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一十九章 猛虎嗜血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猛虎嗜血

第一百一十九章猛虎嗜血

胡營營地外,密密麻麻的胡騎已列好了陣勢,看上去黑壓壓一片,也不知有多少。

胡人顯然也沒料到大夏軍居然只派了這麼少的人來,不禁也有些奇怪,卻不敢貿然進攻,擔心有什麼陷阱詭計。

陳云不禁有些忐忑,低聲道:“有這麼多……不是胡人的疑兵吧?”

李郃道:“難說,這些胡騎我看最多也就上萬,可胡軍的主力,絕對不下十萬,要知胡人的情況究竟如何,還是得殺進他們營地里看看。”

“什麼?殺進營地里?”陳云吞了口唾沫,握著長槍的手不禁有些出汗,低聲道:“我們能穿過這些胡人嗎?即便能沖過去,這……能回得來嗎?”

李郃向身邊看了看,士兵們個個繃著個臉,眼中既有興奮、期待也有緊張、忐忑。

虎營的將士們雖平日里訓練有素,兵士又多是悍勇之輩,但今日畢竟是第一次對陣,而且敵人又是數量遠在自己之上的胡人,加上胡軍以往一向的威名,他們有些緊張也屬正常。

李郃知道,這種情況一旦對陣,要麼是全軍瞬間潰敗,要麼是愈戰愈勇愈入狀態,這一切便看他這個統將和精神領袖了。

“哼哼,反正現在也沒有退路了,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李郃說著舉起手中漆黑的長斧,對身後將士大喊道:“虎營眾將士聽令,原地待命。待本將進去探清他們虛實,再做定奪。”

陳云一驚:“將軍,你要做什麼?”

李郃凝視著對面馬刀閃耀的胡人騎兵,道:“本將先沖進去殺將一番,探清他們的虛實。”

尤邙、楊堇和古康立刻道:“末將願與將軍同往!”這在平日里根本就是送死,但現在有李郃打頭,他們卻覺得無所畏懼。

李郃道:“你們都留在這,任何人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進攻,除非胡人先動手!違令者斬!看本將去戲耍那些胡人!”

“將軍……”陳云急道:“萬萬不可啊,單槍匹馬沖入敵陣……這……凶多吉少啊!”

“你懷疑本將的能力?”李郃眯著眼睛道。

“不……末將不敢……只是將軍乃虎營之首……”陳云猶豫道。

李郃道:“哼!放心,就憑他們,還傷不了本將。”說著對地上的大飛喝道:“你也一樣,待這不許動!”躁動不安的大飛立刻乖乖趴下。

“將軍虎威!”尤邙舉起手中大刀喊道。

“將軍虎威!!”楊堇、古康也高聲喊起。

“將軍虎威!!!”虎營三千五百將士齊聲吼,士氣又振,士兵們心中初見胡人的忐忑和緊張,立刻被掃去了大半。

“哈哈哈哈……”李郃大笑著一拍馬臀,綽著長斧向胡軍陣地疾馳而去。

那邊兩個胡將正看得奇怪,用胡語在交談著。

一胡將道:“波塞吉,他們在干什麼?喊什麼東西呢?”

那被稱作波塞吉的胡將道:“夏人一向詭計多端,不知道又搞什麼鬼。”

“他們不會看出祥瓚將軍的計謀了吧?”

波塞吉皺眉道:“有可能,不過若是看出破綻,也不該派這麼點人來啊?這不是送死嗎?”

正說著,忽然看到對面氣勢洶洶地殺來一騎,兩個胡將對視一眼,皆以為是夏人的將領要來單挑。

“讓我去會他!”第一名胡將說著拿起一把八尺巨錘策馬沖出。

李郃一路狂奔,見胡軍中迎來一騎,哇啦啦嘰里咕嚕地喊著什麼,手中大錘疾舞著,凶悍至極。

兩方將士都是緊張地看著兩人,兩騎相交而過,一蓬鮮血噴灑空中,那把黑色的長斧竟是勢如破竹一把砍斷了那胡將手中的巨錘,並連帶他的腰也砍成了兩斷。那胡將的上半截身子因為慣性在空中打了幾個旋在落到地面,一肚子的內髒、腸子和鮮血掛滿了戰馬和地面,他的腦袋還向毫不停留繼續往胡陣奔去的李郃看了一眼,嘴里喃喃地說了一句什麼,才不甘心地斷了氣。

虎營這邊立刻歡聲雷動,“將軍威武!!!”之聲喊得愈發響亮。士兵士氣高漲,熱血沸騰,什麼緊張什麼忐忑,早都已不見蹤影。若不是李郃下令沒他命令不得先進攻,他們恐怕已經跟著沖殺過去了。

而胡軍這邊,則是一片寂靜,剛剛那個胡將可是胡軍中一等一的猛將啊,居然被這個夏人一個照面一斧子就砍成了兩斷?

“放箭!!!”待李郃揮舞著長斧快到陣中時,波塞吉才反應過來,趕緊大喊下令。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如一陣黑色的旋風一般,李郃一人一斧一騎已是沖入了胡陣中。

李郃所到之處立時血肉橫飛、人仰馬翻,那一把黑色的長斧就像一個絞肉機一般將一個又一個胡兵胡將砍成爛泥,觸著即死,擋者即亡。

胡兵胡將們根本來不及反抗,也反抗不了,馬刀長槍還未碰到他,就被舞得只看到一團黑影的長斧給砍斷絞爛,而後他們也同那些武器一般,被如草芥似的割倒一片。

李郃拿著手中的長斧在頭頂和四周疾速猛力揮舞著,根本不需要什麼招式,每一斧都能有至少一個胡兵被砍死,不管是兵是將,是人是馬,擋在他面前的生物一個不留。

聞著四周愈來愈濃烈的血腥味,看著眼前血肉肢體橫飛、腸子內髒四濺的場面,李郃感到有點惡心,有點緊張,腦袋有點昏沉,但更多的,卻是身體、肌肉、血液或者骨髓里跳動的興奮,仿佛體內的力量在洶湧澎湃著,催使著他更加賣力地殺戮、殺戮,再殺戮!

“撲通、撲通、撲通……”那是心跳的聲音。

忽然之間,四周的慘叫聲,喊殺聲,馬嘶聲,戰斧的呼嘯聲,撕裂人體的骨骼碎裂聲,都仿佛被這心跳聲所掩蓋,變得不那麼真切起來。

心中的緊張和惡心也消失不見,就好像手中正在結束的這一條條生命並不是生命,這一股股噴濺的鮮血並不是鮮血,這一聲聲的慘叫並不是慘叫一般。

胡軍陣營已經大亂,李郃如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鑽進了胡軍的身體,不斷向前,直欲將其刺穿。

胡兵根本無法奈何他,刀槍難以近身,轉眼間上百名胡兵就死在了那可怕的長斧下,沒有一具完整的尸體。

胡人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他們不怕猛獸不怕虎獅,更不怕夏人,但他們害怕無所畏懼、無所不能的魔神。眼前這個舞著長斧的夏將在他們的眼中,就是一個魔神,一個人間殺神!

漸漸地,胡人遠遠地一見那鮮血浴身,兩眼凶光,舞著長斧的夏將過來,就下意識地勒馬要逃,再無人敢擋他的去路。

胡兵們不行,胡將們一樣無能為力,而他們的頭領波塞吉已經看呆了,握著馬刀的手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他和剛剛被李郃一斧切成兩半的胡將一樣,是胡人中的勇者,一等一的猛將,可是看到這個可怕的夏將,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和害怕。

那邊的虎營陣地卻已經沸騰了,士兵們喊得嗓子都啞了,卻始終不停。

“將軍虎威!”的齊喊聲,與對面胡軍的慘叫混亂形成鮮明對比,當真好像猛虎咆哮,山林萬獸震動一般。

“李將軍……無雙猛將啊……”陳云喃喃地道。

尤邙笑道:“將軍勇猛無敵,無畏不死,沒什麼能傷得了他,也沒有他殺不了的人!”

胡將波塞吉終于動了,他不能任這個夏將這麼下去,為了胡族大業,一定要把這個惡魔殺死!

“兄弟們!殺死他!跟我上!”波塞吉舉起手中的馬刀大聲嘶吼起來。

胡人確實是血性悍勇,見主將發話下令,雖然心中帶著恐懼,卻仍是不畏死地向李郃圍去。

現在的胡軍陣營,就好像大江的河床中間忽然斷裂了一道巨縫一般,江水澎湃洶湧,皆由四周往裂縫中湧去。李郃在胡軍中所撕裂的那一道口子就好像大江的巨縫一般,在波塞吉的命令下,四周的胡兵胡將紛紛向李郃沖去,場面既是混亂,又是壯觀,恐怕這也是夏、胡兩族戰爭史上,最為奇特的一幕吧。

兩軍對陣中,兵多的一方,居然被一名將領攪得全軍大亂,上萬胡人在自己的軍陣中圍截一個敵方將領而力不能及,當真是胡族的笑話,夏族的傳奇啊!

胡兵胡將們在主將的帶領下不斷地從四面八方阻擊李郃,雖然人越擁擠,長斧發揮的威力就越大,但堆積起來的人和戰馬的尸體,還有後面擁擠的士兵,還是遲緩了他沖擊的速度。

忽然李郃的身體猛地往下墜去,竟是胯下戰馬被胡軍長槍刺中,加上一路全速奔馳已是脫力,坐倒在了地上。

李郃一落地,胡軍中就是一陣歡呼聲響起,而虎營這邊眾將士則是一臉的擔心和緊張,喊到一半的“虎威”也是嘎然而止。

幾乎同時,十余枝長槍和其他長武器刺向了落地的李郃。

李郃用長斧格住了三根長槍,身體卻被刺中十數下,但他卻好像什麼感覺也沒有一般,一把將握槍的三個胡將舉上了天,手中長斧猛砍,三人化為六截灑落在其他胡騎之中。

一陣驚呼又起,李郃手中長斧猛砍,當先一名胡將被連人帶馬給砍成了兩半,一眾胡將和胡兵更是大駭,又是紛紛避後,不過後面的胡軍不斷湧來,讓他們避無可避,只能兩眼恐懼地看著這個一身鮮血的殺神。

李郃就近抓著一個胡騎的腿將他拉下了馬,那胡軍騎士也算高大威猛,但在李郃手中卻如一只小雞般毫無反抗之力,嘰里呱啦地用胡語叫著什麼,拿馬刀猛砍李郃的手,但卻仿佛砍在堅石上一般,雖砍破了鎧甲,卻絲毫傷不了他的皮膚。

李郃隨手一扔,那胡軍騎士立刻飛起了幾丈,正好落到了那些高舉長槍的胡騎之間,被捅破了肚皮,掛在同伴的槍上。

李郃跨上那胡騎的戰馬,繼續舞著長斧沖殺起來,這麼一來,他魔鬼的形象更深地映入了胡人的心中,前面的胡兵再不敢攔他,紛紛大叫著要往旁邊散開。

遠處的虎營士兵見胡軍中血霧又起,喊殺聲又震,隱約看見一人一騎又出現在其中沖殺,不禁士氣大振,高聲怒吼起來:“將軍虎威!將軍無敵!將軍虎威!將軍不死!”

李郃這次將長斧舞得更快更猛了,已經看不到那長斧的黑色,只能看到被砍中的人鮮血攪得四散飛揚,就像一片血霧在他的身旁漂浮一般。他到哪,血霧就跟到哪,呼呼咆哮的長斧帶起凜冽的勁風,離幾米遠就可以感受到那濃烈的殺氣和死亡的氣息,而一但靠近,還未被長斧砍中,身上的皮膚和衣物就先被勁風刮破了。

幾乎每一眨眼就能舞十數下,李郃的手臂因為快速而猛烈的擺動,加上剛剛長槍、長刀的劈砍,身上的鎧甲已經寸寸破裂,右半身的甲片都已爛開,原本漆黑的鎧甲和戰袍,此時也被覆上了一層厚厚的血漿,他整個人就好像是從血水里撈起來的一般。加上周圍因為長斧劈砍而始終緊隨的血霧,更是使得他那地獄殺神的形象愈發可怖、猙獰,整個人看上去,似乎連那雙眼睛都是紅得發亮的。

已經看到了胡軍的營地、兵帳,李郃精神大振,長斧疾舞,將前面攔路擋路的一切人和事物通通劈爛。

忽然身體又是向下一墜,再次從馬上落了下來,李郃定睛一看,竟是舞得太急,戰馬仰頭時,不小心把它的腦袋給砍掉了。只見那匹無頭戰馬在地上不住抽搐著,鮮血流在了原本已經被染得鮮紅的土地上。

這回胡人卻是不敢再上前捅他了,最近的都離了有三四米遠,圍成了一個圈子,忐忑緊張地看著他。

李郃落馬後繼續往前跨了兩步,對著一個來不及勒馬後退的胡兵就是一斧。長斧斜斜砍過,直接將他的身體由肩到肋斜砍成了兩半,分落到了戰馬兩旁。鮮血濺到了李郃的臉上,但他卻連眼睛都沒眨一下,反正他身上已經到處都沾滿了鮮血,連眼睛里也濺進了不少,但他並不擦拭也不閉眼,透過猩紅的鮮血,血霧蒙朧的世界,並不影響他的視覺和出斧的速度。

那匹無主的戰馬低聲嘶鳴著,在它被砍成兩斷的主人尸體上用鼻子拱著,看來倒是個忠主的馬。

李郃可不管那麼多,一把牽過缰繩跨坐上去,兩腿一用力,胯下的戰馬就不得不繼續向前沖去。

李郃已經沖入了胡軍營地,胡人再不敢攔他,也無法攔他。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疑兵重重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虎威震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