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盤龍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三章 秘密暴露   
  
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三章 秘密暴露


夜黑如墨。

馬車的聲音在幽靜的王宮外的街道上響起,林雷正一人坐在馬車內,影鼠貝貝也趴在他的腿上。在馬車旁則是有著十幾個騎著駿馬的騎士,為首的更是傳令的宮廷侍者。

馬車內部。

林雷眉頭緊鎖:“現在天已經晚了,可是克萊德他卻突然召我前去,到底要干什麼?”所謂心里沒鬼,自然坦蕩蕩。

可是林雷殺死了帕德森,而且林雷很清楚當年指使帕德森派人抓走自己母親的正是克萊德。說來,自己跟這個克萊德還是有大仇的。

林雷心中對克萊德自然要小

“聽說前兩天,克萊德已經抓獲了公爵府邸的管家,開始查探關于帕德森的事情。那帕德森對我說,他沒有告訴任何人要見我。可是這話是否可信呢?”林雷心底沒底。

說不定,那管家就知道帕德森見林雷的事情。

如果,那個公爵府邸的管家將這個消息告訴克萊德,那林雷自然到了風口浪尖。

“林雷,別擔心了。”

德林柯沃特浮現在林雷的旁邊,安慰林雷說道,“林雷,即使那個公爵府邸的管家知道帕德森見你,也沒事。”

“沒事?”林雷疑惑看向德林柯沃特。

德林柯沃特自信地點了點頭道:“那是當然。即使克萊德猜測是你殺了帕德森,他也不會明說地。”

“因為……克萊德,並不知道你殺帕德森的原因。”德林柯沃特臉上滿是自信。

林雷一怔,即使不知道自己殺帕德森的原因,可是畢竟是自己殺了帕德森。

“很簡單。從那天在密室中你跟帕德森的對話看,這個帕德森跟克萊德關系並不怎麼樣。帕德森當財務大臣期間,是大肆貪汙的。克萊德心底恐怕對帕德森沒太大感情。還有一點……克萊德不知道,你跟他有深仇大恨。所以他不會無緣無故地對付你。因為,要懲罰你或者殺你,是必須經過光明教廷地同意的。”德林柯沃特眼中閃過一抹不屑。

“哼,那克萊德也算是國王?光明教廷完全有罷免他的權利。而你,則是光明教廷極為看重的。他敢隨意對付你嗎?”德林柯沃特安慰說道。

林雷點了點頭。

他明白這個道理。

可是……

林雷真的不想,讓克萊德對他產生戒心。一旦產生戒心,他如何查探母親的事情,如何為母親當初的事情進行報複呢?

“快開門,是我。”那宮廷侍者尖細的聲音響起。

林雷一聽就知道,此刻已經進入了王宮的宮門當中。就如同一個巨獸靜靜的盤踞在大地上。一輛輛馬車在短短半個小時內接連進入了皇宮當中。

其中有接林雷的馬車,有接伯納德的馬車,還有接其他貴族的馬車。

王宮的議事廳當中。

除了議事廳門口的兩名護衛外,議事廳內都是芬萊城地位比較高的貴族,總共有八位。分別是德布斯家族的族長伯納德。宮廷第一魔法師林雷,左相伯納公爵大人,監察大臣漢普頓……

“林雷,你來了。”伯納公爵熱情地打招呼。

已經到場的幾位貴族大人都立即來打招呼,林雷一看到這些貴族心底不由一定,看來不是專門找自己一個人地。

“各位大人,不知道你們可知道國王陛下,這次找我們是干什麼呢?”林雷當即詢問道。

伯納公爵,身為左相。知道的訊息也不少。

“這次召我們。應該就是為了帕德森公爵失蹤的事情。”伯納公爵笑容親切地回答道。

旁邊的伯納德立即詢問道:“公爵大人,帕德森公爵失蹤,他找我干什麼呢,我在宮廷中也沒擔任什麼重要職務?”今天。陛下不是召集重臣,而是查事情。否則為什麼就我來?右相為什麼沒來。監察大臣為什麼只來一位?”伯納公爵倒是看的清楚。

伯納德點了點頭。

只是伯納德心底依舊有些沒底。

自從帕德森失蹤,伯納德心底就一直擔心,擔心他們德布斯家族跟帕德森一同進行走私水玉礦石的事情泄露出去。這件事情泄露出去,那德布斯家族可真的完蛋了。

“陛下,到——”

忽然宮廷侍者尖細的聲音響起,這件從議事廳側門當中,在兩名宮廷侍者的恭敬跟隨下,克萊德直接走到了座位前坐了下來。

“拜見陛下。”

場上地八位貴族同時躬身喊道。

克萊德看了眼前的八位貴族一眼,淡然點了點頭:“現在已經快深夜了,我本不想打擾你們,只是我二弟帕德森公爵失蹤一事,太過重要。我不得不請你們齊聚在這里。”

“帕德森公爵大人失蹤,不知道陛下為什麼召集我們?”林雷直接詢問道。

這下面的八個人當中,恐怕也只有林雷敢跟克萊德這麼說話。因為別人都是看克萊德臉色,而林雷實際上卻是屬于光明教廷的,只是在芬萊王國掛個名而已。

“林雷,我只是要查探清楚事實而已。”克萊德微微一笑,而後便朗聲說道,“帶公爵府邸地管家洛迪來。”

洛迪?公爵府地管家?

林雷跟德布斯家族地伯納德心底都有些一驚。

整個議事廳中一片安靜。大家都在靜等洛迪被押送過來。而林雷便是站在一邊,影鼠貝貝則是在林雷肩上。

僅僅一會兒——

有著碧色長發的中年人在宮廷護衛的押送下走了進來,這名中年人面容憔悴,頭發略有些凌亂,顯得有些落魄。

然而伯納德一眼就認出來。這人正是前一段時間找他地公爵府地管家洛迪。

“洛迪,你將事情老實再交代一遍。”克萊德直接對洛迪喝問道。

這個洛迪顯然早跟克萊德交代過一遍了,顯然再說只是讓林雷等人都聽到。洛迪非常老實地回答道:“陛下,六月十八日那天,德布斯家族舉行訂婚宴會,公爵大人他就去參加訂婚宴會。而訂婚宴會後,公爵大人他就再也沒有回來。”

“洛迪,你先站在一邊。”克萊德冷然說道。

“是,陛下。”洛迪顯得有些惶恐。急忙站在旮旯了。

克萊德目光掃向下面的八位貴族。

“根據我查探的消息,德布斯家族訂婚宴會那一晚,你們是最後離開的幾個人,我想問問,你們可曾看到帕德森?”克萊德問的很簡單。

“宴會剛剛結束,帕德森便最先離開了。”左相伯納大人直接說道。

林雷也點了點頭:“我也見到帕德森很早就離開了。”

其他的幾個人或是說沒見到,或是說帕德森早早離開。

聽到眾人這麼說,克萊德微笑著點了點頭,然而看向旁邊的洛迪:“洛迪,你繼續說。”

“是。”洛迪又說道。“帕德森公爵在去德布斯家族府邸之前,就跟我說過,他這次要見一個對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只是這個事情非常地重要,不能被別人知曉。所以他命我安排了一個傀儡,假冒公爵大人回到公爵府邸。實際上,公爵大人依舊在德布斯家族當中。”

“公爵大人還說了,德布斯家族會為他安排好見人的隱秘地點。”洛迪又加了一句。

這一句話,頓時令德布斯家族地族長伯納德臉色白了。

“陛下。陛下。”

伯納德連忙道,“這跟我沒有關系啊,公爵大人他跟我說要見一個人,所以讓我安排一個隱秘的場所。我不得不安排啊。”

“伯納德。你別急,我不會冤枉一個人的。”克萊德微笑說道。

“謝陛下。”伯納德當即退到一旁。只是他臉色有些蒼白。

克萊德看向林雷幾個人:“帕德森他要見一個人,這個人自然應該有點身份,他會見誰呢?我想。很有可能是當天遲離開的客人。”

林雷心底一震。

伯納公爵、朱諾伯爵、漢普頓侯爵等人一個個都驚訝看向克萊德。他們有點猜測到國王陛下為什麼請他們過來了。

原來,國王陛下懷疑他們了!

“陛下,我們可沒有跟他見面。”伯納公爵、漢普頓等人接連連忙說道。

克萊德笑著說道:“我只是懷疑而已,你們沒做虧心事擔心什麼,看,你們這一群人當中,也就林雷最鎮定。”

林雷淡然一笑,並沒有出聲。

克萊德看了這一群人一眼,心底冷笑:“帕德森被誰弄失蹤,我可懶得管。我反而要感謝那人,讓我有最好的機會毀掉帕德森建立起來的隱秘關系

帕德森,身居財務大臣之位多年。建立了極為密集的關系網,影響力極大。克萊德也不敢隨意查帕德森,擔心引起整個王國的動蕩。

這也是德布斯家族和帕德森合作的原因。

而現在帕德森失蹤了,群龍無首。

克萊德施展了雷霆手段,命令自己部下人快速地解決了帕德森的羽翼,將帕德森經營多年地關系網直接破壞掉。

沒有帕德森的調配,跟他混的那一批人抵抗起來自然亂糟糟的,根本無法抵擋克萊德的手段。

克萊德看向林雷等幾個人,笑著說道:“我二弟帕德森的失蹤,我不得不查探,然而最令我意外的是,我查出來了不少事情。特別是洛迪,他說出了不少秘密。”

林雷不由看向洛迪。

“洛迪,說給他們聽聽。”克萊德微笑看向洛迪。

此刻的克萊德是志得意滿,死了一個兄弟對于克萊德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重要的是……整個王國地大權他終于又完全掌控在手中。

洛迪恭敬道:“陛下,那日帕德森公爵參加德布斯家族的訂婚宴會。之所以要見神秘人,就是為了跟道森商會拉上關系。所以……他見的這個人,肯定和道森商會有密切地關系。”

“道森商會?”

林雷感到自己的心不由狠狠一陣抽搐。

“大家是不是想知道,我那位二弟為什麼要跟道森商會拉上關系?”克萊德笑看向下面眾人,“洛迪,你繼續說。”

“是。”洛迪很顯然已經完全被克萊德給弄服了,有什麼說什麼,“帕德森公爵這麼多年來,做了很多背叛王國利益地事情,只為滿足個人私欲。特別就在前幾個月,還跟德布斯家族一同大規模開始走私水玉礦石,這是我芬萊王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水玉礦石走私。”

“砰!”

德布斯家族地族長伯納德直接跪了下來,連忙說道,“陛下,冤枉啊。我們德布斯家族做生意一直循規蹈矩,從來沒做背叛國家利益的事情。我們德布斯家族冤枉啊。”

“冤枉?”克萊德冷冷看了一眼伯納德。

“帶蘭西爾兄弟上來。”德布斯家族對外面喝道。

德布斯家族的族長伯納德一聽到蘭西爾這個名字臉就一下子沒有了血色。

上篇: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二章 偵查    下篇:第六集 複仇的路 第十四章 入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