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三十一章 永遠的眼睛   
  
第三十一章 永遠的眼睛

第三十一章永遠的眼睛

李郃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隨著人群到了東廣場,終是見到了大擂台上一身天藍色衣裙,蒙綁著藍色面紗的劉月兒。

嗯,身姿曼妙,膚如白玉,發若飛瀑,眼如夜星,不錯不錯,一看有就美人兒的潛質,想來容貌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李郃在擂台下摸著下巴想道。

劉月兒傲然地站在擂台上,手中握著一根黑漆漆的長鞭,秀發飄舞,亭亭玉立,既顯英氣又不失柔美,看得台下眾男子心中欲望勃發,個個躍躍欲試。

“月兒!你在做什麼?簡直是胡鬧!快下來!”劉員外在家丁的簇擁下一臉怒容地走了過來。

劉月兒道:“爹爹,月兒選夫婿,要用月兒的方式,請爹爹勿插手!否則,月兒甯願不嫁!”

“你……你、你、你……好,好好,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不管你了!”劉員外拂袖而去。

下面的李郃卻是不住點頭,嗯,聲音真好聽,可以培養來唱歌,與芊芊做個最佳雙人組,一個聲音清脆,一個聲音柔婉。不過似乎挺有性格的,看來以後得慢慢調教啊。

在李二公子的心中,這個劉月兒,已是被他納入後宮培養計劃中了。

什麼?人家還沒同意?笑話!二公子看上的女子,還要問誰的意願嗎?

那邊擂台上,劉月兒抱拳對台下眾人道:“眾位英雄,小女子劉月兒今日擺下擂台,比武招親。誰若能最先勝了月兒,月兒便嫁了誰。不管富貴或是貧窮,不管英俊或是丑陋!”

“主人,這小妞兒口氣這麼大,我上去一把捏暴她的奶球!”一旁的牛大忽然道。

“……”李郃一臉愕然地看著牛大,嘴角抽了抽,長吐了口氣道:“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要捏暴什麼東西啊?”

牛大撓了撓頭:“那我轟爛她的奶球?”

李郃無奈地拍了拍額頭:“你就先別說話了,老實呆著,沒我的吩咐,你什麼都不許干。”

“哦。”

芊芊在旁邊輕聲問道:“主子,你想上去同那劉家姐姐比武嗎?”

李郃笑道:“我傻麼?上去跟她比武?哼哼,本公子要她,還需要比武麼?”他現在只有挨打的功夫,上去後又不是比挨打,說挨得了幾下就嫁誰。

正在他們幾人說話的當口,已經有四五個大漢被劉月兒的鞭子甩下了擂台。

李郃湊過麥東寬身旁道:“師傅,這劉家小姐的功夫如何?”

麥東寬撇了撇嘴道:“一般般,江湖三流偏下,不如豔兒。”

“哦∼”李郃放心地應了聲,又繼續看著擂台上的比試。

當劉月兒輕松地甩下十五個大漢後,已是許久沒有人上台來了。看來,小小邯州城,並沒有什麼武林高手嘛。

就在劉月兒一臉失望地准備走回擂台旁的休息時,李郃飛上了擂台。飛?當然,是由麥東寬扶著飛上去的。

而後,三個長得一模一樣如山岳般的大漢也同時跳到了他的身後,兩手交叉于前,一副打手的模樣。

劉月兒注意到這群人很久了,看樣子便知其中有好幾人是難得一見的高手,卻奇怪他們只看熱鬧不肯上台來比試,就在她以為這些人對自己並不感興趣時,他們竟是上了擂台,還一次性上來這麼多個,不禁有些不解。

“諸位,擂台比武的規矩是一對一。”劉月兒對李郃等人抱拳道。

李郃微微一笑:“月兒姑娘,在下想一睹你的芳容,不知可否行個方便啊?”

劉月兒愕然地看著這個似乎只有十來歲的男孩,道:“若你能一對一地打敗月兒,那麼月兒便自摘下面紗給你看。不過……這位小公子,你似乎還未到能娶親的年齡啊,這兒可是月兒的比武招親擂。”

李郃笑容不變:“現在不能娶,不代表以後不能娶啊。今天本公子就是要看你一看,不見你芳顏真面目,公子我晚上睡不著覺!”

麥東寬一聽李郃要上擂,就知道這小子心術又不正了,沒想到果然如此,僥是他淫賊出身,現在大庭廣眾之下站在這小子邊上,也不禁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睛開始四處亂飄,裝作在看風景一般,以免這小子讓他干什麼強搶民女的事。雖然他以前是淫賊,可現在不做淫賊好多年,當了那麼久的總督府供奉,臉皮薄起來了。

劉月兒秀眉微皺道:“這位小公子,請你自重!”

“牛大牛二牛三!”李郃道。

“在!”三牛應道。

李郃一指劉月兒:“把她給我按住!”

“是!”三牛立馬沖了上去。

劉月兒黑鞭疾舞,但根本奈何不得三牛,被牛二一把抓住鞭尾撕成了三段。

牛大很快制住劉月兒的兩手,將其抓到了李郃面前,牛二牛三侍立左右。

台下眾人皆嘩然,不過他們多是剛剛紅樓廣場那邊過來的,都見識了這群強人的威風和凶猛,也只敢暗自指責,卻沒人敢直接叫罵。

李郃搓了搓手,一臉惡少調戲少女的模樣,慢慢將手伸向了劉月兒的面紗。

劉月兒嬌軀不斷扭動著,想要掙脫牛大的制縛,但牛大何等氣力,又哪是她能掙得開的。

看到劉月兒乞求的秀目中淚波湧動,仿佛罩上了一層水霧,長長的秀發因為不停地搖頭而在眼前甩動,李郃的心中就禁不住一陣興奮,眼睛也亮了起來,陣陣茉莉般的清香撲鼻而來,讓他不再猶豫,一把扯下了劉月兒的面紗。

呃……

李郃愣了半晌,眨了眨眼,吞了口唾沫,又把面紗給劉月兒重新帶上,對三牛道:“撤,我們走。”說罷回身就跑,一下躍下了擂台。

三牛哦了一聲,就放開劉月兒,跟上了李郃。而那劉月兒,則一下坐到了地上,仿佛全身都沒有了力氣,雙眼死死地盯著李郃的背影,眼中也說不出是什麼感情。

台上台下的眾人皆是莫名其妙,三牛因為是面對著李郃,所以沒看到劉月兒的真面目,台下眾人則因為月兒被牛大制住後身體向下彎,故而臉部被李郃的後腦檔住,也沒人看清劉家小姐的樣貌,唯有旁邊的麥東寬剛剛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現在正一臉偷笑地跟在李郃後面走下去,他的肚子都快笑痛了,若不是要注意形象,恐怕早趴在擂台上錘地痛笑一頓了。

芊芊看到一臉蒼白的主子快步走來,忙上前關切道:“主子,主子你怎麼了?沒事吧?”

豔兒也是一臉疑惑地緊跟一旁,不明白李郃怎麼會這副表情。

李郃卻是臉上的肌肉顫了顫,喃喃道:“他娘的肯定是前兩天經過土地廟時撒了泡尿,遭報應了,他奶奶的……居然大白天的遇到蜈蚣精了……”

原來那讓李郃充滿了無限期待的劉月兒,臉頰上竟長了數條一指多長、樣似蜈蚣般的胎記,讓人一看之下,頓感毛骨悚然。怪不得從小就要帶上面紗,怪不得他老爹要拋繡球找夫婿,怪不得呀怪不得!

李郃這下可是嚇得不輕,原本抱著對仙女的期望,卻見到了妖怪般的模樣,當下一口氣差點給梗在喉間過不去,現在他可是只想趕緊離開邯州城,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離開那個可怕的女子。

“站住!”但是天不從人願,身後想起了劉月兒的帶著哭腔的泣聲。

不知怎的,原本一直著跑得快越快好、趕緊離開的李郃,聽到這個聲音,腦海中立時浮起了劉月兒那水波蕩漾的雙眼,那好像無底深潭般的雙眼,那看似平靜卻實際隱藏著無比熱情如澎湃浪潮般的雙眼,那淒涼中卻透著堅強卻又帶著無比柔弱和無助的眼神。他的腳步停住了,怔怔地站住了。

心中忽然湧起一股強烈的沖動,要他返回去將那女子抱住,讓他無比渴望再看那雙眼睛一次,但身體轉到一半,他又想起了那白皙的臉頰上爬著的蜈蚣胎記,那猙獰可怕的胎記,那讓他毛骨悚然的胎記。

恨恨吞了口唾沫,李郃還是邁開了步子,帶著芊芊、豔兒和一眾隨從離開了。

身後傳來了劉月兒的喊聲,雖然仍帶著泣音,但卻已平靜了許多:“你是第一個看到月兒的男人,月兒這輩子只能嫁你,月兒會跟著你,直到天涯海角,直到你死去,或是月兒死去……”

聲音漸漸遠去,但李郃的腦海里卻怎麼也無法忘去那雙眼睛,他不禁湧起了這樣的念頭——或者,這一生都無法忘記了?

李郃終于開始後悔剛剛蠻橫的行為了,難道,是老天在懲罰自己的霸道?

');

上篇:第三十章 劉家小姐    下篇:第三十二章 王府生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