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四十九章 京城見聞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京城見聞

第一百四十九章京城見聞

早晨,天還未亮,當李郃和兩個侍女還在床上纏綿的時候,李太師和李明都已經頂著暴疼的腦袋被人硬從床上叫了起來。

沒辦法,他們今天還得去早朝。

兩個“李府”的大門幾乎同時打開,爺孫倆身著朝服在門口相遇,兩人竟連動作和表情都是相同,一手撫著額頭,苦著張臉。

“爺爺,您這是……”李明疑惑地道。

李太師一見他這樣子就知道他昨晚也被李郃灌倒了。想不到這小子這麼能喝,先跟哥哥喝了一通之後還能將他這老一輩酒仙給喝倒,而且李郃當時每次都是兩碗對他一碗。

“你喝不過鐵郎吧。”李太師一邊上馬車,一邊道。

李明也跟著上來,聽得此言,微微一怔,拍了下額頭,道:“對了,我是和小弟喝酒來著……小弟昨日來京城了,我本來准備吃完飯就跟小弟去拜見爺爺的……”他早上被夫人叫醒,怕誤了早朝時間,趕忙洗漱穿衣,一時竟是忘了昨晚的事,這下聽爺爺提起,才想起來,昨晚他同李郃喝酒喝醉了。

“嗯……結果喝酒喝得不省人事了?”李太師接道。

李明遲疑地看著爺爺道:“爺爺,莫非……莫非昨晚小弟也把您……”

李太師歎道:“鐵郎的酒量確實驚人,即便是我年少之時也不能同他相比。”

李明笑道:“沒想到……爺爺這麼多年了,你還是第一次喝醉吧。”

馬車已經開始行進,不多久就出了朱雀街,往皇城大門駛去。

車內,李太師看著李明,忽然道:“當年你父親由武及文,靠著軍功得了大將軍銜,成了江南最富庶的清、臨兩省總督,封疆一方,我已經是很欣慰了,做到這般不容易啊。沒想到,我的兩個孫子,一個是天降文才,未及成年就已中探花,一個是天降神武,也是不滿十七就于沙場上建功立業,在軍中闖出了一片赫赫威名。一文一武,都是這般的出色。將來,李家在你們兄弟倆的手上,必然將重現當年先祖的輝煌……”

李明靜靜地聽著,心中也是不禁有些為李家自豪。李家一直以來,代代人丁都不是很興旺,但每個李家男兒,卻都是人才,無一不是夏國曆史上赫赫有名之人。光遠的不說,就說現在。爺爺是大夏國的一品國師,不僅是首席輔臣,也是兩朝元老,位高權重,黨羽勢力遍及天下,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父親是清臨總督,又是平南大將軍,總把兩省政務、軍務,可以說是江南的半個霸主;弟弟雖才十七,但于軍中的威信卻是空前的高,在北疆沙場、草原大漠的征戰,立下了不世之功,足以封侯拜將,他日軍中恐無人可再擋其鋒芒;外公延東王爺,是唯一一位異姓王爺,乃是軍中老帥,如今大夏國大將軍有至少一半都是他當年的老部下,于軍中老一輩將領中的影響力,無人能及;他自己,也坐著吏部侍郎這個實權的位置中。

放眼當今朝堂,還有誰能與李家相抗?

即便是皇帝最為寵信的軍中將領蕭寒,見了李家的人,也得低聲順氣的。

看那范薦閹人,對別人如何蠻橫,對別人如何囂張,他又敢對李家人使個臉色嗎?

如今連一品大學士、兵部尚書華明雄的孫女都准備要嫁到李家了,到那時,誰還有膽同李家對抗?

更何況,李明還掌握了當朝太子的一個大秘密。皇帝已是年老體衰,相信不久就要歸于天命,屆時太子登基,有了那個秘密,加上李家的權勢,新皇還不是得牢牢地控制在李家手中?

李明眯著眼睛想著,待到他接得李家家主之位時,這天下真正的掌控者,就不再是皇帝了。

“咚!∼咚!∼咚!∼”皇宮內的巨鍾徐徐敲響,馬車也已在玄武門前停下,兩排李府的侍衛將四周護好,才打開馬車門,請李太師和李明下來。

一老一少先後下車,整了整朝服,同其他來上朝的大臣打過招呼後,向巨大威嚴的玄武門內走去。

李太師府上。

一片漂亮的花園中,五個侍女正辛勤地為花兒澆水,為草木修剪,但她們的臉上卻無一例外的都是一片潮紅。

不遠處的屋子里,不時地喘出一兩聲無力的嬌喘輕呼。似快樂到了極限,又似痛苦到了極端。直到日上三竿時,這云雨之聲才漸漸停止。

經過了一夜的蹂躪,即便是狐妖香香和月女芊芊,也都是抵擋不住身體的倦意,沉沉地睡去。

李郃並不擔心兩女的身體,他的精華雖然總是無法讓他的女人們懷孕,但卻有另一個好處。不管女人們在房事後多麼的累,只要那他的精華留在她們體內,一個長覺醒來,她們都會感到精神分外的好,身體的疲累也是一掃而光。

而李郃,現在卻是一點睡意都沒有,一晚一早的連續大戰,仿佛只是個簡單的熱身而已。

他為兩女蓋好被子,便獨自下床穿好衣服,推開了房門。

“二公子。”園中的五女一見李郃推門而出,剛剛淡下來的俏臉立刻又紅了起來。

李郃“嗯”了一聲,深深吸了一口滿園芬芳,伸了個懶腰,便走出了園門。後面跟了一個丫鬟上來:“二公子,您要去哪?我們可以為您帶路。”

李郃回頭對她微笑道:“這倒不用,我自己出去走走就可以了。”

“可是總管吩咐過的……”那丫鬟低聲道。

“沒事,他那里我來說。”

出了太師府,出了朱雀街,李郃又上了京城的主大街。

站在繁鬧的街道上,看著潮水般的人來來往往,李郃不禁想起了前世,自己十七歲時同父親到首都去看升國旗,那時他也曾一個人從酒店跑出來,逛了北京幾條街,直到晚上才打的回去。當時他的感覺就是,京城真大啊,真熱鬧啊,人可真是他娘的多啊!如今,一人站在這個世界的京城街道上,雖時代不同,雖地方不同,但那感覺卻是那樣的相似。

一人孤獨地投入街道的塵囂中,這是李郃最喜歡體悟的感覺。

但他的“孤獨”並沒能持續多久,就在他興致勃勃地看著路邊的各色攤鋪時,三個人跟到了他的身後。

李郃不用回頭就知道是楊堇和兩個虎軍親衛,只得歎了口氣,道:“既然來了,就不必跟在後面不出來了。過來……”

楊堇和兩個虎衛立刻走了上來,道:“將軍,我們也是為了您好啊。雖然您的武功蓋世無敵,不必擔心有人對您不利,但是一個大將軍在街上走,沒一倆個跟班,好像也不成事啊不是?”

李郃直接從他面前這個賣人偶小攤上拿了個巴掌大制作精巧的小布偶,對楊堇道:“付錢。”

楊堇立刻遞了一塊碎銀過去,道了聲“不用找了”,便帶上兩個虎衛緊緊跟上李郃。

李郃把玩著手中的布偶,心中不禁感歎,做得可真是精致,比前世那些什麼巴比娃娃、毛絨娃娃要可愛漂亮多了,送女孩子最合適不過。

這時,前面駛來一輛豪華的大馬車,車旁十幾個帶甲騎士護衛著,路人皆是紛紛閃到了一旁,李郃與楊堇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那馬車經過李郃他們身邊時,眼尖的李郃發現,馬車簾微微掀開的一角,一雙美麗的眼睛正茫然地看著街邊的景色。

那雙眼睛可真是漂亮,睫毛黑長,眼眸幽亮,如清水潭一般。

李郃心中一動,在馬車駛過之時,趁著旁邊護衛的騎士不注意,右手一拋,將手中的布偶由車窗拋入了馬車內。車內立刻傳出一聲奇怪的驚呼,緊接著車簾被掀起,露出了一個蒙著白色面紗的嬌顏,那清純美麗的雙眼看向了李郃這邊。

李郃也沖她露齒一笑,眨了眨眼。

那女子似乎猶豫了一會,但終是沒有說什麼,又將腦袋縮回了車內。

馬車走後,李郃也轉身繼續在街上逛了起來。對于那個女子,他並沒有太多的企圖,將布偶拋入車內,也只是隨意的一個想法而已。如果能再遇見自是緣分,如果沒法再見,也沒什麼好遺憾的,畢竟他連那女子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況且看那馬車邊上的護衛,全是羽林軍士兵,在這京城總能有這樣排場的女子,恐怕也是屈指可數,只有他在京城,估計還會有見到的機會。

又逛了一會,李郃抬頭看天,已經到了該吃午飯的時候了。這時候香香和芊芊應該仍正睡得香,他也便不准備回太師府吃飯了,直接在這京城中找家最好的酒樓來試試京城口味。

“楊堇,去問問看城里最好的酒樓在哪。”李郃停住腳步對身後道。

楊堇立刻應了一聲,隨便一伸手,攔住一個路人道:“問一下,京城最好的酒樓在哪里?”

那公子哥模樣的路人給了他一個白眼,便要推開他:“自己找去,別來煩爺!”

“啪!”楊堇立刻一個巴掌拍到了那公子哥頭上,就像拍西瓜一般響脆,不少路人都駐足觀看。

“看什麼看!”兩個虎衛將腰間佩刀鏗地一聲抽出半截喝道,路人立刻成鳥獸散。

那公子哥被拍了一下,立刻清醒了許多,看到兩虎衛都是彪悍凶狠之輩,在京城中還光明正大地佩著刀,知道不好惹,忙道:“京城最好的酒樓是華鳳樓,往前拐個直走,在天水街的盡頭就是了。那絕對是京城第一酒樓啊!……”

“嗯,好了,你可以走了。”楊堇又拍了拍他的腦袋,李郃手下的虎軍將士,在草原中孤軍奮戰了數月。這數月皆是奔襲,到處屠殺,到處搶掠。即便他們本來性格多麼溫順,經過這麼一番洗練都要成惡人了,更何況他們本來就不是什麼溫順的綿羊,更何況他們的大將軍是李郃這麼個殺人惡魔,所以他們對付人時的態度和辦法,也基本都是從李郃那學來的。

那公子哥趕緊跑開,頭也不敢回。

“將軍,是華鳳樓……”

李郃一擺手:“別叫我將軍,現在我是穿的便服,你們也都沒穿甲胄,我們現在只是普通的百姓而已。”

“那……老大,這個華鳳樓……”楊堇馬上改口道。

李郃臉上肌肉微微一顫:“什麼老大?你以為咱們是強盜土匪呢?你看我這麼正派斯文的人,哪里像強盜土匪了?”

楊堇和兩個虎衛心里都是直呼號:“世界上恐怕再沒比您更適合當強盜土匪的了!”不過面上還是不敢拂逆了李郃的意思,忙道:“二公子,這華鳳樓的方向是這麼走……”

四人按照那公子哥所報的路線,不一會就到了華鳳樓。

華鳳樓從外面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個古樸的、比較大的酒樓罷了。但李郃從那門口進進出出食客的衣狀談吐,從酒樓外面招待的素質和言語,還是看出那公子哥並沒有騙他們,這華鳳樓即便不是京城最好的酒樓,也絕對是比較高檔的。

四人一進酒樓大門,一個面目清秀的侍者立刻上來詢問:“公子,你們四位嗎?”

楊堇立刻道:“帶我們公子去最好的包廂。”

那侍者立刻帶著四人上到了二樓,正准備進包廂的時候,樓下上來了幾個華服公子哥,也沒人帶,直接就上了三樓。

李郃頓了一下,眼睛順著樓梯看上去,楊堇立刻會意,對那侍者道:“這三樓是做什麼的?”

那侍者道:“自然也是讓客人吃飯的。”

“那是三樓好些呢,還是二樓?”楊堇問。

侍者猶豫了一下,道:“三樓稍微好一些。”

楊堇怒道:“我剛剛不是跟你說,要最好的包廂嗎!?你他娘的敢糊弄大爺?”說著一下揪起了那侍者。

侍者趕緊道:“客官莫動怒,客官恐怕是外地來的吧……這華鳳樓的三樓,都是貴賓專區啊,普通人是不能上去的……而且,三樓也沒包廂啊∼∼∼”

楊堇看向李郃:“二公子,三樓沒包廂。”

李郃道:“不要緊,咱們就上三樓。”說著抬腿便向樓梯走去。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兄弟倆和爺孫倆    下篇:第一百五十章 華鳳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