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路風流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路風流



第一百四十二章一路風流

虎營及江南清臨軍都屬于地方駐軍,所以李郃與張齊都要先帶著所部返回扈陽,再上京面聖受賞。

“李將軍,請盡快安排好虎營的事宜,然後帶著楊堇、古康和陳云、尤邙四位將軍同張齊大將軍上京,切莫讓大家久等。”在分手時,蕭寒執著李郃的手說道。

李郃道:“蕭將軍放心,末將一返扈陽,便即刻啟程前往京城,決不會誤了皇上慶功之期。”

主帥林天文、大將軍翁遠等人也先後與他作別,現在這位威震天下的“虎威將軍”可是個絕對的紅人。憑著他此次的戰功和顯赫的家世,用鼻毛都能猜出他的前程如何。要不是他們都知道李郃已經定了親,恐怕這回立馬就會找人向李家說媒去了。

黎布與李郃碰了碰拳頭,笑道:“李老弟,快些來京城啊,到時咱們不醉不休,喝他娘個痛快!”

“放心吧黎大哥,不過你可得先准備夠酒了,不然到時候可不夠我喝的。”李郃亦是笑道。

“沒問題!”黎布說著又湊近了低聲道:“到時候,我家妹子也可以陪你喝兩盅。”說著又對他曖昧地笑了笑,才與他道別離去。

“呃……”李郃無奈地搖了搖頭,這黎布的妹妹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女孩呢?有這個的哥哥,妹妹恐怕也不會普通吧!

路還在繼續走,主力大軍往京城而去,清臨軍則進入江南。

這一路之上,李郃一直都在教著靈兒和婧姬說夏語,兩女都是冰雪聰明之輩,已是學會了不少夏語的讀法和意思。

不過教的內容嘛……

“哥哥……親哥哥……好哥哥……”這是靈兒在練發音。

“嗯∼,乖靈兒,好∼”李郃滿意地親著她的小臉兒。

“夫君……我……愛……你……”這是婧姬的聲音,自從知道這幾個字的意思後,她每次被李郃逼著說這些話的時候,俏臉都要紅成一片晚霞。

不過李郃也沒讓天秀她們悠閑,竟是教靈兒和婧姬唱起了自編的歌謠:“太陽出的早,天秀去洗澡。走過一座橋,發現河一條。天秀脫了衣服下水了(liao3音)。

水聲嘩啦啦,天秀笑哈哈。突然一陣大風刮,傾盆大雨嘩嘩下。衣服被水沖走了(liao),天秀光著屁股跑回家∼嘿!跑回家∼∼”

剛開始靈兒和婧姬都不知道歌謠的意思,學得還津津有味。等到知道意思後,靈兒唱得更歡了,婧姬卻是紅著臉死活不唱了。而歌謠的主人公天秀公主嘛,即便她再怎麼心平氣和如天山般沉靜,聽到這樣的歌謠也不可能無動于衷。每每靈兒用她那甜甜的聲音唱著這歌謠的時候,天秀的嬌顏就得粉紅一片。

白天趕路時,在火麒麟背上,李郃礙于周圍有士兵,不好白日宣淫,只能是揩揩懷中靈兒和身旁婧姬的油,胸部揉一揉,美臀捏一捏。不過到了晚上紮營時,婧姬和天秀都是免不了被蹂躪一番,因為天秀房事時過于冷淡,所以李郃是特意對她加大了照顧,這“照顧”果然有了成效,天秀畢竟還是女人,現在這草原公主的嬌軀已經比以前敏感了許多,只不過她實在是太過柔弱了,總是一高潮就昏了過去。

而對靈兒嘛,李郃雖然決定不這麼早取她的紅丸,但每晚睡在一起,每天膩在一塊,這小可人兒身材小巧玲瓏,卻也是該大的地方大,該翹的地方翹,凹凸有致,誘人得很。除了沒有捅破那最後一層外,他們之間該做的也都做了。李郃一次淫心大動,甚至還教這純真的少女幫他用嘴舒服了一回。看著她一邊用粉嫩的嘴唇像吃雪糕般舔弄著自己的東西,一邊用那純潔天真又水靈的大眼睛看著自己,李郃的心中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幾次都差點像將這誘人的少女就地破了。

這些天在路上,風姨也一直與李郃他們同帳異鋪而睡。雖說她已有四十多歲,但至今仍是黃花閨女,除了心理外,無論是相貌、身材還是皮膚都比尋常二十歲女子還好。每晚聽著李郃與幾女在那邊上演淫糜之戲,她也是無法入睡。

知道自己晚上要做事,所以李郃每天紮營的時候都是讓旁邊的兵帳離他足夠遠的距離,入夜後也不必士兵站崗,有火麒麟和大飛守在外面,還怕有誰能私自闖進來嗎?因此,李郃在做事時,也不怕幾女的呻吟聲會被別人聽到。

一個長得不差的女子,同李郃在同一張軍帳中,天天聽著、看著他與幾女親熱,若是不會出事的話,那他也不是李郃了。

這晚,李郃在將婧姬和天秀數度推上極樂巔峰,讓她們沉睡後,又哄睡了靈兒,卻仍未感到滿足,正巧看到對面鋪上被子中風姨那蠕動的嬌軀,立時想起了這個熟婦的豐胸翹臀。

其實風姨長得還是蠻不錯的,只不過她一直同天秀在一起,被這位美麗高貴的草原之秀給蓋過了風光而已。

李郃想著,已是赤裸著身體悄悄走到了風姨的鋪榻旁,猛地掀起了她的被子。

果然,這天山派的美婦並沒睡著,身上只穿著肚兜和褻褲,裸露出了雪白的脊背。她此時正卷曲著身子,夾緊了雙腿,一只手正在胯間搓揉,而另一只手則撫捏著自己的豐胸。忽然感到身上一涼,風姨張開眼睛轉過臉來,沒有想到李郃正挺著下體渾身赤裸地站在一旁,臉上掛著邪笑,一雙眼睛不住在她的身體上掃著。

“啊!你……你要做什麼?!”這一下的驚嚇可想而知,風姨立刻從鋪榻上坐了起來,蜷曲著雙腿,抱住胸部,驚恐地看著他。

李郃微微一笑:“雞婆……哦,不,不叫你雞婆了,叫你風姬。你現在是不是很難受?一個人弄多沒意思啊,我來幫你吧。”說著人已經上了鋪榻,一把將風姨拉過來按倒,一把就扯下了她的肚兜和褻褲。

風姨看了眼那邊熟睡的天秀和婧姬,怕將她們吵醒看到這羞人的一幕,便只能低聲哀求,但哀求自然是沒有用,李郃的手和嘴已經毫無停留地在她身體上游走了起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自然可想而知了,不過風姨除了剛開始有些抵抗外,在李郃進入她體內後,就慢慢安靜了下來。

因為之前聽到李郃與幾女行房事時,她的身體已經動情,所以破瓜之時的痛楚沒有那麼大,不多久,這四十多年從未有人碰過的嬌軀便已漸漸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陣陣呻吟聲由微張的檀口發出,手也不由自主地抱緊了李郃強壯的脊背。

呻吟聲越來越急促,慢慢地,竟是變成了歡叫。沒想到,這看起來古板的風姨,竟也是個內媚的女子。

當李郃將精華灌入她體內後,這具豐滿的嬌軀已是香汗淋漓。

風姨躺在鋪榻上喘著氣,眼睛看向對面仍舊睡著的天秀三女,心中暗慶,還好她們也都很累了,否則要讓她們看到自己剛剛那般風騷的媚態,羞也羞死了。

若依著風姨的性格,必沒有那麼容易就屈服在李郃的淫威下,即便被其強暴,也不會那麼快就回應起來。但現在風姨已經認為他是天山派的聖主,是重建天山派的唯一希望,自然而然地便將他當成了主人。因此,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她便也認命了。反正她這一輩子,就是為了天山派和天秀而活的。無論是為了哪一個,她都注定了離不開這個男人了。

“想不到,你竟是這般風騷啊。若不是那處子之血,我還真不敢相信你今日是第一次呢。”李郃趴在風姨的嬌軀上,一邊上下撫摸著,一邊輕咬她的耳垂道。

風姨自然是羞不可抑,咬著嘴唇不說話。

“哈哈,我發現,你一發起情來,就跟小姑娘似的,現在的樣子,真看不出來你已有四十多歲了啊。”李郃繼續調笑著風姨,他發現這個天山派的美熟婦害羞起來的美態竟是不輸于婧姬了。

“你……”風姨是又羞又氣,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得忿忿地轉過身看著那邊睡著的天秀。

李郃直往她的耳朵里吹著熱氣:“怎麼?你想和阿秀一起做嗎?”

“不……不是……”風姨一驚,回過頭來卻看到黑暗中,李郃狡猾地微笑著,露出了一口雪亮的白牙,心知他是故意逗自己,又是嬌羞不已,不過心中卻不知怎的,泛起一絲甜蜜。

是啊,哪個女人不希望有男人愛呢?

清晨,當天秀三女醒來後,風姨已是為她們准備好了早飯,而李郃則早就到外面去與幾位將領商議事情去了。

天秀一眼就覺得今天的風姨與往日大為不同,雖然帶著面紗看不清面容,但從那雙眼睛卻明顯看出了特別,怎麼說呢,風姨看起來好像更有女人味了。而且,她走起路來的姿勢也有些奇怪,天秀不禁問道:“風姨,你身體不舒服嗎?”

風姨一怔隨即明白了過來,定是自己身上有什麼變化,讓天秀看出來了,一想起昨晚發生的事,她的臉就禁不住地紅了起來,還好帶著面紗沒讓她們看見,不然她真是要羞死了。

“沒……沒什麼。”風姨應付道。

“真的沒什麼?”天秀狐疑地看著風姨。

“都說了沒什麼就沒什麼了。”風姨見靈兒和婧姬也看向了自己,更羞了。

總算,這時候李郃走了進來,大軍繼續拔營趕路,風姨才算是擺脫了窘境。

不過,到了火麒麟背上後,天秀這一路上仍是不時奇怪地看著風姨,直把她看得是如坐針氈。

“風姨……我真的覺得,你有些不一樣了。”天秀又道。

前面的李郃聞言,回過頭沖風姨一笑,對天秀道:“怎麼個不一樣法?”

天秀道:“變年輕了。”

風姨聽到這話,噗嗤一下笑出聲來,聲音清脆悅耳。

“確實不一樣了,以前風姨可不會這麼笑的。”天秀看著風姨喃喃地道。

風姨忙止住笑,裝作若無其事地看向旁邊的風景。

李郃大笑起來:“是啊,你的風姨現在變年輕了,你要怎麼謝我?”

“為什麼要謝你?”天秀奇道。

“因為都是我的功勞啊!”

“你是什麼意思?”天秀不解。

“嘿嘿,佛曰:不可說,不可說。佛曰:自己想,自己想。”李郃笑著回過頭去,哼起了歌兒:“太陽出的早,天秀去洗澡……”

直把這胡族的公主羞得俏臉通紅,不過這下倒是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讓風姨松了口氣。

※※※※※※※※※※※※※※※

臨昭省東北面的一條官道道上,一綠一白兩個靚影在奔馳著。

綠衣女子十五六歲模樣,長得清秀可愛,白衣女子更為美豔,卻顯出一股清冷的氣質,讓人一見自下便想到“冷豔”二字。兩女都配著長劍,顯然都是江湖上行走的女俠。

到了一個雙叉路口旁,那白衣女子道:“下馬,我們到那邊土坡上去。”

綠衣女子不解道:“白姐姐,那北伐歸來的大軍要由這邊經過,我們在這看得正清楚啊。”

“在這不方便。”那白衣女子淡淡說道,已是當先下馬往那邊土坡奔去。

綠衣女子只得跟上,口中不解地嘀咕道:“為什麼會不方便呢?”

土坡之上,白衣女子怔怔地看著北面,臉上雖面無表情,眼神卻有些恍惚。

綠衣女子看得奇怪,白姐姐可是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表情啊?她怎麼了呢?

這白衣女子正是白凝霜,而那綠衣女子,則是武林中一個中等世家高家的千金高雯。她們是在追殺魔門人的時候認識的,高雯佩服白凝霜那高強的武功和殺人時面不改色的氣勢,便一直跟著她,兩人一齊擊殺了不少魔門高手。

說起來,這個高雯雖然年紀不大,但卻也是驚世奇才,武功竟是比白凝霜也不弱多少。兩人聯手,魔門的一般高手根本沒什麼還手的余地。

而且,這高雯還是武林十美第七。兩女被江湖人稱為“玉女雙殺”,倒是頗有幾分威名。

轟轟……轟轟……遠處隱約傳來了一陣陣的馬蹄聲,緊接著,夏軍的軍旗由大路上現了出來。

“來了!”高雯兩眼一亮。

白凝霜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但她的眼中卻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期待的目光,手中的缰繩也握得更緊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無情心事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扈陽城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