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里的夜晚靜悄悄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里的夜晚靜悄悄

第一百二十三章這里的夜晚靜悄悄

翁遠親自到營寨門前迎接李郃,看到那渾身浴血,精赤著上身,倒提一把黑色長斧的李郃,他也是禁不住地心血澎湃起來,大夏國終于出了這麼一個不世的無敵猛將了!

剛進營門,虎營的將士們就圍了上來,眾人也個個都是一身血汙,許多人都受了不輕的傷,但他們覺得,只要站在統將的身邊,便無所畏懼,胡人不怕,死亡不怕,傷痛也不怕。

“這位將軍如何稱呼?”翁遠在眾將領的簇擁下走到李郃面前道。

李郃忙抱拳行禮道:“末將三路軍張齊將軍麾下虎字准營統領李郃,將軍可是二路軍主將翁遠翁大將軍?”

翁遠頷首道:“正是老夫。”說著讓自己的親衛抬了一桶水來,道:“如今軍務緊急,不能讓將軍洗澡整理了,還請將軍稍微擦拭一下,我等再進帳相商。”

李郃也不多言,直接提起那桶水往頭上淋下,將身上的血漿沖去大半,露出了年輕英俊的臉龐和左胸上文的“殺不死”三字。

旁邊圍觀的二路軍士兵一見那三字,都是交頭接耳起來。雖說這三字囂張至極,但剛剛李郃在胡營中的表現,他們也都有目共睹,知道這個少年將軍比他們的武王黎布還要能打,也就覺得他這三字乃是名副其實了。

黎布看到李郃臉龐,心中亦是大為震撼,這李將軍看起來年紀似乎比他還小,本事身手卻是這般了得,實在是讓人不能不驚歎佩服。

翁遠的親兵又遞上了一件長袍,李郃拿布將身上的水和一些沒沖掉的血漿擦了擦,便披上長袍帶著陳云,跟翁遠及一眾二路軍將領向中軍大帳走去了。

黎布故意走慢幾步,與李郃並排,笑道:“李將軍,你是哪里人氏啊?在軍中幾年了?這般好身手,為何當年沒去參加武試啊?當年若有你在,恐怕我也得不了武狀元了。”

李郃對這個皮膚黝黑的將領也有幾分好感,聽到他說武狀元,不禁問道:“這位將軍如何稱呼?”

黎布剛要說話,旁邊一個年輕將領已是道:“李將軍,這便是我們二路軍的武王戰神黎布黎大將軍了。”

李郃眼睛一亮,拱手笑道:“原來是黎將軍,久仰久仰!”

黎布趕忙搖手道:“哪里哪里,什麼武王戰神,都是軍中兄弟抬舉的,跟李將軍比起來,我這身手就現不出來了。”

李郃笑了笑,道:“在下也只是氣力比常人大,筋骨皮比常人厚實罷了。在下乃臨昭省扈陽人氏,今年剛入軍。待消滅胡人後,黎將軍可以來扈陽作客,讓在下做一番東道。”

黎布笑道:“扈陽是好地方啊,黎某到時一定去!咱們喝個不醉不休!”

“對,不醉不休!”

旁邊的陳云道:“黎將軍,我們統將的酒量可是扈陽第一,您若是要同他喝的話,最好多帶幾個幫手去哦。”

“哦?看來李將軍也是豪飲之人啊,黎某也自信算個酒壇子,到時咱們就來比一比,看看是黎某能喝呢,還是李將軍善飲!”黎布拍著李郃的肩頭笑道。

李郃見他腰腹和胳膊上的傷口還開裂著,便道:“黎將軍要不要先去處理一下傷口?”

黎布擺手道:“這種小傷,天天受,沒大礙的,待會回去洗一洗,倒點金瘡藥,睡一覺起來就差不多了!”

果然是條硬漢,不愧被人稱為軍中第一武王。李郃心中感歎著,自己是憑著天生的刀槍不入之身才能得以在萬軍中沖突來往、無所不懼,而這黎布,卻是真個血性悍勇之輩,值得結交拉攏。

兩人對對方都有好感,又是刻意結識,加上剛剛才一同出生入死過,自然沒一會就聊得稱兄道弟,黎將軍便成了黎兄黎大哥,李將軍便成了李兄弟李老弟,待到與翁遠進大帳時,兩人的兩條大胳膊已是搭在了一起,一副生死兄弟的模樣。

在帳中一落座,翁遠立刻道:“李將軍,你後面可還有援軍?”

李郃立刻想起了還在後邊趕路的兩千五百步兵,點頭道:“有!”

翁遠聞言一喜,坐直了身子道:“蕭將軍派了多少援軍來?”

李郃道:“翁將軍,此次並非蕭將軍派末將來的。”

“啊?”翁遠一愣:“你不是從西塬省來的?不對啊,你剛剛明明說你在三路軍張齊的麾下啊。”

李郃道:“末將是由西塬馬門堡而來,但卻並不是蕭將軍派末將來的。”說著便將與蕭莫為之間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通,自然是將自己說得如何如何盡忠,蕭莫為如何如何刁難,最後他為了前來救援二路軍,與蕭翻臉,擊潰了西塬的胡軍,帶領所部前來支援。

翁遠同帳中眾將都是聽得一臉愕然,沒想到李郃竟然與蕭莫為鬧翻了,而蕭莫為居然不肯派兵救援。

翁遠喃喃道:“沒理由啊,蕭將軍戎馬數十年,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莫非他故意想置我于死地,見死不救嗎?!可他難道不知道,唇亡齒寒,二路軍一滅,一路和三路軍也早晚要被胡人逐個擊破的嗎?”一邊說著一邊搖頭,又看向李郃道:“李將軍,你是說……後面的援軍只有兩千五百步兵?”

李郃頷首:“不錯,那兩千五百步兵,乃是我虎營的兩個標營。”

“這下可不好辦了……”翁遠托著額頭歎息道:“糧草和水都快用完,再沒有援軍來,我們可就要頂不住了。”

其他二路軍眾將聞言,也都是一臉的黯然,唯有黎布道:“既然如此,我們不如狠下心,沖殺突圍出去,前往嶺川與一路軍彙合,再重新殺回來!”

翁遠道:“黎布啊,咱們這麼多天來突圍過幾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能突圍,咱們還會被困在這里嗎?”

黎布道:“今日不同往日,如今我們有李老弟……李將軍和他的虎營相助,今日他們可沖進來,明日為何就沖不出去?”

翁遠沉吟了一會,還是搖頭道:“虎營的人太少了,對我們而言只是杯水車薪。李將軍雖然勇猛無敵,但一人又如何能對得了萬人、十萬人?他可在胡營中橫沖直撞自由出入,卻未必能帶著咱們這上萬大軍突圍啊!”

李郃則是起身道:“翁將軍,事在人為,反正現在也沒有其他的好辦法了,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博上一博,末將願為突圍先鋒,全力相助二路軍突圍!”

二路軍那邊在商議,胡營里也在商議,軍帳中胡軍主帥祥瓚深皺著眉頭,看著案台上的地圖,腦子里卻是想著不久前那在胡軍陣營中橫突直闖、拿著一把長斧就所向無敵的夏軍將領。

“阿布拖,今日那個夏將的身份什麼時候能查清?”祥瓚對旁邊的副將問道。

被稱為阿布拖的副將垂首道:“祥瓚將軍,屬下已經聯系各地在夏軍中的探子,但是我們對他一無所知,要查出來,恐怕不容易。”

祥瓚道:“什麼不容易!夏國能有幾個這樣的人物?這樣的人物,在夏國里怎麼可能沒人知道?!無論是那把長斧還是他可怕的身手,都是能給人以深刻印象的,不可能查不出來!”

“是……”阿布拖不敢反駁。

這時,帳外一名親兵稟道:“祥瓚大將軍,波塞吉將軍及其部眾來了。”

祥瓚一愣:“波塞吉?他不是在西塬省嗎?讓他來見我!”

不一會,一身風塵、狼狽不堪的波塞吉掀帳走了進來,右掌撫胸單膝跪在地上,道:“祥瓚將軍,波塞吉在西塬的任務失敗了,夏人已經發現了您的計謀。”

祥瓚皺眉道:“被發現了?難道你們就沒與他們一戰嗎?你們的人馬雖然不多,但與西塬省的夏軍未必沒有一戰的能力,只要能拖住他們,讓他們有所顧忌不敢派太多兵馬來支援彤陽就行。或者……你們已經戰敗了?”

波塞吉的頭垂得更低了:“波塞吉無能,我們敗在了一個人的手上,雖然後來屬下將敗散的大軍重新召集起來還有五千多,但我們的戰心已失,我們的勇氣已失,沒法與夏人再戰了。”

“敗在了一個人手上?”祥瓚的腦海里立時浮現起了那個拿著長斧的夏將,忙道:“是不是一個非常悍勇,拿著一把黑色巨大長斧的夏將?”

波塞吉一愣,點頭道:“對,就是一個拿著黑色長斧的夏將。”說著回憶起幾天前那一場驚心動魄的惡戰,心有余悸地道:“那是個惡魔,是個有著無比戰力,有著無比殺戮心,刀槍不懼,手中的武器還可自由變化的惡魔。他一人就將我們一萬多人殺得毫無還手之力。屬下趕回來,也正是為了提醒祥瓚將軍,滅了彤陽的夏軍後,對西塬夏軍時一定要小心那個可怕的惡魔。”

祥瓚苦笑:“惡魔嗎?他已經來了……”

“來了?”波塞吉瞪大眼睛。

祥瓚看向帳外遠處華平野那一邊的二路軍營地,歎了口氣道:“你說的惡魔,現在就在彤陽,與彤陽夏軍在一起。”

波塞吉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沒想到,李郃在將他們擊潰後,居然立刻就奔往彤陽來了,比他們還快了一步。

夜幕降臨大地,今晚星空璀璨,月光皎潔,一切看起來都仿佛那麼的平靜安詳。但那幽藍的月光下,華平野的廣闊平原上,卻到處都散發著死亡的惡臭。在數千上萬的胡營包圍中,二路軍的營地顯得那麼的孤單卻又那麼的頑強。

二路軍的營地中。

李郃與黎布光著膀子躺在兩輛草料車上閑聊著,這兩人今日一見如故,幾個時辰下來,就已經成了好兄弟了。

一堆篝火在他們中間啪啪燃著,不遠處陳云、楊堇、古康等人也在和黎布的部下有說有笑地談論著什麼。

“李兄弟,我跟你說,我們西北袁州的賀家酒最烈,是我喝過的勁兒最大的酒,比京城那些酒樓里賣的什麼第一烈酒勁大了去了,京城的酒,都是娘們喝的酒!等咱們凱旋而歸了,到京城的時候,到哥哥家里去,我開兩壇真正的袁州好酒跟你痛飲!”這黎布對酒顯然是很有研究,一說起來就是興奮非常。

李郃躺在軟軟的草料上,仰望著天上的星空,笑道:“好啊,黎大哥有多少酒都拿出來,小弟我喝不完就是狗熊!”

“嘿∼!好!豪氣!”黎布坐了起來,兩眼直放光,道:“李兄弟,李老弟,我跟你說,到時你到我家去,我讓我妹子親自下廚做菜給你吃。她做的紅燒肉可好吃了,拿來下酒再合適不過!”

“黎大哥,你到我扈陽去,我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間美味。”李郃說著想起了家中的美廚娘,真是懷念她的絕世廚藝和那美妙的香臀啊。

“李兄弟,我跟你說呀……我家妹子,那長得可是仙女一般,既知書達理,又溫柔賢惠……”黎布見李郃盯著他的臉直看,趕忙道:“你別看我黑,我這是打小練武曬出來的,我妹子可是白得跟牛奶似的。”

黎布看起來雖然挺黑的,但長得確實也算高大英俊,想來他妹妹如果不黑的話,應該也難看不到哪去。其實李郃自己也不怎麼白,打小就愛四處亂跑,曬得也挺黑的,不過跟黎布比起來,就是小黑見大黑罷了。

正說著,黎布的一個部下拿著兩串烤肉過來,分別遞給李郃和黎布,笑道:“黎將軍又在推薦他妹子了吧?哈哈,李將軍,你可別上當,他家那妹子呀,跟知書達理、溫柔賢惠這八個字,絕對半點都沾不到邊的!∼”

黎布一聽,一腳踹過去:“去去去……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

李郃心中好笑,便道:“令妹今年芳齡幾何?”

黎布道:“十六,還未婚配,李老弟,我與你真是一見如故,你最合我意,我家妹子也老說著以後要找丈夫就找個比我強的大將軍、大英雄。不是我吹,在這軍中,單論武力,還真就沒幾個能及得上我的。不過今日後,我卻是服了李老弟你了,你這身本事,我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的。你又長得這麼英姿颯爽,我家妹子見了你,一定喜歡……”

李郃越聽越不對,忙道:“黎大哥……你說媒呢?”

“我跟你說,我家妹子絕對漂亮大方、知書達理、溫柔賢惠,跟兄弟你配正合適,怎麼樣,等回去後,你立刻上我家來提親,我爹娘死得早,我這長兄就是唯一家長,她的婚事,我說的算。”黎布拍著胸脯道。

李郃汗顏。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橫尸遍野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將軍無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