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零章 【伯爵的兒子】   
  
正文 第零章 【伯爵的兒子】


當我們在事後回顧曆史的時候,往往會發現,在曆史的滾滾洪流之下,即使再英明的領袖也難免有頭腦發昏的時候。

——《帝國編年史第35篇第7記——關于羅蘭時代的回顧反思一二》

•;

這是一個夏日的午後,天上懸掛的烈日還在無情的放射著熱量。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凱旋儀式,碼頭上,無數穿著鮮紅鎧甲的近衛軍已經將港口一號碼頭前圍得水泄不通。

而就在碼頭的外圍一百步的地方,焦頭爛額的帝都治安所的士兵已經把自己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他們很多人的衣服被撕破了,原本閃亮的肩章被扯掉了,神氣的帽子被抓掉了,就連靴子都被踩掉了無數只。

讓一千名奉命在港口外圍維護秩序的治安所士兵們無奈的是,他們面對的是超過五萬名圍觀的熱情帝都市民。

熱情洋溢的圍觀市民們准備好的鮮花,歡呼,掌聲——當然,還有很多少女甚至准備好了獻出自己的熱吻甚至貞操。在這樣的情緒騷動之下,一千名治安所士兵感覺自己就好像汪洋之中的一條破船,隨時都有被掀翻的可能。

此刻他們很羨慕那些站在碼頭警戒線之內近衛軍,因為他們可以悠閑的排列著方隊,賣弄著他們剛剛下發的最鮮亮的鎧甲和武器,同時還不用擔心下一秒鍾被某個狂熱的市民抓破臉蛋。

為了這次盛大的凱旋活動,在帝國偉大的皇帝奧古斯丁六世陛下的命令下,將瀾滄大運河通往帝都的河段足足拓寬了一倍!而帝國為此付出了一萬名河運工人半年的勞動,帝國財政也為此付出了近三百萬金幣。

而付出這些代價,目的僅僅是為了讓帝國“第X次遠征艦隊”的旗艦“丹東號”能順利的通過運河直達帝都的東門外港口,接受萬民的歡呼,以此來彰顯帝國強大的武力。

沒有人會在乎為了一個形勢上的炫耀付出這樣的代價是否值得。

因為最早提出強烈反對意見的帝國上一任財政大臣,已經被憤怒的皇帝陛下直接趕回了老家養老去了。而接任的財政大臣唯一的選擇就是如何絞盡腦汁東拼西湊,盡可能在帝國財政的各項支出中擠出這筆錢來,滿足那個“好大喜功的老頭”。

當然,“好大喜功的老頭”這個稱呼只能是深深埋藏在財政大臣的內心深處,很深,很深……

當午後的陽光照射在運河寬闊的河面上,遠處第一點帆影開始露出輪廓的時候,人群已經開始抑止不住的發出了歡呼聲。

隨著河面上那條足足有兩百步長的巨型戰艦緩緩靠近港口的時候,戰艦雄壯威武的輪廓,震驚了所有前來圍觀的帝都市民。

帝國第六次遠征艦隊旗艦“丹東號”,帝國海軍的驕傲,帝國海軍有史以來最龐大的一條戰船。為了迎接這次盛大的歡迎儀式,戰艦已經經過了徹底的粉刷和翻修,船體被漆成了令人望而生畏的黑色,在一浪接著一浪的歡呼聲中,丹東號仿佛一只黑色的巨型怪獸緩緩靠近港口,桅杆上一面碩大的荊棘花旗幟迎風飄揚。

當船錨拋下的時候,港口上的數萬名市民已經沸騰了,無數帽子拋上了天空,無數人踩掉了鞋子,無數人擠傷了腿。而可憐的治安所士兵只能在力所能及的限度下把警戒線縮小,再縮小……

帝國遠征艦隊指揮雷蒙伯爵,此刻就站在船頭甲板山,面無表情的看著港口那些歡呼雀躍的人群。

這位三十九歲的帝國一等將軍,帝國伯爵,此刻穿著自己最隆重的盛裝,一身輕甲覆蓋了全身,身後鮮紅的披風迎風獵獵作響,他的胸前還掛著兩枚勳章——這是前兩次參加遠征艦隊時候得到的。而且毫無疑問的,這次的凱旋將為他贏得第三枚帝國勳章。

伯爵大人的目光有些渙散,他的視線焦距並沒有停留在港口歡呼的人群上,而如果近距離觀察一下,就可以發現伯爵大人的眉頭似乎隱隱的皺著,似乎有些不耐煩。

見鬼,這身鎧甲太重了,而且很愚蠢!

伯爵大人不認為身為一個海軍艦隊上的軍人,在海上作戰會需要穿這麼沉重的鎧甲。那是陸軍才使用的玩意兒。至于戴上這些勳章,在伯爵的心中更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就仿佛暴發戶在炫耀自己的財富一樣——真正的貴族是不屑于這麼做的。他感覺這樣的舉動很有失身份。

而且,下面歡呼的人群實在太吵了,他們的歡呼聲音仿佛海嘯中的巨浪一樣,一波一波的侵蝕著伯爵大人原本就所剩不多的耐心。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腳下的甲板。

這艘丹東號為了應付今天的歡迎儀式,早在三天前就已經粉刷一新,甲板上早已經沒有了血跡。在遠征戰爭中損耗的甲板早已經重新鋪設過了,而船頭的撞角也換了新的……見鬼,那些喜歡拍皇帝陛下馬屁的家伙們,居然把船頭的撞角弄成了皇帝陛下本人的雕像,而且據說這個雕像還是前些天由一位帝國著名的雕刻大師親手趕制出來了。

為此帝國海軍還額外支付了一萬金幣。

威武是夠威武了。可是那些蠢貨難道不知道,在海上遇到戰斗的時候,戰艦相撞之後,第一個被撞毀的就是船頭的撞角麼?

在他看來,這一萬金幣花得實在冤枉。那個雕刻大師的作品,甚至不如隨便找一根尖銳的木樁來得更有實際效果。

其實,更深一層的,雷蒙伯爵大人甚至從內心深處認為組織這個所謂的第X次帝國遠征艦隊,實在是一個可笑荒唐的錯誤決策。

從幾十年前開始,帝國就開始對南海區域進行一次又一次的“遠征”。

不可否認,南洋有數不勝數的島嶼,仿佛散落的珍珠散布在廣袤的海域之上,那里有奇異的樹林,有野蠻愚蠢的還停留在氏族階段的土著部落,有黃金,寶石,香料,海產。

不過伯爵大人可不認為“帶著十幾只龐大的戰艦去欺負那些土著的小獨木舟”這樣的行為是什麼“遠征”。

那完全是一場掠奪,是屠殺,是強盜,是侵略,是一場赤裸的搶劫!

伯爵不會認為這有什麼不對。弱者曆來會受到強者的欺凌,弱者需要對強者保持臣服姿態。可是他認為帝國針對南洋的政策的失誤之處在于:這種所謂的遠征行動,進行的次數太過頻繁了一些,而且收到的效果似乎越來越微弱了。

早期的兩三次遠征中,強大的帝國海軍在南洋所向披靡,整船整船的黃金寶石海產香料被運回來的時候,曾經轟動了整個帝國。

可是畢竟再富庶的糧倉,也經不起這樣頻繁的收割。過多的掠奪,使得南洋稍近海域的土著部落紛紛滅絕,之後的遠征軍不得不將自己的航程路線越走越遠,路線的延長,對于艦隊的補給是一項巨大的考驗。

畢竟南洋不僅僅有那些好欺負的土著,也不僅僅有那些黃金寶石,還有悶熱的天氣,瞬息萬變的氣候,可怕的巨浪,以及無數的暗礁,漩渦,風暴……

過渡的收割使得這塊原本可以成為帝國糧倉的肥田迅速的荒蕪了下去。之後的遠征收獲一次比一次少。可是值得諷刺的是,凱旋儀式卻一次比一次盛大……

雷蒙伯爵本人統率了最近幾年的三次遠征經曆,讓這位伯爵大人在南洋博得了響亮的名聲。這位帝國海軍將軍,伯爵大人在南洋有著一連串外號:

強盜!屠夫!劊子手!……他的雙手沾滿了土著的鮮血,他是土著氏族部落心中臭名昭著的侵略者,是燒毀他們家園,奴役他們的惡魔。

伯爵大人當然不會在乎這些,可是唯一讓他感到有些不安的是,過度的侵略戰爭,已經從某些方面畸形的刺激了這些南洋土著的發展,尤其是武力方面。甚至這次他回來之前已經聽說,最南面遙遠的海域上,一些島國土著已經組成了一個所謂的聯盟,用來對抗帝國無休無止的掠奪。

幸好,那些煩心的事情已經不用他去考慮了。因為他很清楚,這已經是自己最後一次遠征了。接下來,他將留在帝都,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會在帝國統帥部得到一個顯赫的職位,然後混個十年八年,等現在那個軍務大臣退休之後,以自己家族的影響力,自己將成為新的軍務大臣,如果運氣再好一點點的話,或許還可以在政治生涯的最後幾年,過一過當宰相的癮。

至于遠征,去***吧。那是下一任遠征軍艦隊指揮將領頭疼的問題了。

就算那些土著已經進化到能造出魔導炮來,那也不是自己操心的問題了。

熱浪一樣的歡呼聲中,伯爵大人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下旗艦甲板,他的腳終于踩到了帝都的土地!他對著歡呼的人群揮手……只是這動作,卻更像是在驅趕蒼蠅。

首先一個穿著宮廷服侍的文官上船宣讀了皇帝陛下的嘉獎令,並且宣布伯爵大人明天一早進皇宮覲見皇帝陛下,同時接受授勳。

如願以償,政治前途一片光明。

不過隨後一個灰色衣服的仆人擠了上來,在伯爵大人耳邊低聲帶來了另一個消息,而這個消息,讓雷蒙伯爵的心情一下沉到了谷底!

消息是來自家里的。

遠征外出三年多,大海茫茫,消息傳遞不便。雷蒙並不知道現在家里的情況如何。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妻子。三年前出征的時候,妻子已經接近臨產,而現在,他甚至不知道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

家里的消息是:是兒子。

但是,生的兒子,似乎是個白癡。

這個消息幾乎差那麼一點,就把伯爵大人從喜悅的顛峰上擊倒了。

就差那麼一點!

不過幾乎每個前來迎接的帝都權貴,都看出了這位凱旋的遠征軍統帥臉色陰沉到了崩潰的臨界點。



   下篇:正文 第一章 【白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