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丑女或是花癡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丑女或是花癡



第四十七章丑女或是花癡

李郃揉了揉臉,對麥東寬道:“你確認是……是劉月兒?”

麥東寬點頭道:“是她,不會錯,你師傅我認男人可能認錯,認女人……特別是曾經給過我那麼深刻印象的女人,怎麼可能認錯。”

李郃呐呐地道:“她怎麼找到這里了?不會吧,她應該不是沖我來的吧?”

麥東寬肅容道:“我是在離王府不遠的客棧看到她的,我問那里面的掌櫃,她在這已經住了兩年多了。你知道嗎?她所在的房間,正可隱約看到你的這個院子。”

李郃的手不經意地顫了一下,吞了口唾沫,澀聲道:“你是說……我們離開邯州城後不久,她就跟上了我們?這……居然就在王府旁邊不遠,還……我居然從沒注意到她,兩年多,兩年多……她究竟想做什麼?”說著腦海中又不禁浮現出那可怖的蜈蚣胎記和那雙幽幽的雙眼。

麥東寬盯著李郃的眼睛,良久後才歎了口氣,道:“這話,你應該去問她,畢竟當初是你的不對。”

李郃訝道:“師傅,你的意思不會是讓我娶了她吧?開什麼玩笑!”

麥東寬淡淡道:“又有什麼不可?你摘了人家的面紗,自然就要接受人家的容貌。說不定相處得久了,你會發現她心靈美得不行呢!”說著悠然自得地喝了口茶,還嘖嘖歎道:“好茶,好茶!”

李郃撇了撇嘴:“就算我不怕被嚇到,我也得考慮府里的其他人不是?萬一芊芊、豔兒給嚇到了怎麼辦?萬一牛大他們給嚇得胃口又大了怎麼辦?萬一大飛給嚇得褪毛了怎麼辦?”

芊芊不禁道:“主子,那劉家小姐,真有那麼……那麼嚇人嗎?”那日看到劉月兒的只有李郃和麥東寬,其他人卻是都沒見到,聯系起她那曼妙的身姿和清麗的聲音,實在是很難將她與丑八怪三字聯系起來。

李郃抿著嘴搖了搖頭,道:“到底她想怎麼樣,還是得去問問才行,大不了給她幾萬兩銀子,打發她回去。”

麥東寬悠悠道:“我看沒有可能,她本是富商之女,不愁錢花。肯在一個客棧無聲無息地偷看了你兩年多,你說可能是錢能打發得了的嗎?”

李郃苦著臉道:“那我能怎麼辦?我雖不是什麼好人,對那劉月兒也起不了什麼憐香惜玉之情,但縱人將她暗殺的事,我還是干不出來的!以前的事我承認是我的不對,是我錯了,可她也不能老纏著我吧?”

麥東寬看著李郃道:“她怎麼纏著你了?”

李郃一愣,道:“她,……她在王府邊上的客棧一住住了兩年多……她……”忽然想起來,好像那劉月兒並沒有來找過他,若不是麥東寬看到的話,他恐怕根本不知道這個女子竟然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一住住了兩年多。

李郃重重地歎了口氣,站起身道:“還是先去看看她再說吧,看她倒底要如何。”

“如果她要你娶她呢?”麥東寬道。

李郃眉頭微皺:“我不愛她……怎麼娶她?”

“主要是因為她長得太丑吧……”

“我說師傅,你不用諷刺我,若是你,你肯娶她嗎?”李郃盯著麥東寬道。

麥東寬卻是自顧自地拿起茶杯呷了一口,道:“我跟你說一句,這個女子絕不是個因為丑嫁不出去而想賴上你的人。我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她的性格很堅強,自尊心也很強,可為什麼會自甘作賤跑到這里默默無言地守著你呢?”

見李郃要開口說話,麥東寬抬手止住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通後,道:“我不否認有一見鍾情的事情,可是當時你只有十一歲,雖是有些早熟,顯得不同于普通孩童,但我相信你還沒那魅力讓劉月兒一眼就愛上你。”

“那……那你說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不知道。”麥東寬搖了搖頭。

“媽拉個逼的!裝神秘!我自己去問她!”李郃說著拂袖而出,芊芊、豔兒和三牛忙跟了出去,不過三牛一人手上還抓著一根羊腿。

屋里的麥東寬一臉茫然地端著茶杯,自言自語道:“馬拉隔壁?什麼意思?……”

李郃一行人很快來到了麥東寬所說的那個客棧。

李郃抬頭看了眼客棧上的大匾:“悅來客棧”?!

什麼時候居然有這麼個經典的客棧在王府旁邊我都沒發現?李郃心下道。

進了客棧,李郃給豔兒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刻走到正在翻帳的老掌櫃面前,道:“你們店里有沒有一個叫劉月兒的?她住在哪?”

“你問這做什麼?”那老掌櫃頭也沒抬地道。

“啪!”一聲脆響,牛三的大手已經拍在了櫃台前,掌櫃的身子一顫,差點沒嚇趴下,茫然地仰起頭看到一副凶神惡煞的臉面正瞪著眼看他,心中又是一寒,忙道:“在……在二樓庚字房。”

一行人嘩啦啦立刻全上了二樓,留下不住擦冷汗的老掌櫃。

剛上二樓,李郃就聽到了一陣熟悉的琴聲和旋律飄蕩在走廊間:

“紅塵多可笑,癡情最無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歌聲雖不若上官青青般美妙,也不像芊芊般婉轉,卻特有著一股輕柔飄渺之意,仿佛看透了紅塵、看透了世間萬物、看透了世事無常、看透了人生起伏一般,瀟灑卻又無奈淒涼。

正是李郃教芊芊唱的一首《笑紅塵》。這首歌上官青青曾在李郃的合林茶樓中演唱過,使得民間盡相傳唱。

二樓的房客多是開著窗子探著腦袋入神地聽著,沒有一人呵斥那唱歌的女子。

李郃微微怔了一會,帶著眾人走到了庚字房前,聲音正是由房中傳出。

豔兒欲上前敲門,李郃攔下了她,直到歌聲將盡,才親自上前輕拍了房門。

歌停曲罷,那輕柔的聲音再次響起:“把飯菜先放門口吧。”

琴聲又起,里面的女子似乎又要再彈一曲,但敲門聲又響,女子的黛眉微顰,輕歎一聲,取過旁邊的輕紗,蒙在了面上,起身開門。

入目的是一張俊臉,雖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但眉目間卻已盡顯英氣,有著一股與年齡不符的成熟,但眼神和表情中卻又可看出一絲飛揚跋扈,一絲桀驁不羈,還有一絲豪情與霸道。

這張臉,和記憶中兩年多前那張只能找到些許相同之處,兩年多,變化竟是如此之大。但這張臉,她絲毫不會陌生,幾乎每日,都能看見。幾乎每日,都能凝望。從兩年多前的那一天那一刻開始,她就記住了他,看著他一天天的變化。但腦海中記憶最深的,卻還是當時的模樣。

是恨?天意如此,又能如何,又能恨誰?母親說過,恨便是愛的來處。

愛?又從何說起?仍記得當年當時他的眼中,盡是愕然和恐懼,刹那之後轉為了厭惡,那眼神傷害了她,又如何能讓她愛?

兩年多來,她想讓自己對這個男子,或者說少年,多一些了解,既想讓自己愛上他,卻又害怕愛上他,飽受著矛盾的折磨。

越了解他,就越覺得不了解他,越接近他,就越覺得他的神秘。看似笑傲紅塵紈绔人生,看似放蕩不羈玩物喪志,卻又不時流露真性真情,不時做出驚人之舉。他看似不會武功,卻又不懼刀槍,他看似粗魯霸道,卻又會譜曲寫歌,他看似好色猥褻,身邊女子卻一個個皆是處子。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呢?她越看越看不清楚,越想越想不明白。

愛上他了嗎?好像沒有。

但為何此時的心跳如此之快?面紗下的臉頰火燒般的燙?

李郃看著面前的那雙眼睛,呆呆地站在了門外,沒錯!是她!就是這雙眼睛!她果然是劉月兒!

現在,這雙眼睛中,有喜悅,有疑惑,有驚訝,有茫然,有無奈,有悲苦,一時間,竟是讓李郃的腦袋有些混亂,直到身旁的芊芊握住了他的手,輕聲呼喚:“主子,這位是劉家小姐嗎?”

身子輕輕一顫,李郃回過了神來,用力地閉了下眼睛後重新睜了開來,卻是不敢再看劉月兒的眼睛,只是道:“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劉月兒垂下臻首,聲音幽幽傳來,如遠處山谷中黃鶯的低鳴:“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里?”

——————————————

不是什麼耍大牌,今晚本來是有把握更兩章的,但老同學聚會,我拄著拐也得去,沒辦法的事,剛剛回來,連著去前寫的,趕了一章出來。



上篇:正文 第四十六章 突如其來的回憶    下篇:正文 第四十八章 月兒為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