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三十八章 虎魔歸來   
  
第一百三十八章 虎魔歸來

第一百三十八章虎魔歸來

正當所有人都緊張地注視著那怪獸上的黑袍人時,黑袍人卻突然將黑袍的帽子掀起,露出了一張眾人都熟悉的俊臉。

“李老弟?!”“李將軍?!”“虎威將軍?!”一陣驚呼聲響起。

遠處,天秀和風姨都是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這個騎著火麒麟的黑袍人,竟然就是那個夏軍的惡魔?啊!天啊!……他居然能騎著麒麟?!倒是一旁的婧姬雖然蹙著眉,咬著下唇,但眼中卻並沒有太多意外,原來她剛剛就認出那黑袍人是李郃了?

李郃拍了拍火麒麟的腦袋,巨大的怪獸立刻會意地趴在了地上。

抱起仍縮在自己黑袍內的靈兒,李郃翻身跳了下來,眾人卻是只能看到他抱著衣袍下的一個什麼東西。大飛此時已跑到了他的身邊,吐著舌頭狗臉歡喜,竟是一點都不像那些戰馬和牛羊一般對火麒麟懼怕萬分。

“李老弟,你……你怎麼這身打扮?這……這玩意又是什麼東西?”黎布一時還沒反應過來,指著那只巨大的火麒麟,說起話來都有些結巴了。不過整個夏軍營中,也唯有他在見到火麒麟後還敢提著武器沖將上來阻攔,其膽色可見一斑了。

李郃笑道:“這是我在天山抓的怪獸,叫‘二飛’,黎大哥要是喜歡,可以牽出去遛一圈,這家伙雖然其貌不揚,速度倒是比馬快得多了。”

“不……不用了,不過……李老弟啊,你能不能讓你的這個‘二飛’到營外去啊,我讓人專門為它建個馬棚,哦不,獸棚。否則咱們營中的戰馬和牲口都沒法活了啊。”黎布道。

李郃看了眼旁邊軟倒在地的戰馬,點了點頭道:“那就這樣吧。”說著直接一腳往地上的火麒麟屁股上踹去:“到外面趴著去,別給我亂躥,不然踢爛你屁眼,也別想跑,否則揪回來揍爛你。”

火麒麟也不知道聽懂沒聽懂,趕緊順著李郃踢的方向跑去,果然到夏營之外百多米的地方趴下,可憐兮兮地看著這邊。

眾將士見狀皆是汗顏,對李郃的佩服之情更甚了,居然連這種大怪獸都能降服。

“你怎麼……這身行頭?”黎布又問。

“這事說來話長,以後有空,我再慢慢跟你講。”李郃說著對迎上來的楊堇和古康道:“去給我准備一套衣服來,還有,准備好酒菜,送到我帳中來。”說罷對黎布點了點頭,抱著靈兒往自己的軍帳走去。

黎布本還好奇地想問他黑袍里抱著的是什麼,不過看他如是說,便也只能作罷,開始命令四周的軍士將那些馬匹拉回馬廄去,整理剛剛因為火麒麟突然闖入的混亂局面。

李郃一走,眾軍士立刻議論紛紛起來,對著夏營外的那只怪獸指指點點,皆是感歎虎威將軍果然是戰神下凡,去了一趟天山,竟然抓了這麼一只非凡的大家伙回來當坐騎,跟著他打仗,肯定是有贏無輸的了。

而遠處的胡營中,大批的胡人仍然跪伏在地,口中念念有詞,不時一齊“嗚啦∼”高呼一聲,卻不知道他們所拜的,是他們口中的虎魔。

李郃回到自己帳中,天秀和婧姬都是坐在鋪榻上,看著他默然無語,而風姨的神色則要複雜得多,有好奇也有驚懼。

“我回來了。”李郃挑了挑眉毛,微微一笑道。

三女還是怔怔地看著他,沒有說話,或者說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只七彩蝴蝶由帳外飛入,在帳中翩然起舞,看得三女眼前一亮。蝴蝶扇著翅膀飛了一會,竟是在李郃的肩上停了下來。

李郃待幾個親衛將噴香的酒菜擺好退出去後,才抱著靈兒坐到了天秀的身邊。

“我不在這幾天,你們過的還好吧?”

“你……你上了天山了?”天秀猶豫了一會,終是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李郃微微一笑,並不回答,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羊肉放入嘴中,嚼了一會撇嘴道:“還湊合,不過比紫妍做的就差遠了……”說著對自己懷中輕喚了一聲“靈兒”。

帳內三女都是睜大了眼睛看著李郃那衣袍下鼓起的“肚子”蠕動起來,而後領口突然冒出個少女的腦袋,直將她們嚇了一跳,禁不住用手掩住了小嘴。

百變變成的黑袍自動將領口變寬,讓靈兒美麗的嬌顏和雪白的脖頸露了出來。

少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打量了四周一會,一見天秀等三女正看著自己,立刻嚇得又要縮回李郃懷中去。

“別怕別怕,她們不會傷害你的,來,小寶貝兒,一路上都沒有吃飯,應該餓了吧,來吃點東西。”李郃笑著親了親靈兒的額頭,夾了一塊羊肉遞到她的嘴邊。

但靈兒一聞到那肉的味道,立刻避了開去,將臻首埋到了李郃的脖頸邊。

“怎麼?不喜歡吃肉?”李郃疑惑道,干脆不夾菜了,直接打了一勺飯遞過去,道:“那咱吃飯。”

靈兒這次倒沒有再偏開頭,用可愛的舌頭舔了一下,終是將飯含入了嘴中。

原來靈兒吃不慣肉葷,只吃素的嗎?李郃心中想著,繼續喂懷中的少女吃飯,讓婧姬倒了一杯清水過來。

三女看著李郃懷中那個粉雕玉琢般的少女,心中都是疑惑非常。這個惡魔的天山之行到底是怎麼樣的?不僅騎了火麒麟回來,竟然還拐了這麼個清純得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女。

靈兒又吃了幾口飯幾口水,便吃不下了,趴在了李郃的胸膛上閉上了眼睛,似乎想要睡覺。

李郃拉開黑袍,抱出了僅披著一層透明白紗的靈兒,他自己的身體自然也展露了出來。

天秀和風姨見狀都是俏臉粉紅,趕忙移開了目光,只有婧姬仍是若無其事,跟著李郃這段時間,她對他的身體早已是熟悉不已了,只是好奇地看著他懷中那美麗青純的少女小巧玲瓏卻又凹凸有致的嬌軀。但也因此,三女都沒有注意到,那敞開的黑袍中一排大口袋里,露出幾片雪白的花瓣。

李郃將靈兒輕輕放倒在鋪榻上,正准備為她蓋上被子,少女的眼睛卻忽然睜了開來,兩只藕臂緊緊纏著他的脖子,不肯松開,嘴中喊著:“哥哥。”發音雖是不准,卻情真意切,聲音又甜,聽起來反是自然順耳。

“好,哥哥抱你,抱著你睡。”李郃無奈地笑了笑,又將少女抱回了懷中,將黑袍包緊。

靈兒一回到他溫暖的懷里,眼睛就放心地閉上。突然從那空氣清新的桃源仙境中出來,還染了風寒,又經過這一天一夜的奔波,她也確實已經疲憊不堪了,很快就沉沉睡去,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李郃這時才看向天秀等三女,道:“秀姬,我走前說的話你應該還記得吧?現在婧姬學會十句夏語了沒有?”

天秀看向婧姬,對她點了點頭,後者輕含下唇站了起來,用有些生硬的夏語對李郃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李郃一愣,婧姬已是開始說第二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李郃看向天秀:“你教她的,就是這些?”

婧姬繼續說下一句:“生命是寶貴的,殺人者,甯陘H殺之。”

李郃冷笑起來:“殺人者,甯陘H殺之?這些話恐怕婧姬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吧?”說著眼神忽然變得凌厲起來,看著天秀:“你認為誰可以殺的了我嗎?”

天秀毫不示弱地與他對視著,輕聲道:“暴虐的人,在給別人痛苦的同時,自己也不會快樂的。終有一天,暴虐的因,會得到暴虐的果。”

李郃冷笑起來:“想不到胡族的公主,居然還是個得道的信徒啊?”

婧姬確實不知道她所說的那幾句話是什麼意思,看到李郃的表情,還以為自己說的不好,惹他不高興了,忙跪伏在地,抱著他的腿哀聲求道:“請你放過我的兩個哥哥,請你放過我的兩個哥哥……”

李郃輕輕撫摸著她柔軟的秀發,面無表情地點頭道:“就這句說得還差不多,嗯,看在你畢竟用心學了夏語的份上,便讓你那兩個哥哥今天加頓餐吧。”

“起來。”李郃道。

婧姬在他身邊這麼久,這句夏語也聽得懂,忙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真的上了天山,采到雪蓮了?那只火麒麟你是怎麼遇到的?”被心中疑問憋了許久的風姨終是忍不住地問出了聲。

李郃伸出了光著的腳,翹了翹腳指,看著風姨。

風姨一愣,不解道:“什麼意思?”

李郃歪著腦袋看著她:“你是什麼人?”

“我……我是天秀的風姨。”

“不不不,你是我的女奴雞婆,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你若想知道那些事,得拿出你身為女奴的本分來。幫你的主人,舔腳指。”李郃板著臉道,看著風姨沉下的臉色,他的心里卻已經笑開了花。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回營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山的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