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飛鳥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飛鳥



第一百六十九章飛鳥

“出來!”為首的兩名大內高手已是向李郃和女刺客藏身的角落沖去。

李郃與女刺客對視一眼,迅速帶上了連著長袍的黑帽,一閃身迎上了兩名大內高手,兩拳與他們襲來的兩掌相對,立刻將他們如滔天海浪般的氣勁化得無影無蹤。

兩名大內高手大驚之下向後翻身倒飛開來,其後的數名高手和羽林軍士兵都嘩啦啦圍了上來。

李郃與女刺客並肩而立,一個一身黑色連帽長袍,一個一身黑衣蒙著臉面,兩人看起來倒還真是像同伙。

女刺客有些奇怪地瞥了一眼李郃,猶豫了一下,手中的短匕終是沒再向他的脖頸紮去,雖然她不明白李郃為什麼會幫她,但畢竟現在眼前的大敵和危險是這些大內高手與羽林軍。

“弓箭手!”最先的兩個大內高手心經過了剛剛與李郃的一個拳掌相交,雖未受傷,心中卻已是驚駭莫名。能將他們兩人聯手打出的勁力瞬間化而無形,這人若不是武功內力高出他們太多,就是練了類似吸功大法之類的武功,但從剛剛交手的感覺來看,他們覺得前者更為可能。

對待這樣的高手,後面那些比他們略遜的大內高手和羽林軍士兵,哪里會是其對手?還是用弓箭來的安全和保險一些。

女刺客見十幾個羽林軍士兵迅速地取下勁弓,抽箭拉弦,對准了他們,心中微驚,想要開逃,卻見旁邊的李郃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不禁大為不解。

為首的兩個大內高手退到了羽林軍士兵旁邊,吹了一個長長的口哨,似乎是在向宮城中的其他大內高手報信。

“大膽刺客!還不束手就擒!?”一個大內高手厲聲喝道。

不待李郃兩人回話,另一個大內高手已是把舉著的手用力揮下,十數枝羽箭立時向兩人飛去。

女刺客大驚,這麼近的距離,被宮城羽林軍的勁弓射擊,即便是宗師級的武功高手恐怕也沒法躲閃,真恨自己一時腦袋糊塗,跟這這個淫賊一起當靶子了。

不過預想中的箭雨並沒到來,面前卻是出現了一張巨大的黑幕,只聽刷拉兩聲,這黑布卷了兩下,竟是將所有射來的羽箭卷下。

女刺客定睛一看,這巨大的黑幕,竟然是連著李郃黑袍的長袖子?

對面的大內高手和一眾羽林軍士兵也都看傻了眼,怎麼會有這麼長、這麼大的袖子?連弓箭都射不穿的?而且他們剛剛明明記得,李郃身上的黑袍沒這麼長的袖子啊!

那長袖子自然是百變的傑作了,李郃將弓箭卷下後,長袖子又縮了回來,一手拉著還在發愣的女刺客,猛地提速,一個跳躍,從還在呆滯狀態中的大內高手和羽林軍頭頂上躍了過去,等他們回過神來時,兩人已經奔出去老遠了。

不過李郃並不會輕功,因為一手輕輕護著背上的少女,所以只能單手拉著女刺客,這一個路跳過來,即便女刺客本身就是個武功高手,也被他拉著甩得頭昏腦漲了。

奔了沒多久,李郃他們又被幾個大內高手攔了下來。這回看到李郃上去與大內高手對敵,女刺客就沒再呆呆站旁邊看了,而是偷偷地從旁邊閃了開去。今天白天逃離後,她已經查到了李郃的身份,知道他是當今太師的親孫,是威震天下的虎威將軍、如今的武威侯,也是他們這次的刺殺對象之一。這家伙根本就殺不死,她也已經有了深深的體會。她雖不知李郃為什麼會深更半夜披著件黑袍跑到深宮大院中來,但他們反正都是一丘之貉,她既然沒法殺了李郃,倒不如讓他們自己相斗好了。

李郃左擋又攻,只是靠幾下拳腳,就將剛剛攻勢凶猛的幾個大內高手打得不敢近前。

“你先向宮牆走,我掩護你!” 李郃對著身後道,不過話說出後卻半晌沒有回應,忽然感到身後女刺客的呼吸已經不再,不禁回頭一看,果然不見她的蹤影。

“哇靠!都不用我說,你就已經先走了?太沒義氣了吧!” 李郃嘴上抱怨著,腿下卻已撒開了丫子,沖過了幾個大內高手,放開速度往宮牆奔去。剛剛他可是看到宮牆外的皇城內布滿了嚴陣以待的皇城、宮城羽林軍侍衛及大量大內高手的,女刺客就這麼去,還不被射成刺猬啊?

不過當李郃到了宮牆上後,牆下仍是星火點點萬軍齊備,身後一樣是追兵如云高手不斷,可卻不見那個女刺客?!

難道她沒往外逃?她又跑回去了?不會迷路了吧?有這麼菜的刺客嗎?李郃的心中疑惑著。

李郃一出現在宮城城牆上,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刺客出現了!”的呼喊聲連綿起伏不絕,牆下的羽林軍士兵也已將槍頭、箭頭對准了他,身後的大內高手更是排成了一個個陣勢,數一數,少說也有兩三百人,就這陣容,拉出去,隨便滅一兩個精銳營都是輕松松的事。

看來現在這一戰是在所難免了?李郃望望四周,心中暗歎,護著身後少女的手輕輕提了提她的屁股,低聲道:“把耳朵捂好了啊,哥哥要殺豬了,待會聽到豬嚎,別嚇著……”

就在這一刻,東方的天邊忽然閃出一道金光,那金光徐徐升起,愈散愈廣,如一個巨大的火炬一般,吸引著人的眼球。一陣大風隨著晨光的出現吹起,將宮城上的大旗吹得獵獵作響。

李郃心中忽然一動,站在這高高的宮牆上往下望,緩緩張開了雙臂。

“弓箭手准備!!!——”這是下面羽林軍軍官的高喊聲,聲音一陣傳一陣,只聽彎弓拉弦的聲音刷啦啦一片接一片整齊地響起。

“哐嚓嚓!”的聲音從兩邊響起,這又是全身甲胄躲在大盾後面夾著長槍列在宮牆上兩邊的羽林軍。

風更大了,李郃不禁有些懷疑,這風,是不是身後那幾百名大內高手所放出的勁風。

“將他拿下!若有反抗,格殺!”一個披著金甲的騎士在宮城內高聲喊道,李郃認得他是宮城羽林軍的頭子高木齊。

不過就在兩邊的羽林軍士兵和後面的大內高手准備出手的時候,異變忽起!

宮牆上忽然騰起一片黑幕,緊接著就看到那黑幕從宮牆上遮天避日地向下撲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呆了。

那一片黑幕在空中微微滯了一下,忽然猛地向上拔空而起,竟是飄了起來。在一片驚呼聲中,眾人總算是借著晨光看清了這片突然出現的黑幕究竟是什麼東西——那個黑袍刺客身上的黑袍竟然向兩邊延展出了兩個至少有十米寬的巨大黑色翅膀,借著宮牆上的大風,飛了起來。

當然,羽林軍的士兵們並沒有多少人明白李郃是借著大風飛起的,還以為是天上的惡魔降世了,許多人心中膽寒,竟是忍不住跪伏在了地上,向天空中越飛越高有如一只黑色巨鵬鳥的李郃跪拜。

跪拜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怕對這“魔鳥”不敬而引來滅頂之禍。武器都扔到了地上,就連那些大內高手都是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神仙?”一個大內高手望著天上自言自語。

“妖怪?”另一個也是充滿疑惑。

而此時,借著風力騰空而起的李郃卻是看著底下跪了一地的羽林軍士兵心底直發笑,想不到啊想不到,到了這個世界,居然還能夠飛一回天,這感覺簡直就跟坐滑翔機一樣了。

離地幾十米,沒一會就借著風勢離開了皇宮上空。那些大內高手們對他只能是望而興歎,無能為力,而那些羽林軍士兵則早看傻了,哪里敢對天上的飛天惡魔射箭啊?

李郃不僅可以控制百變的形狀、硬度,還可以控制它的重量。只要根據感覺控制著大小和形狀,李郃就能借著風力控制方向,越飛越高,越高風越大,風越大,動力越強。

從京城的上空飛掠而過,在空中看著底下的京城建築、街道和螞蟻般大小的人們向自己仰望,李郃都不想下去了,直想就這麼一直飛著,游遍這個世界。

“我們……我們是在天上嗎?”耳旁忽然傳來少女的聲音,李郃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背上還背著個人呢。

“是啊,我們在天上呢,我們已經出皇宮了,下面就是大夏國的京城。” 李郃輕聲回道,少女柔嫩冰涼的臉頰緊貼著他的臉,讓他覺得很舒服。

“我們……真的在天上?”少女摟著李郃脖子的手緊了緊,聲音里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你會飛?”

李郃笑了笑,不禁對自己有些佩服,居然能想出用百變借風力飛行,這樣看來,說自己會飛,也未有什麼不妥嘛,便給了少女肯定的答複:“是啊。”

“那……你是誰?”少女又有些忐忑地問。

“你說我是誰?”

“你……你是人嗎?”少女的問題讓李郃差點沒噴口水,不過想來也是,能將她從守備森嚴的皇宮中帶出來,又能在天上飛翔,人能做得到嗎?至少,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李郃忽然想逗逗這個被稱為“公主”的可憐少女,他笑了笑道:“你覺得我是什麼呢?”

過了許久,少女仍然沒有接話,李郃便也沉默,繼續在空中暢游,欣賞著地上的景致。

他們早已飛出了京城,在郊外的林野上空飛翔。

“你一定是天上來的神使對嗎?”少女忽然道。

“呃?神使?” 李郃一愣,不由得微笑起來:“是啊,我是天上的神使∼,來帶你到天上去做仙女,好不好啊?”

“神仙哥哥,我不要做仙女,你帶我去找母妃好嗎?我好想母妃……”少女的聲音哽咽了起來,讓李郃聽得心疼不已。

“這……”李郃的心中一揪,他想起來之前那個胡軍尉所說的話,這個公主的母親看來已經被處死了,而且死得還很慘,就連尸體都被那群人渣給褻瀆了。

“求求你了,神仙哥哥,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想見母妃一面,我真的好想她,好想她……”

李郃感到脖間冰涼,他知道那是少女的淚水,連忙答應了她:“好,好,好,我帶你去見你母妃啊,你別哭了,別哭了啊。”

如一只黑色的大鵬般,李郃與少女向東邊徐徐升起的朝陽飛去。

而此時此刻,皇宮內可早已亂了套,各種各樣的傳聞層出不窮,禁也禁不住。就連被淨街的京城都已經鬧得沸沸揚揚,百姓們在家中都能夠聽聞到各種版本的禁宮密聞。

昨晚的皇宮,肯定出事了。這是所有人都能確定的,但到底出的是什麼事,就沒人能夠確定了,因為傳聞實在是太多、太奇也太誇張了,讓人不敢相信。

清晨飛過京城上空的巨大黑影,倒是有不少人以為是帶來災禍的神魔巨鳥,心中擔心不已,也有人覺得是黑色的大鵬,是祥瑞的預示,更有人說是皇帝仙去所乘的坐騎。

大明宮內……

纏了半身繃帶的皇帝正奄奄一息地躺在龍床上,他的旁邊是一群焦頭爛額的太醫。

“皇後,左羽林軍秦統領要見皇上……”太監范薦低聲在皇後身旁道。

“見皇上?沒見皇上現在龍體受創嗎?怎麼見他?讓他滾!”皇後沒好氣地道,旁邊的太醫雖然沒一人敢看過來,但心中卻是都有些納悶,皇後一向很注意自己舉止氣質的,還是第一次見她這般失態呢。難道是因為皇上受了重傷?

“可是……他說一定要安排人進來保護皇上,以確保皇上的安全。”范薦抬頭掃了那幾個太醫幾眼,繼續低聲道。

皇後眼中殺機一閃而過,同樣低聲對他道:“高木齊呢?他是怎麼管自己部下的?”

“宮城里亂了套,高木齊在華陵天門殿指揮……”

“你讓人去告訴姓秦的,他的人是羽林軍,大明宮的侍衛一樣是羽林軍。本宮已經讓高木將軍派人加強守備了,又有大內十八高手護衛,可保皇上安全,讓他把精力放到搜捕刺客上面去。”皇後淡淡地道。

“是。”范薦點頭,對旁邊的一個小太監耳語了幾句。

“范……范……”皇帝忽然向范薦伸出了一只手,嘶啞著道。

范薦忙將頭湊上前:“奴才在!皇上……您有什麼話要說?”

皇帝一手握著范薦,混濁的眼睛勉強撐開眼皮,虛弱地道:“朕……朕……快不……不……行嘹∼”

“皇上,皇上您別擔心,您是天子,有老天的庇護,一定能化險為夷的。”范薦看了那幾個太醫一眼,對皇帝笑著說道。

皇帝艱難地搖了搖頭:“別……別安慰朕了……那……那個該死……的刺……刺客,重得……***……跟……豬似的……,砸得朕……咳、咳、咳……不行了……咳!”

旁邊的太醫聽得目瞪口呆,皇帝居然也罵人了?

范薦又抬眼看了他們一眼,幾個太醫忙干咳著看左看右,一副我什麼都沒聽到的模樣。

“皇上,高木將軍他們已經在權利緝拿刺客了,相信很快就能將其捉拿歸來,凌遲處死,以泄皇上之恨。”范薦道。

皇帝又搖了搖頭,然後用另一只手顫顫巍巍地指向皇後。

皇後也連忙跪到了床邊,俯身在其身前,柔聲道:“皇上,妾身已經通知太子、騰凌王、武岳王和其他皇子了,他們很快就會來的,您別著急……”

皇帝的那只手握住了皇後的纖手,又咳嗽了一會,才細不可聞地道:“皇後……我雖有那麼多妃子……但……最喜歡的……還是你……”

皇後聽了這句話,不管她是不是真心喜歡皇帝,心里都是一陣高興和甜蜜,被一國之君真心喜歡,這可是無上的榮譽。

皇帝喘了會氣,又道:“朕……朕……不行了……,今後……這大夏的江山……就交給太子了……,你……你下去陪朕吧……”

皇後聽得此言,呆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皇帝的話是要讓她陪葬!?

“操!”皇後忽然甩開皇帝的手站了起來,指著他的鼻子罵:“你要去死還要拉上本宮?你自己去死你的吧!”

“呃……”一群太醫看得眼睛都快凸出來了。

“你……你……你……噗!∼∼”皇帝一只手指著皇後,顫抖了半天,吐出了一口濃稠的鮮血,一下將被褥染紅。

皇帝又緩了會氣,才拉著范薦的手,道:“讓……讓這個……賤人……陪……陪我,三……三宮六院……所有妃子一概……陪葬……”

范薦看了看半死不活的皇帝,又看了看面色鐵青的皇後,再抬頭看向一個個噤若寒蟬的太醫。

“臣……臣等什麼都沒看到……什麼……什麼都沒聽到。”太醫們嚇得連忙擺手。

范薦又看向了皇後,後者對他微微點了點頭。

“皇上,您就安心地去吧,啊?其他的事,奴才會打理好的。”范薦道。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藏星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巧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