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六十七章 神棍道長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神棍道長





第六十七章神棍道長

幾天下來,白狐香香的腿傷已是痊愈,精神也是越來越好,上跳下躥的好不活潑。除了李郃外,它也慢慢接受了芊芊,可以容得小侍女輕輕撫摸它了,但仍是只肯李郃一人抱它,小脾氣倔得很呢。

只是這小家伙同大飛卻好像有些矛盾,勢同水火,每次大飛一見到它都要顯出敵意,一副恨不得吞之而後快的表情,讓李郃真是擔心哪天他要是不注意,香香就給大飛連皮帶骨吞到肚子里去了。

不過李郃也愈發的覺得香香確實不凡,不僅通人性,而且它的速度和彈跳都是相當的驚人。每每只要他一招手,人還在幾米遠外,香香也能一下躍入他的懷中。恐怕放開來,大飛也未必能追得上它。

這日李東忽然對李郃稟道:“二公子,最近那個老道士老愛在咱們府門口徘徊,趕了好幾次了,每次人一不注意,他就又回來,人一去,他就跑,跑得還真是快,小的同李西追他數次都沒能追到。”

李郃聞言愕然:“是那天在林子里想訛我白狐的老道士?”

“正是那厮。”李東答道。

李郃不禁笑了起來:“他居然跑的比你們還快?奇哉怪哉!叫上牛大牛二牛三,隨本公子出去看看。”嘿,這一百三十多歲的老家伙,居然跑起來比兩個大小伙還快,想起那老道長眉白須左手拿拂塵右臂夾寶劍狼狽逃竄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想笑。

香香一下躥到了李郃的衣服前襟里,露出個小腦袋來,顯然聽到說要去見那老道,還有點害怕。

李郃微微一笑,輕輕摸了摸它的小腦袋,道:“香香不怕,我不會讓那老家伙傷你的,放心吧,看我去幫你出氣!”

帶著三牛和李東到了府門口後,李郃果然看到了在街對面鬼鬼祟祟的老道。

“啊哈!道長別來無恙啊……”李郃這邊才剛一走出去,那老道見了他身後的三牛,臉色就是一變,竟是立刻轉身提起長袍角向街邊拐角處跑去。那速度還真是讓人乍舌啊,誰能想到那老道居然是個一百三十多歲的老家伙?!

李郃呆呆的看了一會,對身後三牛道:“圍追堵截,給我把他逮回來!”

“先揍一頓?”牛大問。

“留幾口氣?”牛二問。

“斷幾根骨?”牛三問。

李郃想了想,道:“先逮回來就行,若無反抗,不必揍他。”

三牛領命,分三個方向從三個街道入口奔去。三人雖輕功不濟,但一身牛力,跑起路來是一點不差,疾速如風。

李郃和李東就在府門口悠哉地等著,不一會三牛已是奔了回來,牛大肩上扛著的正是一身道袍的老道士。

牛大將老道扔到了李郃面前,那道士不禁哀號一聲。李郃一看,老道的兩眼眶和嘴角皆有淤紫,顯然被三牛揍了。

“他反抗了?”李郃奇怪地問道,按理來說憑這老道的本事,應該不會做那麼不自量力的事吧。

牛大道:“他一見我們就把手舉起來,要打我們,我們就揍他了。”

“我……我是舉手求饒啊……”地上的老道慘叫道。

牛二道:“你又沒說。”

“我說了啊……我說我投降,我跟你們走……”老道冤枉道。

牛三道:“沒聽見,不算數。”

李郃啞然失笑,這三牛久沒架打,就是算准了要欺負這老道的。不過他們下手倒也算輕了,只是些淤腫外傷而已。

“我問你,你干嗎在我家府外鬼鬼祟祟?”李郃道。

“我……”老道坐在地上雙眼賊溜溜地左顧右盼。

牛二立刻一腳踹了上去:“主人問你話呢!”

牛三也補了一腳:“你他娘的想逃是不是?”

牛大剛一抬腳,老道已是閉著眼睛慘叫道:“我是為了那靈狐而來的!!!公子饒命啊∼∼再踢要出人命的……”

李郃懷中的香香這時露出了個小腦袋,兩顆黑寶石般的眼睛看向老道,竟是嘰嘰地叫了幾聲,叫聲中的歡快一聽便知。

那老道聽得這聲音,兩眼一瞪,怒聲道:“孽畜∼∼∼∼∼哎呀∼∼!”牛大抬著的腳終于找到借口落了下去。

嘰嘰嘰嘰,香香愈發歡快地叫了起來,一下從李郃懷中躥上了他的肩頭,兩個小爪子搭著他的頭把小腦袋靠在他頭發中,興致勃勃地看著老道慘號。

“哎呀∼∼別打啦∼∼∼公子啊∼!那真是狐妖啊∼∼∼∼哎呦!∼∼”老道一手護頭一手護襠,縮卷成一團,慘叫哀號著承受著三牛的大腳。

其實三牛也根本沒用力,幾乎就是把腳抬起來再放下去而已。但三牛什麼體型?一只大腿大腳的重量就夠壓死母雞了,落到人身上,那也是嗷嗷地疼啊。

李郃看揍得差不多了,就喊停,道:“我說你這麼執著干什麼?你要是想吃野味,公子我給你銀子,你去買來吃就是了,干嗎非要我的香香呢?你怎麼就下得了手啊你?”

老道一愣:“香香?”隨即看向他肩頭的白狐香香,臉上表情由愕然到驚懼,一下向後爬了數丈才回頭顫聲道:“她……她……她的傷……她的傷好了?!”

李郃輕輕撫了撫肩上香香光滑的皮毛,道:“有本公子的照顧,自然好的快了。”他卻是不知,那老道所說的並不是腳上的傷處。

老道眼中滿是恐懼,看著香香,艱難地吞了口口水,顫聲道:“公子,這……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一旦讓此三眼靈狐複圓……讓她得以複得人形,那……那……那本道可就再無法將她抓住了……本道的三十年功力也就白耗了啊∼∼∼公子,算本道求你了∼把三眼靈狐還我吧∼∼∼”

李郃奇怪地看了眼老道,將香香抱到了手中,跟它那靈動的雙眼對視了一會,道:“什麼三眼靈狐,我家香香只有兩只眼,不是你要找的三眼靈狐!”說著又讓香香鑽進了自己的前衣襟中。

老道哀聲道:“要開三眼,可得要三千年的修行∼∼,一旦三眼靈狐開了第三眼,那這世上就更無人可以奈何得了她了啊!公子,若你今日不將此妖狐交于本道除去,他日必為此妖狐所害啊∼∼∼!∼”

“媽拉個逼的!你這妖言惑眾的死神棍,敢咒老子!給我滾!我喊三聲,還沒在我眼前消失的話就打斷你的狗腿!∼”李郃兩眼一瞪寒聲道。旁邊的三牛立刻摩拳擦掌,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一……”李郃才剛開口,老道已經連滾帶爬開始跑起來了。

“二”字一出口,老道已消失在了街角。

李郃不禁大笑:“你娘的死神棍,我看你是經常騙人,被人追殺習慣了,才練就這麼一副飛毛腿!”

這時,從剛剛那老道消失的拐角處,麥東寬一臉疑惑地走了出來。

“剛剛那位道長怎麼了?”麥東寬問道。

李郃一邊往府中走一邊笑道:“一個死神棍,想訛我的香香,讓我嚇跑了。”

“神棍?奇怪……我怎麼覺得那麼眼熟啊……”麥東寬皺著眉道。

“眼熟?”李郃一愣,回身問道:“師傅你認識?”

麥東寬思索著,喃喃道:“看他的樣子,確實很面熟啊……一手寶劍……一手拂塵……,道士?”

李郃笑道:“是不是他也騙過師傅你,被你追殺過?”

“啊!想起來了!”麥東寬一拍額頭,對李郃道:“那位是明玄道人啊!”

“明玄?這神棍很有來頭嗎?”李郃疑惑道。

“豈止是有來頭,他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道術大家啊!在江湖上成名已有五十載以上,你師傅我未出道前就聽聞其大名了!”麥東寬肅容道:“江湖上,見到明玄道人,哪個不是畢恭畢敬的,就怕哪天自己也遇到什麼邪乎事,得請他來趨魔去邪。江湖中人皆是好勇斗狠之輩,不怕武力相斗,就怕這種怪力亂神的事啊!”

李郃呐呐道:“這麼說,他真是個道術高明的神棍?可怎麼那麼沒用,我看李東都比他能打……”

麥東寬哭笑不得:“你居然把明玄道人給打了……天啊!你小子……也只有你小子能干出這種事了!明玄道人是道法高深,可不代表他武功高超啊!道士哪個不是手無縛雞之力?若有那種能打的道士,除非是真正的得道高人,否則十有十一是騙子神棍!”

李郃嘟噥道:“我看那明玄也就是個神棍!居然說我的寶貝兒香香是狐妖,我看他還是木怪呢!”說著不禁看向了懷中的香香,卻見小家伙的眼睛也正怔怔地看著他,對視下,李郃不禁呢喃道:“你不會真是狐妖吧……”



上篇:正文 第六十六章 公孫劍舞    下篇:正文 第六十八章 豔兒花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