛下的陰謀。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冥王陛下也是咱們這個世界一等一的智者呢。”

“你究竟想說什麼!朕從來就不會搞陰謀詭計。”

摩那並不理會冥王的申辯繼續陳述自己的推測:“偉大的冥府構造小子我也有幸感受過。記得在進入舍樂園(即冥府的天堂)前所有生靈都要穿越一個黑暗的巨大洞穴。洞穴之門是絕望,它的地面是用令人放棄希望的墓石鋪築成的。渴求夢想和未馴服的欲望都必須在那里被窒息。而窒息希望和夢想的代價就是獲得進入美麗和平的舍樂園的資格。強大的鬼神軍團就是如此誕生的。不過冥王陛下有個更宏偉的計劃。將後你將吧洞穴的出口設在人間,將地面上所有智慧生靈殺死後,讓他們經過這個洞穴的淨化,接著再次送他們返回人間。”

聽摩那這麼一說,大廳中除了鬼族其他各族的眼睛都驚訝的落在了冥王身上。大家都認為一向標榜自己正義的冥王會否認這點吧。

“哼哼哼哼……”陰間之王突然發出一陣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我還以為摩那先生有什麼高見呢,看來你的智力水准也不過如此。知道嗎?這不叫陰謀,而是最高信仰。洞穴只是一個罪惡過濾器罷了。通過洞穴後,所有生靈都將屏棄一切惡的念頭,成為一個純粹的真人。因為母親創造的‘愛’將不會被抹殺,愛情、親情、友情這些善的感情都將保留下來。被屏蔽掉的只是動亂的因子和邪惡的欲念。然後我將在此基礎上建立一個絕對公正,絕對和平的世界。人類都是奴性的生物,閣下沒有注意到嗎?如今的人類似乎對主子奴才之類的關系趨之若騖呢!總之,不加以約束他們就會干很多蠢事。而且對普通人來說,只要能過上安定的生活就很幸福了,至于其他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彌諾斯也立即為父親補充了一句:“其實父親才是個真正的和平主義者,當初父親就向神王凱頓伸出了橄欖枝,希望在不流血的基礎上實現這個計劃,可是卻被愚蠢的凱頓拒絕了。”

“不錯,本座也是受到冥王陛下的感召才決定讓天神加入到這個神聖的計劃中去的。”旁邊的米迦勒也接口說道。

眾首腦中也只有龍神抱著手笑而不語,似乎對這個計劃一點也不感興趣似的。

“哈哈哈哈……”這回輪到摩那撫掌狂笑了,可是笑了一陣他卻突然的將臉沉下來,平靜的說:“冥王陛下,你想過沒有。一個沒有了創造激情的世界將永遠不會再誕生新的音樂、藝術、思維和情感。盡管還有愛存在,但當人類不再思索後,他們的大腦將逐漸萎縮,然後慢慢的喪失一切激情,最後連最基本的愛也不能保有,變成了只有原始本能的動物。這樣的世界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我勸冥王陛下最好還是去作一個畫家,你畫一幅沒有任何生物的草原也比你所構造的世界完美公正百倍!”

“哼,說得道輕巧。對于糾正這個腐壞墮落的世界,你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案嗎?”彌諾斯發出了自認為有力的反駁,臉上立即堆滿了得意的笑容。

“那好,現在我就講講阿波非斯這個和平主義者吧。准確的說,阿波非斯是反叛主義者撒旦的繼承者,可是他卻發展出了一種實踐性的創造主義。他將自己的一生都投入了創造性的活動中。他創造了五族同盟,並在其中不斷嘗試自己關于政治經濟軍事和社會構築的各種獨創性革新。但他並不滿足。兩百年前,他率領惡魔軍團暗中輔助人類英雄楊玄實施改革。他的實踐最終獲得了成功,人類在他幫助下擺脫了蒙昧時代。”

說到這里,眾神都驚得不知該說什麼,但仔細想想又再合理不過了,因為如果沒有惡魔的暗中協助,當時剛剛擺脫蒙昧時代的東方人絕對不會是強大的天仙的對手。

摩那也不理會眾神的驚訝,繼續說道:“阿波非斯一生幾乎都沒有實施過暴力。盡管他的力量無比強大,因為他認為創造性的建設才是世界發展的本源。他並不願意舍本逐末,浪費自己的精力。但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死亡,並將自己和路西法千萬年的思索都遺留給了我。不錯,最初我只是一個容器,兩個偉大思想的容器,因為那時我還是一張白紙。但我是站在兩位巨人的肩上的,並且將他們所有知識和思想都融合了起來,在毫無陳見的基礎上迸發出了新的思維火花。現在我已經超越了。”

說著摩那將臉轉向了拉法勒說道:“我現在已經能感受得到破壞者路西法的哀思;也能感受得到實踐者阿波非斯的欣喜。我崇拜這兩位先驅,但這是自由人的崇拜。”

“路西法還是死了啊……”拉法勒的回答根本就與摩那的話不搭調,因為她的心靈已經墮入了谷底,前不久才燃起的希望火星被摩那這番無情的話給完全熄滅了。

“自由人?”對這個新名詞納布似乎很感興趣,因為過去的書籍中從來沒有提出過這個概念。

摩那似乎也有些激動了,他故意提高音量向所有人陳訴自己用這兩周生命領悟出來的東西:“從外觀上來看,人類和魔族的生命與造化和神族比起來,的確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奴隸注定要崇拜強權、時間、命運和死亡,因為他們能考慮到的一切都能被這些東西毀滅。‘屈從’、‘屈從’、‘屈從’我們過去的曆史中寫滿了這兩個字。但是惡魔之王撒旦出現,他擊碎了一切裹著神聖外衣的東西。他告訴我們不要再以卑賤的方式屈從在必然面前。但是破壞並不能樹立輝煌,于是阿波非斯誕生了。他開始向世界證明創造的魅力,他散發的魅力甚至將破壞者撒旦都征服了,因為以夢想為前導以愛為根基的創造才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力量,他才擁有摧毀一切應該滅亡的東西的力量。天仙是創造神力的第一個祭品。但一切都還沒有結束,創造似乎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最後渴求突破的創造者和破壞者融合起來產生了我——摩那。然而新生的我卻意外的是一個最最弱小的人類。但這卻讓我思維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境界。個人的強盛並不能締造一個美好的世界,美好的世界應該由所有人來共同締造,這種思維叫做——自由。只有自由才能維系永琲熙迣y激情;只有自由才能以夢想為先導產生破壞一切的勇氣;只有自由才能產生最真摯而無半點矯情虛飾的愛!真正的自由是通過對命運的思考而實現的;因為命運本身已被心靈所馴服,心靈則需要用時間的煉火將之淨化得純潔無暇、無所畏懼。所以我會靜靜等待,等待自由時代來臨的時刻到來。”

聽他說前半截話時不少人還在嘲笑這個已經半瘋的呆瓜,可當他說最後一句時,所有人都不知他在說什麼了,魔龍王甚至冷冷的說了一句:“廢話一大堆,不知你說了些什麼?”只有站在門口的冥後‘啪啪啪’的鼓起掌來,寥落的掌聲更凸顯出了摩那話語的詭異。

上篇:第三十五章 末日洪水    下篇:第三十七章 落神山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