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三十六章 美女與野獸   
  
第一百三十六章 美女與野獸

第一百三十六章美女與野獸

走出了這片翠竹林,李郃立時覺得豁然開朗起來,一個美麗的清潭就這麼靜靜幽幽地擺在了他的眼前。潭邊青草萋萋,百花盛開,淡淡的草香、花香讓人為之精神一振。

李郃怔怔地看著眼前的美景,忽然覺得自己的心寬闊了起來,無邊無際,如大地,如天空,如海洋。

一只絢麗的七彩蝴蝶扇著翅膀停在了他肩膀上,只聞到一股濃烈的花香味,立刻便有數十上百只蝴蝶從四面八方飛了過來,在他的身邊扇著翅膀飛舞著。

李郃平端手臂張開手掌,那只七彩蝴蝶立刻飛來停在了他的手心上。

“想不到,連一只蝴蝶都有靈性。”李郃看著那七彩蝴蝶笑道,如此美麗的動物,他實在很難想像他們竟是毛毛蟲變的。

李郃的眼睛忽然眯了起來,猛地一回頭,單拳向後擊出,但打了一半,拳頭就硬生生在空中停住了,因為他的面前,是一個眨著大眼睛的美麗少女。

他郃怔怔地看著那個少女,那個少女也靜靜地看著他。

李郃不禁將定格在少女鼻尖前的拳頭放了下來,疑惑地打量起面前這美麗的小可人兒。她看起來差不多有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瘦削,只有不到一米五的身高,看起來給人一種小巧玲瓏、楚楚可憐的感覺。

她的眼神很純,真的是如那流淌的溪水一般清澈,看不到一絲的雜質,就像剛出生的嬰兒,未被這塵世染上哪怕一點的塵埃。

她有一頭長長的秀發,如黑色的瀑布一般,直垂至大腿。

她的頭上帶著美麗的花環,她的身上是薄薄的輕紗裙,李郃甚至可以看到那兩粒粉嫩的紅豆和胯間的幽深。

她光著的小腳丫白皙如天山的雪,她的指頭晶瑩如最美麗的玉,她的嘴唇如初熟的櫻桃一般誘人,她身上的體香比這四散飄蕩的花香還要醉心。

“你好,你……你住在這里嗎?”李郃問,盡量使自己的語氣和善友好,盡量使自己的表情親切和藹,這麼一個粉雕玉琢、清水芙蓉的少女,誰能不喜歡呢。

那少女聽到李郃說話,微微低下了頭,怯怯地含著下唇,伸手指了指停在他肩膀上的七彩蝴蝶,那模樣兒真是可愛至極。

李郃看了看那只七彩蝴蝶,只見它撲騰了兩下翅膀,飛到了少女的秀發上。少女那秀氣纖細的手指輕輕撫了撫蝴蝶的身子,臉上露出了一抹甜勝蜜糖的微笑,那兩個可愛的小酒渦,看得李郃也禁不住的笑了起來。

“這里是哪?還有別人住在這嗎?你叫什麼名字?”李郃又問。

少女還是怯怯地看著李郃,沒有說話。

那只七彩蝴蝶從少女的頭發上又飛到了李郃肩膀,再從他的肩膀,飛到她的頭發上,來回往複,好像在做著什麼快樂的游戲。

難不成是個啞巴?真是可惜了,這麼可愛漂亮又純潔無暇的女子。李郃心中想著,試探著將手扶上了少女光滑白皙的肩膀。

少女的嬌軀輕輕顫抖起來,但並沒有閃躲,她看著李郃的眼睛,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李郃的手滑上了她的面頰,輕輕摩娑,那滑膩的感覺讓他愛不釋手。

少女忽然一把握住李郃的手,拉著他往另一邊的密林中奔去。

少女在前面輕盈地奔跑著,李郃則任由他牽著,緊跟而上,身上的鎧甲發出哐嚓哐嚓的摩擦聲。

看著少女婀娜的身姿,嗅著順風飄來的體香,感受著手心與她接觸的溫暖,李郃心中對這她的喜愛更甚了,不知不覺間,心中那強大的占有欲已經讓他作出了無論如何將把這少女帶在身邊的決定。

少女拉著李郃到了林間,這是一片奇異的果樹林,林中的樹都有數十米高,直插天際。樹上結滿了橘紅色的果子,個個都有人腦瓜那麼大。

少女松開李郃的手,找了一棵樹,忽然騰空而起,在旁邊樹上借力踏了一下,輕盈地飛起了十幾米。她的紗裙飛舞,白嫩的嬌軀幾乎袒露完全,李郃在下面仰頭看去,一下看了個精光,心中贊歎著,下身不自覺地就有了反應。

“啪!”忽然一個什麼東西掉到了面前,李郃這才從遐想中回過神來,定睛一看,地上正滾著一個橘紅色的果實。

少女此時已抱著另兩個果實輕飄飄地落到了地上,將手中的一個遞給李郃,眨了眨眼睛。

李郃微微一笑,拿過果實,這些天他一路上全都吃干糧,這回肚子也是有些餓了,但望著手中的果實卻並不知道怎麼吃,索性就是一嘴咬下去,沒想到那汁竟是苦得要命,把他苦得是直吐舌頭。

“咯咯咯咯……”那邊少女見狀嬌笑起來,眉眼彎彎,酒渦圓圓,貝齒光潔,聲音如銀鈴般悅耳。

少女拍了拍李郃的手,示意他看自己做,而後將那果實翻過來,從那與樹枝連接的原點處開始剝下去,一下就露出了雪白的果肉。不過那皮竟有近三、四厘米厚,難怪李郃咬不開。

少女將剝開露出了半個雪白果肉的果子遞給李郃,後者接過一口咬下,頓覺唾液分泌加速,連腸胃都蠕動起來,這當真是世間美味啊!果肉不僅酥滑可口,而且多汁甜蜜,既可解渴,又能解餓。

少女見李郃吃得果汁四濺,臉上都沾了許多,又嬌笑了起來,還踮起腳尖用小手兒幫他擦拭。

李郃看著少女粉嫩的紅唇,忽然一把將她摟住,深深吻了下去。

美麗的眼睛瞬間睜大,纖柔的嬌軀因為驚嚇而顫抖起來,兩只小手下意識地搭在了李郃的脖子上。

李郃熟練地吮吸著少女嬌嫩的粉唇,舌頭在她的貝齒上輕輕地舔舐,而後攻入那濕熱的腹地,同那滑膩的丁香追逐糾纏。大手則隔著薄薄的輕紗撫著那光滑的背,撫著她彈性十足的臀。

少女也由剛開始的驚嚇,慢慢地適應了過來,竟是眨著眼睛與他對吻了起來。

許久之後,李郃才緩緩地離開了少女的香唇,而懷中的可人兒,柔弱無骨的嬌軀早已癱軟無力,那白里透紅的臉頰仿佛熟透的蘋果般,粉唇微張,輕喘著氣,但眼睛看起來卻仍是清澈無比。

李郃看著她紅撲撲的小臉,忽然笑了起來,少女也已恢複了力氣,輕輕一轉身子,就從他的懷中掙脫了出來,而後摟著他的脖子,踮起腳尖用自己的小嘴與他的嘴唇碰了一下,似乎在回味剛剛美妙的感覺。

李郃剛准備將她摟住,再親密一番時,她又咯咯嬌笑著跳了開來。

看著如蝴蝶般飛舞的少女,聽著她如百靈鳥般的笑聲,李郃不禁奇怪,她的笑聲聽起來並不像是啞巴啊,為何不與自己說話呢?

少女在林間踏樹飛舞著,不斷向李郃招手,示意他來追自己。李郃笑了笑,腳下用力,飛奔而上。雖然他不會輕功,但腳下力量之強、速度之快,卻也不是少女所能比擬的。不過他並不急于抓住少女,而總是差那麼一點點時,在她的嬌笑聲中讓她逃脫。

兩人就這麼在林間追趕嬉戲著,不知不覺,天竟已慢慢黑了下來。

李郃抬頭看天,吃驚地發現,天空中竟然遍布了星辰還有那一輪皎潔的明月。

有太陽、月亮還有星星,這真的是在天山的山洞中嗎?

這……是不是幻景呢?李郃不禁握緊了少女的手,生怕她也是虛幻的。

少女見天黑了下來,便拉著李郃在林間潭邊的小路熟悉地飛奔起來,那只七彩蝴蝶自始至終都圍著他們兩人飛舞,緊跟不棄。讓人奇怪的是,這只蝴蝶,平時看起來飛得同其他蝴蝶沒什麼兩樣,但若要快時,竟然可以跟得上疾速飛躍的李郃。

少女拉著李郃到了一片亂石間,跑到一塊石頭上拍了幾下,隨著一陣咔咔聲響起,石間竟是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洞內還隱約有光線射出,一道樓梯直直地通入其中。

李郃眼睛一亮,這想來就是少女居住的地方了,卻是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

少女回身沖他眨了眨眼,嫣然一笑,便當先走入了洞中。

隨著少女走入了那地洞,四周立時亮了起來。這是一間巨大的冰室,約可容納幾百人。四壁皆是光滑的冰面,擺有十數個冰台,每個冰台上都有一顆巴掌大的光球,散發著柔和的白光,將室內照亮。但奇怪的是,這冰室內的溫度竟不是很低,感覺剛剛好。

冰室內顯得非常空蕩,除了那些冰台和五張冰作的大床外別無他物。四張冰床上都是空的,只有一張上躺著一個女子。

李郃看到那女子的樣子,不禁有些驚愕,她竟不著一縷,光溜溜地躺在那。

少女直接拉著他坐到了一張冰床上,咿咿呀呀地示意他躺在這睡覺。

李郃看著那邊裸睡的女子,猶豫了一會,抬高聲音問道:“你好,在下李郃,請問你是?”

那邊的女子沒有反應,少女則眨著眼睛奇怪地看著他。

“姑娘,請問這是哪里?”李郃又抬高聲音問了幾遍,那躺在冰床上的女子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心中不禁疑惑,難道那女子是聾子?如果是這樣的話,倒可以解釋為什麼這少女不聾不啞卻不會說話了。

李郃指了指那女子,對少女道:“她是誰?”一邊說著,一邊做著動作,表達自己的疑問。

少女看著他,對他做了個睡覺的姿勢。

李郃知道說不清楚,索性走到那女子躺著的冰床邊,近距離看她。

那女子看起來好像只有二十多歲,皮膚白嫩光滑,長相美麗清秀,身材凹凸有致。可是看著她那沒有一絲皺紋的臉,心里不知怎麼的,又覺得她好像已經四、五十歲,甚至七八十歲了。

她的膚色顯得有些蒼白,身體旁的冰床上隱約寫著幾個紅字,最後一個紅字在她的食指旁,似乎是她用血所寫。

李郃看著那些字,默念起來:“天山之脈……至尊聖女……”許多字都已經很模糊了,他不得不半猜著來看:“遭人陷害……呃……”又是大片的字看不清楚,只能跳過:“毒……百年……口不能言……目不能視……命不該絕……留有……一女……靈兒……”再下去又是看不清了,李郃只能根據看懂的幾字將她的意思猜個大概了。

聖女?好像在哪聽過來著?李郃撓了撓頭想道,看著那面色安詳的女子,心中一動,伸手過去探了探她的鼻息,果然一點氣息都沒有。再一摸她的身體,肌膚卻仍有彈性,但冰涼無一絲溫度。

死了?李郃愕然,又看向也走到床邊的少女,暗道:看來這女子是被仇家毒害,變成了瞎子和啞巴,然後逃到了這里,生下了這個少女,名叫靈兒。如今看來,她已經死去多時了,只是因為這個冰室有著特殊的功能,才保持著她的身體不會腐爛。

“靈兒,原來你叫靈兒。”李郃看著那少女笑道。

靈兒仍是疑惑地看著他,眼神清澈如水,那天真,那純潔,讓他心中憐意頓生,看著少女那玲瓏凹凸若隱若現的美麗嬌軀也沒有了獸欲,而只有無盡的愛憐。

李郃一把拉起少女靈兒的纖手,奔出了冰室,來到那邊張滿橘紅色果實的樹林中,弄了幾條樹藤,紮成了一個簡易的秋千,綁在了兩棵大樹中間。

李郃將靈兒抱到了秋千上,讓她兩手抓住兩邊的藤索,在她的驚呼聲中一把將秋千推起。

不過很快的,驚呼聲就變成了咯咯的嬌笑聲,少女歡快的笑容蕩漾在美麗的臉上。

玩了一會秋千後,李郃又抱著她到了那水潭邊,兩人脫光了衣服跳入潭中嬉戲玩鬧。

雖然李郃與靈兒都是赤身露體,在水中又頻頻發生身體接觸,親親摟摟,接吻不斷,但直到兩人上岸,李郃還是沒有奪了少女的貞操。現在在他的心中,靈兒還是個需要愛護的女孩,他喜歡她的純真,他要讓她快樂,他會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第二天,李郃帶著靈兒在四周游蕩了許久,發現這個地方的四面都是光滑的冰壁,高不見頂。現在這個地方的情況讓他不禁想起前世的一種電器——冰箱。

可是這里面卻如春天一般,一點也沒有外面天山的嚴寒,

李郃在探完了這一片世外桃源的情況後,終是決定帶著靈兒離開這里了。

李郃拿了一顆冰室里的明珠做照明之用,帶著靈兒重新返回了來時的山洞。進入洞中後,有明珠在手,洞內的情形立刻豁然清晰起來。

來時是一片黑蒙蒙什麼也看不見,所以李郃會被那突如其來的吼叫聲嚇跑,現在可以看清東西後,他倒是期待著那不知名的怪物再重新出來,好讓他好好教訓一番。

靈兒握著他的手,緊緊地跟在他身旁,那只從他一出洞就緊隨左右的七彩蝴蝶這時也跟了進來。

李郃帶著靈兒直走了一個多時辰,怕她薄嫩的小腳丫被地上的凸石磨傷,便將她背到了背上,大步疾奔起來。

洞中的道路越來越寬,洞頂也越來越高,溫度亦是越來越低,李郃背上的靈兒不禁感到了些寒意,下意識地將嬌軀緊緊貼著他的身體。

忽然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傳來,李郃心中一緊,停下了腳步,耳朵機警地聽著四周的動靜。

“吼!∼∼”一個巨大的身影撲來,李郃忙向後疾蹬,一下退出了七八米,將明珠擺在面前,照亮前方。

只見前面赫然立著一頭瞪著銅鈴大眼、齜著數尺長鋼牙的怪獸,那怪獸巨大無比,高有近三米,身長五六米,身上披滿了一層鱗甲,看起來威武可怖至極。

靈兒見那怪獸,嚇得驚呼一聲,將頭埋到了李郃背後,不敢再看。

這是什麼玩意……李郃吞了口唾液,心中也是有些忐忑,這樣巨大的怪獸,他可是只在前世的電影中才見過。

“吼!∼∼”那怪獸甩了甩脖子,又是一聲大吼,威風凜凜,好似在抖威風一般。

李郃被它吼得心煩,喝罵道:“叫什麼叫!叫你媽啊叫!再叫老子揍爛你的嘴!”

那怪獸想來是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和他對著叫板,一時竟是呆在了當場,不過馬上反應了過來,又是吼叫咆哮起來,微微俯下身,似乎准備撲將過來。

李郃也是火起了,你是怪獸了不起啊?古有武松打虎,今天老子就來個李郃打怪獸!想著便將靈兒放到了地上,將明珠塞到她手中,又將那裝著天山雪蓮的黑袋掛在了她的脖子上,親了親她臉頰。

靈兒心中害怕,一雙眼睛映著明珠的光芒,顯得水汪汪的,更是讓人憐愛,她緊緊抓著李郃的手,搖著頭,似乎想拉他往回走。

李郃正想著該怎麼讓靈兒放心的時候,少女忽然驚呼出聲,兩眼恐懼地看著他的身後。

感到背後襲來的勁風,李郃猛地一轉身,大喝一聲,直接蹬地而起,用肩膀撞在了那撲來的怪獸下巴上,直接將他撞飛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地洞壁上,發出了一聲巨響。

李郃卻穩穩地落到了地上,趁著那怪獸還在眩暈的當兒,沖上去騎在它腦袋上,揮起大拳就是一通猛捶,直捶得那厚厚的鱗甲吭吭作響。

那怪獸乃是食天地靈氣而生的靈獸,非比尋常,還從未遇到過天敵,如今被李郃這一通猛捶,連鱗甲都擋不住疼痛,不禁暴怒非常,爬起來四處沖撞,想將他甩下身來。

李郃一見那怪獸將往靈兒沖去,忙抓住它額前的無甲皮肉狠狠一扭,疼得它立刻就地翻滾起來。

李郃這下也是動了真怒,這該死的怪獸突然跑出來擋路不說,還想傷他的靈兒,不揍扁這家伙他就不是李家兒郎。

“哇靠你個豬不豬牛不牛沒爹生沒娘養的四不像!”李郃一邊大罵著一邊沖著那怪獸一通拳打腳踢,直將它打得“嗷嗷”直叫,拼命往里躲。

李郃一下跳起,揪著怪獸的額頭皮肉就帶著它的腦袋往牆上直撞:“你再牛啊!你再吼啊!你再威風啊!”

“啪!啪!啪!”怪獸的大腦袋就這麼被李郃抓著往洞壁上直撞,竟是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它本也是神力無比的靈獸了,但強中自有強中手,惡獸自有惡人磨,怪只能怪它這回遇到的是李郃,力氣居然比它這天地靈獸還要大。

李郃現在雙臂的肌肉也是塊塊暴起,青筋直露,體內氣力如大江奔湧般連綿不絕,越打力氣是越足。

而另一邊的靈兒此時也由剛開始的害怕和擔心,變成了現在的好奇和興奮,兩只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得津津有味起來。

那怪獸被李郃砸得是暈頭轉向、四肢酸疼,終是猛地一聲巨吼,狠命掙脫了李郃的大手,一下任他將自己額前的皮肉撕下一塊,咆哮著用雙爪撲向他。

李郃一時大意,被怪獸撲倒在地,但它還來不及高興得意,這被它撲倒在身下的人類竟然就輕而易舉地將它給掀飛了起來。

李郃一從地上爬起來,就沖向那被他掀得四腳朝天的怪獸,沖著它額前的傷口就是一腳,直將它踹得直飛出四五米遠。

“吼∼∼∼∼∼”那怪獸這回卻是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沖李郃張大了嘴,但嘴剛一張開,吼聲剛發出一半,就嘎然而止,竟是又被沖上的李郃踹飛了出去。

如此這般,直被踹飛又爬起了四五次,怪獸才找到了個當口,在李郃沖上前張大了嘴巴,發出了一聲如悶雷般的巨吼。

隨著吼聲炸響,一股赤紅的火焰由怪獸的嘴中噴出,正好噴中了迎面而來的李郃身上。

“啊!——”靈兒嚇得驚叫起來,手中的明珠也落到了地上,白色的光芒晃了幾下,定格在了怪獸面前。

赤焰已滅,怪獸竟是傻在了當場,嘴巴還張得大大的,但卻是一動不動,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李郃。

只見他渾身片縷不著,連鎧甲都給燒得一干二淨,只剩一絲黑灰掛在身上。但他的皮膚、頭發卻是一點事都沒有。

“媽∼拉∼個∼逼∼的!∼你這基因突變的雜種!!!”李郃暴怒,光著身子一下躍起數米,猛地一拳往還在發呆的怪獸腦袋上捶去,直接將它捶得下巴著地,發出“噶嗚∼”一聲慘叫。

李郃直接跨坐在了怪獸的腦袋上,一通猛拳暴揍,直揍得那怪獸的叫聲由“嗷嗷”變成了“嗚嗚”。

它這回是一點都不敢反抗了,這便是流氓遇到了土匪,劫道的遇到了殺人的,倒黴倒到天涯海角了!只能是咬著自己的前爪,趴地上任李郃蹂躝。

揍了半晌,怪獸不再慘叫了,李郃也揍煩了,看到那邊靈兒站得酸了已經是坐在地上,一手拿著明珠幫他照明,一手托著下巴看著,好像要睡著了的樣子,便停了手,從怪獸腦袋上翻了下來。

站到地上後李郃才發現,那怪獸竟是趴地上咬住自己的前爪憋著叫,兩個大眼睛都是淚眼汪汪的,看起來倒是有些可憐巴巴,一點都不像之前威風凜凜、凶神惡煞的樣子。

“哇,不是吧,這麼經打,我打得手都酸了還不死?居然還會裝可憐!?真是天山之大無奇不有啊!”李郃不禁覺得好笑,正准備帶上靈兒繼續走,忽然想起昨天自己弄得天山大雪崩,這山下的戰馬八成是凶多吉少了,想到這,便轉過頭打量起那只怪獸起來。

那怪獸本來看到李郃轉身准備走了,心中松了口氣,正准備站起身來,卻見那惡魔又回過了頭,嚇得它趕緊重新趴下,膽寒地看著他。

李郃看著看著,眼睛忽然亮了起來,直接走到了那怪獸身邊,拍了拍它的脊背,又踢了踢它的屁股,嘴中喃喃自語。

怪獸趴在地上是直往洞壁縮,被李郃那選牲口似的眼神看得心里直發毛,又被他東摸西拍上揪下踹的,整個身體都禁不住地瑟瑟發抖起來。

“嗯,這身子板還算不錯,勉強廢物利用一下應該也成吧。”李郃摸著下巴自言自語道,上前一腳重重踢在那怪獸屁股上,罵道:“少裝死,給我站起來!”

“噶嗚∼!”那怪獸一聲淒呼,含淚欲滴,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

李郃向靈兒招了招手,將她叫到身邊抱了起來,又是一腳往那怪獸屁股踹去:“長那麼高做什麼,趴下!”

怪獸欲哭無淚,又敢怒不敢言,只得委委屈屈地趴下,任李郃抱著靈兒跨坐了上去。

“太硬了點,不夠舒服,勉強湊合了。”李郃在怪獸背脊上左摸摸右捏捏道,而後往那大腦袋上扇了一巴掌:“傻愣著干毛?走啊!”

還好怪獸悟性不低,知道李郃是讓他快走的意思,趕緊從地上站起來,在地洞中飛奔起來。

“啪!”結果沒蹦達幾步,腦袋又是挨了一下,李郃的聲音響起:“你他娘的不會跑穩一點啊!”

那怪獸以為是自己跑太快了,忙降低了速度,結果腦袋又被扇了一巴掌:“慢了慢了,快點快點!”只得又繼續加快速度,但一快,身體自然而然就顛簸了起來,一顛簸,腦袋就又挨巴掌。

這麼在地洞里跑了一會後,可憐的怪獸已是被李郃扇了不下幾十巴掌了,不過巴掌沒白扇,現在跑起來倒是又快又穩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三十五章 別有洞天    下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回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