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山的故事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山的故事



第一百三十九章天山的故事

風姨聽得李郃此言,整張臉都沉了下來,面紗下的貝齒緊咬薄唇,神色複雜地看著李郃,心中顯然在做著激烈的斗爭。

李郃不禁有些奇怪,依他對風姨的看法,這個女人的性格應該是非常倔強和自負的才對,按理說他提出這樣的條件來,她應該是馬上一口回絕的,怎麼會竟然是猶豫了起來?難道那個問題對她真有那麼重要?

“請你不要欺負我風姨。”天秀還是用那輕柔的聲音道。

李郃將婧姬拉起來摟到身旁坐下,玩弄著她的酥胸道:“這樣叫欺負她,那看來我很有必要讓你知道一下什麼才叫欺負啊?”

正說著,那邊風姨忽然一下跪在了地上,扯去臉上的黑紗,伏下了身子,將臻首湊到了李郃腳指旁。

“風姨,你做什麼?”天秀大驚,忙上前拉住風姨,她不禁有些不解,當初在眾人面前,她為了救阿布拖而答應當眾親吻李郃時,風姨拉住了她,讓她不要放下自己的尊嚴,可是現在風姨卻又為什麼要如此作踐自己?那個問題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風姨的眼中噙著淚水,但緊咬著嘴唇硬忍著沒讓淚流下來。李郃不禁覺得,這個至少四十歲以上的女人,現在看來倒還有點小女孩的可愛。

“請你告訴我,那火麒麟是在哪里看到的?這對我和我的門派很重要。”風姨低聲哀求道,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低三下四地求人呢。

天秀不解道:“風姨,天山派不是已經不在了嗎?你這又是何苦?”

風姨輕撫著她的秀發道:“秀秀,你不懂的,天山派雖然已經不在了,但是天山人的心中,天山派卻永遠不會消失。”

李郃僥有興趣地看著兩人,嘴巴卻已在婧姬的耳珠和脖頸間游走,直將她逗得臉頰泛紅,嬌喘連連。

“原來那家伙是麒麟嗎?我還真沒看出來。”李郃用腳將風姨的下巴挑起來,道:“你是天山派的?據說你們的什麼聖女很漂亮啊?”

風姨沒有反抗,任李郃的腳挑著她的下巴,眼中微閃過一絲黯然,道:“天山派現在已經沒有了,最後一代天山聖女也已經死去。那火麒麟乃是天山神獸,也是天山派一直以來的護派之神,已經幾百年沒有人見過了,請……請你告訴我,是在哪里見到它的,那里可能是天山派的元脈所在。”

“哦?這麼說,這對你很重要了?”李郃的大手已經滑入了婧姬的胯間,伸入了她的絲裙內,探索著那濕熱的幽深之地。

“是的。”風姨道。

天秀道:“請你告訴風姨吧。”

“想知道啊?很簡單,舔吧,舔得舒服了,我就告訴你。”李郃動了動腳指,在風姨面前晃了晃道。

風姨猶豫了一下,終是張開了檀口,將那微沾了些塵土的腳指含入了口中,秀眉立刻緊緊地蹙到了一起。

“風姨你……”天秀驚呼,婧姬的眼中卻沒有多大驚訝,她早已經為李郃舔吻過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了,自從這個惡魔抓了她的兩個哥哥後,她便再也難以逃脫他的控制。

“嗯,不錯,要用舌頭舔,對,就這樣,不要放過每一個角落,賣力點,別那麼不情願的樣子……”李郃一邊愛撫著婧姬的嬌軀,一邊指揮著風姨如何服侍自己的腳。

直舔了半晌後,李郃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對風姨示意可以了,道:“嗯,還不錯,現在我來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事。你說的那火麒麟,是我在天山半山腰的一個山洞里遇見的。”

風姨一邊擦著嘴角殘留的津液,一邊問:“山洞?是個什麼樣的山洞?”

李郃便將自己在山洞及山洞中的世外桃源所見所聞說了出來,天秀和風姨都是聽得驚奇不已,天山中竟還有那樣一個奇妙的所在,還有像靈兒這樣美麗的少女生活其中,對那死在冰室里的女子,也充滿了好奇,那究竟是誰呢?

“說起來,她還寫了一排字,說什麼‘至尊聖女’什麼的。”李郃回憶道。

“至尊聖女?!”風姨驚呼出聲。

“噓,小聲點。”李郃皺眉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懷中正熟睡的靈兒。

“真的寫的是……是至尊聖女?”風姨又問。

“不錯,是至尊聖女,她確是你們天山派的人?”李郃道。

“天山派每一代聖女都有一個稱號,像秀秀她娘就叫傾天聖女。而這至尊聖女,便是秀秀她娘前一代的天山聖女,不過後來突然莫名其妙的失蹤了,說起來,天山派的衰敗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卻沒想到,她竟然一直在天山的山洞中。”風姨說著,忽然抬頭看著李郃,道:“你……你上到天山峰頂了嗎?”

李郃點頭道:“當然上去過,怎麼了?”

風姨忙問:“那你有沒有見到峰頂上有個池子?”

“有啊。”李郃回想起那天在天山頂上洗的那個澡,真是他娘的有夠舒服啊,要是能把那池子搬回來當專用浴池就爽了。

“那……那……你有沒有……有沒有……”風姨皺著眉,似乎在想著該問什麼。

“有沒有什麼呀?”李郃不耐煩地問。

天秀也有些詫異地看著風姨,她今天這是怎麼了?

“你有沒有喝那池子里的水?”

“沒有。”李郃道,“不過我在里面洗了個澡。”

“什麼?!”風姨聽得此言,失聲道:“你在天池里洗澡了?”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那池子里的溫泉用來洗澡正合適。不過話說回來,在那麼個冰天雪地的地方,居然有那樣一個溫泉水池,還真是有夠奇怪的,你不會告訴我,那什麼天池是你們天山派造的吧?什麼樣的人有那本事?”

“那是天山天靈而成的天池,你……你竟在里面洗澡?那……你……你沒什麼事吧?”風姨急切地追問。

“什麼叫我沒什麼事吧?我不是好好地在你面前嗎?怎麼?我很希望我能有什麼事,最好是死在天山是吧?”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那……那你摘到天山雪蓮了嗎?”風姨現在的語氣竟是和天秀一般輕柔,讓人不禁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真的風姨了。

李郃微掀開“百變”黑袍的一角,伸手入懷,拿出了一朵巨大的天山雪蓮,道:“這個是不是就是天山雪蓮?”

風姨看得一驚,道:“你居然采了一朵下來?!”

李郃撇了撇嘴道:“什麼一朵,那山崖上看得到的,我都采回來了。”

“什麼?”風姨聽得目瞪口呆。

天山雪蓮要成一朵可都需要上萬年的靈氣積累才可盛開啊,天山派每三十年都由武功最強者在七、八月天氣最好時上山,于山崖間采數粒蓮籽而歸,供以制成聖藥給聖女服用。天山雪蓮根系天山之脈,若摘下,必會引得天山震動。而每次上山采籽的人,因為武功需要最高,所以一般都是聖女本人前往。有好幾代的天山聖女都未能到達山頂,即便到達山頂者,采回蓮籽的也是寥寥數人。像天秀的親娘,便是在前往天山峰頂采蓮不果回來後,身體漸漸變差,為後來的早逝埋下了病根。

天山雪蓮生長在如此險惡之地,又如此難摘,自然被附上了各種神秘的色彩,因此草原人才會認為天山雪蓮是最高貴美麗的象征,若有人能摘下雪蓮花,那便是最強的真勇士。而實際上,草原人所說的“摘雪蓮花”,便是去采雪蓮花的籽。近幾百年來,胡人眾多的勇士中,也只有區區兩人能在天山派的幫助下先後到峰頂采得蓮籽。而這兩人,回來族中後,都受到了重用,被喻為第一勇士。可是兩人皆在前往峰頂的途中被那無匹的寒氣侵傷了心肺,回來後沒過半年都死了。

風姨沒有想到,眼前這夏軍中的惡魔,不僅只身一人上了天上,還在天池中洗澡、摘下了所有的天山雪蓮,更是騎回了天山的神獸!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可雪蓮就在眼前,麒麟就在營外,也由不得她不相信。

“原來這就是天山雪蓮。”天秀和婧姬也目光炯炯地看著李郃手中的雪蓮,這天山的聖物,她們從來都只由書冊或傳說中看過、聽過,卻從未親眼見到。

風姨神色怪異地問:“那……你是怎麼馴服火麒麟的?它居然能讓你騎著他?”

“這個嘛,可就是個大秘密了,你再幫我舔舔這只腳,我就告訴你。”李郃壞笑著道。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風姨竟然沒說什麼就俯下身去舔起了他的腳來,臉上的表情也不像剛才那般不情願和痛苦了。

這個女人在搞什麼鬼?李郃的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讓她隨便舔了兩下,便喊停,問道:“現在既然天山派都沒有了,你又何必如此執著于這些問題?”

“請你告訴我。”風姨的雙眼竟是熠熠有神。

“其實也很簡單,我把它揍了一頓。”李郃道。

“把火麒麟揍了一頓……”風姨難以置信地喃喃歎道。

李郃轉過頭對天秀道:“你的這個雞婆風姨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天秀看著他,緩緩道:“你覺得欺負人很開心嗎?”

是夜,李郃與天秀、婧姬和靈兒三女大被同眠,七彩蝴蝶靜幽幽地停在四人枕邊,似乎也在沉睡。

不過因為靈兒一定要躺在李郃的懷中才睡得著,所以他雖然憋了幾日的欲火,卻沒辦法找婧姬和天秀瀉欲。待到靈兒熟睡後,他又怕將她吵醒,還是沒有與兩女快活,但精神太好,怎麼也睡不著,只得起身披著衣服走出帳外吹風看星星。

帳外也是一片寂靜,守在門旁的親衛一見李郃出來,立刻站直身子道:“將軍。”

李郃點了點頭,走到前面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坐了下來,看著遠處的星空與一樣黑暗的草原深處連在了一起,心中竟不可抑制地湧起了一股思鄉之情,這鄉,不是扈陽,而是前世的家。

想起前世的父母,前世的朋友,前世的生活,一陣奇異的不真實感立時覆滿了他的心,仿佛他這十六、七年的生活,都是一場虛幻的夢境般。

李郃心中一驚,趕緊用力搖了搖腦袋,心中對自己大喊:我是李郃,是大夏國的李郃,是清臨總督李斯洪的兒子,我就是我,我有無敵的力量,我有通天的權勢,我還有香香、芊芊和許多我愛和愛我的女子,我很幸福,很幸福……前世已成過往,今世才是真實,今世才是真實!

“你很孤獨。”忽然,身旁傳來一個輕柔如春風的聲音,李郃微怔之下轉過頭去,只見一身白色裘袍的天秀公主不知什麼時候坐到了他的身旁,也抬著俏臉望著那遠處的星空。

李郃淡淡道:“你在說什麼傻話呢?我孤獨?呵呵,你知道我手下有多少忠于我的將士嗎?我只要說一句話,他們就能為我流血拼命。你知道我家中有多少嬌妻嗎?她們愛我勝過了她們自己。我會孤獨?哼,笑話!”

天秀轉過頭來看著他,柔聲道:“若你的心孤獨,便是身在鬧市也是孤寂。”

李郃也看著她:“不,我不孤獨。”是的,他相信自己的心有人能懂,至少家中的芊芊便懂他,她了解他,他也了解她,他們兩人甚至只需要一個眼神便可傳達訊息。還有姐姐,她也了解他,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她是他最親的人。是的,他不孤獨,不論是身還是心。

“人總是不願意面對自己的心,我從你的眼中看到了你壓抑在心底的哀傷。”

“呵,哀傷?我為什麼要哀傷,天下間又能有幾個人過得比我還好?我怎麼會哀傷?你不用枉費心機了,你要渡化我,倒不如去渡化那只火麒麟。”

天秀移開了目光,又看向夜空:“我給你講個故事好嗎?”

“不好。”李郃也看著夜空道:“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晚上還要聽故事。”

“那……你跟我講講天山頂上是什麼樣子的好嗎?”天秀又道。

“天山頂上?你沒上去過?”李郃奇怪道:“你的那個雞婆風姨不是天山派的人嗎?她沒帶你上去玩過?”

天秀搖搖頭道:“天山派是建在天山腳下的,我去過天山很多次,但卻從來沒能上去過。天山太冷了,便是風姨也上不去。你說,站在天山的頂上看大地,是不是很壯觀?”

李郃道:“天山頂上看下去,都是云,毛都看不到。”

“天池是不是很純淨,就像一面大銅鏡?每到夜晚,月亮倒映在池水中,整個天池看起來就好像人的眼眸一般?它上面冒著嫋嫋輕煙,就像仙境?……”

“它就是個大水池子,像一口正煮著開水的大鍋。”李郃撇了撇嘴道。

“那那個天山的山洞里,是不是鳥語花香,就像云端仙界一般?”

“那里四面都是冰壁,就像個龜甕一樣,大夏天去住個幾月避暑倒是合適,長住下去憋死你。不要把什麼都想得那麼美好,這世界是現實的,就如你現在已不再是胡族的公主,而是我的女奴一樣。”

“反正它那麼美麗,有水有吃的,又沒有寒冷酷熱和野獸蟲蛇,住在那里面又有什麼不好呢?天地間的世界,不也是一個大龜甕嗎?心若走不出自己的囚籠,便是能遨游世界,也不過是在龜甕中散步而已。”天秀喃喃地道。

李郃一拍額頭呻吟:“我的天!胡族的公主竟然是個得道的尼姑?”

幾天後,李郃的虎營與黎布的鷹騎軍也要撤回夏國了,軍中眾人都在不停忙碌著。而胡人自從知道那日騎著麒麟而來的黑袍人就是夏軍的虎魔李郃後,他們在夏人面前就更抬不起頭了。胡人們的心中,也更加確信,是天神發怒了,他要懲罰胡人犯下的罪孽。李郃在他們的心中,也慢慢的變成了天神使者的身份,由恐懼仇視,便成了害怕敬畏。

那天問過李郃的天山經曆後,風姨現在見了李郃都是必恭必敬的,讓他是覺奇怪不已,暗道不會這個半老徐娘開始思春,對自己動情了吧?不過她長得還算不錯,皮膚依舊光滑細膩,身材也挺豐腴的,收了做個女奴,倒也沒什麼損失。

這日天秀找了個李郃不在的機會,問風姨:“風姨,你這幾天怎麼了?我總覺得你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風姨似乎猶豫了一會,終是道:“秀秀,我告訴你,這個虎魔……李將軍,可能是我天山派的第三位降世聖主。”

“什麼?聖主?!”天秀驚呼,天山派每一代都有一個聖女,負責主持天山的事務。當聖女死去或出嫁後,便有新的聖女替代。可是這聖主卻自天山派開派千百年來,只出了兩個。當有聖主時,聖女便成了輔佐他的妻子。

風姨點了點頭道:“你可能不知道,天山聖典上有言,只要能上得天山峰頂,飲一口天池水而不死者,便是天山聖主。千百年來,天山派還只出了兩個聖主,但每次聖主現世後,都能領導天山派輝煌一時,現在這第三位聖主現世,天山派……或許有重建的希望了!”

“這……只要喝一口天池水便可成為聖主,那若是同時有幾人都喝了天池水而不死,那聖主不是有很多人?”天秀不解道。

風姨的眼睛直放光,語氣微有些激動地道:“這根本不可能。且不說要登上天山峰頂有多麼的困難,天下能憑一己之力上去的,少之又少。即便到了天山峰頂,那天池水也不是常人喝得了的。天池水可熔鋼鐵,無論什麼,只要濺到一滴,立刻被熔化,更枉論喝下去了。能不被天池水所傷的人,必是天神選的聖主。那李將軍不僅在天池中洗澡無事,而且摘了天山雪蓮回來,更是降服了天山神獸火麒麟,你說……他還能不是神主嗎?”

天秀不禁感到有些犯糊,這李郃怎麼突然之間又成了天山聖主了?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他?”

風姨道:“我當然會告訴他的,天山派的重建,就靠他了,不過現在還不是最佳時機。”

“時機?”天秀的心中更加疑惑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虎魔歸來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一路向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