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盤龍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二章 偵查   
  
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二章 偵查


帕德森在臨死這一刻,完全明白了。

特別是他參加過林雷父親的拜祭,明白林雷父親已經死了。

可笑他剛才還想要活著離開,而現在他完全理解林雷為什麼這麼做。帕德森心底有著深深的不甘,不甘心就這麼死去了,以他七級戰士的實力,活個兩三百年也不難。

他以後的日子還長啊。

“我死了,克萊德你也別想好過。”帕德森在靈魂被冥界吞吸過去的時候,心中有的只是一種憤恨,對克萊德的憤恨。

……目睹著帕德森死去,林雷也恢複了正常形態。

“克萊德,背後人物竟然是克萊德。”林雷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

克萊德本人就是九級強者,林雷就是完全龍化,也只是初入八級。

跟克萊德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林雷就是偷襲,也根本傷不了一位九級強者。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而克萊德擁有的勢力也很強。

堂堂芬萊王國的國王,麾下人馬豈會少?而且這麼多年來,克萊德作為神聖同盟麾下六大王國之首的芬萊王國國王,跟光明教廷的關系也非常的好。根基也比自己深的多。

無論比本身實力,還是人馬,自己都比不過克萊德。

“或許,我現在只是占有身在暗處的優勢。”林雷心中不斷思考如何對付克萊德。

德林柯沃特從盤龍之戒中冒了出來,立即對林雷催道:“林雷,別浪費時間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消滅一切可能泄露你身份的蹤跡。

你要趕快回你的府邸。否則你回去地太遲。以後查誰殺死帕德森的,就可能就會懷疑你。“

林雷頓時驚醒了。

對!

自己唯一的優勢就是在暗處,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克萊德對自己警覺。

“毀尸滅跡吧。”林雷當即直接瞬發出了數十個火焰球,數十個火焰球直接將帕德森的尸體給包裹了起來,以林雷如今的精神力,形成的火焰球溫度還是極高的。

帕德森的尸體極速被焚燒掉,同時一股非常難聞地氣味也散發開來,經過了一會兒便只剩下一點點焦黃地骨頭和碎末灰燼。

那焚尸特有的味道令林雷不由眉頭皺了起來。

“林雷,還有你的衣服。”德林柯沃特提醒道。

林雷低頭一看,果然。經過‘龍化’後自己地衣服已經完全破損的不成樣子了。林雷取了自己地東西,而後便毫不猶豫直接脫掉了外衣和褲子。立即也將這衣服給焚燒的干乾淨淨。

林雷立即開啟機關。

“嘎嘎~~”石門再次打開,林雷快步走了出去而後又立即關閉上這機關。

無論如何這石門還是關閉地好。否則敞開的話,那焚尸的味道恐怕很快就會將人吸引過來。

“這小樓里面應該有衣服。”林雷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內衣,破損的內衣自然不能傳出去。這樣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林雷立即步入了旁邊的房間,打開了壁櫥。

壁櫥中正掛著一套套衣服。

林雷選了一套黑色地,跟自己來地時候穿的比較相像地衣服。穿上衣服後,林雷再次使用風系魔法,將體表周圍那淡淡的血腥味還有焚尸的味道給鼓散掉。

“早點回去。不能讓人警覺。”林雷整個人快速地躍起。直接躍出了小樓地院子。幾乎幾秒鍾後就來到了前院。

此刻還有少量的一些貴族客人正在彼此談笑著。

“啊,林雷大人。你還沒有離開呢?”朱諾伯爵這個時候也正在朝外面走去,看到不遠處的林雷連忙熱情的打招呼。

林雷笑了笑說道:“恩,剛才肚子不舒服。去了一下茅廁。”

朱諾伯爵立即跟林雷並肩而走。

“林雷大人,我對你的石雕作品可是非常喜歡呢,你第一次在普魯克斯會館展覽拍賣的三件作品就是我買下的。”朱諾伯爵自豪地跟林雷說道。朱諾伯爵最自豪的事情,恐怕就是將林雷第一次展覽的三件作品買下了。

林雷那三件作品,恐怕單純從作品本身看,每一件也就值六七千金幣而已。

可是……林雷如今的身份不同了,他可是雕刻出‘夢醒’的雕刻大師,論身份和普魯克斯、霍普金森也差不了多少了。這樣人物的第一次展賣的三件作品,價格又豈會低?

根據估算,就是因為作品的意義,使得朱諾伯爵收藏的那三件作品,每件最起碼要有十萬金幣!

這恐怕是朱諾伯爵最得意地一次收藏了。朱諾伯爵也決定,這三件作品要一直收藏下去,他相信……隨後以後林雷的成就越高,他這三件作品的價值也會水漲船高。

“林雷大人,慢走。”在德布斯家族府邸門口的管家恭敬地對林雷說道。

林雷點了點頭,便跟朱諾伯爵告別,進入了自己的馬車。

“回去。”進入馬車,林雷淡然下令道。

“是,大人。”

光明教廷的七級戰士躬身應命,立即駕駛著馬車朝林雷的住處行進了過去。

“跟帕德森在一起,差不多耗費了十五分鍾的時間。”林雷取出了懷表看了一眼。

這件懷表是林雷被封為侯爵後,眾多客人賀喜送的禮物中的一件。

因為喜歡這件懷表的樣式,所以林雷也就貼身帶著。

“十五分鍾。朱諾伯爵他們差不多是最後一批離開的客人了。如果不仔細調查,應該沒有人會懷疑我。”林雷心中暗道,“還有一個問題,帕德森說他的管家知道他要見人,卻不知道他見的是誰。”

林雷眉頭皺了起來:“可是這話卻不能全信,或許帕德森的管家,知道帕德森見的是我。而帕德森當時可能讓我放心才故意那麼說地。”

林雷也想到了這個可能。

帕德森的管家!

的確是一個漏洞。

還有……如果認真調查。恐怕別人也會發現,最後十五分鍾林雷到底去哪里了?只是當時貴族們隨意地閑聊,散亂地前後接連離開。當時那種情景,也查清楚某一個人,恐怕也有難度。

“至少沒有人親眼見到我和帕德森見面,見到的那個侍者已經被帕德森殺了。”林雷心中暗定。

別人最多對自己懷疑,卻沒有證據對自己下手。

“老大,你想什麼呢?”貝貝趴在林雷的大腿上,抬起小腦袋看向林雷。

“沒什麼。”林雷摸了摸貝貝的腦袋,整個人完全冷靜了下來。

“大人。到了。”

林雷掀開車門簾,抬頭便看到了那無盡的夜空。此刻夜空中布滿了繁星。林雷心中不由的一陣暢快,心中殺克萊德之心也愈加堅定:“帕德森今天已經死了。下一個,就輪到克萊德了。”

帕德森失蹤的第一天第二天,除了帕德森的管家,沒有其他人意識到有什麼不妥。

德布斯家族地客廳當中,只有伯納德和一名碧發中年人。

“伯納德,卡藍訂婚那天晚上,公爵大人有沒有從你這離開?”碧發中年人追問道。這碧發中年人正是帕德森公爵府的管家‘洛迪’。

伯納德心中滿是憋屈。

你家公爵大人沒了。你問我?

伯納德可是知道。那天晚上帕德森公爵連見誰都沒有告訴他,走地時候也沒有說一聲。他伯納德怎麼會知道?

“公爵大人離開了。我府邸內並沒有公爵大人。”伯納德直接回答道。

訂婚儀式第二天伯納德就派人處理了那侍者的尸體,他地手下並沒有在小樓中發現帕德森公爵的蹤跡。

“哦。”洛迪眉頭皺了起來,而後看向伯納德。“伯納德,如果你發現我家大人的蹤跡,你必須告訴我。這件事情可輕可重,重了甚至于可能讓你們德布斯家族走私的事情也暴露出來。”

伯納德不由臉色一變。

“好了,我先回去了。”洛迪心事重重地離開了。

看著洛迪離去的背影,伯納德心底有些不安,當即決定去一趟帕德森曾經去過的那座小樓。

德布斯家族府邸那隱秘的小樓當中。

伯納德獨自一人步入了其中,原本死在小樓客廳門口地侍者尸體早就被伯納德派人給處理乾淨了,伯納德看著小樓,眉頭皺了起來:“帕德森公爵說要在這里見一個客人,可是後來卻沒有回去。難道……”

伯納德想到一個可能。

這座小樓地密室,德布斯家族中也沒有幾個人知道。自然收拾尸體的手下也不會知道,也不會進去查探。

而這個密室,伯納德告訴了帕德森公爵,他還告訴帕德森公爵,在密室中商量事情絕對沒有人偷聽得到。

“不可能,不可能發生那種事情。”伯納德快步步入客廳,而後立即走到了密室機關處,開啟了機關。

“嘎嘎~~”

那看似牆壁地‘石門’再次緩緩打開了,同時一股血腥氣和一股焚燒尸體的惡臭味道撲鼻而來。

伯納德臉色不由難看了。

快步走進密室當中,那大理石的地面上正有著幾道裂縫,同時還有著血跡。在旁邊更有著一堆燒地焦黃地人骨頭以及碎末灰燼。

“有人死了。”伯納德非常清楚。

然而這人被燒成了灰燼,伯納德也無法辨別到底是誰。

“戒指!”伯納德忽然看到那灰燼當中有著一枚銀灰色髒兮兮的戒指,伯納德看這戒指的樣式,跟帕德森公爵手上經常戴著的那枚戒指非常的相像。

伯納德臉色一下子沒有了血色。

“帕德森,恐怕死了。”伯納德腦子一下子混亂了。

這一次德布斯家族花費家族過半的資金以及大量的人手,和帕德森公爵一同協力開始走私水玉礦石的生意。這件生意對德布斯家族而言還是很重要的。可是這生意一旦被公開……那可不是金錢的損失了,恐怕德布斯家族會被盛怒中的克萊德直接抄家!

整個德布斯家族,可能直接完蛋。

“不,不可能死,帕德森公爵可是七級戰士,哪能那麼容易死?以他謹慎的性格,絕對不會單獨跟一個實力超過他的人秘密見面的。”伯納德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的確,帕德森公爵很謹慎,可惜帕德森沒有算准林雷真實的實力。

……整個芬萊城依舊一片平靜,林雷照舊在自己的府邸中安靜修煉,然而當帕德森公爵失蹤半個月後,一直處于安靜中的國王克萊德陛下,終于下了命令。先是直接抓捕了公爵府的管家‘洛迪’,而後更是大規模的徹查此事。

林雷府邸的客廳當中。

“林雷大人,陛下有令,請林雷大人去王宮一趟。”

看著眼前的宮廷侍者帶來的命令,林雷心中有些沒底,這克萊德陛下召他去到底干什麼?

“請稍等,我換一下衣服,馬上就去王宮。”林雷微笑著回答道。

上篇: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一章 背後的人物    下篇: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三章 秘密暴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