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四十章 一路向南   
  
第一百四十章 一路向南

第一百四十章一路向南

終于到了要離開的時候了,李郃在火麒麟二飛的背上安了個巨大的鞍子,不僅分了兩排,而且還有靠背,下面弄了墊子,比直接坐麒麟背上舒適多了。還給它的身子做個了紅色的披蓋,將身體都遮了起來,免得太過嚇人。

說起這只火麒麟,還真是“好馬跑的快,好馬不吃草”,竟然不用吃東西,聽風姨說,這家伙能自動吸收天地靈氣,什麼肉啊草啊它都不屑于吃。有這樣快速威風又不需費草料的坐騎,還真是方便得很。

月兒做的鎧甲被火麒麟燒了,李郃便單單穿了一件長袍,抱著靈兒上了坐騎。婧姬坐在他的身旁,天秀和風姨則坐在後面。

巨大的火麒麟載了五個人,仍是非常輕松,跑起來絲毫不慢。

天秀、風姨和婧姬三女第一次乘坐如此威風的火麒麟,心中都是有些激動和忐忑。風姨更是禁不住連嬌軀都顫抖起來,曾經身為天山派中人的她,又如何能想到,自己竟有一日能坐到天山神獸的背上?

不過在歸夏的路途上,火麒麟的四周百米之內,卻是沒有一只戰馬,只有步兵忐忑地跟隨左右。沒辦法,任何馬匹牛羊,只要一接近火麒麟,就會四肢發軟,連站都站不住。而若是它不小心吼上這麼一吼,那整隊大軍的騎兵都得墜馬。

但也不是所有的牲畜都怕火麒麟,大飛就是個例外。它始終緊跟在火麒麟的身旁,跟著大軍緩緩而行。李郃不禁想起了當初香香初入府時還是狐狸的形態,未與自己發生關系,這大飛就經常追著她到處跑,一點都不客氣。連對千年狐妖都不賣帳,這天山火麒麟,也未必能比香香厲害多少。

坐在後面的天秀忽然看到火麒麟的屁股上有個一個小圓疙瘩,不禁奇道:“這個是什麼?怎麼麒麟的鱗甲上還會長這種東西?”

李郃回頭一看,道:“好像是痔瘡,這家伙待在天山山洞里太久了,沒有洗澡,不講衛生,就長那麼個痔瘡了。待會我用百變為他做個小手術,割了那痔瘡。”說罷又回過頭去和懷中的靈兒低聲說起話來,他要盡快教會靈兒說話,還要教她唱歌,她的聲音實在是太美太甜了。

天秀奇怪地看著那個疙瘩,道:“是痔瘡?我怎麼看著像人造的東西?”

風姨干脆伸手過去摸了摸,忽然驚奇地咦了一聲,用力摳挖起那個圓疙瘩起來。誰知她這一摳,火麒麟立刻痛苦地低嘯了起來,而它這一低嘯,行進的大軍中成千上萬匹戰馬立刻軟腿,戰馬一軟腿,馬上的騎士們自然是紛紛墜地。一時間,大軍中皆是哀呼連連。

李郃不悅地往火麒麟頭上扇了一巴掌:“吼什麼吼。”

麒麟委屈的“嗚”了一聲,繼續低頭趕路。

風姨忙對前面的李郃道:“李將軍,這不是火麒麟身上的東西,好像是什麼手柄之類的,插在麒麟身體里了。”

李郃回過頭,瞥了眼那個疙瘩,皺眉道:“手柄?”說著直接身手過去摳挖起來,火麒麟那叫一個疼,又不敢叫出聲,整個巨大的身體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呀嘿,還真不是痔瘡。”李郃把那疙瘩用力一挖,竟一下拔起了幾寸,果然是個手柄類的東西。

火麒麟疼得是走不動了,站在原地,渾身顫抖。

李郃直接握住那個手柄,用力一拔,“噗”的一聲,一股深藍色的液體由傷口噴出,竟是拔出了一把紅光長劍。

“嘎嗚∼∼∼∼”火麒麟壓抑的叫聲終于忍不住了,疼得她連叫聲都變了調,一下跪趴在了地上。

李郃看著手中的紅光長劍,不禁疑惑起來,是誰居然能把這把劍插入火麒麟的體內?要知道,火麒麟暴虐非常,等閑高手根本近不得它的身,便是近得了身,它身上的鱗甲又是相當之厚,刀槍不入,若不是“百變”這一類的絕世神兵,絕不可能插入其體內。

看到那把紅光長劍,風姨忽然驚呼出聲:“是天仙劍!?”

“天仙劍?”李郃看向風姨,道:“你認得?”

“這是天山派三大震派寶劍之首天仙劍,我絕不會認錯的,它應該是在至尊聖女手中,如今從這火麒麟臀中拔起,想來是當年她入山洞與麒麟搏斗時插入其體內的。”風姨道。

“天山派的寶劍?”李郃一臉的不信:“我記得上次我單手折斷的那把劍,也是你天山派的寶劍吧,還叫什麼天山神劍?!就你們天山派的破劍,能插破我這二飛的屁股?”

風姨一聽到李郃說起上次天山神劍被折的事,也不知是氣是羞,指著那紅光寶劍的劍柄道:“你看上面有刻字的。”

李郃一看,果然,劍柄上一面刻著“天仙劍”,另一面刻著“天山”,還真是天山派的天仙劍啊?!

李郃又看了看火麒麟的屁股,此時剛剛流血的地方已是開始慢慢愈合,便拍了拍它的身體,道:“別裝死了,快走快走。居然被一把劍插在屁股里那麼久,你還真能忍啊?”

火麒麟害怕被李郃揍,忙站起來,繼續趕路,不過兩條後腿顯然有些虛。剛剛那一下,可不是一般的疼啊!

李郃把玩著紅光長劍道:“嗯,確實是把寶劍。既然是靈兒她死去娘親的,那這把劍就歸她了。”

李郃見靈兒好奇地看著他手中的紅光長劍,便將劍交到她手中道:“喜歡嗎?這可是你娘的遺物。”

那把紅光長劍一入靈兒的手,劍身的紅光竟是漸漸淡去,煥發出了耀眼的白光,讓李郃禁不住嘖嘖稱奇。不過靈兒卻只是握了一會,就將劍又塞回李郃的手中。

“怎麼?不喜歡?”李郃低聲問道,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靈兒雖還是只能說很少的話語,但是夏語卻可以聽得懂三四分了。

靈兒握住李郃另一只手,用不太標准的夏語道:“哥哥,唱歌。”

“嗯,好,唱歌。”李郃微笑答應著,看著回到自己手中,又變得通紅的天仙劍,道:“這劍我看不該叫天仙劍,叫變色劍還差不多。”

風姨道:“殺意重者握劍,劍紅;心純者握劍,劍白;志堅者握劍,劍藍;性傲者握劍,劍金黃。此劍可變萬千顏色,但最重要的是它被疾速揮動起來時,如一條仙女的彩帶一般。因為第一位得此劍的天山人是聖女,所以便取名天仙劍。”

“像仙女的彩帶一般?”李郃喃喃道,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答應過公孫無情,要給她找把好劍,這里不正有把現成的嗎?舞起來如彩帶一般,正適合她的公孫劍舞啊!反正靈兒也不喜歡劍,正好可以把它送給無情,她應該會喜歡的。

李郃將長劍掛到了麒麟的背旁,摟著靈兒低聲唱起了歌:“別害怕我就站在你身邊,心在一起愛會讓我們勇敢。別害怕我就站在你身邊,看黑夜無法吞沒黎明的天。我堅定地不讓淚水湧上雙眼,付出一切只為生命的宣言。我微笑著佇立在生死之間……”

唱著唱著,靈兒也跟著唱了起來,接著一旁的婧姬不知不覺間亦合聲輕唱。

唱著唱著,天秀和風姨也被音樂感染,低聲輕哼。

唱著唱著,旁邊的夏軍士兵們都跟著唱起,有的想起戰死草原的兄弟,有的想起自己血戰時的辛酸,還有的則想到離家時媳婦的囑托和不舍的表情。

不多久,大軍就過了風壑鎮,進入了夏國境內。

因為大夏北伐軍在草原的輝煌戰報早已傳遍了全國,戰報中的主要人物李郃連同他的一眾外號和傳說,也一並在大夏各地流傳已久。

什麼“扈陽鐵郎華平野百萬胡軍中十進十出追祥瓚”、“虎威將軍一斧萬人斬胡軍”、“無敵大將三千輕騎傲笑草原”、“迎娶天秀公主擒得天山聖獸”,各種各樣的,多種版本的傳說和演義,在酒樓茶坊間廣為流傳,為夏國子民們津津樂道。

也因此,得知虎威將軍率軍凱旋歸來的消息後,大軍每經過一座城池,雖從不進城,卻總也能吸引大量百姓沿途駐足等候,為的便是一睹虎威將軍風采。

而那些來看的人也確實沒有失望,李郃雖沒穿鎧甲,但相貌英俊硬朗,身材高大強壯,又久經戰陣,氣質非凡,身旁更是美女相伴,一看就是威武勇猛的少年大將。更重要的是他的坐騎,那火麒麟龐大的身軀和威風的樣子,都是讓人一見之下便不禁由心地敬畏。

于是,傳說更加離奇和誇張了,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沒多久,李郃騎著火麒麟怒瞪雙目手拿黑色長斧的畫像就在市間熱銷起來。

據說掛在家中,不僅可保佑出入平安,還可辟邪驅魔。虎威將軍的威名,一時間在夏國無能出其右。

※※※※※※※※※※※※※

公孫世家中。

公孫無情在李郃走後,仍是每日在自己的園中舞劍,幾乎足不出戶。不過以往她每日好吃好睡,心態平和,每日腦中便只有劍舞和劍,再無其他。可自從李郃奪了她的處子之身後,她就再不能保持這個心態了。

每天吃飯時會想起二公子,睡覺時會想起二公子,舞劍時會想起二公子,就連洗澡時都時常會不經意地想起那一晚那個壞家伙從房頂掉下來時的情形。

明明是被強暴,為什麼現在想起來竟然還有些甜蜜呢?公孫無情每每這麼問自己,總是會暗啐一口,暗罵自己犯賤。

在不知不覺間,她的性格也開始有些變化了。雖然仍是那樣不苟言笑,但感覺起來,卻不再如以前那般冷冰冰仿佛不融的雪山一般。

本以為只要安穩地等過了這一年,李郃便會按約定來接自己過門,卻沒先到世事變化,胡人開始南侵。

半年前,聽聞李郃隨軍出征北部三省後,公孫無情竟是破天荒地開始關心起時事和戰況來。

公孫無遠自然知道妹妹所想,他已經看得出來,二公子不僅奪了妹妹的身,還將她的心也俘獲了。自己這妹妹的性格他比誰都清楚,那倔起來是百頭、千頭牛都拉不回來的,只能是期望二公子別辜負她了。于是,每當北部三省有新戰報送來時,他都會第一時間送去妹妹的園中。

好在北部三省的戰役進展很順利,李郃更是在華平野一役中大出風頭,一夜成名,虎威將軍的名號夏國中連三歲孩童都知道。

公孫無情松了口氣,本以為他應該可以拿著戰功凱旋而歸了,卻不想這不安分的冤家又帶兵北上草原了。

如此一來,又是過了每日關心戰報的幾月,終于,胡人戰敗了,虎威將軍三千輕騎滅敵數萬、攻破王庭、生擒胡族岑禺大汗的光輝戰績再次傳遍大江南北。

仗打完了,該回家了吧。公孫無情總是在月光下想著,他該不會把我忘了吧?若他忘了我,我該怎麼辦?殺了他?

每當這麼想時,她又總會自己問自己:“無情啊無情,你終是動情了嗎?你喜歡上他了?除了劍舞外,你也喜歡上男人了?喜歡上了一個強暴過你的男人……”

有時又會呆呆看著手中的長劍自言自語:“他到底哪點好呢?我為什麼會喜歡他的?我怎麼會喜歡他的?”

時間一天天過去,北伐大軍陸續歸來,公孫無遠也帶來了讓無情等待許久的消息:“二公子回來了!”

“他……他回來了?”公孫無情有些猶豫地問著哥哥。

公孫無遠道:“是的,回來了,如果一切順利,應該明天就會經過薛城,我們可以去薛城等他。”

“我……我為什麼要去等他。”公孫無情怔怔地想了一會,卻是甩出了這麼一句話,自己回屋里去了,心里暗想,他若是會想我,當會來找我的。

公孫無遠卻是看著妹妹的背影暗自搖頭,心中無奈歎道:你就嘴硬吧你,明天我看你一准得自己溜去找他。二公子啊二公子,你究竟有什麼魔法?讓我這個無情的妹妹,都變成癡情女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山的故事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無情心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