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盤龍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一章 背後的人物   
  
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一章 背後的人物


全身覆蓋了黑色鱗片,膝蓋、肘部都冒出了漆黑的尖刺,整個背部那一根根排成直線的尖刺,特別是林雷已經已經變成暗金色的瞳孔。這冰冷的暗金色瞳孔單單盯著帕德森,就讓帕德森心顫了。

“你是?你是誰?”帕德森驚恐的臉色煞白,結巴了片刻卻迸出了這麼一句話。

眼前的怪物到底是什麼?

“我是誰?”林雷森冷的目光凝視著帕德森。

“嘎吱,嘎吱~~”骨頭震顫聲不斷地從帕德森身體各處傳了出來,林雷那一條宛如鋼鐵一般的尾巴結實有力的將帕德森整個人緊緊的捆縛住。任憑帕德森雙臂如何用力,都動彈不得。

疼痛,從雙臂骨頭處傳遞到全身。

“你是其他位面的?”帕德森眼中滿是驚恐,林雷如今的模樣在帕德森看來,也只有異位面的種族才有可能了,“林雷,求求你,饒我一命,我一定不會將你的秘密傳出去的,我保證。”

帕德森被林雷的暗金色眼眸盯著,已經完全慌了。

“饒你一命?”林雷臉上浮起一絲一抹冰冷的笑容,“那也不是不可能。我想問問你,在大概十二三年前,你是不是派人抓過一個女人。”

帕德森一怔。

他立即拼命地回憶十二三年前的事情,可是十二三年前實在太遙遠了些。最重要的是……“林雷,不,林雷大人。我,我想不起來。”帕德森驚慌道。

“那已經很久了,而且,我經常將喜歡的女人給抓到我府邸上去的。我記不清你說的到底是哪一個。”

林雷心中不由殺意冒起。

這個帕德森竟然是經常抓女人。

帕德森根本無法從此刻林雷地表面看出林雷的心底變化,完全龍化的林雷,整個人都顯得冰冷無情,恐怖陰森。

“剛剛生下孩子不久的女人,剛剛去光明神殿祈禱完,回到酒店的女人。”林雷依舊冷冰冰地看著帕德森,聲音沒有絲毫起伏。

帕德森聽到林雷說到這些,整個人愣了一會兒。而後震驚地看向林雷。

“想起來了嗎?”林雷冷漠說道。

帕德森自然想起來了,他這麼多年來。剛剛生下孩子不久的女人他也就抓過兩次而已。自然記憶深刻。特別是十二三年前的那一次,那一次囑托他辦這事情的人可是嚴厲要求他保住秘密的。

“我真的想不起來。”帕德森驚恐道。“林雷大人,我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真地不知道,你肯定是弄錯了。”

林雷那暗金色瞳孔中厲芒一閃。

“你,找死。”林雷聲音愈加森寒。

“啊~~”帕德森疼痛地慘叫了起來,林雷那有力的尾巴愈加地用力捆縛著他。愈來愈恐怖的力量令帕德森全身骨骼都發出了呻吟聲。

“嘎吱嘎吱~~”那聲音令人聽地心都發顫。

可林雷依舊冷漠盯著帕德森。

“咔嚓!”

“啊!”

清脆地骨頭斷裂聲響起,同時帕德森也痛苦地慘叫了起來。他地左臂骨頭竟然硬生生被擠壓地斷裂開來。

“不錯嘛。”林雷嘴角微微翹起。似乎是在笑。

可是帕德森卻不認為那是笑,如今‘龍化’模樣後的林雷,嘴角翹起的模樣卻只會令帕德森心中愈加驚恐害怕。

“你竟然知道輕重之分。將絕大部分斗氣都用來保護身體的五髒六腑。只是少量斗氣保護手臂。也對,手臂斷了不會喪命,可內髒破裂,那可能就會丟掉性命的。”林雷聲音平靜。

帕德森感到自己喉嚨發干。

他從來沒想到,林雷會有這麼恐怖地一幕。

“現在想起來了嗎?”林雷又說道。

帕德森真的很想回答,可是他一回憶起說過這結果的懲罰,就不由心中發顫。當即表現地愈加可憐,痛哭說道:“林雷大人,我求你了,不要折磨我了。我真地是不知道啊,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知道。”

帕德森堅信,這事情都過去十二年多了,林雷現在才多大?

估計林雷查的只是零星地一點訊息,肯定不是百分之百有把握,只要他咬住不松口,對方或許還會相信他。

“林雷大人,如果我知道我早就說了,怎麼會白白受罪呢。林雷大人,求求你查清楚事情真相啊。”帕德森眼淚都流了下來,表現的是那麼的真誠。如果林雷不是有父親留下地信件,他恐怕還真的會遲疑。

林雷看著帕德森,嘴角翹起的幅度愈加大了。

帕德森心底一個寒噤。

“很好,非常的好。”林雷的龍尾依舊捆縛著帕德森,陡然龍尾用力將帕德森整個人狠狠地朝大理石地面給砸了下去,幸虧林雷是讓帕德森‘頭上腳下’的砸下去。

林雷龍尾的力量迸發!

兩只大腿狠狠地跟大理石地面撞擊在一起。

“蓬!”

極速地骨頭碎裂聲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帕德森的淒厲的慘叫聲。

帕德森的左腿膝蓋部位,白森森的骨頭竟然從肌肉當中刺穿了出來,刺破了褲子冒了出來。那白森森的骨刺就這麼冒出大腿表面。右腿更是直接軟在了地面上,特別是那一雙腳的腳脖子,鮮血完全染紅了褲子。

“啊,啊,啊~~~”帕德森不斷地慘叫著。

這種疼痛簡直要了他的命,而五髒六腑幸虧有斗氣保護。至少保住了性命。

“惡魔,惡魔。”帕德森心底不斷的咒罵,他很清楚林雷用的力量很大,以他七級戰士的實力根本無法保住全身各處。只能勉強保住五髒六腑不受損傷。

帕德森不想死。

腿斷掉?

沒事,只要有足夠的金錢,完全可以請光明教廷的九級大魔導施展‘生命之歌’,只要不是當場死掉。受再重的傷都能夠恢複!

“想起來了嗎?你抓過那個女人嗎?”林雷聲音依舊很平靜,沒有絲毫起伏。

可是帕德森心底卻愈加恐懼。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帕德森額頭直冒出汗珠,那是疼地,那是被嚇的。

帕德森很清楚,他跟林雷是在一座秘密小樓內部的密室當中,密室是封閉的。內部再大的聲音,恐怕外面只有貼著石門才能勉強聽到。

可是這座秘密小樓,誰會在外面貼著石門聽呢?

他喊地再大聲,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早點說。不是不用受這點苦了嗎?”林雷那雙暗金色眼眸平靜地看著帕德森,“說吧。將當初的事情都說給我聽。”

帕德森連忙點頭:“林雷大人,當年我看到那個女人真的很漂亮。

一時鬼迷心竅就派人去將這個女人給掠奪了回來。我想要讓這個女人跟我上床,只是這個女人太倔強了,竟然撞牆自殺了。“

說著帕德森忐忑地看向林雷。

在帕德森看來,這個世上知道那個女人蹤跡的沒幾個,林雷應該不知道。

“你還撒謊!!!”

林雷終于怒了,那暗金色瞳孔甚至于漸漸泛紅。林雷控制著龍尾捆縛著帕德森,一直將帕德森移動到自己的面前。林雷幾乎貼著帕德森地臉。冷冷地看著對方。

貼近看著林雷。看著林雷全身浮現的黑色鱗片,看著林雷額頭地尖刺。帕德森愈加心中膽顫。

“我沒撒謊,我沒撒謊!!!”帕德森連忙說道。

林雷已經化為龍爪的右手猛然對著帕德森地臉就是一巴掌。

“噗哧!”帕德森的左臉上立即被活活抓掉了五塊肉,鮮血不斷地冒出。幸虧林雷不是要他的小命。否則這一巴掌就足以將他的腦袋給拍個稀巴爛了。

“嗚,嗚嗚~~~”帕德森疼痛地聲音都變了。

林雷冷視著帕德森:“帕德森你給我聽著,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很多,所以你還是不要騙我的好,否則你所受的折磨可絕不僅僅是這些。

我可以告訴你,你當初抓的女人,就是我地母親!“

“母親?”帕德森一下子怔住了,連疼痛都顧不得了。

“我母親當初地事情我非常清楚,而且我一直在查。所以你最好將有關我母親的消息全部告訴我,否則……你必死無疑。”林雷聲音愈加地森寒。

其實,不管帕德森說不說,帕德森都是必須要死的。

因為自己父親,就是帕德森令人追殺最終死去的。這帕德森並不清楚前幾個月他派人追殺地一個人就是林雷的父親。如果知道……恐怕帕德森的反應又會是另外一番模樣了。

“告訴我,你將我母親送給了誰?”林雷盯著帕德森。

“你知道?”帕德森臉色煞白。

林雷竟然知道他將那女人送給了另外的人?

“告訴我他的名字,不要隨便欺騙我。如果我發現你欺騙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林雷聲音依舊平靜的沒有絲毫起伏。

帕德森斟酌了片刻。

“我告訴你也沒用,你殺不死他的。”帕德森低沉地說道。

“殺不死?”林雷冷漠看著帕德森,“帕德森,你給我聽著,你只需要告訴我他的身份,至于我是否能夠殺死他就不需要你管了。我真正的實力,你又知道多少?”

帕德森聽到這話,心中也暗自贊同。

眼前的‘林雷’太恐怖了,原本表現在明處的實力,就令人認為他是絕對的天才了。可是現在看來,這個林雷的實力比他一個七級戰士還要強大的多。他在林雷面前,竟然無一絲還手之力。

帕德森心中激烈思考了起來。

林雷也不催,只是用那一雙暗金色瞳孔盯著帕德森。

帕德森思考了許久,終于一咬牙看向林雷:“林雷,我告訴你他的身份,但是你必須保證,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是我告訴你的!並且,你絕對不能殺我。”

林雷臉上依舊保持冷漠:“好,我保證不讓別人知道是你告訴我的,也保證,我不殺你。”

帕德森這才暗松一口氣。

“差不多十二年前吧,一次我們芬萊王國的王族子弟去光明神殿,而在光明神殿中,我們看到了你的母親。後來,我就派人抓了你的母親。”帕德森立即說道,“其實那不是我的本願,我只是聽了別人的命令。”

“誰?”林雷立即問道。

帕德森看了林雷一眼,才慢吞吞說道:“那就是我的大哥,如今芬萊王國的國王陛下克萊德。”

“克萊德?”林雷一怔。

是那位芬萊王國的驕傲,人稱黃金獅子的克萊德?九級強者克萊德?

“是的,就是克萊德。”帕德森確定道,“不過我知道,克萊德對你的母親非常的看重,他還對我說,無論如何不能泄露出這個消息,否則他必死無疑。”林雷聲音愈加的森寒。

林雷看著帕德森。

“他說的應該是真的。”德林柯沃特的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我感覺得到他靈魂之力的波動。”

林雷心中一定。

帕德森企求看著林雷:“林雷,你可以饒我一命了吧?我保證,我絕對不泄露今天的事情半個字。”帕德森的目光充滿期盼。

“好,我遵守諾言。”林雷的龍尾陡然松開。

帕德森整個人就落到了地面上,帕德森臉上不由浮現了一抹狂喜,看著林雷的目光中充滿了感激。

就在這時候,一道黑影閃過。

“咔嚓。”

影鼠‘貝貝’正一口咬在了帕德森的脖子上,帕德森驚恐地看著近在眼前的貝貝。剛剛逃出生天,然而瞬間他卻無比接近地感受到了冥界地召喚。帕德森認出了這個影鼠正是經常在林雷肩上的小老鼠。

帕德森難以置信地看向林雷。

“我說我不殺你,可沒說我的魔獸不殺你。”林雷冷視著喉嚨不停冒血的帕德森,“順便告訴你一聲,幾個月前有人潛伏到你的公爵府,後來你派人追殺他,那個人,就是我的父親!”

上篇: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章 抓捕    下篇: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二章 偵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