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京城暗云湧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京城暗云湧



第一百六十章京城暗云湧

今夜,晚飯後,在太師府的一個小院中,李太師、李明夫婦、李郃和他的兩個侍女,都圍坐在露天的一張石桌旁,一邊吃點心,一邊聊天。

“爺爺,您不是說今晚要介紹個人給我認識嗎?”李郃問道。

“嗯,她差不多也該來了。”李太師說著向旁邊的一個侍女吩咐了幾句什麼,那侍女恭敬地應了一聲,便向院外走去。

“大哥,這到底是什麼人啊?”李郃見李明並沒有露出疑惑或意外的神色,想來他是認識這個人的。

李明微微笑了笑,說了兩個字:“美女。”不過他這話才剛說完,表情立刻變得痛苦起來,李郃從桌下瞥見,嫂子的纖指正扭著大哥的大腿肉做旋轉運動呢。

“不過,還是夫人更美。”李明強自吞下奔到嘴邊的慘呼,轉過頭去對劉氏諂笑道,而劉氏的手卻仍留在他的大腿上,臉上則是若無其事的笑容,還在為李太師介紹著桌上幾樣她從府上帶過來的特色小點心,一副標准好媳婦的模樣。

是京城的美人嗎?爺爺怎麼會要介紹京城的美人給我認識?他難道還嫌孫媳婦不夠多嗎?李郃的心里不禁有些詫異。

不過當那個“美人”到來的時候,李郃還是禁不住贊歎起來,這確實是一個美麗的尤物,不管是樣貌、身材還是氣質,都稱得上是絕佳,雖仍不及香香、芊芊的絕色姿容,卻也足以當得起“美女”的稱呼。

只見那穿著華服的女子在兩名同樣姿色不俗的丫鬟簇擁下走進了院中,在李郃打量她的同時,她的目光也在注意著李郃。

“玲瓏給太師請安,見過李大人,想必這位就是那為我大夏平定草原胡族立下汗馬功勞的李大將軍吧?”這女子正是京城名伎楚玲瓏,先同李太師和黎明行過禮後,她又笑著向李郃福了一福說道。

李郃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笑著對她點了點頭。心中暗道,原來她便是與青青齊名的“琴仙”楚玲瓏,現在他倒是對那日在華鳳樓上朝幕白說的話有些理解了,如此美麗又有氣質、才藝的美女,男人確實很容易被其吸引。

“玲瓏好眼力,這確實是老夫的孫兒李郃。鐵郎,這是京城有名的‘琴仙’楚玲瓏楚大家,你爺爺這些年,若不是能常聽得她的琴樂,恐怕早就多老至少十歲了。”李太師眯著眼含笑為兩人介紹道。

李郃聞得此言,心中不禁微感詫異,爺爺不是一直對去世的奶奶念念不忘嗎?怎麼會勾搭上這麼個妙齡美女、京城名伎的?按照爺爺的身份,弄這麼一倆美女來玩玩,也不算什麼,可關鍵是和爺爺的性格不符啊!

不過當他見到爺爺看楚玲瓏的眼中並無一絲情欲而盡是長輩的關懷時,又覺得事情絕對不是自己想的這麼直接。接著便想道爺爺所說的“琴樂”,這楚玲瓏號稱“琴仙”,想來是在琴藝上有不小的建樹,否則爺爺這種自幼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大夏才子,怎會給予如此高的評價。

“早聞虎威將軍大名,今日能得一見,真是小女子之幸。”楚玲瓏又對李郃禮道。再次看向這李家最為年輕有為的子孫時,她見到了他旁邊那兩個女子的絕色容顏,心中不由得低聲贊歎起來,這世間那麼多自認美女的女人,見到這兩個女人後,恐怕都要自卑到不敢見人了。而這能讓兩位如此美貌如天仙般的女子跟著的李家二公子,更是讓她好奇了。她也沒忘了華姿對她的交代——要好好地了解一番這小妮子未來的夫君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李郃一切的動作都做得溫文爾雅,臉帶微笑,禮道:“不敢,在下能得玲瓏姑娘贊揚,才是榮幸之至。”

李太師笑道:“你們兩個,就不用這麼互相客道了。玲瓏啊,以後這太師府就是你的家,我和明兒、鐵郎他們,就是你的親人。”

嫂子也道:“玲瓏妹妹,我和李明,也都一直把你當親妹妹般看待,若是有什麼事情,盡管來找我們。”不過她卻是在“親妹妹”三字上似有似無地加重了點音,並有意無意地瞥了哥哥李明一眼,後者只能是干干地笑了笑,點頭稱是。

楚玲瓏忙向李太師和李明夫婦道謝,眼中滿是感動之色,這些年,她確實受了李家太多的照顧,若沒有李太師的維護,她恐怕早已成了一般的風塵女子,為男人所玩弄,或是被擄到哪個權貴家中做小妾、被皇帝拉進宮里為禁臠了。

又說了幾句話後,楚玲瓏便要開始獻曲了。李明和劉氏都知道彈奏的一定還是那首《雁南飛》,他們同爺爺聽過那麼多年楚玲瓏的琴樂了,還沒見他換過曲目的。

看著坐在古琴前眉眼低垂、嬌唇輕含的楚玲瓏,李郃心中不禁輕歎,好個楚玲瓏,果然是楚楚可憐、小巧玲瓏,既被稱為“琴仙”,想來這琴藝是絕對差不了的了。

不過琴樂聲響起後,卻是讓李郃汗毛一豎——哇靠!居然是古典南曲……!?

這古典南曲,正是清臨兩省一帶古時最為流行的特色曲種,以幽緩為特色。李郃以前在扈陽時聽過幾次,每次都是聽得毛骨悚然,心中直想著這曲子拿來到哀樂倒是非常的合適。彈奏者的功力越強,這曲樂就越讓他心里發毛。

李郃微微瞥了眼旁邊,正看見爺爺的眼中似閃著什麼光芒,似在懷念,似在追憶,又似在悲傷。他的眼睛看著楚玲瓏,目光卻仿佛跨越了時間和空間,穿越了幾十年回到了那秋風吹瑟的扈陽城內,回到了那喜鵲翻飛的鵲橋之上。

李郃明白了,這首《雁南飛》一定和過世的奶奶有著什麼關系,爺爺這是借曲思人呢。從這首曲子的幽緩程度,他可以判斷出,楚玲瓏彈奏這首曲子,一定已到了如火純青的程度。

不過,楚玲瓏的琴藝越是高超,李郃聽得就越是無聊,又看了看左右,卻見哥哥李明也聽得入了神,連嫂子都不再呷醋,沉醉到《雁南飛》的曲境之中。旁邊的侍女、仆人也都一個個怔怔地忘著嬌美動人的楚玲瓏,忘神地聽著,連哥哥面前的酒杯空了,都沒人注意到。

不過讓李郃微感欣慰的是,香香和芊芊的眼中仍是只有他這個主人,一個為他斟酒,一個為他夾菜,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想來跟著他這麼多年,她們的審美觀也都被他同化了不少。

又聽了一會,李郃不禁感到這時間過得真是緩慢,只得盯著楚玲瓏的俏臉,研究著她眼眉口耳鼻的搭配,耳朵自動忽略著那讓他顫抖發毛的曲樂。

楚玲瓏在彈奏時,一直都刻意地注意著李郃,起先見他目光飄忽不定,一會看東,一會看西,一點都沒認真在聽她的曲子,心中不禁有些不悅。但過了一會,他又突然專注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心中又有些得意起來,她對自己的琴藝可是一向自信的。

不過,這種自信沒過多久,就又被李郃給打破了。——這家伙,居然靠在他的侍女懷中,睡著了!?

再注意看了一下,當確定李郃真的睡著了後,楚玲瓏心中不由得氣憤起來。她自開始于楚月樓獻藝以來,聽曲的無論男女,哪個不是沉醉在曲樂的意境之中不可自拔,她也因此得到了“琴仙”的稱號,哪曾見過有人會聽得睡過去的?就算是不懂音律的,也會因她的美色而專注地聽曲,又哪有人會在她的面前公然睡覺的?

越想越氣,越想心越不平,曲樂的幽緩也受到了影響。李太師最先感覺了出來,眉頭微皺,順著楚玲瓏的目光看去,正看到自己的小孫兒輕閉眼、微張嘴,靠在香香的胸脯上睡覺,不禁苦笑了起來,自己這孫兒還真是不一般啊,連“琴仙”演奏時都能睡著。

“咳、咳。”李明也發現了弟弟正在睡覺,忙輕咳了幾聲,想把李郃喚醒。

嫂子看到李郃竟然在京城第一琴藝大家面前睡覺,心中也是覺得好笑,給芊芊使了個眼色,讓她把李郃叫醒。

這一首《雁南飛》有了個完美的開頭,中間卻只是差強人意,而末尾更是沒了一絲意境,仿佛急著要彈完一般,全沒了曲樂該有的幽緩。

不過這時候剛被芊芊低聲喚醒的李郃,正好聽到這段結尾,卻是眼前一亮,微微頷首,就這一段還有那麼點節奏感,前面的拿來做哀樂合適,中間的當催眠曲不錯,只有這最後的,聽起來還有點舒服。

若是讓楚玲瓏知道李郃心中所想,恐怕只能哭笑不得吧。

一曲奏罷,李太師仍是贊賞了楚玲瓏一番,他知道“琴仙”發揮失常,和自己這寶貝孫兒的表現脫不了干系。不過他倒是也未提李郃在楚玲瓏演奏時睡覺這件尷尬的事情。

楚玲瓏的臉色微微有些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一直低垂著臻首,有問有答,卻不多說一句話。但李郃卻是感到她總是不經意地看自己幾眼,似嗔似怨,比剛剛聽曲時還讓他毛骨悚然。

又談了幾句後,李太師便讓嫂子送楚玲瓏去太師府的客房休息。

楚玲瓏知道,太師今天沒讓她住在這個小園中肯定是有什麼事情,而劉氏則知道,太師肯定是有事情要討論了,這些事情,不是她們婦道人家可以知道的。

兩人出了小園,楚玲瓏仍是微垂著臻首,輕移蓮步,默默地走著。劉氏在她身後,卻是暗暗低笑,這位京城的琴仙,恐怕不會想到居然有人能在她演奏時睡著。第一次覺得,李郃這小子,真是太可愛了。

“李夫人。”前面的楚玲瓏忽然放慢了腳步,抬起頭問道。

劉氏一愣,隨即微笑道:“玲瓏妹妹,怎麼了?”

楚玲瓏猶豫了一下,道:“李將軍他……是不是,不喜歡聽曲樂?”

劉氏心中暗笑,嘴上卻是道:“不是啊,他挺喜歡音律的,在扈陽府、延東府至今仍流傳許多他創作的歌曲呢。玲瓏妹妹應該不會沒聽過《笑紅塵》吧?”

楚玲瓏愣住,是啊,他怎麼可能是不喜音律的人呢?那……那為什麼他會聽我的曲樂聽得睡著?難道我彈奏的真的那麼差嗎?也不會啊,李太師在琴藝上的造詣于大夏內也鮮有人及,他都覺得我彈得好,又怎麼會差呢?

楚玲瓏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歸究是李郃今天太累了。

劉氏看到她這副模樣,心中真是樂翻了。以前李太師就曾想撮合其與李明在一起,入李家做妾。不過她始終將李明的心抓得牢牢的,讓他委婉拒絕了爺爺。但從那之後,劉氏對楚玲瓏就隱隱產生了敵意,雖然表面上兩人都是夫人、妹妹叫得挺親熱,禮數也都很周到。劉氏總覺得楚玲瓏那看似溫柔的表情下,其實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傲面孔。

在小園中,除了太師府的老管家外,其他的下人都已被屏退,香香和芊芊也乖巧地先回房為李郃准備洗澡水了。顯然,這李家的三個男人,正在商討著什麼要事。

“爺爺,您的意思是,可能有一股強大的勢力滲入到京城中來?”李明凝著眉問。

李太師緩緩點頭,淡淡地道:“也不一定只有一股勢力,或者是多股勢力也未可而知。這些人的武藝之高,是中原罕見的。更為奇怪的是,根據我們的情報來看,他們沒一人在江湖上有名氣,可見一直都是處在一種隱居的狀態中。這次他們大量隱秘入京,恐怕所圖非小。”

李郃一聽到隱秘的高手,立刻就想到了“幽冥天”,不過將這個猜想提出來後,李太師卻搖頭道:“幽冥天一直都在海外小島,朝廷對其始終都有監視。他們若要派一兩人到中原來,雖不是難事。但想要一次派遣這麼多人不被我們發現,是幾乎沒有可能的。而且,我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斷定,這次這些人,是從西南十八州來的,很可能是隕族人。”

“爺爺,這些人到底有多少啊?都知道他們在哪里不?我們直接把他們都抓起來審問一番,不就可以防危杜患了嗎?”李郃問。

李明也看向李太師,顯然這也是他所關心的問題關鍵所在。

李太師道:“我們已經盯上的,有十一人。但他們已經入京的人,絕對不止這十一人。這些人武藝極高,若是現在行動,雖有把握將他們全部拿下,但也必然會打草驚蛇,讓更多的人隱匿更深,到時要想再將他們揪出來,恐怕就不容易了。”

李郃不禁奇怪了,他雖然對朝政不甚關心,但這一段時間,對京城李家的勢力有多大還是有幾分了解的。在京城里很多羽林軍不知道的事情,李家卻可以知道,羽林軍辦不到的事,李家卻可以辦到。這件事情上,爺爺李太師不僅可以調動李家的人馬,也能完全動用朝廷的力量,居然還沒辦法將這些外來的人控制住,可見這些人的實力有多大了。

李郃也道:“這伙人來京城,應該是找皇帝麻煩的吧,咱們干脆不管,坐收漁人之利就可以了。”

“不如把這件事交給驍衛去管吧,這種麻煩,咱們沒必要攬。”李明緊皺著眉頭緩緩點頭道:“隕族人……再給南明府遞個話,讓他們幫忙調查?”

李太師搖頭:“不行,現在京城的局勢相當微妙,各勢力處在制約的平衡狀態中,一旦這個狀態被打破,天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變數。我們不能允許局面超出我們的控制之外。”沉吟了一會,又道:“幾日後皇上舉行完封賞慶功大典,大夏國的權利分配,又將對我們更加有利。這個時候,應該求穩。而且這伙人的來曆不清、動向不明,指不准會不會對我們有什麼不利舉動。明兒、鐵郎,這幾日你們出入都小心一些,多帶點人手,以防不測。”

李明點頭應是。

李郃則笑道:“他們不來則矣,若是敢來惹我,我就讓他們嘗嘗什麼叫生不如死。”

李太師看向他道:“鐵郎,記著,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要自信過了頭,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有銅皮鐵骨之身,卻也該為身邊人的安危考慮。如今你也是成人了,該明白自己身上的責任和擔子”

李郃聞言不由想起了不會武功的芊芊和家中數女,即便是香香,雖為千年狐妖卻也並不是無所不懼的。爺爺說的話確實有禮,小心駛得萬年船,要是芊芊她們因為他出了什麼事,那時候可就後悔莫及了。

在太師府的大門外,整條朱雀街在幽藍的月光下,顯得寂寞而冷清。時不時巡邏而過的值夜羽林軍士兵,卻一點都沒給街道帶來一絲人氣,反是增添了幾分肅殺。

夜,似乎總是暗藏著無盡的殺機。

與朱雀街隔了三條街的天玄街上,有一間門面不大、裝修古樸的老客棧,名叫清月客棧。

此時,在這家看似平靜普通的客棧地下室中,卻有一群人,正醞釀著一個驚天的陰謀。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幽會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華府擒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