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群架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群架



第一百五十一章群架

李郃他們這邊正聊著,那邊的公子哥們卻忽然發出了一陣不和諧的嘈雜聲。

一張桌子被掀翻倒地,隔著的珠簾也被扯掉了不少,剛剛那個白色綢袍的公子哥滿面通紅地指著一個藍衫公子道:“肖煥!你也就一個武夫而已,你牛氣個什麼?京城羽林軍就有三十多個標統,你以為你是什麼?”

李郃看過去,那被扯掉的珠簾後面有五個女子,都是身著華服,輕施粉妝,看起來雖算不上美女,卻也挺清秀的,並不是如朝幕白所言,都是烏鴉。此時眾女似乎都被那白衣公子給嚇到了,不知所措地看著兩人。

那被叫做肖煥的藍衫公子冷笑一聲,道:“我是個武夫,但我好歹也是當年的武試探花。你呢?斯風喬,你也不過是個破書生罷了,就連當書生,你都當得這麼失敗,你牛氣,你他娘的考個狀元來看看?不用狀元,連個前十,你都進不了!”

“你你你你……”那白衣公子斯風喬顯然被說中了痛處,氣得都有些結巴了:“你……你們這些成日只拿軍餉不干正事的蛀蟲!”

“哎∼,斯兄,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啊,這是你們兩人的事,你這麼一扯,可就是把我們羽林軍全罵進去了啊!”旁邊另一個公子哥不干了,他這話一說出來,其他幾名同他坐在一起的也跟聲附和著,看來都是在羽林軍中任職的人。

“就說你們羽林軍怎麼了?我就說你們羽林軍了!你們不都一個德性!小雯,你就算不喜歡我,也千萬不能喜歡這些個蠻人匹夫!特別是肖煥這頭牛!”斯風喬對著一個穿著鵝黃色華裙的女子道。

“原來是爭風吃醋啊∼”李郃恍然,看來到哪里,這權利、金錢、面子和女人都是引發爭斗的導火索啊。

朝幕白撇了撇嘴,道:“等著吧,這麼發展下去,肯定又是第十八次‘呆子’與‘傻子’大戰。”

“你們是文人就了不起了?這里的人,誰他娘的沒讀過幾本破書?老子也讀過,老子還是文武雙全呢!他娘的百無一用是書生!!”

“張坤!是斯風喬罵的你們,你怎麼把我們都扯上了?我看你小子是羨慕我們讀的書多吧,啊?還文武雙全,本公子也會武,本公子還文武全才呢!”

兩邊果然你一句我一罵,一來二去成了群罵戰。不過顯然書生要比武士多,但罵起粗口來,卻還是那些羽林軍的公子哥們厲害。

李郃看得兩眼發亮,不禁脫口而出:“該干架了吧。”

朝幕白笑道:“除非玲瓏姑娘在,否則這架是干定了。”

李郃看向他:“這玲瓏真的有這麼大魅力?”

朝幕白笑道:“李兄你這問題就有趣了,沒魅力能把你吸引到這京城來,花大價錢上華鳳樓?”

那邊兩方人已爭吵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不過五女卻仿佛在看熱鬧一般,竟還不時地夾菜喝酒。

“你們要有本事,就像北伐軍那群匹夫一樣,去北疆打胡人,少在這里發橫!”斯風喬道。

“哼!要是我們去北疆的話,一樣能立功而回!北伐軍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除了虎威將軍和黎布外,其他人也不過一般。”肖煥道。

斯風喬嗤笑道:“說你是匹夫你還真是匹夫,連話都聽不明白,我把你們跟北伐軍比,你們就以為我在說北伐軍有多牛嗎?和你們一樣,都是群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匹夫!那黎布和什麼虎威將軍,也不過是兩個殺人狂罷了!值得你們這麼吹捧嗎?!”

此言一出,楊堇和兩個虎衛立刻按刀站了起來。李郃在桌下踢了楊堇一腳,給他遞了個眼色,三人才悻悻地坐下,但眼睛卻仍怒視著那邊的斯風喬。

朝幕白看得奇怪,他這時才注意到李郃的兩個跟班居然有佩刀,心中不禁有些疑惑,看來這個人的來頭恐怕不簡單呐。

那邊斯風喬身旁的人也趕緊拉了他一下,低聲道:“虎威將軍可是李家的二公子,說話小心點……”

那斯風喬聞言酒也醒了些,不過說出的話也難收口了,便道:“反正你肖煥也就是個外強中干的家伙,即便到了戰場,也是填刀口的料!”

肖煥還未張口反駁,那位被稱作“小雯”一直坐著看熱鬧的女子站了起來,指著斯風喬的鼻子道:“我說斯風喬,你怎麼說話呢?北伐軍的將士為了大夏國的百姓不顧性命地在沙場奮戰,同胡人血搏,你卻在這里說風涼話?你還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不要說跟虎威將軍比了,你跟黎布大哥也沒的比,人家可是武狀元,可是大將軍,你呢?你是什麼?!你有什麼資格說人家?”

這女子倒是有幾分氣勢。李郃心中道。

斯風喬被小雯說得一窒,又看到肖煥一臉的幸災樂禍,似乎他已經得到了小雯的心一般,心中的火就直往上冒:“肖煥,你笑什麼呢笑!再笑!再笑信不信本公子砸爛你的嘴!”他可不敢對小雯凶,只得把怒火全撒在肖煥身上。

肖煥也不示弱,提了提拳頭,挑釁地看著他:“你來啊,你個小白臉,有種你就來,你肖爺爺告訴你什麼才叫武功!”

“你找死!”斯風喬大罵一聲沖了過去,立時與肖煥扭打到了一起。

雖然說肖煥看起來明顯比斯風喬壯一號,但斯大公子卻也不是軟柿子好捏,以前一樣是練過一些武功的,此時略占下風,卻仍有一搏的余地。

旁邊的人趕緊想上去拉架,肖煥的朋友卻以為他們要幫忙,立刻迎了上去,于是單挑一下變成了群毆。小雯等五女想要上前勸阻,但卻毫無作用,幾次還差點被誤傷,便索性搬了椅子到旁邊找個位置坐下觀戰得了。顯然他們在這里發生沖突也不是第一次。

旁邊的侍女和侍者們都是紛紛退到了門口,不知所措。已經有人下去通知掌櫃的了,掌櫃聽到這話後卻只能苦笑搖頭。以前發生沖突時他還能讓洪嚴兩人上去拉架。他們武功高,可以擋得了公子哥們的拳腳,可現在這兩人都被人打倒了,一時讓他哪里去找人拉架?那些可個個都是惹不起的少爺公子呢!

樓上,混亂依舊。

“果然打起來了。”李郃嘿嘿笑道。

朝幕白把頭湊了過來:“咱們賭一把怎麼樣?你買文贏還是武贏?”

“武贏。”李郃道。

“好,我買文贏,五百兩銀子,怎麼樣?”

“沒問題。”李郃淡淡笑道。

朝幕白坐直了身子,看著那邊掀桌砸椅的眾公子哥,悠悠道:“按理說呢,肖煥他們這些羽林軍的標統應該贏,畢竟是武將嘛。可實際上,他們的武功並不怎麼樣。而斯風喬他們,少年時都或多或少又練過兩手,現在人數又占了絕對優勢,所以用不了多久,就能勝利解決戰斗。”

李郃看過去,確實,那些什麼羽林軍的標統們武功只是平平,不要說跟黎布那樣的猛將或是麥東寬那樣的高手相比了,就算是楊堇,都能一個對他們三、四個。

“楊堇。”

“末將在!”楊堇聽到李郃叫他,下意識地反應道。

朝幕白一怔,詫異地看向李郃。

李郃看了眼那邊正打得歡的眾人道:“去給他們點教訓。”

楊堇和兩個虎衛聞得此言,立馬眼睛一亮,立刻起身向那群扭打在一起的公子哥走去。都是把那“文”派的人拉起來一頓猛打猛踹,三人一加入,天平馬上就平衡了起來。

朝幕白看得目瞪口呆,對李郃道:“你∼∼你怎麼讓人下去幫忙啊∼!這次賭,不算。”

李郃笑道:“你又沒說我不能幫忙。”說著竟是也站起身,直接向那斯風喬走去。

李郃一把揪著斯風喬的頭發,將他與肖煥兩人分開。

斯風喬頭發被抓得生疼,齜牙咧嘴地罵道:“快放開!你這小子是誰?竟敢動本公子!你知道本公子是誰嗎?!”

其他人都慢慢停下了手,奇怪地看向李郃,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出手。他們心中,還以為李郃是專門為了看玲瓏姑娘而來的人呢。

“啪!”李郃煽了一巴掌過去,斯風喬的一邊臉頰立刻高腫了起來,吐出了一口血水和幾顆牙齒。

“唔∼呀∼咿∼嗚∼”斯風喬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這一巴掌,是替北伐軍犧牲的將士打的。”李郃的聲音冰冷如二月寒風,聽得三樓上的眾公子、小姐們心頭一顫。

“啪!”又是一巴掌。斯風喬的另一邊臉頰也腫了,鼻血湧了出來,嘴巴已經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了。

“這一巴掌,是替負傷的北伐軍將士打的。”

“啪!”

“這一巴掌,是替沒負傷的北伐軍將士打的。”

“啪!”

“這一巴掌,是替黎布將軍打的。”

“啪!”

“這一巴掌,是替我自己打的。”

……

斯風喬的腦袋已經成了豬頭,整個頭腫的不成樣子,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只能勉強從鼻孔中發出點呻吟聲,若不是李郃的手抓著他的頭發,他恐怕已經癱軟倒了地上。

斯風喬的朋友看不下去了,喝罵著想上前制止,都被楊堇和兩個虎衛擋了回去,他們拿著椅子想沖過來,虎衛“鏗”地一聲拔出長刀,看著明晃晃的刀刃,那些公子哥只得乖乖地縮到一邊。

李郃再次揮起巴掌,他最看不慣這種人了,雖然來京城前自己就對自己說過,要威風內斂,要修身養性,要寬容大度,不過遇到這事,他還是忍不住了。一想起北伐軍的將士們戰死沙場的時候這厮估計正在京城的什麼地方花天酒地呢,這時候卻來說北伐軍的人都是蠻人匹夫,他就火大。

手忽然被輕輕握住,李郃看去,那個叫小雯的女子正看著他,輕聲道:“請別再打了,再打就要把他打死了。”

李郃瞥了那斯風喬一眼,確實是進氣多出氣少了。想到自己剛到京城,就殺死一個官宦子弟,恐怕影響也不好。這人姓斯,很可能是大學士斯思曼的什麼人。

李郃松開手,斯風喬立刻軟倒在了地上。

“把他拉走,別再讓我見到!”李郃沖那邊斯風喬的朋友喝道。

那幾人忙膽戰心驚地過來抬起了一臉血肉模糊的斯風喬,往樓梯口走去。其中一人走到門邊,還回頭指著李郃道:“你等著!”

李郃眼睛冷冷地看過去,那人心頭一抖,忙跑下了樓梯,結果下樓梯時一個沒踩穩,哐咚咚摔了下去。

于是,當一群人到了一樓大堂時,抬著的成了兩個人。

掌櫃的連忙迎了上來,大驚道:“怎麼……怎麼打架打成這樣子了?!”要知道,以前他們也是經常打架的,但打完後最多是有些鼻青臉腫,從來沒出現過這種要抬著下來的情況啊。

一個公子哥沖上來揪著掌櫃的領子罵道:“你***哪里找來的那個怪物!要是斯兄有個三長兩短,你就等著死吧!”

“這……這是斯公子?”掌櫃的看著那腫得不成人樣的淤血豬頭失聲道,他實在不敢相信,玉樹臨風的斯風喬斯公子居然會被揍成這般模樣。

“怪……怪物?哪里有怪物?”掌櫃不解地問。

“還能是哪個怪物,不就是你們放上去的那四個家伙嗎?你告訴劉貴竹,這次他惹大麻煩了!”那公子哥咬牙切齒地道。

這時,十幾名羽林軍士兵走進了華鳳樓。

“怎麼?又打架了?”那帶頭的隊尉笑道:“這是喝醉了還是被揍倒了啊?”說著看向被抬著的兩人,看到斯風喬時也是被嚇了一跳:“這……這誰啊!”

剛剛揪著掌櫃的公子哥立刻走過來道:“王閔,你來的正好,三樓有個暴徒,你看他把斯風喬斯兄打成這樣了!”

叫王閔的隊尉聞言神色一變,道:“誰這麼大膽,敢到華鳳樓來鬧事,居然還打了斯公子!?”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華鳳樓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事了拂衣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