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鐵扇先生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鐵扇先生



第一百八十一章鐵扇先生

西南一夜間換了旗幟,叛軍席卷數十上百州鎮,成百上千的朝廷命官投降或被殺,隕族人更是大肆殘害當地的夏族人,無辜被戮者數以萬計,大量夏族人不得不在叛軍未達前就攜家帶口向北逃亡。當然,那些為天琊教叛軍提供了幫助和支持的夏族地主、富商得以繼續他們的富貴生活。

西南變了天,京城卻依舊如初,商人們照樣買賣,行人們照樣說笑,貴族公子小姐們照樣風花雪月,除了那仍舊掛在各商鋪門口的白布告訴著人們這個國家剛剛死了一位皇帝外,表面上看起來,一切都沒有變化。

對于普通的京城百姓和貴族子弟來說,西南的戰事,還離他們很遠。一群叛賊而已,就像餐桌上的蒼蠅,雖討厭且影響胃口,卻沒有什麼危險。

不過即便是一只蒼蠅,也是需要人來趕的。朝議上,按照先前計劃好的,蕭寒成了三十萬平叛大軍主帥,翁遠任副帥,其他副帥、大將、副將分別由眾大臣和兩個大帥推舉。

在北伐胡族人的數次戰役中立下大功的李郃、黎布等幾名年輕將領,這次卻未加入平叛,連帶著他們的虎軍、鷹騎軍亦沒有被召入大軍。這次南下平叛的主力,除了北伐歸來的部分中北部駐軍外,就是東北軍為主了。

黎布為此事還同蕭寒大將軍求了許久的情,最終卻仍是要帶著所部前往朝廷給他分派的地域駐守,未能加入平叛大軍前往西南。而李郃則因為要回扈陽舉行婚禮,不用南下平叛正樂得清閑,回家做他的侯爺去,他現在的軍功恐怕已經不是人能超過的了。

于是,當朝廷給李郃在朱雀街的武威侯府建好後,李家的一行人卻已經准備南下返回扈陽了。比起他們來時,隨行的人還要多了李郃的新夫人華姿和華家陪嫁的一行人,以及那失明的星月公主李飛兒,當然,她跟在李郃身邊的身份是楚玲瓏送的侍女。

雖然李斯洪和甄氏很奇怪,為什麼楚玲瓏要送一個瞎子給李郃做侍女,但既然兒子願意要,他們也懶得多說什麼。

楚月樓。

幽幽的琴樂在那池塘花園間飄蕩,似在幽怨地訴說著什麼。

“他今天走。”鬼姨站在楚玲瓏的身後,忽然道。

“嗯,昨天他派人來接飛兒的時候說了。”楚玲瓏仍在撥弄著琴弦,但琴聲卻顯然出現一絲顫音。

“不去送他嗎?”鬼姨又道,蒙著黑布的臉上看不出表情,雙眼直直地望著前方郁郁蔥蔥的小林,好像在回憶著什麼。

“走都走了,有什麼好送的。”楚玲瓏輕描淡寫地道,琴音一變,竟是突然換了一曲。

“太師說過,你可以跟他一起回扈陽的。”很少見的,鬼姨居然主動說了這麼多話。

玲瓏沉默了一會,道:“我為什麼要去?”過了許久又道:“我走了,誰來為太師彈曲?”

鬼姨輕歎了一聲,沒有說話,兩人就這麼一坐一站,靜靜地對著滿園的花草,看著那在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池面,各自沉于各自的心事中。

“李家的男人,總是能讓女人傷心。”很難讓人相信,這幽怨的聲音竟是出自一向冷漠的鬼姨之口。

“是啊。”楚玲瓏下意識地道,話一出口才驚異地抬起頭來,卻發現鬼姨已經不在身後。

對面她的閨樓屋簷上,一身黑袍的鬼姨坐在上面,從黑袍中漏出的幾根烏黑秀發在夏日的暖風中輕輕飄揚,一對眼眸看著遠處,就像鑽石那麼亮,就像泉水那麼純。如果只看這雙眼睛,一定以為鬼姨只是個十七、八歲的芳華少女。

鬼姨以前一定是個大美女。楚玲瓏心里這麼想著,又想起了鬼姨剛剛說的那句話——“李家的男人,總是能讓女人傷心。”

鬼姨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呢?難道……

鬼姨的心里也一直默默愛著李家的某個男人?

是誰呢?

李太師?李總督?李明?亦或是李郃?

她開始在腦子里將關于鬼姨不多的信息拼湊起來,希望能找到那黑色面紗下過往故事的蛛絲馬跡。雖然她並不知道鬼姨的年齡,但猜想下也知道至少比她要大十歲左右。

這麼看來,李郃和李明是不大可能了,那麼,是李太師或是李總督呢?玲瓏的心里不停地猜想著,鬼姨那埋在心底的感情,究竟是屬于誰?

李太師、李總督和李明在感情方面都是以癡情和專一而聞名的,鬼姨的愛應該是因為他們的專一而無結果。

那麼她自己呢?楚玲瓏心下不禁自嘲起來,她對李郃又是什麼樣的感情?是愛嗎?可他們好像並不屬于一見鍾情,或者她對他,僅僅是因為身為京城第一美女卻被這江南第一風流公子所忽視而耿耿于懷吧。

李家的男人確實都很優秀,不管是外貌還是能力。這樣的男人,正是女子心目中理想的伴侶。

李太師、李總督和李明因為癡情專一而拒絕其他女子的愛,李郃卻是因為女人太多而無暇顧及其他女子的感受,同是李家的男人,怎麼會是這樣的兩個極端呢?楚玲瓏納悶地想著。

“這一去,何時再來?”望著遠處高低交錯的京城建築,楚玲瓏忽然有些惆悵起來。

李家一行人乘了十三輛大小馬車,其中大部分是載著華姿的嫁妝和衣物用品,車隊旁邊、前後是數十位身披黑甲威風凜凜的騎士,都是虎軍的精銳騎兵,另外還有不少太師府派出的高手跟隨保護。

李太師、李明以及黎布兄妹和朝廷里一些大臣將他們一直送到了京城大門外。就連騰凌王韓平都帶著手下親自來了。不過除了黎布兄妹外,對其他人李郃只是隨便幾句客套話就打發了,反正他們也不是真心來送行的。

“真搞不懂朝廷是怎麼搞的,要南下平叛,兩個軍中最能打的將軍卻都閑置不用,這是什麼道理嘛!”黎英一臉的忿怨,嘟著小嘴,絲毫不理旁邊的平叛大軍主帥蕭寒尷尬的臉色。

李郃當然知道她為什麼這麼介懷,剛得到西南戰亂的消息時,她就纏著他和黎布,說只要他們兩人當上平叛大軍的主帥或副帥,她就要跟著出征。當時李郃就已經知道這次平叛不會有自己了,樂得當個好人,便答應下來,讓小妮子高興了許久。這下他和黎布都不能參加平叛大軍,披掛出征當夏朝第一位女將軍的美夢破滅的黎英自然有氣要撒了。

黎布拍著妹妹的肩膀道:“朝廷這麼安排自然有其用意,為將者,便是朝廷手中的一把利刃,只要聽從調遣和命令就行了。”

李郃心知這不是他的真心話,和自己不同,黎布是個天生為戰爭和軍隊而生的人,他渴望帶著自己的軍隊馳騁沙場,那才是他生命發光的地方。

“放心吧,黎大哥,今後我們還會有機會並肩作戰的。”李郃用這話來安慰黎布,心里卻不自覺地想著若自己也帶兵造反,黎布是為幫他還是會帶兵來剿滅他?

黎布輕松地笑道:“嗯,我等著那天。過一段時間我也要前往錦州了,到時正可拐到扈陽去參加你的婚禮,希望來得及。”

李郃笑道:“黎大哥,你也該找個人成親了。你看,小弟已經在你前面,用不了多久,黎英也要嫁人,到時你可就是孤單一人了啊。”

黎英聞言嗔道:“你別湖說,誰要嫁啦!要嫁,也不嫁你!”

“嗯?我有說是要嫁我了嗎?哈哈,是你不打自招迫不及待了吧。”李郃調笑道。

“你……不理你了,哥,我先回去了!”黎英說罷真的翻身上了自己的小紅馬向京城內馳去。

黎布望著妹妹的背影笑笑搖頭,回過身來對李郃道:“放心吧李二虎,我堂堂一個大將軍,還怕娶不到老婆?”

“我還真有點擔心啊,黎老黑。”李郃笑著回敬道。

兩人相視大笑。

“一路保重了,扈陽見。”黎布抱拳道。

“扈陽見!”李郃返身上了馬車。

馬車咿呀而動,身後京城那巍峨高大的城牆漸漸縮小,沉入地平線下。李郃不由感慨起來,沒想到在京城不過數十天,卻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還件件與自己有關。回身看向載著飛兒的馬車,暗笑了起來,這來了一趟京城,居然拐了個公主回來,也算不虛此行了。

宮中因為宣和帝駕崩,爭權奪利已是忙不過來了,那夜死的人又那麼多,根本沒人去在意這被關在冷宮里失蹤的盲人公主。就算有人發現想要尋找,也是毫無頭緒。怎麼能想的到,她會被李郃藏到了楚月樓里呢?

一只巨大的彩蝶忽然飛至車窗前停下,讓李郃回過神來。

“呵,原來是蝶兒啊。”輕輕地撫著蝴蝶嬌嫩的身軀和薄翼,李郃輕輕笑道。在京城的這段日子事情接連不斷,還真是把這小蝶妖給忽略了呢。又或者是她時常跟在身旁,自己卻沒有注意。現在看起來,蝶兒已經比剛出天山時大了一半不止,快有兩個巴掌合起來那麼大了。

“她的進境很快,是只很有天賦的蝶妖。”香香在旁邊柔聲說道。

“哦?”李郃看著手上的七彩蝴蝶,道:“那她要多久才會和你一樣變成人形呢?”心中還真是有些期待著蝶妖化人後,是什麼模樣呢。

“嗯……這個就說不准了。有主人的乾坤之氣相輔,她的修為將會突飛猛進,或許要幾年,也或許幾天,還是得看她自己。”香香沉吟著說道。

李郃點點頭,對靜靜臥在手背上的蝶兒道:“加油哦。”

蝶兒輕煽了兩下薄翼,算是對他的回應。

離開京城不遠,一直留在禁軍大營的五百虎軍輕騎也過來與他們會合,一隊人馬浩浩蕩蕩,往江南開去。

在京城時爺爺和父親就曾與李郃說過,成親之後,他有兩個選擇。

一是前往江南或東北的某個大營做大將軍,帶領數萬軍隊,操練、戍守。或者去哪個省做一省總兵,統禦全省兵馬。

二是去他武威侯的封地潭平鎮,當兩年悠哉自在的侯爺,可管當地所有收入,有當地一切大小官員的任免權,可在律法的基礎上自行制定一些適合當地的法令,也就是潭平鎮的最高官員,直接受命與朝廷,不受州、府、總督的節制。

李郃自然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二條路。去自己的封地,那簡直就跟土皇帝一樣,要風便是風,要雨便是雨。雖然在扈陽也是如此,在軍中亦沒人敢對他的作為有異議,但自己的封地畢竟是自己的,在那作威作福感覺可跟其他地方不一樣。

這一路上,香香與芊芊乘一輛馬車,華姿與云琳乘一輛馬車,飛兒則和照顧她的丫鬟乘另一輛馬車,李郃便只得三輛馬車間輪流晃蕩,看得李斯洪是大搖其頭,直罵這小子敗壞門風。不過沉浸在溫柔鄉中,時間過得倒是挺快,轉眼便要到扈陽了。

“將軍,有個姓風的人攔路要見您。”這日,李郃正與香香、芊芊在車廂內愛撫溫存時,楊堇突然輕敲車窗說道。

“見我?”李郃將頭從香香的香乳間抬起來,打開車窗疑惑地道。他知道,自己的手下若非有要事,是不會在他閉窗與眾女調情時來打擾的。若是普通事情,他們也會先找在後面馬車中的父親和母親。

“是的,他說有將軍的書信,是將軍邀他相見的。”楊堇說著,將一封被折了數折的信遞了過來。

李郃拿過信一看,立刻知道這姓風的人是誰了:“帶他上前面的馬車。”

“是。”楊堇領命而去。這過程中,整個隊伍並沒絲毫停滯。

香香和芊芊立刻開始幫李郃整理衣物,兩雙纖巧溫柔的手很快就讓李郃的衣服整整齊齊地著在身上了。

“主子,要去見誰呢?”芊芊一邊為李郃套上靴子一邊問道。

“去見我挖來的牆角。”李郃眨眨眼親了小侍女細嫩的臉蛋一口,笑道。

“牆角?”芊芊詫異地道。

“哈哈,他叫風柳三,江湖上人稱‘鐵扇先生’,是我從‘菜籃子公子’那挖來的‘諸葛亮’。香香,你告訴芊芊吧,那次去公孫世家,你也見過他的。”李郃說著,推開馬車門,一下躍起數丈,啪地一聲重重地落在了前面的馬車頂上。

咔嚓一聲,車頂就微微裂了一道縫。大家對李郃這樣的空中飛技表演早就見怪不怪了,他們的二公子、大將軍,每天都要在數輛馬車間這麼跳躍幾十次。即便是最堅固的木頭制成的馬車頂,也給他跳壞數個了。

李郃翻入車廂內,果然見到了端坐著的“鐵扇先生”風柳三,不過他的臉色似乎有些發青,一雙眼睛愕然地看著李郃。

“風先生,你這是怎麼了?”李郃隨手關上車門,坐到風柳三的面前說道。這輛豪華的大馬車內現在除了二人外,便只有前面駕車的尤邙了。

“二公子,在下膽子小,還請下次別跟在下開這種玩笑了。”風柳三深吸了一口氣指了指車頂道。

李郃微微一怔,立刻反應了過來,他八成是被自己躍到車頂上發出的聲音給嚇到了,忙笑道:“風先生受驚了,是在下沒注意,呵呵,下不為例,下不為例。”

李郃不知道,剛剛風柳三被楊堇請上了車,正品著車廂內准備的好茶,自我緩解著一路的亡命奔波,心中想著一會與李郃見面時的說辭時,李郃忽然從天而降,啪啦一聲巨響,連車頂都震裂了,直把他驚得茶水噴嘴而出,若不是這車廂內設的是臥榻而非椅子,他恐怕就要跌坐在地了。到現在一顆心還撲通撲通吊在嗓子眼呢。

“風先生,好久不見啊。”李郃一臉微笑地看著風柳三說道,那眼神就像流氓看小姑娘一樣,看得我們的鐵扇先生那剛剛從嗓子眼滑下的心肝直發毛。

李郃現在真是心情大好,挖別人牆角、拉攏別人人才成功的感覺,絲毫不會比泡到別人的老婆差啊,雖然他現在還沒泡過有夫之婦。

風柳三整了整頭緒,道:“自公孫大小姐收劍大會後,確實已是許久不見,二公子風采更勝當初了。這一年多來,風某幾乎每天都聽得到虎威將軍、扈陽二公子的威名和事跡。”

李郃微笑著打量對面的風柳三道:“哪里哪里,風先生過獎了。不過風先生,你看起來倒是……”

風柳三此時的形象確實顯得有些落魄,不僅頭發散亂沾了幾根雜草,身上的衣袍也被劃破數道,若不是那“鐵扇先生”特有的氣質仍舊絲毫不減,恐怕都要被人誤認為是丐幫中人了。

風柳三苦笑搖頭道:“還不是托二公子之福?”

自那次公孫世家一別後,李郃便“看上”了這有智囊之稱的“鐵扇先生”,于是派人前往挑撥離間、收買拉攏,無所不施、不擇手段,使得心胸狹窄的納蘭博對其戒心越來越重。到了最近這段時間,李郃的聲名在大夏國達到峰頂,而李東等人亦抓著機會頻繁派人接觸風柳三,不管他怎麼怒斥,都是三天一大禮,一天一小禮地拿東西往他府里送。

再加上收買了納蘭博身旁之人,在其耳邊反複進言,使得他最終決定下手將風柳三軟禁起來。自然,李東又派人將此消息泄露給風柳三。經過這段時間的冷遇,已經對納蘭世家心灰意懶的風柳三,自然不肯束手就擒,決定前往扈陽投奔李郃。

不過納蘭博可不肯讓他這麼就走了,一路上派了眾多高手追殺,風柳三都是靠著其絕倫的智慧和出奇好的“運氣”躲過了一劫又一劫,如今弄得灰頭土臉,自也是難免。

“二公子的手下可真是有夠無賴的,真沒見過這種人,人家不收禮還硬要往人家家里塞,推都推不掉,居然還讓輕功高手把金銀珠寶偷放在我家,如此這般,春夏秋冬每天每夜竟不間斷,便是什麼明主也該要有疑心了,更何況……”風柳三說到這里忽然歎了口氣,沒再接下去。

李郃卻是一臉春風地為他接下去說道:“更何況納蘭博並非明主。風先生,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侍。風先生有大才,在下是知道的。在我這里,風先生保證可以如魚入水,如雨得風,大展拳腳。況且……先生號曰‘鐵扇’,在下小名‘鐵郎’,都有一個鐵字,不正是冥冥中自有定數嗎?咦?先生的鐵扇呢?”

風柳三苦笑道:“開溜逃命的時候,當暗器給擲了。”

李郃一臉恍然的表情,抬起屁股坐到他的身邊,拍拍他肩膀道:“風先生不必傷懷,在下一定為先生再打一把絕世鐵扇,保證比以前那把更靚、更酷、更帥氣!”

李郃知道,李東肯定有派人保護風柳三的,按計劃,他一叛出納蘭家,就有李家的高手將他接回扈陽。不過看樣子,李東他們八成是對他那麼久都不肯低頭,直到迫不得已了才叛納蘭歸李家而心下不爽,故意讓他在路上受點子苦,那些他運氣絕佳躲過納蘭家追殺的情況,十有八九是李家高手從旁保護。

風柳三此時則一邊心疼著那伴了自己數十年的鐵扇,一邊看著旁邊笑得仿佛偷到雞的黃鼠狼般的李郃,心中猶豫不已,這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少年,真的會是自己的明主嗎?

李家這個大夏國的第一世家中,真的能有他風柳三的一席之地嗎?

他不敢肯定,但至少眼前這李二公子對他的態度,讓他心里很舒服,這是在納蘭博那里絕對沒有的對待。

瞥見車窗外燦爛的陽光,聽著耳邊李郃爽朗的笑聲,風柳三的嘴角也不自覺地掛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說不定,未來真的很光明呢。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星月身世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憂心忡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