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初到虎營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初到虎營



第一百零五章初到虎營

大夏國的軍隊編制,一個標營是一千至兩千人,三到五個標營組成一個准營。

當李郃到達離扈陽城十五里外這個新建的准營營地時,由兩省總督洪字准營調來的一千輕騎標營、五州三監選出的一千精壯犯人、扈陽府各州縣村鎮征召的一千壯丁,已經來得七七八八了,但他們的軍服、武器,以及出征所需的糧草輜重卻仍在籌備中。這些人除了那總督衛軍的洪子准營的一千輕騎外,其他都是沒打過仗的犯人和壯丁,還需要進行一番整訓,才不至于到了戰場上去送死。

營外層層守備,至少有幾百名士兵在輪崗,非常森嚴,似乎都是清臨總督洪字准營的人。李郃他們進入時報了七次身份,出示了數次軍印。

但營地內可就完全是兩樣了,仍然非常雜亂,許多地方都還沒建好。那些調配來的犯人和新征來的壯丁皆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懶散樣,有些人甚至還沒被分編好,從清臨軍調來的幾個軍官,根本就不夠用。

只有那洪字准營的一標營輕騎看起來比較有軍人的樣子。

李郃前世對軍事方面並沒什麼關心,對前世的軍隊,也只從電視電影上了解到一些,更枉論什麼戰術理論之類的東西了。不過看到眼前這副情形,他也知道,現在這支軍隊還缺少兩樣東西——紀律和士氣,沒這兩樣,上戰場就是做炮灰給敵人加戰功而已。

李郃同幾個隨從並未穿鎧甲軍服,但進入營地後居然無人上前過問,那些個士兵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打屁說笑,不時還能聽到幾聲軍官的喝罵。

李郃徑直進入那一千輕騎的標營營地,直奔標統大帳而去。

過了不久,全營集合的號聲響起,那一千輕騎很快就集合完畢,但那些犯人和壯丁卻半晌過後才稀稀拉拉三三兩兩地湊過來,站得歪歪斜斜,同旁邊彪悍的輕騎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一千輕騎的標統站在校場上方的點兵台上,高聲道:“大家都聽好了!今日李統將有令,大家來一個比武打擂,前十名者,皆可升兩級,賞十兩白銀,並安排軍職。第一名者,更可成為副統將!得百兩白銀!”

台下眾將士聞得此言立刻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起來,他們被調到此地後一直沒有統將,連個副統將都沒有,今日突然說李統將下了命令,不禁讓他們詫異非常,都是向點兵台上張望,卻還是哪幾個熟悉的標營將領,沒有見到什麼李將軍。

很快就有幾個士兵過來在校場上畫了幾十個大圈,三千多兵士被分成幾十伙,就圍著這些個大圈,按照那位標統的吩咐開始,一個個進去結對比試。規矩很簡單,誰先被摔出大圈或被揍得起不來自動棄權的,就算輸。贏的一直站在圈里,直到一個一個上來,把他打下去為止。最後每一圈里留下的那個人,將和其他圈里留下的人分對比試,決出最後十名。

這些個兵士,以前不是成天訓練的彪悍軍人,就是傷了人命被抓到監獄的犯人,或者閑時在各村、各鎮橫行的流氓混混,再老實的也是成天干體力活的農漢或苦工。個個都是一身的力氣,精力旺盛。來到這軍營中那麼久,既沒怎麼訓練,也不得外出,成日就那麼晃蕩著,正無聊得緊,現在有這麼個打擂比賽,個個都是躍躍欲試,在旁邊觀戰的亦是叫喊得緊。

再加上前十名的可以直接升兩級當軍官,第一名的還可以一下飛上枝頭當鳳凰成了副統領,更是讓他們精神大振。

除了一千多輕騎軍外,其他的都是卑微的囚犯、混混、平民,如今被征召到軍中,有這麼個機會不上戰場就能升官發財,無不興奮非常,全力以赴,各圈都是戰得如火如荼。

而這幾十個圈中,卻有一個最引人注意,許多本在其他圈比賽觀戰的軍士也都應聲圍了過來,怔怔地看著里面的打斗。

只見里面一個俊逸少年,赤著上身,露出精壯的腱子肉來,面對著那些粗壯的漢子都是一拳一個,轟出了圈外,無人是他一合之敵。打了一會直喊不過癮,便讓眾人一起上,不消片刻,一圈的兵士都被他放倒了。

圈外圍觀叫好的眾兵士中一個瘦削高個對旁邊一個疤臉漢子道:“尤老大,這小子好像有兩下子呐,你能贏他嗎?”這位臉上一道長長刀疤的漢子乃是囚犯中的老大,姓尤名邙,外號西江老大,人稱尤老大。一身氣力可舉千斤,更是會幾手霸王拳。因揍死了十幾個對頭而被官府捉住,本來因為他拘捕時殺了三個捕快,是要斬首的,但後來總督大人下了令,把他連同其他幾個凶悍的重犯一同發配來了這里。

尤邙伸手摸了摸臉上的刀疤沒有說話,不過看著圈里那個干翻了幾十人後連氣都不喘一下,汗都沒流一滴的少年,神情凝重。心中的理智告訴他,這個少年的武藝絕對是十個他都難及的。可這樣一個少年,又怎會在這支新見的准營中呢?

“他是哪個標營哪個隊的?我怎麼沒見過他。”尤邙問。

瘦高個皺著眉看了一會,搖頭道:“我也沒見過,肯定不是我們標營的,會不會是那個農夫營里的?”

尤邙搖頭:“不是,你看他的褲子,可不是那群農夫能穿得了的,也肯定不是三監來的。要說是那群騎兵里的軍官,也不像,似這等人物,這麼多天來我不可能一次都沒見過。”

不一會,尤邙也在另一圈站到了最後,而後幾十個各圈最強的兵士開始捉對比試,淘汰晉級。

那個赤著半身的少年仍是一拳無敵,就那麼一拳,卻是無人能逃得過,直戰到了最後十名,還是無人可接他一拳。

最後,台下的士兵們都圍在了一個圈子外,後面一點的雖然被擋著看不清里面比試的情況,卻仍是狠勁地向上爬,往里張望。

本來最後十名也是分對淘汰晉級的,但那少年竟是覺得這樣太慢,索性讓他們一起上。

包括尤邙在內的九人也都是桀驁不馴的主,雖然已是看出那少年武藝非凡,卻還是不相信他能托大一人對他們九人,既然小子狂妄找揍,他們也不再客氣,各自對視一眼,大吼一聲合伙上前想把李郃按倒猛揍。但結果在外面兵士的歡呼叫好聲中,九人竟都被那少年一人一拳轟得噴出去老遠,九人連手,換來的卻仍是九拳。

這個少年自然便是李郃了,他並不太了解這個世界的軍隊,但有一點卻是知道的,軍中的將士和那些監獄里調來的所謂惡人死囚,都只佩服比自己強的強者或是有威信、有戰績的將領,一切都是靠實力說話。他現在只有十六歲,在軍中又無資曆,唯一有的便是家世和自身的力量。家世可讓他成為這一營之首,卻無法讓這些將士真心聽從他的命令,唯有以自己的實力折服他們,才能在以後的戰斗中指揮動他們。

于是,他便想出了這麼個比武打擂以升官職的辦法來。反正他們這屬于是中下級軍官,不需要什麼通曉兵法、運籌帷幄的能力,只要能打、有勇力便可,比武出來的人,無論是武力還是體力都是最好的,正可勝任。

而他也可以在這一過程中,讓這些士兵們見識到他的武力,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豎立威信。

就像李郃前世的歌星影星等偶像一般,李郃在眾兵士面前所展現出的強橫武力,使得他在這些人心中成了一個戰神般的存在,那些平日里被他們視若高手的人,在李郃面前,卻無一例外的都頂不住一拳,這對于他們來說,無疑是一種莫大的震撼。

圈外的士兵都是高聲歡呼著,慶祝著他們誕生了一位武藝高絕的副統將。

而那被他打翻在地的九人,爬起來後也是一臉的佩服,李郃贏得實在是干脆,他們輸得也是心服口服。

尤邙大笑著走上前拍了拍李郃的肩膀道:“兄弟,你是哪個標營哪個隊的?這麼好身手!以前可是在江湖上走動的?”他以前在江湖上也是頗有名氣的一號人物,知道以李郃的武藝,若在江湖上絕對也是個呼風喚雨的主。

其他幾人也紛紛上來詢問他的名字。

李郃沒有回答,只是也笑著拍了拍尤氓的肩膀。這時那騎兵標營的標統帶著幾個士兵分開人群走了進來,分開了一條道,將李郃請上了點兵台。

點兵台上,李郃已穿上了衣服,背負著雙手對台下眾兵士道:“兄弟們,我便是你們的統將李郃!”

台下眾兵士聞得此言先是一愣,接著盡皆嘩然,都沒想到他們的統將會是這麼年輕。

這些士兵有不少都是扈陽府周邊村鎮的人,不少人都知道扈陽二公子的大名,而總督洪字准營的那一標營騎兵雖不是在扈陽城內守備,但對這個扈陽總督府二公子李郃,卻也有不少人耳聞。所以李郃此言一出,他們在起先的驚愕過後又反應過來,這個人不就是二公子嗎?二公子居然來當統將帶兵了?!

“安靜!”李郃沉聲喝道,台下眾兵士立刻靜了下來,怔怔地望著他。

“想來諸位應該知道你們為什麼會在這里了。北方胡虜犯邊,正是我等大好男兒建功立業之時。你們中有的是常年駐守于此地郁郁不得志的軍人,有的是犯了案子就快處斬的囚犯,還有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休的農者、苦工。若沒到這來,你們會怎麼樣?就這麼一輩子當個小軍官、小士兵?過幾日被插上牌子推到荒郊野嶺處斬?一生碌碌無為靠耕作為生?”李郃站在點兵台上俯視著台下眾兵士,雖然他只有十六歲,雖然台下隨便一個人都至少比他大一兩歲,但此時他臉上的沉穩和威嚴卻使得現在情形好像父親在教兒子一般。

台下鴉雀無聲,剛剛李郃在比武時立下的威信已經體現出來。

“你們既然來到了這里!你們就是士兵,就是我的士兵!”李郃大聲吼道,這後半句話聽起來倒有幾分大逆不道的味道,不過這是在扈陽府,他不怕,空口無憑,誰能把他怎麼樣?

“瞧瞧你們現在這熊樣,有點軍人士兵的模樣嗎?站沒站相,坐沒坐樣,一個個都跟娘們似的!”

此言一出,台下眾兵士皆是下意識地挺直了身子,擺正了腦袋,站齊了隊伍。

“我等不用多久就要北上抗擊胡虜了!到時候,兩軍陣前對敵,你們是想當英雄呢,還是想做狗熊?”李郃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聲音這麼有感染力。

“英雄!”台下眾人高聲道,不過聲音卻是參差不齊,高低不一。

“你們在學女人叫床呢?”李郃鄙夷道。

“英雄!!!”眾兵士齊聲高吼。

李郃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找到那麼點軍營和軍人的味道。繼續道:“要像你們現在這樣,上了戰場就只有給人剁的份!”雖然他也沒上過戰場,不過憑著現在豎起的一些威嚴,還是能懾住這群新兵伢子的。

“一將功成萬骨枯,你們若是想當那一將,便拼了小命給老子在這段時間里練出點樣子來,你們若是想做那萬骨,老子馬上就送你們去滋養大地!”李郃說著雙目虎虎有神地掃視了一眼台下眾兵士,道:“從現在起,營中若有違紀者,一律嚴懲不貸!違反一次者,軍杖三十,再犯者,軍杖六十,犯三次者,殺無赦!”

說著按剛剛比武出來的名次,為那兩支犯人和壯丁組成的標營安排軍官,尤邙成了那支犯人標營的標統,讓他喜出望外。而副統將,因為最後比武的勝者是李郃自己,所以便讓那支騎軍標營的標統陳云兼任,由他負責日常的訓練安排。

李郃安排完這些事務後,又對眾兵士冷聲道:“我李郃保證,眾位只要肯好好跟著我干,咱們北上抗胡得勝歸來後,個個都能升官發財,光耀門楣!可要是誰敢跟我打馬虎眼,想試試我的耐性,挑戰我的威信的話,就先看看你們的腦袋會不會比這柱子硬!”說罷右手成爪往點兵台上一根大腿粗的木柱子抓去,只聽咔嚓一聲,那被抓之處木屑翻飛,木柱應聲而倒。

台下眾兵士看得呆若木雞,那些知道扈陽二公子大名的人更是心中清楚,若是誰敢跟他對著干的話,絕對會死得比那木柱子還難看。

又跟陳云和另兩個標統交代了一些事情後,李郃便准備回家了,今天出來已快一天,有些想家中的美女們了。

“將軍,請留步。”卻是陳云又跟了上來。

“陳將軍可有何事?”李郃問。

“將軍,是這樣的。總督大人呈報兵部組建這個准營的時候,並沒有報上名字,所以咱們營到現在還沒名呢,您看,您是不是給咱們營取個名字?”陳云道。

大夏國軍營名稱一般都是一個字,如李斯洪的總督洪字准營。

李郃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要叫,就叫個威風點的名字,就叫虎營吧!”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晨戲紫妍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猛虎蓄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