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盤龍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十七章 歸鄉   
  
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十七章 歸鄉


賣廳的通道兩旁站滿了富豪貴族,這些貴族富豪們非隔開一條通道出來,光明教廷的兩位紅衣大主教吉爾默、蘭普森,還有芬萊王國國王克萊德,普魯克斯會館的總館長邁亞,道森商會的耶魯少爺,以及魔法天才石雕大師林雷。

這幾人走在中央,彼此笑談著便朝普魯克斯會館外走去。

“吉爾默大人,蘭普森大人。”

“陛下。”

“林雷大師。”

……

而周圍的貴族富豪們則一個個露出笑容,謙遜地向他們問好。而德布斯家族的幾個人就是被擠在了旮旯。帽簷壓得低低的艾麗斯忍不住抬起頭,從人縫當中看著被眾多貴族、富豪恭維的‘林雷’。

如今的林雷,是最傳奇的天才人物。

十七歲的七級魔法師,而且在石雕領域上達到跟普魯克斯、霍普金森、胡佛等大師同一個級別。如此天才,自然如天空中最耀眼的星星一樣讓人仰視。漸漸的,兩位紅衣大主教、克萊德陛下、林雷、耶魯等人都離開了。

所有的貴族、富豪們這才有次序的一一離開。

“你就是艾麗斯。”一道清脆的聲音很突然地響起。

德布斯家族的幾個人都朝後面看去。

只見一位漂亮的金發女孩走了過來,在她的身後則是一名笑容親切的老者。可不管是這個金發女孩還是老者身上,都有著一種發自骨子里的貴族氣息,那顧盼之間都讓人感到有些自卑。

伯納德一看,立即上前謙遜道:“休大人,這位就是迪莉婭小姐吧。早聽說過萊恩家族的迪莉婭小姐長的是傾國傾城,今日一見,比傳說中還要漂亮啊。”

德布斯家族這種影響力只局限在芬萊王國的家族,跟玉蘭帝國的超級家族‘萊恩家族’相比。差距不知道大了多少。

“哦,德布斯家族的族長?”迪莉婭瞥了一眼伯納德。

伯納德謙遜地點頭。

“這位就是你的兒子卡藍地未婚妻吧?”迪莉婭看了一眼藏在卡藍身後的艾麗斯。

伯納德當即笑著說道:“她?不,她並不是我兒子卡藍的正妻。”

“不是正妻?”迪莉婭臉上有了一抹冷笑,迪莉婭緩步朝艾麗斯走了過去,伯納德根本不敢阻攔,當走到卡藍的身前的時候,卡藍還努力挺挺胸脯想要擋住對方。

可是迪莉婭那冰冷的目光,卻讓卡藍感到心寒。

特別想到對方是萊恩家族的大小姐,卡藍心底更是一點底氣都沒有。如今德布斯家族跟道森商會關系已經很糟糕了,如果再得罪了萊恩家族。萊恩家族想要對付他德布斯家族,簡直輕而易舉。

“艾麗斯。”迪莉婭凝視著艾麗斯的眼睛。

艾麗斯抬起下巴。努力地和迪莉婭對視,盡力地讓自己保持平靜不怯懦。

迪莉婭卻笑了。輕聲說道:“艾麗斯,我真的不知道林雷怎麼會喜歡上你的?”艾麗斯臉色不由蒼白了起來,卻開口說道:“這不關你地事情!”

“不關我的事情?”迪莉婭淡淡一笑,“對。是不關我地事情,不過我真的為你可惜,竟然會放走了林雷,可是結果呢,卻連一個德布斯家族地正妻都當不成。我想你會後悔……可惜,你以後再也沒機會了。因為你這種人物不會再跟林雷有交集。你們以後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明白嗎?”

迪莉婭根本不顧卡藍跟艾麗斯難看的臉色。反過來看向伯納德。

“抱歉,打擾了。”迪莉婭非常有禮貌地說道。

伯納德當即謙遜躬身:“迪莉婭小姐慢走。”

迪莉婭身旁的老者。瞥了一眼臉色難看地卡藍,而後冷哼一聲再跟在迪莉婭身後走開。而伯納德則是一直保持著微笑目送對方離開,等到迪莉婭主仆二人離開,伯納德才回頭狠狠瞪了一眼卡藍跟艾麗斯。

“混賬!”伯納德狠狠訓斥一聲。

卡藍跟艾麗斯一聲不敢吭,這德布斯家族的幾人便在一片難言地壓抑中一路回去了。

******

芬萊城盧卡斯家族府邸當中。

“林雷大師,不,不用。”傑布侯爵這個時候連忙拒絕林雷,“真的不用六十萬金幣,林雷大師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竟然在石雕領域上有如此造詣。”

傑布侯爵這個頑固老頭,這個時候看林雷的目光,簡直是看崇拜地偶像地目光。

傑布侯爵沒其他愛好,唯一地愛好就是收藏。

而對于一些大師級別人物自然是發自心底的崇拜。恐怕就是一個王國地國王在他面前,也不可能令他發自內心的崇拜敬仰。

“要不,就十八萬,行吧。我家族當初十八萬金幣

現在再十八萬賣掉。這樣也公平。林雷大師,我真你的金錢,賺林雷大師的金錢,我睡覺都無法安穩的。”

傑布侯爵這個可愛的老頭固執的很。

“傑布侯爵,當初你盧卡斯家族從我家族中購買這件戰刀‘屠戮’,也是花費了十八萬金幣的。數百年前的十八萬金幣,可是比如今的金幣要值錢不少。”林雷可不願意占人家便宜。



傑布侯爵卻固執地看著林雷。

“哈哈,你們,你們真是……”旁邊的耶魯笑得捂著肚子,“賣東西的拼命壓價,巴不得白送給別人。買東西的卻要多給金錢。這一幕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啊。”

林雷無奈一笑:“傑布侯爵,這樣吧,數百年前十八萬金幣,趕得上如今的三十六萬金幣吧。就三十六萬金幣。不要再拒絕了,否則我扔下這張魔晶卡就直接走人。”

林雷說著還從懷中取出了魔晶卡。

傑布侯爵為難地看了一眼林雷,最後點了點頭:“那好吧。”

林雷不由笑了起來。

傑布侯爵忽然有些尷尬地笑了起來:“林雷大師,我有一個請求,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吧。”林雷笑看著傑布侯爵。

傑布侯爵立即對著下人揮手,兩個下人很快從後面搬出了一塊豎立著的石板。

“林雷大師,我只是想你能夠幫忙留下一個簽名,我想。我會永遠保存著的。”傑布侯爵期盼地看著林雷。

林雷笑了笑,隨後從懷中取出了一把平刀。

隨意一揮手,刀影揮舞,那石板表面頓時石料碎末紛飛,僅僅三個呼吸的功夫,林雷便收回了平刀。然而輕輕對著石板一吹,所以地石料碎末完全拋飛了起來,露出了兩個龍飛鳳舞地大字——

‘林雷’!

傑布侯爵看著這兩個字,眼睛都發亮了:“好飄逸地雕刻手段,好漂亮的字跡。這兩個字,可是比三十六萬金幣更值錢啊。”

聽到這話。林雷哭笑不得。

******

芬萊城前往烏山鎮的道路上,道路兩旁的水杉樹整齊地排列。林雷騎著高頭大馬極速飛奔在道路上,他地肩膀上還背著一個巨大的盒子,這個盒子足有數百斤重,幸虧這馬匹是道森商會贈送的一匹好馬。平常的馬如此負重肯定跑不了這麼快。

在林雷的身後,更是有著一支百人的騎兵隊伍。

這一支隊伍是光明教廷的吉爾默紅衣大主教送給林雷的,按照光明教廷的說法,林雷的安全是非常重要地。上一次林雷被劫持已經說明了一切。這一支騎兵小隊,最低的一個都足有五級戰士地實力,可是光明教廷王牌騎士團中的一支小隊。

百匹戰馬飛奔。留下一路地煙塵。

林雷看著遠處越來越清晰的烏山鎮。腦海中不由浮現了從小長大的一幕幕場景。小時候在烏山鎮那空地上訓練的場景,小時候第一次看到迅猛龍地驚恐。

過去在林雷眼中。迅猛龍簡直是無敵的。可是對于如今的林雷而言,迅猛龍根本算不了什麼。

“轟隆隆~~”

大地震動,過百匹優秀戰馬極速飛奔,那震動聲老遠就能夠感覺到了。

烏山鎮的不少居民們都驚懼地老遠就躲到了街道的邊上,一個個懷著好奇、忐忑、畏懼的心情,朝遠處地這支強大地騎兵隊伍看去。

“好強大地騎兵隊伍。”

正走在烏山鎮街道中的希爾曼不由掉頭看去,單單那整齊、快速、有力地馬蹄聲,就令希爾曼心中震驚了起來。就是在軍隊中,他都沒看過幾次如此有素質的騎兵。

最低都是五級戰士,光明教廷王牌騎士團的騎兵小隊素質豈會差?

單單那種奔騰的氣勢,就讓人發顫了。

“那是誰?”希爾曼一眼就看到了最前面的一人。

“林雷。”希爾曼臉色不由大變,然後整個人快速地朝巴魯克家族府邸跑了過去。

而林雷帶領的騎兵小隊在進入烏山鎮後便放慢了速度,只有林雷一人略微快速地朝自己家族趕去。看著遠處那有著斑駁痕跡的府邸院牆,林雷腦海中自然浮現一幕幕小時候在府邸中玩樂的場景。

“巴魯克家族,我的根!”林雷背著戰刀‘屠戮’的盒子,心中有的只是無盡的自豪。

林雷還清晰記得自己第一次出發前往恩斯特學院,父親對自己說的話。林雷相信,父親對自己說的話,自己恐怕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林雷,記住這數百年來我們巴魯克家族先輩們的心願,記住我們巴魯克家族的恥辱!”

“你畢業後至少是六級魔法師,只要認真刻苦修煉,成為七級魔法師並不

|物,你以後完全有把握奪回家族的傳承之寶,如果你奪不回,我即使死了,也不會原諒你。”

“我即使死了,也不會原諒你!”

……

那聲音不斷在林雷腦海中回蕩,可感受到背上的戰刀‘屠戮’的重壓,林雷心中便浮現了一股豪情。

“父親,我回來了!”

“父親,我帶著戰刀‘屠戮’回來了!”

林雷飛速跳躍下了馬背,直接沖入了府邸院落當中。

“父親!”林雷大聲地喊道。

“我回來了,帶著戰刀‘屠戮’回來了。”林雷的聲音充滿了喜悅、興奮。

家族先輩們努力了數百年。父親一輩子最大的希望。而自己如今終于為父親完成了!

“戰刀‘屠戮’?”一道聲音響起。

林雷掉頭看去,正是希爾曼。

“希爾曼叔叔,父親呢?你快讓他出來啊。哈哈,我終于將戰刀‘屠戮’帶回來了,真的,我們龍血戰士家族的傳承之寶,我終于帶回來了。你快告訴我父親在哪,父親他知道了,一定會非常非常高興啊。今天晚上啊,恐怕也要好好喝上一頓了。希爾曼叔叔放心,今天我不會推辭了。一定跟你好好喝上一頓,不醉不歸。”

林雷整個人興奮地不得了。還將背上的盒子取了出來,抱著盒子看著希爾曼。

可是……

希爾曼臉上沒有一絲喜色,反而有著一絲蕭瑟。

“希,希爾曼叔叔?”林雷眉頭皺了起來。看著希爾曼,“希爾曼叔叔,我父親呢?”

希爾曼看著林雷,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林雷,你將戰刀‘屠戮’帶回來了?你父親知道一定會很高興地,一定會的。”

“我父親他人呢?”

“你父親。他。他在三個月前就已經死了。”希爾曼深吸一口氣緩緩說了出來。說著眼睛卻已經濕潤了。

林雷感到一瞬間好像無數的雷電在耳邊轟鳴,腦子一片空白。

“哐當!”

林雷手中的盒子重重地落在地面上。盒蓋震飛,露出了那充滿殺氣的一把帶著一絲血紅色的巨型戰刀,那冰冷地殺氣、血腥之氣竟然瞬間讓整個院子都壓抑了起來。

“死了?”

林雷難以置信看著希爾曼。

希爾曼輕輕點了點頭。

忽然林雷笑了:“哈哈,希爾曼叔叔,你一定是騙我的,哈哈,我都把戰刀‘屠戮’帶回來了,你看啊,希爾曼叔叔,我將戰刀‘屠戮’都帶回來了,我父親怎麼會死呢,他還要看戰刀屠戮呢。”

林雷一把抓起了戰刀‘屠戮’,那血腥氣息甚至于令希爾曼感到心中一窒。

“希爾曼叔叔,你看,我把戰刀‘屠戮’都帶回來了,而且我還要告訴我父親,我已經可以變成龍血戰士了。”林雷的雙手鱗片開始冒了出來,僅僅一會兒便變成了龍爪。

兩只龍爪抓著希爾曼的雙肩,林雷盯著希爾曼:“希爾曼叔叔,你看,我都可以成為龍血戰士了,我都帶回來了戰刀‘屠戮’了。真的啊,父親呢,我地父親呢!!!”

“我還要給他看戰刀屠戮呢!”

“我還沒告訴他,我已經可以成為龍血戰士了。”

那雙龍爪抓著希爾曼,然而這雙龍爪的主人‘林雷’卻祈求地看著希爾曼。

“希爾曼叔叔,我求求你,告訴我,父親到底在哪?”林雷就如同一個失去一切地可憐孤兒,祈求地看著希爾曼。如同一個溺水者,抓著最後一根稻草死死抓著希爾曼。

希爾曼輕輕搖頭:“林雷,你父親,他死了!”

林雷笑了,笑地那樣蒼涼:“不,不會的,我還要給他看戰刀‘屠戮’,我還要告訴他,我已經可以變為龍血戰士了,我今天晚上,還要跟他好好喝酒呢。”

說著說著,林雷已然淚流滿面。

希爾曼看著林雷,忍不住揚起頭顱,然後兩行眼淚卻流了下來。

“不會,不會地!!!”

林雷那雙利爪抓著希爾曼,那雙眼睛死死看著希爾曼,甚至于眼瞳當中泛起了如同棘背鐵甲龍那冰冷的暗金色,一股比戰刀‘屠戮’更加恐怖的煞氣彌漫了整個院子。

那低沉沙啞的聲音從喉嚨出迸出——

“告訴我,我父親在哪?”

上篇:第五集 神劍‘紫血’ 第十六章 得主    下篇:第五集 神劍‘紫血’ 請假一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