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婚 (上)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婚 (上)



“咳、咳、東……東方不敗”李郃被茶水嗆得直咳嗽,芊芊忙幫他拍背順氣,掏出繡絹擦試衣襟的水債,關切道:“主子,你沒事

吧?”

李東也是詫異道:“二公子,有什麼不妥嗎”

李郃忍著笑,道:“這東方不敗,當真不敗”忍不位想起了前世看過的小說,那位東方不敗也正是自宮後練的絕世武功,難道自宮後學而有成的人,都喜歡叫這名字?

李東回道:“他重現江湖後正道高手進行過大小四十七戰,無一敗北,武藝在當今武林夠資格號稱不敗。”

李郃把玩著食指上的黑色指環,悠然問道:“比之麥師傅如何?”

“這……小的派去的三個李家高手,武藝都不在麥師傅之下。”李東小心回道。

李郃知道他說的不假,去了一趟京城後才知道,扈陽李家的八人供奉其實只是表面上給人家看的而已,真正護衛高手都是穩在背後甚至江湖上都沒有名號的,那樣的高手和大內護衛一樣,都是在暗地里辦事,有的甚至是專職的死士。

這些人,都是隔于江湖之外的,有的是穩士,有的則根本是世家和皇家自小養培養的高手,因此什麼武林排行榜上,基本上看不到他們的身影。若是京城的所有世家和皇宮內的隱秘高手都入江湖的話。那江湖所有的排行榜前十恐怕都要更改了。

不過也並不是說麥東寬等人武功不行,高手之名安在他們身上亦並不虛妄,臂之那些大內高手,他們只是略遜一籌而已。

“三牛聯手,可有勝算?”李郃又問。

李東猶豫了一下。道:“三位牛的武功別具一格,以小地眼光,看不出來。”

“那若是八大供奉聯手呢。”

李東這次沒有猶豫:“恕小的大膽猜測,恐怕勝的還是東方不敗。據可靠消息回報。他闖少林七十二金剛陣只用了半柱香時間。少林方丈與之一對一相斗,甚至沒能撐過十招。”

李郃將芊芊攬到了杯里,抬起眼皮看著李東,緩緩道:“那我呢?”

“啊?”李東一愣。

“依你看,那東方不敗,比我厲害嗎?”

“二公子說笑了,公子神功蓋世勇猛無雙,豈是那東方不敗能比的。他之不敗,也只是對江湖上那些二流武士罷了。在二公子面前。不過只是紙老虎,不堪一擊。”李東連忙說道。

李郃笑了起來:“這麼多年了,怎麼你馬屁功夫還是一點都沒進步啊”

“小地……”

“行了,我大概已經知道那東方不敗有多少實力了。”李郃擺了擺手,“他現在既然已經自宮,應該不再想著找魔女了吧?”

“按理說應該是,不過……事實卻是,他仍在正道門派中找尋魔女,一直認為當年給他假魔女的是那些所謂的正道門派。這次剛一重出江湖便大打出手,估計也有一半原因是為了找魔女。”

李郃眉頭微皺:“還想找?”

“二公子。若要將那東方不除去,需要更多的高手……以二公子的授權,小的目前所能調動的李家高手還不夠。是不是讓老爺……”

“告訴我爹?”李郃戳慫�謊郟�昂?沒有必要。”

李東垂首道:“對了,小的差點忘了只要二公子調動軍隊,自然可將那東方不敗和魔門一網打盡。”

“調軍軍隊?對付個不男不女的家伙需要調動軍隊”李郃淡淡笑道。

李東不解道:‘’那二公子的意思是……”

李郃沒有說話,人手在芊芊的粉背上輕輕撫摸,眯著眼睛似乎在想著什麼。李東和芊芊也都不敢出聲,他們知道這位扈陽二公子,一定又在想著什麼對付人的點子了。

過了一會,芊芊看到李郃抬起了眼皮,微微一笑,小侍女知道,這個笑容意味著有人要倒黴了。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總之,讓那東方不敗和魔門的人以為魔女在東海靈淵閣里。”李郃說著,又加了一句:“要讓他們深信不疑”不管什麼方法。”如今皇帝新喪、新帝剛登基,西南戰事又風起云湧,能對那魔門閹人的勢力都沒空理他,任它蹦達,李郃正好可利用他來個借刀殺人。

“是。”李東自然明白李郃讓他這麼做的用意。

“嗯,別讓我姐姐知道,這不用我教你了吧?”李郃道。

“小的明白。”

“下去吧,早點把王涵和無情接回來,再說一次,別給我出什麼岔子。先把她們安全送到扈陽再辦別的事。”李郃交代道。

XXXXXXXXXXXXXXX

瀘州王家。

“大小姐,洪三公子又來提親了。”管家苦著張臉站在王涵的閨房外道。

“我不是早拒絕了嗎?”王涵的聲音從內傳出,平淡無波。

管家道:“可那洪三公子並不死心,現在二老爺正在見他。”

“二伯”王涵聲音仍是沒有什麼變化,淡淡地道:“他想把我到家洪家嗎?”

管家猶豫了一下,道:“不過,原公子和宵公子也正同張家、盧家談,好像……”王原和王盧是王涵的兩位表哥。

王涵冷笑:“怎麼。他們還想把我切成兩塊一家分一塊嗎?”

自從她從扈陽回來後,就分派了錢財把那些江湖人遣走,並開始將家中產業慢慢分交到幾位伯伯、叔叔和堂兄手上,必竟她已經答應李郃要嫁入李家了。

可讓她沒有想到是。這些個叔伯堂兄,干正事不行,爭奪財產卻是比誰都凶,她一氣之下。索牲任放手不管。任他們去爭。她的叔伯堂兄根本就是些世家蛀蟲,除了揮霍家財、風花雪月外什麼都不懂,在一些滬州世家的打壓下,王家的生意很快破敗,王家也漸漸淪為滬州的二流富家。

王涵沒有把李郃要娶自己的事告訴別人,在她看來,自己嫁給李郃,只是作為其放過王家留王風性命的一個交易而已。王家雖也是富庶一方,但李家這種夏朝數一數二的的世家豪門還是相差甚遠。她並不太相信李郃會依諾將她明媒正娶。

但王涵雖不再是掌控王家的女強人,卻仍是遠近聞名的滬州第一才女,那些滬州和周邊地區就垂延王涵美色的大豪們紛紛前來提親,甚至有時一天有好幾家抬著聘禮上門。王涵自然是一一拒絕,但她的叔伯堂兄們卻為一些給了他們好處和錢財的人牽線搭橋一,想要將她賣個“好價錢”,這也使得她對這些親人徹底的死心,倒想著早點嫁到李家去算了,至于在李家會不會受欺負,倒不是那麼在乎了。

管家仍站在王涵的閨房外。“大小姐,洪家如今勢大,好像跟江湖上的大人物也有往來。官場上亦有後台,老奴怕二爺他……”

“那個洪三有本事把我帶回去,那就帶吧。”王涵的語氣依舊淡淡,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王大小姐果然有個性,不愧為滬州的第一才女,,哈哈,本公子喜歡,喜歡!”管家還要手什麼,那洪三公子卻以帶著一眾手下和王涵二伯王通走進了王家大小姐住的幽靜小院。

王三公子長著一張書生臉,看起來倒有幾分卷氣,只不過臉色蒼白腳步虛俘,一看便知是酒色過度手無縛雞之力的富家公子哥。

“涵兒,還不快出來見過洪三公子?”王通對屋內喊道。

“洪公子想要娶王涵?”王涵在屋內道。

洪三公子笑道:“不錯,本公子確是想娶王大小姐為妻,不知王大小姐認為下月初三大婚可好?”言語間竟是認為王涵必定答應自己。

“洪公子就這麼肯定,王涵會答應嫁給工子?”

“小姐還有其他人肯答應嗎?”洪三子自信地大笑道。

王通在一旁道:“涵兒啊,你出來看看,洪三公子給你帶了多麼豐厚的聘禮。”

王涵卻沒有理自己的二伯,在屋內一邊無聊地畫著,一邊慢慢道:“若王灑已經定親了呢?”

“什麼?定親?”洪三公子眉頭一豎,冷聲道:“誰敢跟我洪三搶女人?老子廢了他!”

屋內的王涵心下冷笑,嘴里卻是淡淡地道:“凡是總有先來後到,王涵已許了他人,洪公子請回吧。”

“不不不,王大小姐,先來後到是對弱者而言的。小姐請放心,定親的事,本公子自會替你搞定。這婚嫁可是一輩子的事,王大小姐自然應該選個堅實的肩膀依靠了,本公子的肩膀,保證可讓王大小姐靠的舒心、靠的放心。”洪三公子一臉賤笑道。他還以為,王涵所說“他人”是她那幾個堂兄找的富家公子呢。

“堅實的肩膀?”王涵聽的此言不由德想起了李郃,那家伙的肩膀看起來倒是真的很堅實。不由得輕輕摸起了手腕上的翡翠玉鐲,聽說他北伐的時候立了大功,現在已經成了一品大將軍、武威候,還娶了京城名門世家華家的小姐為妻,會不會已經把娶她的事忘了?

“本公子仰慕小姐久矣,自上次一見,便再難相忘,日日朝思暮想,盼望能再見小姐一面。”洪三公子一邊說著,一邊已是走到了王涵閨房門前。

管家攔在了他面前:“洪公子,這是我家小姐閨房。你這樣……”

不待管家說完,洪三公子已是不耐煩將其推開:“閃一邊去!王小姐早晚是我洪家的人,現在看一看,有什麼達緊的”

兩個洪三公子的隨從手下立刻將管家押住。

“王大小姐,”洪三公子又換上了一副笑臉,慢慢地推開了房門。

“誰讓你進來的?”屋內王涵冷冷地看著他。

洪三公子怔怔地看著王涵。贊歎氣質不凡,果然美貌如花,氣質不凡,不愧為滬州第一美女,多日不見。似乎更漂亮了呢。咦,涵兒還在作畫嗎?對了,涵兒不僅是第一美女,還是第一才女呢,讓我看看這畫的是什麼。”說話間,竟是已用上了昵稱。

這……這個男人是誰?”洪三公子看著王涵筆下的畫皺眉道。

王涵一愣,低頭看向自己的畫,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競將李郃畫了出來。

“他是誰?莫非與涵兒定親的便是這人嗎?”洪三公子不悅地道。

王涵怔怔地看著畫。淡淡地道:“洪公子,你若是硬要將我強搶回去,我也反抗不了。”

洪三公子嘴角浮起笑意:“什麼強搶啊,說地這麼難聽,本公子自然是要將涵兒明媒正娶回去地。”

“我要奉勸你一句。”

“什麼?”

“若是讓他知道的話,洪面必遭滅頂之遭,到時你不僅一無所有,還有性命之憂。”王涵的目光仍舊在畫上。

洪三公子大笑起來,指著畫上的李郃道:就他?滅頂之遭?哈哈哈哈,涵兒。你以為我洪三是傻子嗎?這樣就能被嚇到?”

就在這時,一個洪三公子的手下跌跌撞撞地跑進小院,一副被暴揍過的淒慘模樣。

“你怎麼了?誰把你打成這樣?”洪三公子走出王涵閨房。對那手下吼道。

那手下道:“門口來了一大群人,一聽我們是跟公子來救親的,二話不說就開始打了他們……他們的武功很厲害。

“沒用的東西”洪三公子一巴掌煽了過去,對周圍手下罵道:‘’都出去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在老子頭上土!

王通也趕緊對一旁的王家下人道:‘’你們也出去看看!”

“不用看了!”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一名李家下人被扔進了院子,摔得七葷八素。緊接著一大群青衣大漢走了進來。

為首的正是李東,他的身邊是麥東寬、屠禾、嚴風和蕭青山四位李府供奉高手。

“王大小姐早以是我家公子的未婚妻,我們此次來,就是接王大小姐回扈陽與我家公子完婚的。”李東背著手仰著下巴高聲道,對身後招了招手,十幾名青衣大漢立刻抬著數口大箱子上前放到了地上。

“這些是聘禮,你們誰是家長,過目吧!”李東瞥了眼洪三公子和王通道。

屋內的王涵聽到那些話,心頭一跳,看向畫上那雙似笑非笑的雙眼,好像在說:“看!我沒把你忘記,這不找人來提親了嗎?說了明媒正娶,就是明媒正娶。”

屋外洪三公子怒道:“你家公子算個什麼東西,敢跟本公子搶女人,!”

“啪!”一聲清脆聲音響起,嚴風一閃身已是站到那洪三公子面前,揮手給了他個狠狠的耳光,直將他打得橫飛出去,臉頰高種。

洪三公子的手下立刻哄亂起來,嚷嚷著圍攻嚴風,卻被麥東寬和屠禾三拳兩腳全揍趴在了地上。

李東走過去蹲下身拍拍那已被一巴掌煽懵了的洪三公子,啐了一口唾沫在他臉上,不屑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就憑你也敢出口妄言,同我家公子搶親?呸!”說著站起來,對手下的青衣大漢道:“全部托出去,打斷手腳。”

“是!”青衣大漢們聞言立刻將洪三公子和倒地哀號的眾洪家打手托出小院,那些洪家打手經過麥、屠二人的拳腳,早已去了半條命。

兩個青衣大漢准備連王通一起拉出去。他連忙抱住院里的一棵大樹,喊道:你……你們是何方……何方大爺……為……為何闖我家……我……你……你們要王涵……在……在里面,別……別傷我……”

李東皺眉道:“你是王家什麼人?”

“他是妾身二伯。”王涵走到了屋外。

李東忙行禮道:“小的李東見過王大小姐。”

“李大哥不必多禮。”

李東看向王通,冷冷地道:“既然是王大小姐的二伯,那便點點聘禮吧。大婚之時,會給你們放請帖的。”因為王通剛剛說的話,所以他對這十大小姐的二伯很沒有好感。

王通只是顫抖著點點頭,一句話都沒說。

“王大小姐。有沒有什麼要帶的東西和人?”李東又回王涵恭聲道。

王涵回頭看了眼自已住了二十年的閨房。又看向了躲在書旁顫顫巍巍的二伯,歎了口氣,搖頭道:“沒有。”

“那王大小姐這就跟我們上路吧。”李東做了個請地姿勢。

王家門外,倒了一地的洪家打手,一個個皆被打斷手腳,呻吟聲遍街,洪三公子也在其中。四周都是圍觀的百性。

李東請王涵上了馬車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地離開了王家,只留下一地痛嚎的洪家人。

“李副管。其實那個洪公子真該謝謝你。”瀟青山策馬到李東身旁笑道。

“謝我”李東不解地看向他:“謝我讓人把他手腳打斷嗎,呵呵,簫師傅真愛開玩笑。”

麥東寬也湊了過來,悠悠道:“他可不是開玩笑,那姓洪的和他手下真該好好謝謝你。”

李東皺眉道:“怎麼說?”

一旁的屠禾大笑道:“這不明擺著嗎?要是李府管安排的牛大那三頭蠻牛來護送王大小姐回扈陽的話,洪家那幾只跳蚤,不被打死也得給捏暴。”

“是啊,和那三牛蠻頭比起來,我們都可以算慈悲菩薩嘍。”蕭青山搖頭晃腦地道。

想起三牛的作風,李東也是點點頭。要是那三個家伙跟來的話,遇到剛剛那般情形,洪家的人能話一個那是奇跡了。估計連全尸都很難有吧……”

這三個家伙。讓他去接公孫大小姐,可別出什麼差錯吧。李東心里不禁有些心起來。

“站住!!!”出了滬州城沒幾里,身後就泛起一陣塵煙,三十幾人策馬追來。

李東等人勒馬回頭,見是一群衙差打扮的人,另外還有王通和幾個穿綢袍的家伙。

“怎麼,你嫌聘禮太少了嗎?”李東望著王通淡淡問道。

王通避開他的眼神,對旁邊的衡差道:就是他們,不僅劫走了我家王涵,還打傷了洪三公子。”

那衡差點點頭,喝道:“哪來的土匪,竟敢在瀘州強搶民女、傷人性命?!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就你媽!”屠禾脾氣最暴躁,人吼一聲,立刻震下了兩名衡役。

李東輕哼一聲道:“瞎了你的狗眼!我們乃是奉李二公子之命前來迎娶王大小姐前往扈陽的,那洪公子竟敢搶親,只斷他手腳已是便宜了!”

“斷我家公子手腳,休想離去!”那幾個綢袍大漢策馬上前,拉刀而出喊道,顯然是洪家的人。

麥東寬從馬背上騰空而起,如一陣狂風般從那幾個大漢身旁卷過,又重新坐回馬上,面無表情。

一陣啪啪聲響起,幾個綢袍大漢胸前後背的衣物紛紛爆裂,口吐鮮血墜馬而亡,兩只眼睛兀自睜得圓大,顯然死得莫名其妙不肯瞑目。

那衙役看得膽戰心驚,手心直冒汗,顫聲問道:“敢問……敢問眾位好漢,這李二公子是……”

李東瞥了他一眼:“你不要告訴我,清臨李總督之子、武威侯、人稱虎威將軍的李二公子你們不知道?”

“啊!?”一眾衙差和王通同時張大嘴巴。

“今日我等要趕路,不與你追究,你回去後告訴瀘州知州,七日內自己到總督府找二公子請罪,否則……哼,他自己看著辦吧。”李東說罷,帶著眾人回身繼續前行,只留下目蹬口呆的王通等人和一地洪家手下的尸體。

待李東等人遠去後,那為首的衙差才轉過頭,看向王通,緩緩道:“王老通啊王老通,這次你可害死我了。”

王通卻還是圓著眼睛張著嘴,喃喃道:“虎威將軍,虎威將軍,涵……涵兒嫁給了虎威將軍……”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敗露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大婚(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