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二章 立志紈绔   
  
正文 第二章 立志紈绔



第二章立志紈绔

九年,九年了!來到這個世界,轉眼間已經過去九年了……

九歲的李郃坐在總督府的屋頂上,看著天邊的落日紅霞怔怔地發呆,他的左手邊趴著一只大獒犬,右手邊則坐著姐姐云琳。

太陽慢慢西沉,落日的余暉灑在這兩人一狗上,遠遠看來,構成了一幅美麗而和諧的畫面。

李郃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確切地說,應該是上輩子不是這個世界的。

那時,他是個普通的大學三年級學生,有自己的父母、親人和朋友,生活一直過得很平淡,但是有一天早上睡醒,他突然就發現自己變成了嬰兒,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里。

于是,漫長而又迷茫的生活就這麼突如其來地開始了。他疑惑,他害怕,他彷徨,他茫然,每天都在這種複雜而莫名的愁緒中度過。

仿佛是南柯一夢,可這夢,未免太長了吧。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對這個世界也有了個基本的認識。這個世界看起來似乎就像他上輩子所在世界的古代一般,連語言上都沒有太大的變化,還從書中看到了不少熟悉的典故,熟悉的地名。以至于他曾經一度以為這是他以前所在世界的某一個朝代。

但是,這又確實不是他所在世界的古代。他雖然是理科生,對曆史沒多少深入的了解,但基本的曆史知識還是有點的。什麼大夏王朝,什麼臨昭省、清和省,那個世界的曆史上根本沒有出現過。

那麼,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呢?

李郃想了很久,想了很多年,幾乎只要一有空就會想想,這會不會就是一個虛幻的夢啊!

不過時間長了,慢慢地他也適應了這里的生活,適應了自己的身體,適應了周邊的親人和朋友。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隨遇而安吧,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如果是夢,那就好好地做上一回美夢吧!李郃如是想著。

上輩子在那個世界二十幾年的生活,一直都是平淡而無波瀾的。他的父母是知識分子,老早就為他定下了今後的生活學習道路,不容他越軌半分。

但他實際上個外表平和內心極為狂野的人,經常幻想著自己能像其他人那樣盡情地玩樂,甚至希望去做壞事,為所欲為。于是,他羨慕那些富家子弟,那些被稱為紈绔子弟的家伙,他們泡美女開名車耍威風,世界仿佛是為他們而存在一般,沒有煩惱,只有樂趣。

既然能夠從新再活一次,那麼為什麼不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呢?

于是,再世為人的李郃有了一個生活的理念——做個紈绔子弟,享受生活,逍遙自在。

而他所投胎的這個家,恰恰為他提供了再好不過的環境,他所要的生活,簡直就是唾手可得。

李家是大夏王朝的大世家,李郃的爺爺是當朝太師、文華閣大學士,父親是臨昭、清和兩省總督、平南大將軍、封疆大吏,哥哥李明前年也考中探花,已是吏部侍郎,母親甄氏更是出身豪門,祖上是大夏國的開國功臣,封為延東王,是大夏的第一個異姓王爺。

而李郃作為李斯洪人到中年所得的兒子,一直最為府中上下所溺愛,說他是家中的小霸王亦不為過。

憑著這樣的身世,不要說是在扈陽城,便是在清、臨兩省,甚至整個大夏國,李郃也是個一等一的高級富家公子。

有了“遠大”的理想和生活目標後,李郃在李府的生活開始過得逍遙自在起來。每天牽著那只西北使臣帶回來送給父親的大獒犬,帶著姐姐和四五個府中隨從在扈陽城里閑逛,見到不爽的事就放狗咬人、下令打人,扈陽的流氓混混幾乎都被這個李二公子整過。以至于到了後來,他們只要遠遠地聽到“二公子巡街了”,就會撒丫子開溜,躲得遠遠的。

李郃既然立志做個紈绔子弟,仗勢欺人、恃強凌弱自然是少不了的,但他又不屑于欺負普通老百姓,專挑那些平日里欺行霸市的家伙整治。那些街坊間的惡霸哪里敢惹總督府的小公子啊。剛開始是李郃碰到一事管一事,到了後來,那些惡霸流氓們都有意避著他,他遍主動去尋那些家伙的晦氣,直逼得他們比兔子還老實,或是呆不下去直接被逼離了扈陽。

當然,調戲美女這個紈绔子弟的必修課李郃可沒有忘了。

但是因為年齡太小的緣故,在街上給姑娘們拋媚眼、搭訕甚至動手動腳,換來的卻是姑娘們的嬌笑,根本就是還把他當小孩看。

李郃心中郁悶,但自己又沒法真個把她們給上了,成熟的心智卻要忍受未發育的身體,痛苦啊!難熬啊!

加上七歲時去妓院反被老板給送回了府上那件事,李郃覺得在自己發育到可以真槍實彈上陣前,不再干這自取其辱的事情了。也就在家里時不時吃吃姐姐云琳的小豆腐,過過干癮好了。

這天晚上,吃過飯後,李郃忽然笑嘻嘻地跑到李夫人甄氏身後給她捏起背捶起腰來。

甄氏大感奇怪:“‘鐵郎’,今天怎麼懂得孝順起為娘來了?”因為李郃自小身體就好,筋骨皮肉就像一層鐵甲般,雖然摸起來嫩嫩軟軟的,但幾次摔跌,卻從未有過半點事,所以甄氏便給他取了個“鐵郎”的小名。

李郃還沒說話,旁邊正在吃著葡萄的云琳就插嘴道:“小弟肯定是有事要求您,他每次求我的時候,都用這招。”

李郃白了一眼,又轉過頭來,涎著臉對甄氏道:“娘,你看……這個,我也快十歲了,是不是……給我准備個貼身侍女啊?”

“咳、咳、咳……”云琳差點被葡萄給嗆到,緩了好久才嗔道:“我就知道小弟肯定又動壞心思了,娘可千萬別答應他。”

李郃不滿地瞪了姐姐一眼:“你有侍女丫鬟了,我還沒有呢!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飽漢不知餓漢饑。”

“你說什麼呢!什麼飽漢什麼餓漢的。”云琳臉一唬,伸手過來就要掐他。

甄氏開口了:“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小家伙,成天就是不讓我安生。琳兒你也是,十二歲也不小了,姑娘家要賢淑點,不要總和你弟弟打打鬧鬧的,成何體統。”

“知道了。”云琳垂首吐了吐舌頭。李郃卻在母親看不到的地方對她做鬼臉。

甄氏接著回過頭看向李郃,後者早已垂手而立,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你怎麼會想到要侍女的?”

李郃道:“您看,我都十歲了,也是該有個自己的貼身侍女了。小翠不也是姐姐十歲的時候跟著她的嗎?”他上輩子還從未嘗過女人的滋味,一直都是個未曾人事的處男。雖然轉世後到現在仍是個孩童之身,但心理上卻已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了,哪能不想這事呢。

就算不能用,光看看摸摸也行啊!李郃這麼想著。

甄氏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李郃,一臉的狐疑,心里暗想著:這小子不會已經能做那事了吧?不會吧,這才九歲不到十歲呐!不過這小子……倒也難說,說不定真的已經……

甄氏又想起了他七歲就去逛妓院的豐功偉績起來。心下決定,絕不能讓他現在有機會嘗腥,不然知曉了其中的樂子,依這小子的個性,那還不小小年紀就浸淫其中啊!雖然一早就知道這小子將來必是個風流種,但要風流……也得先成年了再說吧。

李郃若是知道甄氏的心里是這麼想的話,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不是已經給你四個隨從了嗎?”甄氏已是下定決心,絕不這麼早給李郃陪貼身侍女。

李郃道:“可他們四個年紀都比我大了近一倍,一點都不好玩。”

“主要因為他們是男的吧。”云琳在一旁小聲嘀咕,李郃又是瞪了她一眼。

甄氏繼續裝傻:“不是還有你姐姐嗎,我看你們成天都混在一起啊。”

李郃索性說直接點:“可是她睡覺也得回自己的院子,又不能陪我睡覺伺候我洗漱穿衣。”說著偷偷看了眼姐姐,道:“而且她一點都不溫柔……”

云琳聽得前半句臉紅欲嗔,但後半句一出,立馬烏云遮落日,柳眉橫豎起來:“你敢說我不溫柔!?”

“難道你溫柔嗎……”

“皮癢了?!”

“你九陰白骨爪了不起了?老子銅皮鐵骨刀槍不入……哎呀!……”李郃話還沒說完,耳朵已經被姐姐抓住,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

甄氏對受苦的李郃視而不見,自顧自地道:“要年齡差不多,又能陪你睡覺伺候你的……嗯,那我就給你找個小厮吧。”

剛剛從姐姐魔爪下解脫出來的李郃忙搖手道:“不要不要,男的有什麼意思。我要侍女,貼身侍女!!!”特地把“女”字咬得極重。

甄氏微笑道:“這樣啊,好吧好吧,為娘會幫你留意的,找到合適的就給你送去。”

李郃聞得此言,知道母親是故意拖延,八成這一“留意”,沒個十年八年的是“留意”不到了。

一般富貴人家的公子,幼時都是由奶媽帶著,到了七八歲就會安排年輕的貼身侍女或歲數相近的丫鬟伺候,而李郃,因為早熟的關系,很早就不需奶媽了,但因為七歲時逛了次妓院,所以家人給他安排隨從時都只安排男的。

李郃歎著氣走出廳堂,云琳跳著步子跟了上來:“晚上去哪玩?”

“大飛!”李郃揮手招來了剛剛吃飽的大獒犬,無精打采地道:“去鵲橋街逛逛。”侍女沒要到,只好出去看看街上的美女養養眼了。

要說這個世界的美女,還真是不少,個個既美麗又溫柔,呃……當然,事也有例外,比如旁邊這位,雖然天生麗質才十二歲就已初現嫵媚姿容,但這性子嘛……唉,一言難盡呐!



上篇:正文 第一章 總督府的小公子    下篇:正文 第三章 望鵲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