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憂心忡忡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憂心忡忡



第一百八十二章憂心忡忡

回到了扈陽,回到了總督府,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李郃回到了等候他的女人們身邊。

此時,他正緊皺著眉頭站在靈兒的床前,香香、芊芊、青青、月兒等女皆站在一旁。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李郃看著面白如紙、嘴唇干裂,正處在昏迷狀態的靈兒說道。

月兒道:“從公子離開後靈兒就一直悶悶不樂,也不怎麼吃飯,沒幾天就發起低燒,一直臥病在床。時清醒時昏迷,每天只是喝些水,勉強吃些紫妍做的稀粥。”

李郃憐惜地撫摸著靈兒消瘦蒼白卻依舊柔嫩的臉頰,低沉地道:“大夫呢?大夫沒開藥嗎?大夫都是干什麼吃的?”

青青輕聲道:“胡春風開過藥了,但是診不出病因,看似風寒,卻非風寒,藥只能暫壓病情,卻不能根治。總督大人走前,也讓人去旁邊州府找名醫來診治,但仍是沒人能將靈兒治好。”

李郃低聲罵道:“這群庸醫。”說罷站起身,抬手招過李東,道:“去把胡春風找來,三天內沒辦法讓靈兒退燒,我就把他抓去喂豬!”

“是。”李東應聲而去,這幾年,他為李郃辦了不少事,已隱隱成了李郃四個隨從之首。

“李西。”李郃喊道。

“小的在。”李西連忙上前。

“去給我請名醫,省里的請完,就去省外找,只要醫術有過人之處的,都給我請來,多少診金都無所謂,要是不肯來的,你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小的知道,小的這就去。”李西也退了下去。

李西出去後,房間里立時靜了下來。李郃默默地站在床前,望著一臉病容仍在昏迷中的靈兒,眉頭緊鎖。

就連原本最為活潑的憐卿,在這時候也靜靜地站在眾女中。本應該是歡樂喜慶的重聚時,卻因為靈兒和婧姬這奇怪的病而變得有些沉重起來。

“婧姬怎麼樣了?”李郃的聲音打破了這壓抑的沉默。

月兒道:“她和靈兒的病情又不一樣,精神一直萎靡不振,一天不如一天。吃什麼東西,都是沒吃多少就開始嘔吐。身體虛弱至極,經常咳嗽咳出血來,雖然沒發燒,但一天中的大半時間都需在床上,處于半睡半醒的狀態。她一直由天秀和風姨照顧著。”

李郃暗歎,這難道是老天爺在警告自己太風流了嗎?不過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會讓兩女出事的。

雖然心中這麼想,但實際上他卻並沒多大把握。天災病禍,最是令人痛惡,卻也最是令人無可奈何。

“走吧,去看看婧姬。”李郃帶著眾女輕輕出了靈兒的房間,向旁邊婧姬和天秀她們住的小院走去。

才剛走進小院,李郃便聽到一陣似遠似近的幽幽歌聲。這歌聲是用胡語唱的,聽起來讓他有些熟悉,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不禁讓他駐足于房間門外,靜靜傾聽。眾女也停在他的身後,同他一起聽著這美妙清脆,卻又帶著一絲哀傷悲戚的胡歌。

李郃想起來了,那是在一片茫茫的翠野中,在如銀帶般披在草原上的河流旁,幾個少女歡快歌唱,就如草地上的野花兒一般,清新秀麗。歌聲輕輕飄來,像天上的白云,縹緲悠揚。

那時候的婧姬,和被她俘虜之後的婧姬,真是截然不同呢。本是一朵嬌豔的草原之花,如今卻已枯萎近乎凋零。

推開了門,跨入屋內,借著窗子照入的陽光,李郃看到床上微睜秀目的婧姬,面容比靈兒還要憔悴許多。心不由得揪了一下,雖然她只是自己俘虜的女奴,雖然從來也沒指望過她心甘情願地臣服自己。

可她畢竟是我的女人啊。李郃心中長歎一聲,緩緩走到了床邊坐了下去。

天秀和風姨並沒有太多的驚訝之色,李郃回來,她們是知道的。

被病魔折磨的婧姬已憔悴得完全沒了先前清秀美麗的模樣,眼眶深陷,面色慘白,眯著的兩眼仿佛罩著一層水霧,無神地望著屋頂,口中喃喃地說著什麼。雖然聽不清楚,卻可以肯定,一定是在說胡語。

李郃現在自然不會再去計較婧姬不說夏語而說胡語了,溫柔地將她額前的幾縷黑絲撫順後,忽然道:“剛剛是你在唱歌嗎?”

他的眼睛仍望著婧姬,但天秀卻知道,他是在問自己。

“是的。”天秀的目光則始終放在眼前男子的臉上,她始終都看不透,這個男人的心究竟是什麼樣的。

“叫什麼名字?”

天秀愣了一下,道:“女神曲。”

“女神曲?”李郃轉過頭來看著天秀,“你再唱給我聽聽。”

“現在?”天秀看到他的手從婧姬的額頭緩緩撫過臉頰,輕輕摩娑。

“對。”

歌聲輕起,天秀緩緩唱了起來。不能不說,她的聲音非常美妙,便是比起青青和芊芊也不逞多讓,草原之秀果然名不虛傳。

屋內眾女仿佛聽到了草原上流淌的河流中那潺潺水聲,仿佛看到了滿地綠草隨風橫倒,牛羊馬匹遍地食草,美麗的胡族姑娘快樂地在河邊奔跑,赤著的雪白裸足上,精致的銀色腳鏈在陽光下散發著柔和的光。

當李郃和眾女離開屋子的時候,婧姬已經安詳地睡著,既沒有咳嗽,也沒有在夢中說胡話。這段日子以來,她還是第一次睡得這麼好。雖然依舊是憔悴的容顏,但看著她那的睡相,卻仿佛在大海上漂泊了許久終于得以靠岸、可以好好休息的人。

天秀不禁無聲地笑了起來,看著婧姬喃喃地道:“原來你也在等著他嗎?達娜,這是為什麼呢?……”

在走廊過道里,眾女簇擁著的李郃忽然停下了腳步,似突然想起般說道:“我們不是有天山雪蓮嗎?那玩意不是能起死回生、百病可治嗎?就拿天山雪蓮去給婧姬和靈兒服用。”

月兒低聲道:“公子,你忘了,提取天山雪蓮的制藥方法,世間只有極少人會。”

李郃一怔,道:“我想起來了。風姨曾經說過,他們天山派有個什麼候補聖女,懂得此道,讓她去將這聖女找來不就行了?”

月兒搖頭道:“李家已經將風姨的聯絡暗號發布到大夏國全境了,但到現在仍未有半點音信,不知是那候補聖女還未看到,還是看到了卻趕不過來。”

李郃拍了拍額頭,回身道:“我記得還有個什麼醫神、醫仙的,以他們的醫術,又有天山雪蓮做藥材,婧姬和靈兒的病應該難不倒他們。”

月兒道:“可醫仙離不了萬林宗、醫神四處云游不知其蹤跡,如何找得來?”

李郃嘴角微斜:“離不了也得離,找不到也得找,我就不信,在大夏國找倆赤腳醫生還能難得到李家。”

這時芊芊柔聲插道:“主子,剛剛小云過說來傳話,說夫人讓主子過去。”

“嗯,知道了。”李郃點頭應道。華姿跟著李郃回到扈陽李府後,就同姐姐一起被母親叫去了。雖然在京城已舉行過一個簡單的過門儀式,但正式的大婚前,華姿還是要與李郃分開住,因此也就暫時未能與眾女相見了。想來母親叫他過去,八成也是為了婚禮的事情,可現在婧姬和靈兒大病在床,讓他如何有心思辦婚禮?

其實在他的心里,一直有個計劃。便是在扈陽大婚時,一口氣將眾女的婚禮都辦了。他的想法不是眾女一起在一個婚禮,那樣的話對待她們而言太不公平了。而是一個人一場,連辦十數場,為他所有的女人舉行一樣盛大的婚禮,相信那一定是盛況空前,也是史無前例。

不過,父母現在還是不知道他的這個想法……

“二公子。”李平拿著一個黑色的匣子呈到李郃面前,恭聲道:“這是風先生的東西。”

李郃接過匣子,抬手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把看起來質感十足的可折鐵扇——正是“鐵扇先生”風柳三的招牌武器。李家的高手果然一直保護在風柳三身邊,連他當作暗器保命時擲出的鐵扇都搶了回來。

將鐵扇拿到手中,“跨啦”一聲打開,又“啪啦”一聲合上,再打開,轉了一面,望著鐵扇上刻著的山水圖案,李郃搖了搖頭:“這玩意不行,太寒酸了,不夠氣派。”直接將鐵扇又放回匣子,扔給李平:“放地下室里去,明天把老張叫來,我要他為風先生特制一把氣派的鐵扇。”

夜幕降臨,李郃回到扈陽的第一個晚上,本來歐齊等扈陽的福家公子已經擺好了酒席准備為他接風洗塵,不過因為家中的事情,他並未答應赴約。

此時,在總督府李斯洪的書房內,一老一少父子倆正隔著張茶幾默默坐著。

“我記得,上一次咱們父子這麼靜下心坐著說話,是在你組建虎營出征北部戰場前。”不知喝了幾泡茶,李斯洪才緩緩說道。

“孩兒願聆聽父親教誨。”

“呵呵。”李斯洪擺了擺手,“教誨已經談不上了。仿佛一夜間,你的羽翼就已長全,雄鷹振翅,現在已飛得比為父還高,不再是為父所能管的了了。應該說,從小到大,你也從未被人管住過。”

李郃抬起頭看著父親:“父親,永遠是李郃的父親。”

“傻小子,父親當然還是父親。”李斯洪笑了起來,道:“你現在可是我們李家的驕傲,以後到了地下見了李家的列祖列宗,為父也有些顏面,好歹生的兩個兒子都沒給李家丟臉。”

李郃垂首,沒再說什麼,他可不想做什麼今後當將李家發揚光大一類的保證,這些擔子,還是給大哥背的好,他所要的生活應該是逍遙和快活。

“不過,郃兒,這婚禮大事可不能拖,必須得按時間舉行。”李斯洪忽然話題一轉說道。

李郃搖頭:“婧姬和靈兒的病還未見好轉,孩兒沒有心情行婚禮。何況,姿兒已是我們李家的人了,這婚禮早和晚又有什麼關系。”

李斯洪眉頭微皺:“郃兒,為父早就說過,不管你在外面怎麼風流,也不管你打算娶多少個妻妾,但有些事情你得以大局為重。如今大夏國的局勢,你這婚禮,可不僅僅是一個婚禮而已。再說了,那婧姬,明明就是你從胡人那搶來的俘虜,當丫鬟女奴,玩過就罷了,怎麼可以當真?還有那天秀公主,也一樣。你可要謹記,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可別自種隱患,引火上身!”

“孩兒知道。”李郃應付道。

“那個靈兒,是從哪里來的?”李斯洪凝眉思索道。

“天山……”李郃低聲道。

“哦對,也是從草原帶回來的小丫頭。你小子的女人那麼多,誰是誰我都快記不清了。那小丫頭看起來十四五歲的樣子,卻連話還說不好,是什麼出身你也不肯說。”李斯洪歎道:“我們家已經夠開明的了,並沒硬要求你取妻妾要門當戶對才可,但你也別是個女的就往家里帶啊。你看看你大哥,當年他年輕時在扈陽不也是風流慣了?可最後你還不是只有一個大嫂?”

“孩兒知道。”仍是應付的回答。他心里可不以為然,以他的性格,只要與他有過關系的女子,都只能是她的女人,容不得再讓他人染指。像大哥那樣,風流是風流了,可那些青樓女子,與大哥發生過關系,他上京後又與別人上床,于李郃看來,無異于是大哥被戴了綠帽,這可是他無法容忍的。

“既然知道,那婚期……”

“婧姬、靈兒的病不好,我不會辦婚禮。”

“你……”李斯洪氣得胡子都快翹起來了。

“父親,您也幫幫忙,讓李家下面的人多用點心,將那個前天山派的候補聖女和醫神、醫仙什麼的盡快找來,治好了婧姬和靈兒,我保證舉行婚禮舉到你們過癮。”李郃將杯中茶喝盡,站起身說道。

李斯洪搖頭,長歎一口氣:“行,你行,你小子我還真管不了了,你自己去說服你母親吧。”

李郃微笑:“父親放心,母親那里,我自會去說。如果沒有什麼事,孩兒先回去了。”

“嗯。”李斯洪看著自己的二兒子,忽然露出了一絲似有似無的微笑道:“還有一事,我需要再確定一下。你真的要去自己的封地當兩年主官?”

李郃微微一愣,看著父親的眼睛,點頭道:“不錯,確定。有什麼問題嗎?父親。”

“嗯,沒什麼問題。好了,你去吧。”

離開了父親的書房,李郃並沒有立刻回自己的小院,而是轉到了火麒麟臥趴的大院子里。

按理來說,火麒麟是被李郃以暴力降服後用武力威脅為坐騎的。李郃不在扈陽的這段時間,它完全可以開溜自己跑回天山去,絕對沒有人可以攔得住它。但它不僅沒有離開,反而一直安靜地趴在這個院子中,就如冬眠一般,這讓李郃不禁懷疑,這頭火麒麟是不是有受虐傾向。

當李郃踏入院中的那一刹那,一直趴在地上閉目沉睡的火麒麟忽然呼啦一聲睜開了眼,四肢撐起了巨大的身軀,發出陣陣壓抑低沉的嘶吼聲。

“二飛,在這住得不錯吧,嗯?”李郃一臉微笑地走過去,啪地就是一腳往火麒麟屁股踹去:“站那麼直做什麼?想跟我打架嗎?”

李郃的一腳豈是好受的,便是火麒麟那刀槍不入的鱗甲也擋不住奔卷而來的疼痛,一下又趴到了地上,就像受了委屈的小貓小狗般“嗚嗚”出聲,兩眼滿是畏懼。

將手放到了散發著絲絲熱氣的鱗甲上面,撫摸著那棱角分明的曲線,李郃喃喃低聲道:“真不愧是聖獸,這皮若是拿來做鎧甲,一定也是絕世好甲。”

好似聽懂了他的話一般,火麒麟渾身簌簌抖了一下。

李郃失笑:“呵呵,不過一件刀槍不入的鎧甲,對我而言,並沒有多大用處。火麒麟,我記得上輩子的那些神話傳說中,都是神仙的坐騎。想不到,這輩子,我竟也能享受神仙的待遇啊。嘿嘿,比奔馳寶馬都要威風,都要快速。”

“在天山的那個山洞中你能待那麼多年,看來是只耐得住寂寞的聖獸。”李郃又低聲說了起來,好似在自言自語,又好似在對火麒麟說話。

“外面的花花世界,對你而言,好像並沒什麼吸引力嘛。不過今後你恐怕沒法再偷懶了,因為我可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李郃說罷身體已經一躍而上,騎到了火麒麟的背上:“總有一天,我會騎著你,殺上戰場,威震天下的!”

不過他並不知道,此時月光之下騎于火麒麟背上的他,不僅看上去身軀威武如天神,就連眼睛都映出了奇異的紅色,似兩團即將噴湧而出的烈火,又似兩潭鮮紅的血池。

“走吧,我們出去逛逛。”婧姬和靈兒的病讓剛回扈陽的李郃這一天都心情煩躁,現在忍不住想騎著火麒麟出去吹吹風,松松心了。

“吼!!∼∼”一聲震顫大地的吼聲響起,火麒麟仰首長嘯,微躬前肢,猛地躍起,整個巨大的身軀居然直接躍出了數丈,躍過院牆,落到了扈陽的街道上。

一時間,扈陽城內及數里外虎軍大營里的馬匹紛紛伏地低嘶,所有牲畜全部俯首于地,如在恭拜著威武的皇帝一般。不過,大飛是個例外。睡夢中的它只是微微張了一眼,瞥了瞥頭頂的月亮,抓抓身子,又繼續做美夢去了。剛剛的夢中,一只有著漂亮皮毛的母獒犬正深情款款地與他對視呢,一段驚天動地的愛情正在醞釀……雖然,是在夢中。

大街上的行人都被嚇呆了,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火麒麟已經以風馳電掣的速度,載著李郃奔出了扈陽城。那超快速度帶起的旋風,甚至將街邊的幾個攤子卷飛了起來,好多人的衣服都被刮得七上八下。

“那……那是什麼怪物?”一個行人心有余悸地整理著自己被刮亂的衣服顫聲道。

旁邊一人道:“兄台不是扈陽人吧?那是我們扈陽虎威將軍的坐騎火麒麟,嘖嘖,兄台真是好運氣啊,可以看到虎威將軍騎火麒麟。要知道,除了剛到扈陽時外,這可是他第一次公開騎著火麒麟上街呢。”言語間,竟是頗為自豪。

“啊?那就是虎威將軍李鐵郎?那個大家伙就是火麒麟啊!果然可怕,可怕……對了,虎威將軍這麼晚了騎火麒麟要去哪?”那行人看著李郃奔遠的方向說道。

旁邊的人聳聳肩道:“這我怎麼知道,咱們扈陽二公子的脾氣,和他的武藝一樣,沒人摸得透。”

總督府內。

華姿輕撫酥胸從屋子里披著外衣走出,對著仰首望天負責侍侯她的李家丫鬟問道:“出什麼事了?剛剛那是什麼聲音?”

那丫鬟見華姿出來,忙行禮恭聲道:“少夫人。”

聽到“少夫人”這三字,華姿的俏臉不知為何竟有些泛紅。

“那是二飛的吼聲,小婢看到它載著一人躍出府去了,可能是二公子騎它出去散步吧。”

“二飛?”華姿輕顰秀眉:“那是什麼?”

“那便是我們二公子的坐騎火麒麟啊。”丫鬟眨著漂亮的大眼睛說道。

“火麒麟?”華姿想起來了,名震天下的虎威將軍,有著一只天山神獸做坐騎。

“這麼晚了,他出去做什麼呢?”未來的李家少夫人也同那丫鬟一樣,仰首看天,喃喃自語。心下不由得憧憬起自己和李郃的婚禮來——那時他會否騎著火麒麟呢?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鐵扇先生    下篇:正文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醫神 (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