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紈绔子弟第一百六十七章 皇宮一夜(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 皇宮一夜(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 皇宮一夜(下)

皇城是京城的一個內城,而宮城就是皇城里的一個內城。

從皇城要到宮城,還得再翻過一道和皇城一樣高的城牆。不過這次李郃沒再用剛剛的那方法了。他知道宮城里的守衛一定會比皇城嚴得多的多,即便僥幸翻進去,也很快就會被發現,到時被那群狗一樣的大內高手滿宮城追,還有什麼時間去逛蕩?

李郃在皇城里偷偷干倒了一個和自己身材相近的羽林軍士兵,換上了他的戎裝鎧甲,拿著長槍,偷偷摸摸地來到宮城城牆下,用百變化成的長索爬上了城頭,若無其事地混入了宮城城牆上巡邏的羽林軍隊伍末尾。

羽林軍看起來確實挺精銳的,至少軍律就挺嚴,隊伍走起來步伐整齊,隊列中沒人敢交頭接耳說話,士兵也個個昂首挺胸,在深夜中巡邏,一點沒瞌睡相。

李郃輕手輕腳跟在那隊羽林軍後面,他們竟也沒一人發現他,一直巡邏經過了一個下城牆的階梯時,他才悄悄退了下去。

不過守在階梯口的兩個羽林軍士兵卻是截住了他:“你不跟你的小隊去巡邏,想去哪?”

李郃微垂腦袋,笑道:“我內急,去解個手。”

“茅房又不在這邊,你往這走做什麼?”

“哦,我急糊塗了……”李郃說著就要回身,那士兵的手卻搭在了他的肩上。

“等等,我怎麼從沒見過你?”那士兵狐疑地打量著李郃。

旁邊另一士兵“咦?”地一聲訝道:“你這軍服,是皇城羽林的!你……你是皇城羽林軍的,怎麼到這來了?”李郃卻是沒有注意,看似一模一樣的皇城羽林軍和宮城羽林軍軍服居然也有差別。

“你的姓名是什麼?所屬哪個營隊的?你們隊尉是誰?統將是誰?”那士兵連續問了一大串問題,手卻仍搭在李郃的肩膀上,另一士兵則握著刀柄,顯然已對他起了疑心。

李郃回眼瞥見那邊站在宮牆上的一位大內高手已經看向這邊,忙回手攬住那羽林軍士兵的肩膀,帶著他往樓梯下走去,就像老朋友般,邊走還邊低聲道:“這位大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要進來,既然如此,小弟送你一程。”這句話說話,手臂一旋,那士兵已是軟軟倒下。

另一名士兵見狀剛要驚呼出聲,李郃的拳頭已至,一下砸在他的脖子上,瞬間就讓他癱軟在地,口吐白沫,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這幾瞬皆是發生在宮城城牆的梯道處,被牆面所擋,所城牆上的人都沒能看見剛剛發生了什麼。那個注意到李郃的大內高手見他下了城牆,趕緊奔了過來。

不過當他拐向階梯的時候,卻突然被早已埋伏好的李郃一把拽了過去,照著連面就是暴風驟雨的兩拳。

“呃……”李郃提著那大內高手的領子,看看手上沾滿的鮮血,再看看手中頭蓋骨被擊碎的人,不禁有些後悔——本以為這大內高手和外面搜索刺客的高手一樣厲害,結果下手太重了,直接把人家腦袋給搗爛。

沒辦法,殺都殺了,也不能說再讓他活過來,李郃只得將那大內高手的尸體緩緩放在兩名士兵身旁,看了看四周,在其他巡邏的士兵還沒發現這邊的異常前趕緊走。

宮城確實比皇城華麗多了。如果說皇城是威武雄偉的寶殿群,那宮城就是美麗繽紛的宮園群。

李郃穿著羽林軍的軍服,在宮城里到處逛著,盡量不讓人注意到自己,偶爾有個把來盤問他的,他都想辦法將其騙到較無人的地方給解決掉。

他知道,威武殿頂的大洞、宮城城牆上的尸體,沒多久就會給人發現的。所以他在宮城內游覽的速度必須加快了,否則到時到處都是羽林軍巡邏,哪還有賞景的心情。

不過或許是因為已經深夜的緣故,宮城內的各個如花園般的宮院內,卻並沒有想像中歌舞升平、鶴飛鳳舞的景象。深宮大院中,多只點著一兩盞幽幽青燈,反給人一種陰森的寒意。

想來宮女、嬪妃什麼的大都已經入睡了,皇宮里除了掌夜的一兩個太監和巡邏的宮城羽林軍士兵外,並沒看到什麼女子。

這里的靜,就像與外面的皇城與京城大街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般,連空氣中都仿佛彌漫著高貴的幽香。

可惜今晚多云,月光不是很亮,否則就可以借著月色欣賞這各樣宮院里的景色了。現在四處都是一片黑糊糊,雖是讓他更易藏身和行動,卻使得這宮城探秘少了點收獲。

望著那些宮殿內的房間,他雖明知里面睡的是皇帝的嬪妃,卻沒興趣去一探究竟、尋美嗅香了。剛剛進入皇城時那幾聲“有刺客”,還是讓他的心里有些不安,總覺得今晚的大內深宮中,可能會發生些什麼。給皇帝戴綠帽子的想法,也就懶得提了。皇帝的妃嬪再美,又能美得過芊芊、香香嗎?

在宮城中溜達了一大圈,李郃發現有一處宮殿的守備最為森嚴,其四周的屋頂上都站著目光如電的大內高手。即便他沒有氣機感應,光看那一個個融入在夜色中的枯瘦身影,也知道他們的身手絕對比剛剛在朱雀街與他交手的幾個要高,甚至超過了蒙沖、蒙進。

那幾個站在房頂四下探望觀察的大內高手,讓李郃想起了前世的一種設備——監控器。

李郃知道,那些人估計是因為今天的刺殺時間才整晚站房頂守夜的。否則每晚都站房頂上通宵不眠、高度警惕,即便是高手也受不了多久。想來,皇帝那老家伙就在他們守衛的那個宮殿里了。

李郃本想悄悄離去,但想了想,又決定偷偷潛入這座守衛森嚴的宮院,看看皇帝這老家伙睡覺的地方。

可是怎麼進去呢?李郃苦思,似乎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靠近啊。

天空中的月亮時隱時現,李郃靈機一動,讓百變化成一件黑色的大斗篷,將自己全身連同頭臉都罩在其中。在月盤再一次隱入云層,天地間陷入一片墨般的黑暗中時,趁著一陣風起,李郃迅速地提起速度,悄無聲響地貼著地面閃入了那座宮院。

他雖然速度非常快,但卻很小心,一直依傍著旁邊的院牆和建築物遮擋,避免被那幾個高手發現。

終于,李郃避過了那幾個高手的耳目,也成功閃過守在那座宮院房間外的幾個禦前執槍侍衛,踩著邊上的護欄,上了宮殿之頂,在那黑斗篷的遮罩下,緊緊伏在上面。

不會武功的李郃竟然成功地從數個一等一的高手眼皮底下溜了進去,其實也得歸功于他身上沒有內勁,那些個高手大部分並不是靠眼睛,而是主要靠自己雄厚的真氣來監控周圍,用機敏的六識輔助。對于身負武功的人來說,恐怕未及百米的距離,就會被這些個大內高手的監控真氣所發現。

可李郃恰恰沒有內勁,有的只是強橫的勁力,而幾位大內高手自負于自己的武功,加上對同伴的相信,只注重了用真氣在布防,而未注意用六識,使得李郃鑽了空子。

現在,周身沒有一點真氣的李郃正趴在宮殿頂上,在那黑色的斗篷下,用手狠命地摳著黃琉璃瓦。而那些個大內高手,則並沒有注意到黑夜中,在宮殿頂的上,突然多出的那一塊黑色的鼓起。

李郃指如鋼鐵,小心翼翼地摳起了兩片黃瓦。

立時,一陣嬌膩的聲音由身下的宮室中飄上來,讓李郃渾身暴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嗯∼∼皇上∼∼來嘛∼∼妾身好想您∼”這個女子的聲音,簡直比李郃前世聽過的所有女子的聲音都要來的嗲,簡直能讓人把骨頭都聽軟。

不是吧!皇帝那老家伙都這樣半老不死的了,還能做那事?李郃不禁大感好奇,從那掀起黃瓦的小洞中向下望去,想看看這個能讓老皇帝為之一勃的女子是什麼樣。

不過宮室內只有一盞昏暗的黃燈,只能隱約看見那紗帳內,有兩個軀體正纏抱在一起。

“呵呵,小寶貝,你又想要了?”這是老皇帝的聲音,聽起來顯然有些急促,真是人老色心不老啊。

“嗯∼皇上,您快用您的‘聖指’來愛撫妾身吧∼妾身受不了了∼”女子的聲音依舊酥軟如麻。

聖旨?不是吧,行房事時還要先下聖旨嗎?李郃心中不禁大為奇怪。

“好∼朕今夜就舍命陪女子∼∼哈哈!來吧!享受吧!”皇帝淫笑著翻到了女子的身上。

不過李郃透過紗帳,並沒有看到皇帝佝僂的身體在女子白晃晃的身體上起伏,反是看到他的手不斷地在擺動。

“哦∼啊!∼皇上∼您的‘聖指’實在太粗、太有力了,妾身好舒服、好快活啊∼!∼”

“哈哈哈哈,飛升吧!∼胗賜你快樂!”

“噢∼∼∼飛了∼∼∼”

呃……屋頂上的李郃一陣暴汗,差點沒笑出聲來。他奶奶的,這老家伙原來都是靠手指在滿足自己的妃嬪啊!他的那些妃子們也真是夠倒黴啊,沒法得到滿足不說,還得對那老家伙枯瘦的手指大贊不已。

“皇上,您真厲害。”仿佛真的剛剛登上了快樂頂峰一般,那女子的聲音嬌懶無力,有一股軟綿綿的誘惑力。

“哈哈!那是自然,朕的手指,可不比一般!從三十歲至今,已練了幾十年了。”皇帝的聲音還很自豪的模樣。

李郃狠憋著笑,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三十歲就只能用手指替代了,幾十年來指禦了那麼多女子,恐怕手伸出去,都是一股子的淫騷味吧。想來,他的手指,比起少林的大力金剛指,也不差多少了吧。

聽著下面那女子還在不停地稱頌著皇帝如何如何勇猛,她如何如何爽快,皇帝聽後又是一番自賣自誇,李郃笑得臉都憋紅了,整個身子也愈發劇烈地顫抖起來。

那邊,一個大內高手凝眉看著宮殿的頂端,越看越不對,揉了揉眼,對不遠處的另一人道:“你看那邊,屋頂上那是什麼東西?”

被問的人望去,皺著眉看了半天,道:“好像是塊黑色的布?”

“黑布怎麼會飄到那里去的?而且那黑玩意好像還是鼓的,下面似乎有什麼東西的樣子。”之前的高手兩眼還是緊緊盯著屋頂的那塊黑色凸起。

月亮又緩緩從云層中露出一角,偷偷用她的幽光探望塵世萬物。

借著月光,那大內高手看清了,那確是一塊黑布,而黑布下則隱約有個人形,似乎還在瑟瑟抖動著呢!

“奶奶熊!有刺客!”那高手大驚,就要向對面的宮殿頂飛踏而去。

就在這時,一陣“劈里哐啷”的聲音響起,宮殿的瓦頂終是承受不住李郃的抖動而塌陷了下來。

“啊!————”“哇嗚!——”一聲尖利的女子慘叫和一聲怪異的悲號幾乎同時響起。

李郃墜落後,竟是不偏不倚剛剛好摔到了皇帝和那不知名的妃子身上。那妃子運氣比較好點,並沒被壓到,只是受了驚嚇。皇帝可就慘了,直接被李郃巨大的身體從高空墜落給砸了個實打實,骨頭立刻碎了十數根、內髒瞬間裂了數處,還吃了一嘴的塵煙,口鼻都迸出了許多鮮血。

“哇靠!豆腐渣工程啊!”李郃狼狽地從皇帝的身上爬起來,一陣牽動又讓皇帝疼得齜牙咧嘴直哼哼。

李郃站起來看著地上半死不活的皇帝,和赤裸著身軀,沾了許多煙塵,腦袋上還掛著半塊黃琉璃瓦的女子。

這下事情大條了!∼李郃心中大罵這破宮殿的質量太差。

“不……不……不要殺我……”那女子見李郃看向自己,一陣驚恐,急急要往後退。

透過宮室內還未滅掉的黃燈,李郃隱約可見這女子的姣好容顏和凹凸有致的裸體,雖然沾了不少灰塵,卻仍蓋不住其豔麗的姿色。當然這女子還遠無法與芊芊、香香眾女相提並論,但迷惑皇帝這個老不休卻是完全足夠了。

李郃心中忽然一驚,自己能看清這女子的相貌,那這女子豈不是也看清了自己?皇帝是痛得沒法睜眼,眼睛也被塵灰迷住了,但這女子卻是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

夜闖宮城、殺大內高手和侍衛、在宮殿頂上偷窺、將皇帝砸成重傷,這些罪名要是給坐實了,他李家二公子、武威侯、平虜大將軍的身份也保不住他。

“有刺客!”“快!包圍起來!”“保護皇上!”“護駕!!!”“抓拿刺客!!”“皇上!!!!……”

這時,宮室外已經響起了亂哄哄的聲音,數道人影已飛躍到塌陷的宮室頂上。

李郃眼睛一眯,趕緊將半披在身上的黑斗篷連頭帶臉蓋了起來,在沖出宮殿外前,一腳踢碎了那女子的頭蓋骨。

該狠的時候,他絕不會心軟。

“刺客休得害我皇上!!!”屋頂見他行凶的幾個高手眦睚欲裂,一邊暴聲喝止,一邊飛身猛地沖下。

李郃直接撞碎了門飛奔了出去,數道黑影馬上向他撲來,數股力道大得足以劈柱碎石的勁力襲身,但對他而言,卻仿佛只是一陣輕微的夜風吹拂而過,沒有給他帶來哪怕一點的阻力。

李郃直接將那幾個高手撞得打旋飛開,剩下的金甲護衛和羽林軍侍衛更是不堪一擊,無一人可擋其鋒芒。

從宮殿塌陷的廢墟中沖出的幾個高手,也只能看著那一團黑影去勢愈來愈快,大喊著:“快追!”

整座宮城很快就沸騰起來,到處可見飛來躍去的大內高手和成群結隊的羽林軍士兵。與此同時,皇城的熱鬧程度也不下宮城內,到處都是大喊著“抓刺客”的聲音,到處都是人在稟報著“有刺客!”。

李郃盡量避開羽林軍和大內高手,也盡量避免與他們交手,只是一個勁地往外跑。

好不容易又翻上了宮城城牆,李郃卻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城牆的兩邊成百上千的羽林軍士兵在大內高手的帶領下,如兩條巨龍般向他奔來。而宮城之外、皇城之內更是可怕,密密麻麻的羽林軍士兵中持槍以待,旁邊的宮殿與走廊上也布滿了拉弓搭弦的箭手。

“媽拉個逼的!這打仗呢?”李郃心中暗罵,卻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倒翻回宮城內。他若是要硬闖,憑著他蠻橫的力量和刀槍不入的身體,殺出去不是沒辦法。但他若這麼做,肯定會露出馬腳,讓人認出他的真實身份。

在宮城中瞎逛猛躥,決定先找個地方藏起來,待人沒這麼多,守備沒這麼森嚴的時候,再出去。

看一座沒有一絲光亮的宮殿後,李郃立刻翻身入了宮院,向屋內奔去。想來,這應該是個被廢棄的清宮吧。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皇宮一夜(上)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藏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