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六十六章 皇宮一夜(上)   
  
第一百六十六章 皇宮一夜(上)

第一百六十六章皇宮一夜(上)

李郃知道,這些人肯定是在城中巡邏搜捕刺客的大內高手。朱雀街住的都是朝中大臣和王宮貴族,為了保護他們的安全,平時的守備巡邏就已非常嚴密,更何況現在城中還有那麼多不知去向的刺客了。

李郃干咳兩聲抬頭看天道:“今晚的天氣不錯啊,各位辛苦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夜宵啊?”

“大膽刺客,還不束手就擒!”那虯須大漢卻是冷眉倒豎,厲聲喝道。旁邊的幾個高手聞得“刺客”二字,也是緊張地戒備起來,凝神用氣機鎖住李郃,隨時准備出手。

幾十名羽林軍也已經圍了過來,在那數名高手外圍行成了一個包圍圈,長槍向內。

李郃的面容隱在黑暗中,也不多做解釋,猛地看向那右側的一個方向,一臉的訝色,失聲道:“是你?!”

自然而然的,圍著他的幾個高手有幾人立刻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卻什麼也沒看到。而與此同時,李郃突然發難,向著另一個方向猛地沖去。那方向的一名大內高手馬上伸手欲攔,卻被他一下撞開,退了三四步才堪堪站住。

撞開七八個羽林軍士兵後,李郃直接往朱雀街外奔去,箭步如飛。

朱雀街立刻熱鬧起來,十數名大內高手從旁邊聞見動靜急趕而來,街道上巡邏的各隊羽林軍士兵也紛紛掉轉槍頭,向李郃奔逃的方向沖去。

李郃剛開始是專往房頂逃,左跳右躥,嘴里還嗷嗷直叫,襯著慢慢從云層中露出的月盤,跟剛剛出籠的狼人似的。不過後來他發現,他這般往高處跑,不僅沒有很快地甩掉後面的追兵,反而引得在其他地方巡邏的高手都向這里奔了過來。

他便趕緊改跳躍為步馳,在街頭巷尾猛跑狠拐。在空中那些輕功高手還能緊綴著他不放,這到了地上,速度立刻就遠不如他了。而那些高手們若在空中盯著,他趁著夜色,很容易就在巷道交錯的京城大街和胡同中消失得無影無蹤,讓高手們無奈興歎,連他的氣機都鎖不住。

其實李郃只要亮出自己的身份,那些大內高手自然都會對他必恭必敬不敢問難。不過李郃卻忽然突發奇想,想在守備森嚴的京城之夜,做一番黑俠,躲避著那些大內高手的追擊,感受感受被追趕的刺激。

李郃在地上的奔跑速度之快讓人咂舌,大內侍衛們大都輕功高絕,但被京城中高大的建築物所擋,加上李郃七拐八繞毫無規律,經常被他那突如其來的刹車拐彎帶得暈頭轉向,沒跟幾步就又給跟丟了。可今天畢竟不同往日,白天才剛剛發生了刺殺皇上的事件,如今刺客在逃,京中皇家及各家族派出的高手之多可比牛毛,沒幾步就能遇見幾個,所無論李郃甩掉多少人,都立刻又會被更多的人追著。

李郃就是悶著頭向京城北面皇城的方向亂闖,在街道間四處橫拐,遇到有高手攔路的時候,二話不說地猛沖。那些高手們自然不肯讓李郃過去,可他的速度實在太快,加上這金剛不壞之身,他們想攔也攔不住,輕而易舉地就被闖了過去。

跑了這麼許久,李郃心中不禁暗歎,京城果然是京城,像如此這般的警戒,只要那些刺客敢露頭到處跑,一旦被發現,肯定就是落網或被擊殺的下場。

又跑了一會,李郃忽然覺得身後有兩個人始終不遠不近地緊跟著他,有時好像甩掉了,可很快又追上。他雖然沒有回頭看,雖然沒有內功感應,但卻憑著聽覺知道,這兩人一直緊綴在他的不遠處,無論他怎麼拐,都甩之不掉。

李郃覺得奇怪,這兩人的速度並不是非常快,他可以肯定他們不是靠視覺來追蹤自己的,那他們又是怎麼跟上的呢?

憑著聽覺,感覺到後面只有那兩個人在追著自己後,李郃在一個拐角處突然停了下來,猛地向回沖過去。

很快,那兩人就出現在了自己面前,映入眼簾的赫然是兩張戴著大紅色面譜的臉,而兩人的手中,則是兩把在月光下閃著幽光的十子利刃。

“是你們?”李郃一臉愕然。這兩人是李府的高手,他今天才知道他們的名字——蒙沖、蒙進。

蒙沖、蒙進聽到他的聲音,也是一怔,訝道:“二公子?”

李郃見身份已被認出,便從陰暗中走了出來。

“二公子,怎麼會是你?”

李郃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道:“這個……我睡不著,出來散散步。”

蒙沖、蒙進兩人的眼神都有些怪異起來,“二公子,剛剛……剛剛那個人是你?”

李郃卻是答非所問:“別跟人說你們見過我,明白嗎?”

兩人對視一眼,自然知道李郃算是肯定了他們的提問,雖然心中不解,二公子為什麼不肯報出身份而要硬闖,但二公子不說,他們也不好問。

“是,屬下明白,屬下今夜從沒見過二公子。”蒙沖、蒙進兩人趕緊抱拳道。

“對了,你們為什麼能一直追著我?”李郃奇怪地看著兩人,“那些大內高手比你們身手好的也有,為什麼他們很快就被我甩開,你們卻能一直跟著?”

蒙沖道:“是這樣的,我們兄弟二人有一密術,可在一定的范圍內確定飄魂香的位置。今天出事後,我們就在朱雀街一帶布滿了飄魂香。”

“飄魂香?”李郃疑惑地吸了吸鼻子,結果並沒聞到什麼特殊的味道,不禁疑道:“我怎麼聞不到?”

蒙沖回道:“這飄魂香只有用我們兄弟二人用密術才能聞到。”

“哦,是這樣。”李郃摸了摸鼻子,對二人道:“不許再跟著我。”

二人齊聲應:“是。”

後面隱約又傳來腳步聲,李郃微微一笑,對兩人點了點頭,消失在了黑暗的街道拐角處。

“你說二公子為什麼一開始不肯報出身份,而讓我們這麼多人在城中追他?”蒙進望著李郃消失的方向低聲道。

“不知道,不過想來二公子這麼做,定有深意,說不定是太師大人交代的。”蒙沖道。

蒙進道:“可是……我怎麼覺得二公子好像是故意在逗著那些大內高手玩似的?”

“胡說,二公子乃武威侯,又是大將軍身份,怎麼會有閑工夫出來逗他們玩?”

“嗯,說的也是,看來二公子是要辦什麼秘密的事情了。”蒙進也點頭道。

“別廢話了,走,為二公子把後面那些家伙引開再說。”

蒙沖與蒙進如兩道綠色的閃電般躥出,在建築舞間起躍飛馳起來。

李郃在街上便不緊不慢地走著,從今天發生那件刺殺皇帝的事件之後,京城就已淨街,平日里繁鬧的京城大街,如今除了飛來飛去的大內高手和一隊隊提槍帶甲的羽林軍士兵外,就再無一個行人。

他一人走在街上,很快就又引來幾個大內高手的盤問。

“站住!”兩個大內高手從旁邊的屋頂上飛下,分別堵在了李郃的前後。

“清風今夜吹何處!”李郃突然問。

“聚風不過北臨門。”前面那人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回道。

“哦,是自己人,辛苦了辛苦了。我到那邊去看看,剛剛剛那里好像有動靜。”李郃笑著走過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在他還沒反應過來前,已經從旁邊的小巷拐了進去。

兩個大內高手愣了半晌,其中一人才道:“是自己人?”

“應該是吧。”另一人猶豫了一下道。

“不過聽聲音,我好像不認識他。”

“或者是李府、周府的人吧。”

“嗯,應該是……”

自始至終,李郃都將自己的面容隱在陰影中,不被月光照到,所以那些個大內高手,大都沒有看清他的樣子。

李郃也懶得再玩這被人追的游戲了,照這麼跑下去,恐怕到明早都沒辦法將那些家伙全甩乾淨,如何能去皇城和宮城玩?所以他干脆正大光明地在屋頂間跳躍起來,遇到大內高手,就用暗號來應付。反正這些高手間也不是很熟悉。

沒多久,他就來到了皇城之外。不過玄武門、西祥門等皇城大門都緊閉著,且守備森嚴,城牆上到處可見來回巡邏的皇城羽林軍和虎目放光的大內高手。

硬闖的話李郃絕對有把握闖進去,就算是光明正大殺進宮城里把皇帝揪起來打屁股,他相信自己也辦得到。可他並不是去刺殺皇帝,而只不過是要逛逛皇城和宮城罷了,如果搞這麼大動靜,如何收場?

于是李郃只得偷偷摸摸地繞著皇城,躲在陰影中溜達,希望能找到個防守不是那麼嚴密的地方翻進城去。

可是繞著皇城轉了半天,李郃也沒找到下手的地方,羽林軍倒是不怕,找個時間差就可以輕易地避過。可那些像貓頭鷹般機警的大內高手,每隔幾十步就有一個,他們才是真正可怕的屏障,要想悄無聲息地在那些家伙面前翻進皇城去而不驚動他們,憑沒有輕功的李郃,幾乎沒有可能。

他奶奶的,老子還不信今天就進不了這皇城。有機會要進,沒機會創造機會也要進!李郃心里暗暗咒罵著那些個盡忠職守的大內侍衛,思考著進城的辦法。

“對了,闖皇宮這種事情前人早就做多了!”李郃腦子一亮,想起自己看過的武俠小說中,那些闖敵營、入敵穴的情節,遇到這種守備森嚴無縫可鑽的情況,會怎麼辦呢?

他找了個小石塊,遠遠地在皇城之外、幾座建築物間的陰暗角落里,沖著皇城之上巡邏的一個士兵猛地擲了過去。

石塊就像一顆子彈般破空而至,“哐當!”一聲將砸在一個羽林軍士兵的頭盔上。

那羽林軍士兵當場就昏了過去,其他士兵在瞬間的驚訝後一齊轉向了皇城外的黑暗角落。數道人影立刻由皇城上飄躍而下,施展輕功向剛剛擲出石塊的地方沖去。

李郃在將石塊擲出的同時早已將速度提到極至,奔到了皇城的另一個方向,那里守衛的兩個大內高手注意力都被轉移了過去,他正好可以趁機會翻入城中。不過皇城的城牆實在太高,旁邊又沒有什麼借力的地方,他以現在的力量還無法一躍而過。

該怎麼翻進去呢?這是個問題。

武俠小說其實是很好的實戰教材,李郃立刻想到了金庸小說中古代大俠們飛躍高牆時的經典招式——左腳踏右腳背,右腳踏左腳背。無處借力,便自借力,金庸老大實在是天縱英才啊!∼

于是,看准了機會,李郃猛地沖向皇城,一躍而起,左腳踏右腳背,右腳再踏左腳背。

可是事與願違,李郃並沒能夠使出傳說中的“梯云縱”飛上皇城,反是差點腿抽筋,兩腿相絞,整個人在空中停滯了一瞬,直接往下栽去,狠狠摔在城外。

“老金又把我騙……”李郃心中哀號一聲,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緊貼城牆藏好。還好羽林軍和大內高手們的注意力都在那邊,沒有人看到剛剛有一人正在皇城外表演空中抽筋。

正好瞥見手上在月光下閃著幽黑光芒的戒指,李郃心中又是一動。

“百變無敵”變成了一只黑色的長索被擲上了城頭,繞在了城牆的牆垛上。

借著黑索的力,李郃在城牆上蹬了兩下,便如一只跳蚤般從皇城城牆的這一邊一下躍到了另一邊,穩穩地站到了皇城之內。

幾個士兵無意間看到了這一幕,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在他們的眼中,李郃就是直接從城牆外躍起,眨眼間又落到了城牆內。世界上竟有如此厲害的輕功?就算是那些大內高手們,他們下城可以用輕功飄下,上城卻也得走城門。

不過他們還沒來得及發出喊聲,城牆的另一面就已經熱鬧了起來,“有刺客!”的呼喊此起彼伏,城牆上的高手和羽林軍紛紛向那方向沖去。

李郃剛落到皇城中就聽到城牆上一陣嘈雜,還有“有刺客”的喊聲,心中不禁大歎,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一進皇城就被發現了?!心里這麼想著,腳下卻沒停,收回百變,立刻躥入了皇城之內。

奔了一半,覺得有些奇怪,好像那些追趕吵鬧聲越來越遠了,回頭一看,城牆上火把集中的地方,卻是離他剛剛翻進城牆時很遠,甚至也不在他擲石塊的方向。

難道還有同好也是今晚來逛皇城?呃,不會是真的刺客來了吧?他娘的膽子也真夠大的,早上才發生了刺殺案,現在全城戒嚴時就敢來闖皇城,他們以為大內高手都是病貓嗎?李郃心里想著,人已經過了皇城內的三道門關,閃過幾波巡邏的皇城羽林軍,小心翼翼地躲在黑暗中向大內深處摸索著。

或許是認為京城外搜得夠嚴密了,也或許是皇城城牆上有那麼多高手和羽林軍守備,以為刺客沒有辦法進入。皇城內並沒有多少大內高手,連巡邏的羽林軍都不如朱雀街來得多。所以李郃倒是可以輕松地在各個宮殿間穿梭,一路下來沒被一人發現。

這樣的經曆,對李郃來說,倒是又刺激又好玩,他心中不禁有些後悔,來京城這麼久,怎麼早些沒想到夜逛皇城玩玩?要是還沒發生刺殺事件前,又有香香在身邊協助的話,說不定還能帶著芊芊和華姿一起來皇宮里玩玩呢。

誰說禦花園就只有皇帝和嬪妃皇後可以逛?

到了白天去過的威武殿不遠處,看見殿內隱隱亮著燈籠,大門也沒關。不過門前卻站著許多羽林軍侍衛,門外也是三步一崗兩步一哨。大殿前面又是一片空曠,下了長長的石階就是一個小廣場,根本無處藏身,沒法從正面偷偷靠近。

李郃想了一會,決定從旁邊靠近,于是繞到了威武殿的側後方,那里的羽林軍比較少。

悄無聲息地靠近後,李郃偷偷敲暈了守在旁邊的兩個羽林軍侍衛,讓他們的身體靠站在走廊上後,李郃在護廊上狠狠一踏,整個人飛上了威武殿頂。踩到殿頂的時候,發出了一竄咔咔聲,嚇得他趕緊伏下了身子。好在威武殿的瓦頂夠堅固。

李郃伏了一會後,感到下面的羽林軍侍衛並沒注意過來,才貓著腰慢慢在殿頂移動起來。估計著距離,李郃便用手中百變變成了把小匕首,挖起殿頂的黃琉璃瓦來。

挖開了兩片,李郃觀察著大殿內的情況,見有兩個太監正在打掃,便停下了動作,待兩人走後,才繼續挖。

這工作可真是不簡單,既要掌握好力度不至于一下把殿頂搞塌,也要小心不被守衛的羽林軍侍衛發現,還要把那些挖下來的黃琉璃瓦放好,真是廢時廢力,不過李郃做起來倒有點樂在其中,感覺很刺激。

在殿頂挖開了一個可容一人進入的洞後,李郃怕自己跳下去的聲音過大引來羽林軍,便將百變化成一枝長長的黑色杆子,插到了威武殿內,自己再順著這杆子滑了下來,悄無聲息。

站在寬大的威武殿內,除了龍椅旁的兩盞燈籠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昏暗,看起來倒有點陰森的感覺。李郃徑直走上了前方鋪著紅毯的玉階,來到全金雕塑的龍椅前,看看,摸摸,轉身,調整屁股的姿勢,慢慢地坐下。

坐在龍椅上看著威武殿,想像著群臣膜拜的模樣,李郃的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豪氣,大手一揮,用口形道:“眾卿平身!∼”

又指著早上太子站的地方,用口形無聲地喝道:“來人,把這厮推出午門斬首!”

再對早上騰凌王站的地方道:“來人,把這厮也推出去砍了!∼”

“嗯?那家伙,你有意見嗎?啊?有啊,來人,拉出去一並砍嘍∼”

“誰還有意見的自己去午門排隊∼”

“嗯,那個誰……戶部尚書,你去給朕抓幾只鯊魚帶回來,要活的!要大的!什麼?不屬于你管的?不是你管誰管?捉不來朕就把你扔海里喂鯊魚!不知道鯊魚是什麼魚?你這尚書怎麼當的?我看是尚豬吧!來啊……把他拉下去先抽五十大板再說!”

“吏部尚書,你明兒把這些太監都換了!換成美女,要有一個不夠美的,朕就把你給閹了!什麼?這是大內總管管的?他也一並換了,總管也要女的,要絕世美女,明白?”

“工部尚書,你給朕做張大床來,要用全天鵝絨做墊!要夠三十人睡!要冬暖夏涼!別那副表情,做不出來你就用自己的盲腸上吊吧!”

“禮部尚書,把那些什麼規矩都給改了,怎麼改?嗯,我想想啊……反正就是我說的就是規矩,我做的就是禮,明白?”

李郃眯著眼睛坐在龍椅上幻想著自己當皇帝的情形,不得不承認,自己若是當了皇帝,肯定是個昏君,而且很有可能創下荒唐昏庸的史上之最。當皇帝,風光威風的同時,也承擔著天下的責任。

李郃從龍椅上站了起來,回首看著眼前這把在暗淡燈光下閃著金光的龍椅。

皇帝,還是不適合自己做的,爺爺、哥哥或者父親來做還差不多。自己嘛,還是做個逍遙自在、荒唐快樂的紈绔子弟好。

李郃轉身著准備離開,忽然想起,自己來坐這龍椅一次,不能不留點什麼呀。刻字?太老土了,而且破壞這把龍椅,多不好。這要是幾千年後,那可是重要文物呢,自己怎麼能做破壞文物的事呢?他卻沒有想到,剛剛他才把威武殿這大“文物”給挖了個洞。

李郃忽然眼睛一亮,回頭看了眼威武殿外,又回過頭來無聲陰笑著看著龍椅,居然一下脫下了褲子,掏出自己的寶貝,對著龍椅撒了泡尿。

威武殿外的皇城羽林軍侍衛們,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就在他們身後的威武殿中,一個人正對著龍椅撒尿。

一尿撒盡,整個龍椅的坐墊都濕了,還散發著淡淡的尿液蒸汽。

李郃心滿意足地提起褲子,憋著笑又來到殿頂的小坑正對的地方,將百變變成一枝黑色長杆,繼續順著它爬回了殿頂。

從威武殿偷偷下來後,李郃又逛了幾座大殿,在皇城里已經逛得差不多了,下個目標就是皇帝的老窩——宮城。

皇帝的宮女、嬪妃、公主及一眾美麗的花園宮殿都在那里,那才是皇帝享受和生活的地方。

');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探深宮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皇宮一夜(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