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醫神 (上)   
  
正文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醫神 (上)



三天了,李郃回到扈陽已經三天,可靈兒的低燒已經持續,婧姬的病情也未見好轉。可憐的胡春風真的被送到了豬圈里,與豬住在一起,繼續苦思治療兩女的方法。李郃已經下過命令,沒想出有效的治療方法以前,他只能住豬圈。十天後想不出來,就只供給他豬食。

而此時,李郃正在婧姬的房間內,看著芊芊喂她喝粥。本來她根本吃不下東西,吃下肚的東西十有九吐。現在有香香在旁用她特有的狐妖靈力,幫助婧姬將粥順入腸胃。這才勉強將一碗稀粥喝完。但喝完後,婧姬也流了一身的虛汗,仿佛剛剛經過一場酷刑般,真讓人懷疑,這一碗稀粥喝下去,會不會得不償失。

看婧姬躺下睡著後,李郃才歎了口氣緩緩起身,帶著香香和芊芊走出了房間。

“等一下。”天秀從屋內追了出來,風姨也詫異的跟隨而出。

李郃停住了腳步,沒有回頭:“你應該叫我什麼?”

過了一會,沒有聽到回答,他輕皺眉頭轉過了身,卻見天秀也是緊蹙秀眉,貝齒咬著下唇,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他。

天秀毫不退縮的與李郃對視著,忽然道:“你想知道達娜為什麼會這樣嗎?”

李郃的眼睛微眯:“這里沒有達娜,只有婧姬。”

天秀並不理會他語氣中含有警告的意味,重複道:“你想知道達娜為什麼會這樣嗎?”

李郃踏前一步,忽然兩手張開將天秀抱進了自己的懷里,緊緊的抱著。眼中射冷峻的目光,盯著她:“阿秀,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也要搞清楚我的身份。”

“公主!”風姨輕呼一聲,想要上前,卻被香香一抬手擋住。

風姨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在李郃面前想提起自己真氣的時候,都會感到李郃這個漂亮侍女。用一種難言的真氣將自己制住,絲毫反抗之力都無法生出。她知道,眼前這個美得幾乎不屬于人間的女子,實力遠在自已之上。

天秀被李郃大力地抱在懷中,豐滿嬌挺的胸脯和他堅實的胸肌緊緊貼在一起。可以清楚的感到他呼出的氣息噴在自己臉上,也可以清楚地聞到他身上的男子味道,呼吸不由得微微急促起來。俏臉也不自覺的變紅,但雙眼卻仍倔強的並不閃躲。與他對視著。

“你想知道達娜為什麼會這樣嗎?”同樣的話再次由天秀口中說出。

李郃的手微微用力,嘴幾乎要碰貼到天秀的櫻唇上。低沉地說道:“阿秀,你想激怒我嗎?你要知道。那樣做的後果。你最好不要忘記在草原時我跟你們說過的話。不要做我不想你們做的事,不要說我不想你們說的話,否則,我會不高興。我若不高興,你的那些族人就要遭殃!”

天秀被抱得有些喘不過氣來,聽到他的這些話,卻是用盡力氣喊了出來:“你若想達娜馬上死去,你就去殺吧,把我和她的族人都殺完,再把我們也殺了!”

李郃被她喊得一怔,手不覺松開來。

他的眼睛又眯了起來:“你在威脅我?”

“我只是告訴你,如果你那麼做,將會發生的事情。天秀仍是看著他的眼睛:‘你想知道達娜為什麼會這樣嗎?”

“你想告訴我什麼?”李郃不耐煩地問。

天秀輕輕掙開他的懷抱,走到走廊邊,看著院子里的花草,輕聲道:她已經離開草原很久了。”

“不要跟我說廢話。”

天秀回首看著他道:“達娜是屬于草原的女兒,她身上的血都有草原的氣息。當她離開了草原,就像魚兒離開了水,鳥兒離開了天空,樹葉離開了樹枝,沒有了根源,沒有了靈魂。她的生命己經沒有了意義,就如行尸走肉一樣,會慢慢死去。”

李郃撇了撇嘴道:“你在說什麼?在跟我念詩歌嗎?你不會干脆直接告訴我,鯖姬之所以會生病,是因為被我帶離了草原,只要放她回草原,她就會生龍活虎?”

“事實就是這樣。你找不到辦法治好她,她只想回到草原,她想她的家,想那綠色的草地,清澈的河水。”天秀緩緩的說道。

她要草地,我可有給她建一大片,保證不見首尾,和你們的大草原一樣。她要清澈的河水,我可以給她挖條渠,保證連水里有幾粒沙子都數得清。我告訴你,誰都別想把她從我身邊帶走!”

天秀搖搖頭:““不一樣的,我們的大草原,只有一個。那是我們的家鄉,是我們靈魂的歸宿。達娜只能回到草原才活得下去,如果你願意看著她慢慢死去,你就繼續把她留在這里,讓那些所謂的神醫來做無用之功吧。”

“呵。”李郃冷笑一聲,“靈魂的歸宿?阿秀,我再說一遍,不要說我不喜歡聽的話。我的家里只有一個婧姬,沒有什麼達娜。我不管她因何而病倒的,那並不重要,反正我一定有辦法治好她。她是屬于我的,任何人都無法將她從我身邊搶走,任何人!包括她自己!你最好記清楚了,下次如果再讓我聽到你說那些話,我會給你一些深刻的教訓。現在,回去照顧好婧姬。”說罷轉身向院門走去,

香香和芊芊緊隨其後。

“死神呢?”天秀看著李郃的背影說道。

“死神?”李郃腳步微頓。

“你能搶得過死神嗎?”

“哼哼。”李郃沒有回頭,輕笑道:“你學了那麼多夏族文化,不知道中原是沒有什麼死神的嗎?那是你們草原上的家伙,管不到這來。在中原,管生死的。是閻王。”頓了頓又道:“就算是閻王,也別想跟我搶人。他敢來,我就碾碎了他喂豬!”

“轟!”忽然一聲悶雷響起,剛剛還是陽光燦爛的天空,馬上就布滿了烏云,一道閃電在黑色的云層中躥過。

李郃歪頭向天:“你娘的,有種沖我***劈下來!”話剛說完,嘩嘩大雨傾盆而下。

李郃一邊罵著一邊帶著香香和芊芊快步走出了院子。

“為什麼你要觸怒他?你怎麼知道他不會殺那些胡人?你怎麼知道他不會殺你?”風姨走上一步。輕輕撫著天秀的肩,一臉擔憂且略帶責任地說道。

天秀回首微笑:“因為我知道他在乎達娜的生死。而且,他雖然可以殺人如麻,但卻不會殺我,風姨。他同樣也不會殺你。”

鳳姨一愣:“為什麼?”

天秀看著廊沿噴濺下來的雨水,似自語般喃喃說道:“任何人的心都是有縫可鑽的。”

風姨沒才聽清她在說什麼,輕歎了口氣道:“反正以後不要再拂逆他的意思了。你不是不知道。他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是個連火麒麟都能征服的人。不要自以為能看透他的心。”

天秀回頭看了眼風姨,若有所思。卻沒有再說什麼。

XXXXXXXXXXXXXXXXX

在李郃的院中,風柳三正坐在小廳中。桌上茶水已被豔兒換了三次。

看到外面忽然嚇起大雨,風柳三不禁站起來走到了門邊。

旁邊的豔兒微笑道:“風先生不必著急,算時間,我們家主子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她的話音剛落,便聽到李郃的聲音響起:“讓風先生久等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接著便看到李郃在香香和芊芊的簇擁下向這邊走來。

“不久,不久。”風柳三也笑著行禮道。既決定要投奔李家,這禮數和身份,他自然是明白的。聰明人,總是懂得什麼時候該自覺。

不過讓風柳三有些驚訝的是、從雨中走上回廊的李郃和兩個侍女,身上卻沒沾上一點雨水,連鞋子都未有一點汙漬。看來,這二公子和他的兩個侍女、都是高手中的絕世高手啊。

他不知道的是、芊芊並不會武功,而李郃刀槍不入且有神功,但沒有真氣的他卻並沒法隔離開雨水和腳下汙泥。他們這一路過來,其實全是香香一人用那出神入化的法術護于身體四周,不僅隔開了雨水,也便地上的汙泥沾不到鞋上。

“主子,你回來了。”豔兒笑靨如花。

“嗯。”李郃也微微一笑,經過她時輕輕捏了捏她纖嫩的小手。現在豔兒是越來越乖巧,也越來越能干,都快趕上芊芊了。

分別落座後,芊芊和豔兒又為李郃和風柳三換上了新茶水。

風柳三道:“二公子,聽說你在找醫神醫仙?”

李郃點頭道:“正是。怎麼?風先生知道如何找到兩人?”

風柳三放下茶盞,道:“這醫仙據說是在沼澤和異獸妖蟲遍布的萬林宗,身中劇毒,無法行動,想請來恐怕不太可能。這醫神嘛,在下倒是與他有些交情。”

“哦?那先生可知他現在何處?”李郃立刻來了精神。

風柳三搖頭:“醫神原名霍輕郎,一向在江湖四處游逛。足跡飄忽不定,又不好張揚,極難我找到。

李郃聞言眉頭輕皺,卻聽風柳三話音一轉,繼續道:“不過,醫神一生有三好,一好醫術,二好游山玩水,三好美酒佳釀。若哪里有知名好酒,他必定前去品嘗,擲千金只為一杯。”

李郃眯起了眼睛:“風先生的意思是…”

“用酒做餌,將醫神引來,只要他到扈陽,在下自有辦法將其找出。”風柳三身子微微前傾說道。

“酒…”李郃摸著自己的下巴,嘴角微微上揚:“沒問題。只要那醫神如風先生所言這般好酒,我就有把握將他引到這扈陽來。”輕呷一口茶,又道:“風先生,我知道你沒有鐵扇很不習慣。所以特地請工匠為你打造了一把新的,保證比以前那把還要精致威風。”

香香立刻捧上一個漆黑的匣子,送到風柳三面前。

風柳三看著黑匣子,猶豫道:“這……無功不受祿……”

話還未說完,李郃已是抬手道:“風先生若能幫我找到醫神,就是大功一件。莫再推辭,否則便是看不起李某。”

風柳三自然知道,李郃送他的東西。他不能也不會拒絕,順勢點頭道:“那風柳三就謝過二公子了。”

“風先生打開看看吧。”李郃笑道。

“是。”風柳三緩緩打開香香手中的黑匣,立刻感到眼前一片金光燦爛,那匣中躺著的,競是一把金扇!

“這…,”風柳三抬起頭看向李郃,後者微笑的對他點點頭:“風先生試試。看順不順手。”

風柳三拿起那純金打造的折扇,發覺比起自已以前那把要大上不少,重量自然也要多上許多。

“啪啦”一聲打開。折扇的各個機括部件都與他原來那把幾乎一樣,甚至用起來還要舒服順手許多。可見做此扇的工匠手藝必是超凡卓絕。

不過,一打開折扇。看到那一片片黃金扇片組成的圖案,他卻傻了眼——折扇上竟是一幅夏國著名的春宮圖!

“這……這……”風柳三覺得自己手頭都快抽筋了。握著金扇的手已經微微發抖。

李郃卻笑得更歡了,還走到他身邊,拍著他肩膀道:“風先生,只有這樣的金扇才適合你個今後的身份。你放心,跟著我,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和這把金扇一樣,發出最耀眼的光芒。”

風柳三勉強吞了口口水,眨了眨眼,認命的將金扇翻了一面,見到那一面上,是一個大大的“風”字。

從此以後,“鐵扇先生”便在江湖上消失了。

不久之後,一位“金扇先生”在大夏國橫空出世。無論在江湖、朝堂還是戰場上,他都緊伴虎威將軍、武威侯左右,為其出謀劃策,聲名傳遍大江南北,遠非當年的“鐵扇先生”所能比及。

不過,“金扇先生”在江湖上還有其他稱號——風流先生、春宮先生……

原因無他,正是因為他那金扇上的春宮圖和大大的“風”字,以及他所效命的二公子李郃,有著江南第一風流公子的稱號。

XXXXXXXXXXXXX

這個火熱的夏天,在江南清臨兩省的首府、大夏國排名前位的繁華大城扈陽,舉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美酒大賽。

只要被評為第一美酒,釀酒者不僅可以得到千兩黃金的獎賞,而且有大夏武威候、柱國大將軍李郃和清臨總督、平南大將軍李斯洪一齊頒發的“天下第一酒”牌匾。這牌匾上的五個金身大字,更是李郃托人八百里加緊,送往京城請他爺爺,即是當今太師李宵寫的。

這份榮耀,怎能不令人心動。大夏國各地的釀酒大師紛紛帶著各自的陳年佳釀彙集扈陽,其中還有不少是一直隱于世外的高人,他們所釀的美酒,雖無人知曉,卻壇壇皆是醇香味美,醉人至極。

那千兩黃金雖然誘人,但來參賽的釀酒師們,更看重的,卻是那天下第一酒的名號。正如武功高手想知道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能排第幾一樣,他們也希望看看,自己所釀的酒,能在酒林中排行多少。

李家的老太師李宵和二公子李郃都是世人皆知的海量酒王,又都有著極高的威望和通天的權勢,所以由他們來辦這美酒大賽,大家也都較為信服。

除了美酒大賽比所釀酒的美味外,還設有酒神擂台,讓各路酒中豪傑來比個高下,最後最為海量者,可得百兩黃金“酒王”的稱號。

于是,這段時間彙集到扈陽的,不僅有香醇的美酒和各地的酒樓酒館代表、知名釀酒大師,還有數只不盡的好酒之人。如此盛會,他們豈能錯過?

一時間,扈陽當真是人山人海,原本就繁鬧的江南大城,如今更是熱鬧非凡,甚至超過了京城舉辦“萬花會”時的情景。

此時,在江湖上已是極有名氣的“萬利三魔”牛大、牛二、牛三三兄弟正大搖大擺的走在扈陽略顯擁擠的街道上。雖然街上行人很多,幾乎到了一步一人的地步,但三牛的身邊,卻仍顯得極為寬敞。不說他們那高得離譜、壯得嚇人的身材,就說他們那身暴露、野性的皮裝和掛在腰上長約一米八的超級大環刀,就夠讓人不敢靠近甚至是偷望一眼了。

不過這三把各串了八個鐵圈、重過百斤的大刀,卻只是三個大家伙的裝飾物而已,就像那些公子哥掛在腰間的佩劍或玉佩,只是好看,卻從來不用。因為他們最擅長的,還是他們的拳頭。

好酒的人中,自然少不了高來高去提刀帶劍的江湖客,江湖中人多了,恩怨糾葛自然就多,恩怨糾葛多了,爭斗鬧事自然少不了,爭斗鬧事一多,治安就亂,這可是李郃不能容忍的。

扈陽,只能是他李家說的算。誰想搗他的亂,就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所以,李郃讓三牛負責扈陽街道巡邏,這三個大家伙,一股子狠勁和猛勁,除非是絕世高手,否則遇到他們,只有被修整的份。

而絕世高手們……要麼在為朝廷效命,要麼就是隱居不出,就像三牛死去的老爹一樣,不會輕易踏足這紛爭繁多的江湖。

所以,在天下第一美酒大賽舉行前期,扈陽的江湖客們,都只能是夾著尾已喝酒,一看到三牛出現,就趕緊回所住的客店休息。因為已經有好幾人因為無聊在街上晃蕩看美女而被三牛找借口修理了。經過那幾個倒黴鬼添油加醋的述說,加上他們身上的傷做證據,大家對三牛的恐懼立刻上升到了一個極點。

當然,酒中豪客多豪傑,豪傑自古多張狂。個別認為自己武功高強難逢敵手的江湖中人,也會自己前去和三牛較量……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憂心忡忡    下篇:正文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醫神 (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