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風壑鎮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風壑鎮



第一百二十七章風壑鎮

“李將軍,此事急不得,必須得將各路大軍調配好,籌夠足夠糧草,並安排好行軍路線和進攻計劃才可以發兵,你還是再忍一忍吧。”翁遠笑著道。

其他幾個大將軍也是紛紛讓李郃多休息,再忍耐兩月,到時北上草原,有得他殺的。

這若是其他的將領一直這麼吵吵著要北上,蕭寒、林天文等人恐怕早就翻臉了,但李郃現在在軍中的地位相當特殊。于士兵們的心中,他簡直就是個不敗戰神似的傳奇人物,是他們精神的依托。這些大將軍又都知道他的家世,這次立下這麼多戰功,回朝後必然會受到大封賞,又有李家做後盾,今後前途不可限量,此時皆不願輕易得罪他。

李郃思慮了一會,道:“各位將軍,彤陽省北面有一關鎮,叫風壑鎮,是最靠近大草原的夏國城鎮,現在尚在胡人的控制中。胡人在我夏國掠奪的金銀珠寶和女子工匠都要經由那里運回草原,末將願帶三千輕騎,先往風壑鎮,做我北伐大軍的前鋒。”

幾個大將軍對視了幾眼,也覺得現在先拿下風壑鎮,為以後大軍北上開路,也不錯。

主帥林天文沉吟了一會,道:“這樣吧,便由黎布黎將軍率其所部鷹騎軍同你一道去風壑鎮,記住,攻下風壑鎮後只需守好便可,等待大軍到來。”

李郃忙道:“是!末將遵命!”

很快黎布也接到了命令,他在軍營里倒不像李郃憋得那麼痛苦,不過有仗可打,倒也挺高興的,特別是能和李郃並肩作戰,讓他期待著再來一次華平野那般的血戰。他卻不知,李郃這回卻是決定輕易不再出手,他可不想再讓這一身月兒做的鎧甲、戰袍報廢了。

現在李郃升為了一軍領將,他的虎營也被擴編到了八千人,飛字標營的輕騎已有三千,多是張齊由清臨軍中的精銳騎兵選出來的。這次要去風壑鎮,李郃便是決定只帶這三千輕騎。而黎布也只帶三千鷹騎軍,以加快奔襲速度。

正當李郃與黎布整備完畢,要離營北上時,一隊由南方來的騎士卻奔進了涼城大營。

“請問扈陽李郃李將軍的營帳在哪里?”為首的一名騎士對營外的站崗的士兵問道。

那士兵自然知道扈陽李郃是誰,如今不僅北伐軍,連三省百姓也都知道了這個虎威將軍的大名,聽得這騎士問起,他忙指著剛走不遠的李郃等人道:“李將軍奉命前往風壑鎮,剛離營,就在前面,剛走不遠呢!”

那一隊騎士忙又上馬,快馬加鞭趕了上去。

“二公子!……二公子!……”

正騎于馬上同黎布談笑的李郃忽然聽到這熟悉的叫聲,回頭應聲望去,正見那一隊騎士踏塵奔來,為首那名喚著自己“二公子”的,正是扈陽總督府里的一名護衛頭領。

李郃勒馬而停,待那護衛頭領到面前才道:“王潭,你怎麼來了?”

那叫王潭的護衛頭領從身上解下一個大包袱遞上去道:“二公子,這是芊芊姑娘讓我們帶來給您的。”

李郃接過來打開一看,見里面是幾件衣服、一封信和一個大盒子。

那幾件衣服一看手工就知道,肯定是月兒親手做的,都是春衣,真是想的周到啊!再打開那盒子看了看,里面分了好多格子,都放著一些方便保存不易變質的小點心,聞那香味,便知是紫妍的手藝。再打開信封,里面有八張信紙,每張信紙上的字跡都不一樣,竟是香香、芊芊、紫妍以及姐姐都寫了一張。

不約而同的,眾女在信上都是讓李郃多保重身體,吃飽、睡好、穿暖,打仗的時候要注意,一定要平安歸來,並訴說了自己的思念之情。

感受著信上的濃濃溫情,李郃心中感動不已,眾女的音容笑貌一一在腦海中浮現。

“二公子,夫人也讓小的帶話。”王潭又道。

“我娘說什麼?”

“夫人讓您多保重身體。另外,老爺讓小的跟您說,您在軍中做得很好,他很滿意。”

李郃點了點頭,本想也給家里爹娘和眾女寫封信,卻又想到這里臨時也找不到筆墨,加之他的字亦是實在拿不出手,便道:“你回去後告訴我爹娘,說我會為了李家的榮譽而戰斗的,讓他們不必擔心。跟芊芊她們說,我一切都好,讓她們不必掛念,等平滅了胡人後,我就回去娶她們過門。”

王潭笑道:“小的一定將話帶到。”

待王潭等人走後,黎布湊過來道:“是家里送來的?”

“嗯。”李郃將信件放入甲內戰袍中,貼身收好,衣服包好遞給旁邊的楊堇背著,又打開了那個食盒,看著里面的點心,眼睛直冒光。

“我說,不就是幾塊點心而已,你用得著那麼開心嗎?李老弟,我跟你說,我家妹子做的點心那叫一個好吃……”黎布習慣性地又開始誇起他妹妹了。

李郃笑了笑,拿起一塊點心放入嘴中,一臉的享受,那美妙的味道直由口中酥到了心底,一瞬間仿佛回到了扈陽總督府自己的小院中,回到了眾女們身邊。

“你不是吧……表情那麼惡心。”黎布在一邊笑道,他可不明白,這些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點心,能有那麼好吃?

李郃拿起一塊點心遞過去道:“讓你嘗嘗什麼叫人間美味。”

“我不吃,這種喝茶配的點心,都一個味道,沒意思。”黎布擺手拒絕道。

李郃道:“一個大男人的,吃塊點心都不敢?”

黎布受不得激,撇撇嘴接過點心,道:“這有什麼不敢的,只是不喜歡吃罷了。”說著將點心送入口中。

酥軟的點心一入口,黎布的眼睛立刻直了起來,嘴巴吧唧了兩下,津津有味地嚼了起來,一邊嚼還一邊贊道:“好……嗯∼∼不錯,好東西啊!”手又伸向了李郃的食盒。

李郃把身子一轉,嘿嘿笑道:“你不是不喜歡吃嗎?不喜歡吃就不要勉強了啊。”

“嘿嘿!李老弟,我說你這是什麼點心啊,味道怎麼這麼好?差點都把我舌頭給吞下去了,太好吃了,再來一塊……”

“這可不行,我可就這麼一盒!”

“就一塊,再來一塊!”

“就一塊啊……喂喂,你說好只拿一塊的!”

“娘的!不要這麼小氣,回京城後我請你喝酒!∼”

“哇!你嘴不是那麼大吧,一口四個?!給我留幾個吧……”

“我把妹妹嫁給你,你把這些都給我了!……”

“不是吧,有你這麼當哥哥的嗎?我連你妹妹都沒見過啊!”

“我妹妹還值不起這幾個點心嗎?我告訴你,我妹妹美貌溫柔,知書達理!……呃……怎麼沒了?啊,楊將軍,你背上那包袱我看看……”

“喂喂……黎大哥……黎黑鬼!!!那里面是衣服!!”

就這麼一路說鬧玩笑著,李郃與黎布帶領著虎營和鷹騎營到了風壑城下。

遠遠的看到虎營中那個大旗上飄揚的碩大“虎”字,風壑城中的胡人就開始騷動起來,不少人甚至准備要由北城門逃跑。

虎威將軍李無敵的威名早已經傳遍了胡營上下,他在胡軍中的影響力,絲毫不亞于在夏軍中。

在夏軍里,他是無敵、勇猛的代名,而在胡軍中,他則成了不死、殘忍的惡魔。

“是虎魔來了,是虎魔!虎魔來了!……”驚慌的胡人在風壑城頭驚慌的呼喊著。

兩營的數千輕騎列在風壑城前,李郃看了黎布一眼,點了點頭,提起長斧策馬沖向了城門。城上立時射下無數箭矢,李郃手中百變化成了一把巨大的黑傘,護住了他和戰馬,一路沖到了城門下,百變瞬變,長斧在手,僅一下就將城門劈了開來。

風壑城的大城門被李郃一斧砍爆,城外的黎布立刻舉起長槍大喝一聲,帶領著夏軍沖殺了過來。

胡人本就對李郃充滿了恐懼,此時又見他大發神威,皆是心膽俱碎,紛紛奪馬而逃。李郃與黎布早有安排,另一面北門外的數千輕騎奔湧而出,將欲逃的胡人堵了個正著。

其實風壑城的胡兵也有四、五千人,數量比虎營和鷹騎營並不差多少,但因為華平野一戰,他們是戰敗方,士氣大損,且對李郃有著無比的恐懼之心,所以一見城破,立刻作鳥獸散,根本提不起半點抵抗之心。在華平野的經曆,已經讓他們對這個殺人惡魔失去了抵抗的信心了。

李郃這次並未怎麼砍殺,除了到他身邊來的外,他並沒有刻意去追殺其他胡人,而那些胡人一見他那把標志性的黑色長斧遠遠地就躲開了,甯死在別人刀下,也不願去惹那惡魔。

戰斗很快結束,只有少數胡人逃脫,其他不是被俘就是被殺。這次活捉的胡人,竟有一千八百之多。

黎布笑道:“將這些俘虜送回京城,咱們又是大功一件啊!”

李郃對楊堇道:“可有找到被擄掠的女子和金銀珠寶?”

“回將軍,還在找。”楊堇回道。

風壑城是大夏國最靠近草原的邊關城鎮,經常被胡人洗掠。城內的建築物多以巨大的條石建造,簡單樸素,以堅固為主。

城中的街道相對于這座城的規模大小而言,應該是相當相當的寬了,幾乎與扈陽城的主道一樣寬。

此時,這條寬大的街道上,到處都流滿了鮮血,一條條一灘灘,汩汩流動,就像紅色的小溪一般。這些鮮血,多是胡人的,一具具的尸體躺橫七豎八地躺在街道上、房屋中。

這座城里的百姓早在幾月前胡人南侵時就被屠戮一空了,成了胡軍南下的中轉站和補給處。

李郃與黎布幾人正騎著馬在街道上慢慢踱著步,指揮著士兵搜查城中房屋,古康策馬奔了過來,抱拳道:“將軍,我們找到了五百多名女子、工匠和一些珠寶金銀。”

“哦?在哪里,帶我去看看。”李郃說著看向古康,奇道:“古康,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受傷了?”

面色有些慘白的古康道:“末將沒事,只是……唉,將軍你去看看吧。”

李郃同黎布對視一眼,都是一臉的疑惑,眾將隨著古康到了城中一處看起來像衙門倉庫的地方。

這里有一排巨大的房屋倉庫,屋子四周都是密封的,沒有窗子。古康將其中一間屋子的巨大屋門一打開,一股血腥惡臭立刻撲鼻而來,不過眾將都是久曆沙場血腥的人,並不太在乎,但對屋里有什麼東西,卻都充滿了好奇。

當屋門完全打開後,眾將都是發出一陣驚呼,連李郃都是張大了嘴,兩眼瞪得渾圓。

屋里是女子,全部都是女子,更確切地說,全部都是裸體女子。

這些女子看相貌便知是夏人,她們一個個渾身赤裸,躺在屋內潮濕陰暗的地上,身體上傷痕累累,滿是汙垢,有的被挖去了雙眼,有的被割去了肢體,慘不忍睹。

其間夾雜著數不盡的糞便和鮮血,不少女子都已死去,有的尸體甚至已經爛得只剩骨架,那些暴露在外的內髒和肌肉上的蛆蟲之多,讓這些見慣了血腥和尸體的將領都是感到胃部陣陣蠕動。

屋里的女子多數都已死,有幾個未死的看到李郃他們,眼睛也是空洞而無神,一動不動,躺在旁邊的尸體間,任那些蛆蟲爬上她們的身體。

“這……這是怎麼回事?”李郃的聲音有些干澀。

古康將屋門關上,道:“這些都是胡人擄來的夏國女子,比較美貌的都已被送往胡族王庭,風壑城里剩余的幾百名女子,都是給城中守軍淫玩的。他們將這些女子帶去玩虐後,便扔到這里面來,任其自生自滅……這幾個大屋子里,都是這樣半死半活的女子,只剩兩個屋里的女子還未被胡人碰過。”

一陣沉默,眾人皆是無言,心中卻是酸楚。

“啊!——”李郃忽然暴吼一聲,手中的長斧猛地往地上一砍,“噗”的一聲悶響,一道深近一米的大坑出現在了眾將眼前。

眾將都是被嚇了一跳,怔怔地望著沉著臉一副陰寒殺氣的李郃。

李郃看著眼前的屋子,心中百感交集,他本以為自己夠壞了,夠狠了,夠陰了,夠殘忍了。殺人如割草,看尸體如看豆腐一般。可當看到眼前的這些景象時,他還是被震驚了,胸口一股惡氣憋著無處發泄。

“把那些俘虜拉過來!”李郃忽然陰聲道。

老虎是可怕的,生氣的老虎更是可怕百倍千倍,這個時候,便是黎布都不敢說上一句話,李郃就真如九天降臨的惡魔一般,威風凜凜,一身殺氣。

很快,一百名胡軍俘虜被拉到了這里來。他們被繩索綁著,連在了一起,驚恐地看著眼前這個拿著黑斧的男人。

便是旁邊的夏軍將領,此時也是噤若寒蟬,古康不禁有些後悔自己帶李郃來看這些東西了。

李郃陰森森地看著眼前的胡兵,一個一個地看過去,一百個人,同他對了一百次眼神,過了許久,才道:“到了地獄等我,老子就是從地獄來的,到時候回地獄,再砍你們!”

他的話胡人們聽不懂,他的動作他們更不懂。

只見李郃將身上的鎧甲一件件除下,脫了戰袍,交到了旁邊的楊堇手中,只穿著長褲,赤裸著上身,拿起長斧。

夏軍將領們都知道要發生什麼了,但沒有人說話,有的繼續看,有的則移開了目光;

胡兵俘虜們也知道要發生什麼了,但是他們的哀求沒有人理,他們的慘叫很快響起。

就像剁豆腐一般,一百個胡兵成了一團的豆腐渣,當一身鮮血的李郃回身走過來的時候,所有的夏軍將領包括黎布、楊堇和古康在內,都是渾身一顫,打了個激靈。

“城外有個樹林吧?”李郃經過古康身邊時冷冷地道。

“是……”

“還有一千多個俘虜吧?”

“一千七百多個……”

“全部閹了,砍掉四肢,挖了眼睛,吊樹上。”李郃淡淡地道。

“是……”古康覺得自己的喉嚨很干,很干。

“那些金銀珠寶有多少?”

“沒細數,但應該有不少,至少能值上百萬兩吧。”

“拿出一半,分給那些沒被侮辱的女子,派一百人,送她們回家去。”李郃道。

“一……一半?”古康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一半。”李郃說完便翻身上了自己的坐騎,對楊堇道:“給我找個住處,准備洗澡水。”

直到李郃策馬離開後,眾將領才長長的籲了口氣,不過看到那一地被劈成豆腐腦樣的肉骨,想起剛剛的一幕幕,幾個將領還是禁不住嘔吐起來。連黎布也是一臉的慘白,心中暗叫他娘的,李老弟實在是有夠猛,太猛了,也只有他能鎮得住我妹妹了。

剛剛李郃氣勢實在是太強,壓得眾將連氣都喘不過來,更枉論對戰俘的處理提什麼意見了。

“真閹了、剁了、挖了,吊樹上?”一個鷹騎軍的將領猶豫道。

黎布道:“當然。”

“可這是違反軍律的……”

黎布白了他一眼:“那你跟李將軍說去。”

那將領馬上不說話了。

不過這項工作說起來輕松,做起來卻真是有夠困難。一千七百多名戰俘,直弄了一天一夜,也才吊上了七百多人,那一片林子都被掛滿了。

嫌得麻煩,李郃干脆大手一揮,通通活埋了!于是,剩余的近千戰俘得到了解脫,不必掛在樹上風干腐爛,得以入土滋養大地。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勝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血色風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