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北疆戰報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北疆戰報



第一百零二章北疆戰報

第二天一早起來,李郃就輕手輕腳地跑到白凝霜的房門前,手中的“百變無敵”搖身一變成了一把薄如蟬翼的小劍,想要把門閂挑開,卻發現門沒上閂,不禁奇怪。推開門進去一看,李郃不禁傻了眼,屋內竟無一人,她的劍和包袱也已不在——走了?

李郃苦笑起來,看來還是對自己太有自信了,以為白凝霜的心已被俘獲大半,差不多就可以接收果實了,她表面上雖說要走,但想來應該是說說而已,卻沒想到還真走了,而且連個口信都沒留。

李郃泄氣地走到白凝霜的床上坐下,床間仿佛還殘留著她身上淡淡的體香。忽然發現床上竟放著一條精心疊好的白色紗巾,不禁奇怪地拿起來看看。

是白凝霜無意間落下的嗎?不對啊,折得這麼整齊,放在被鋪之上,顯然是故意留下的。

不辭而別,卻留下貼身使用的紗巾,意思應該是人雖走,情未斷?

李郃剛剛有些失落的心立時又興奮起來,看來自己所想的沒錯,她對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只是不知為何要離開。不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既然知道了身份,還怕找不到她嗎?想著,拿起紗巾放到鼻間深深嗅了一下,微微一笑,收到了懷中。

余州城外,白凝霜騎于馬上回望,心中思緒複雜。

我為什麼要留那條紗巾給他呢?難道我真的對他已生情愫?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喜歡那個大壞蛋、大色狼的呢?我不是應該狠他,我不是想要殺他的嗎?她的內心矛盾地想著。

終于,幽幽長歎了一聲,她一揮馬鞭策馬奔馳起來,不一會,身後的余州城已是消失在塵土之中,看不見了。

“算了,愛又如何,恨又如何,重回雪華宮的誓言仍未見實現的希望,我又如何能將精力放在這上面。”白凝霜不住地抽打著馬臀,寒風迎面如刀刃般撕割著她嬌嫩的臉頰,她卻一無所覺,任長發和衣袖在身後楊起。

余州城內,鄒府大堂。

英雄會今日繼續,眾人還是討論著如何對付魔門的事情,而對于昨日展墨的事件,所有人都是閉口不提,仿佛從未發生過一般。

李郃昨日已經見識過這所謂的英雄會是什麼模樣,既沒擂台比武,又沒鉤心斗角,明槍暗箭,實在是無聊無趣至極。今日本想不來的,但存著一絲僥幸想看看白凝霜會不會還來參加,而且也不放心姐姐一人跟著那尹肖去英雄會,便也帶著香香再次到了鄒府。

還是同昨日一般,李郃緊靠著姐姐坐著,今日雖然沒有白凝霜,但那尹肖還是沒法坐在云琳身旁,因為今日香香也靠著她坐著,小狐妖對外人陰冷的眼神,可不是尹肖所能承受的,自然只得悻悻地再次坐到了對面。

聽著那群假仁假義的家伙在討論著對付一個連面都沒見過、連人數有多少都不知道的組織,實在是沒有意思,不多久李郃就靠在姐姐的懷中睡著了。他卻是不知,他這一靠,引得多少江湖少俠心碎了無聲,能不心碎嗎?昨天還只是竊竊私語微微動動手腳,今日那林佬木卻是直接靠到了云仙子的胸脯上睡覺,這還說明不了兩人的關系嗎?說不定昨晚就已經……

那些少俠們也是個個失了聽會的心思,都是滿腔殺氣,直想著待鄒大帝一聲令下,找人砍架。

一覺醒來,鄒大帝的英雄會總算又告一段落了,准備讓大家先吃飯飲酒,稍歇一會。

李郃則覺得鄒府的飯菜難吃,便拉上姐姐和香香到外面酒樓去吃午飯,當然,那個跟屁蟲尹肖也跟了來。

鄒府不遠的一座酒樓上,李郃等人叫了一大桌的美食,云琳在東海修行七年多,每餐都是粗茶淡飯,早也吃膩了,今次總算可以放開胃口大吃一頓,而尹肖更不用說,從出生到現在,就沒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倒不是說東海靈淵閣很窮,而是靈淵閣的武功主要以修身養性為主,所以講究清心寡欲。但云琳和尹肖可不會管那麼多,先喂飽了讒蟲才是正理。

見香香細心靈巧地為李郃剔著魚骨,將嫩滑無骨的魚肉整塊整塊地夾到他碗里,見他覺得嘴巴有些干了,便為他舀湯,見他碗里哪樣菜少了,便為他夾菜,當真是體貼至極,云琳不禁羨慕道:“小弟,你這侍女可真懂得照顧人。”

李郃對姐姐笑了笑,沒有說話,不過手在桌下卻輕輕摸了摸香香的大腿,表示對她的贊賞。香香同主人相處雖不算很久,但卻已相互了解極深,自然會意主人的意思,回了主人一個甜甜的微笑,雖然隔著面紗看不見那漂亮的小嘴,但見那彎彎的眉眼,李郃也知道小狐妖現在的笑有多迷人。

“你們又在打什麼暗語了?”那邊云琳見兩人表情奇怪,便笑道。

這時酒樓外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緊接著一個嘶啞的喊聲響起:“北疆戰報……北疆戰報……北疆戰報!……”

李郃眉頭一挑,北疆起戰事了?莫非胡人已經開始南侵?

云琳也輕蹙秀眉道:“北疆戰報?北疆出什麼事了?”

李郃站起身,道:“姐姐,我們去福豐當鋪看看。”

“嗯。”云琳也不吃了,立刻起身跟著李郃出了酒樓,而尹肖也緊跟而上。

到了福豐當鋪,叫來掌櫃的擺明身份,說出來意,那掌櫃立刻讓人去本地的知州衙門和驛站探探消息。不一會便帶回了李郃想要知道的消息,確實是胡人開始南侵了,這次與以往的小規模侵擾不同,似乎是大軍南下,輿圖想徹底侵占大夏國的領土。

福豐當鋪外,李郃對云琳道:“姐姐,現在這情況我得馬上回家去了。此時戰事剛起,正是我入軍立功之時,爹已說明要我往軍中發展,這回正是大好機會。姐姐你也別在這湊什麼英雄會的熱鬧了,跟我回家吧,爹娘他們都想你呢。”

云琳道:“嗯,胡虜犯我邊疆,我身為大夏國子民,也當披甲上戰場,保家衛國,小弟,姐姐同你一道去北疆。”

“不行!那邊在打仗,你一女兒家去做什麼?況且我還得先回家,待父親給我將銜,領了兵,再奏請朝廷准許後,才可帶兵北上啊!”

“什麼不行,我聽說胡國也有女將的嘛!女兒家又怎麼了,女兒家也未必比男兒差!我這一身的本事,幾十上百個大漢也奈何不了我!”云琳仍是倔強道。

李郃道:“這不是本事不本事的問題,我問你,你能跟那麼一群大老爺們在一吃住睡?你能忍著行軍一路連續幾十上百天不能洗澡?你能保證在戰場上聽從將官的安排?你能見那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情景而不膽顫?”

“我……”云琳被問的一窒,女兒家哪個沒有一些潔癖,一聽到要幾十上百天沒澡洗,還得和那麼一群大漢住一起,心中的激情就不免熄滅了幾分。

李郃馬上道:“姐姐你同我回家吧,到了家中後,爹娘若是同意你去,你便去,好吧?”

“可是,師公說……”云琳猶豫道。

“哎呀,別可是可是的了,這不是有特殊情況嗎。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徒在外師命一樣有所不受了!走了,走了!”

“師妹,師公說要先闖蕩江湖,曆練足夠,方可回家啊!”那邊尹肖馬上出言道。

李郃瞪了他一眼,道:“我們姐弟說話,你插個什麼嘴?爬一邊呆著去!”

“你……”尹肖想要發怒,卻又想起李郃的身份,只得悻悻地走到一邊去,心里卻是不住咒罵起來。

李郃又對姐姐道:“姐姐,你知道嗎,這幾年娘親因為想你,想得頭發都白了許多,前些年更是連續重病了好幾場,差點……差點就以為見不到你了。現在身子一直很虛弱,你……你就不能回去看看她嗎?”沒辦法,只得出動母親這張王牌了,反正先把姐姐騙回家再說。

“什麼?!”云琳一驚,她一向與義母最為要好,幾乎就是把甄氏當成親生母親來看,而甄氏也一直把她當自己的親女兒對待,如今聽到甄氏因為思念她而得重病,不禁急了起來:“母親身子不好,你還敢離家出走,我打死你個不孝的小子!”說著便要擰李郃的耳朵。

李郃也不躲閃,道:“那你就是孝女了嗎?去東海練個功就去了七年,一次家都沒回,你這又盡了哪門子的孝道了?”

云琳的手定在空中,怔了半晌,才無力地垂了下來,道:“我們回家,回家。”

李郃見姐姐終于答應回家,忙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走。”說著就拉起姐姐的手要回客棧,一見那邊尹肖又跟了上來,不禁皺眉道:“我說你跟來做什麼?你屎公不是讓你去江湖曆練嗎?那你就去曆練吧,多曆練久點啊!說不定還能遇到幾個女俠對你一見傾心呢,去吧去吧。”

尹肖干笑了兩下,道:“我得跟著師妹啊,師傅讓我保護她的。”

“你保護好你自己就成了,我家姐姐自然有我保護,誰敢碰她半根汗毛,我就捏暴誰的卵蛋,你該干嗎干嗎去吧啊,我們就不妨礙你曆練江湖了。”

“哎∼,這江湖曆練晚點再去也不要緊嘛,師公交代過我了,一定要照看好師妹。這師妹如果回家,我又哪能獨自去曆練江湖了?只得回東海稟報師公,師妹回家了。”

前面的云琳聞得此言,微微一頓,道:“小弟,你就讓我師兄跟咱們回家吧,我不想讓師公知道我有違他的師命。”

李郃只得應是,看著那興高采烈跟上來的尹肖,心中狠狠地道:“你小子找死,也就怪不得老子心狠手辣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幽後和聖女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回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