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十三章 【羅林家祖宅里的靈異事件!】   
  
正文 第十三章 【羅林家祖宅里的靈異事件!】


第十三章【羅林家祖宅里的靈異事件!】

(長章節)

羅林家族的祖宅位于羅林平原西南,這里一條羅林河的支流經過,河岸的土地肥沃,分部著幾個農莊,周圍還有城鎮。順著這條支流而下,會穿過一個風景秀麗的山谷。

這里,就是偉大的羅林家族最早發源的地方。幾百年前,當羅林家族的先人還只是一個擁有一個小村落領地的低級貴族的時候,羅林家族的血脈就開始在這片土地流傳了。

馬車穿過了一片黑樹林,兩邊的綠樹繁茂,空氣清新。順著一條平坦的小路,坐在馬車里就能看見左邊的那個小山谷,而往右看去,遠遠的能看見一座高塔,那就是羅林家族的祖宅了。

經過了家族數百年的榮耀,幾百年前的小村落已經不複存在了,而原來的祖宅經過數百年曆史里的無數次的翻修和重建,已經具有相當的規模!

一道絳紅色的石牆圍繞著一座城堡,城堡是用從旁邊的那座山谷里開采來的白色巨石建造而成的——據說那里原本是一座小山的,但是經過了數百年的開采石料,才把小山變成了山谷。

家族族長的長子到來,自然是引起了格外的重視。留守城堡的三百名領地私軍,在很早就穿戴上了最鮮亮的裝備,列隊等候在了城堡外的紅牆下,那圓拱形狀的大門,讓坐在馬車里的杜維感到很有氣勢,而且以他的眼光看來,這道厚厚的石牆,如果在必要的時候,可以作為一道堅固的防禦圈來使用!

不愧是帝國的武勳世家,留守在城堡里的三百名領地私軍士兵都顯然訓練充沛,他們騎在馬上的身子挺直,而且控馬的技術也相當嫻熟,裝備也還算不錯。後來杜維才知道,羅林家祖宅這座城堡里的留守三百名士兵都是從整個羅林平原領地的各處私軍里挑選出來的佼佼者,他們的訓練相當的好,甚至不亞于帝國的地方軍了。

而城堡外的那片黑森林,也是一個天然的獵場,每年這里都會舉辦一些狩獵的活動,這對這些士兵來說也是一種變相的鍛煉。

這座城堡的主體建築有兩座塔樓,其中一座尤為高大,甚至比遠處的那座小山都要高出了一點來。曾經學習過家族曆史的杜維知道,這是因為羅林家族在之前的某一代曾經出過一個奇怪的家主。雖然那位家主是一名武將,可是卻對占星術特別有興趣,甚至他還娶了一位女占星術師為妻子。那座高塔就是為了方便自己的妻子在夜晚的時候能更好的觀察天空星象而建造的。

紅地毯已經從城堡的大門口一直鋪到了杜維的馬車停下的地方。杜維剛彎腰走下車,旁邊一個等候了多時的銀發老者就走了上來。這個老者身形瘦高,一絲不苟的灰色禮服,古板而嚴肅的舉止,保守而恭敬的舉止也是很有分寸。

杜維剛下馬車,腳剛剛踩在地上,這個老者已經彎下腰,深深的施禮,然後用低沉而緩慢的嗓音道:“少爺,我是這里的留守管家希爾&;;#8226;羅林。我已經于三天前得知了您即將到來的消息。現在城堡里所有的人都已經准備好了迎接您的視差了。請您跟我來吧。”

說完,這個老管家轉身小心翼翼的領著杜維走上了台階。他在禮儀方面絲毫沒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舉止恭敬而有禮,謙卑而不獻媚,引著杜維走上了台階上的紅地毯,而他自己則很小心的走在地毯之外,讓杜維獨自享受這種尊榮。

來不及仔細的觀察這座城堡的內部妝飾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走進了城堡大門之後,迎面的牆壁上是一面火焰一樣的碩大旗幟!

這面旗幟足足有七八米高,六米那麼寬,占據了迎面的整面牆壁!這是家族的徽章旗幟,上面兩柄利劍交叉,劍刃上纏繞著鳶尾花,紅色的火焰燃燒,上面還有一頂王冠!

走進城堡里第一層的大廳,迎面就是這麼一副氣勢如虹的旗幟,立刻給這里抹上了一層莊嚴而肅穆的氣息!

隨後城堡里所有的仆人都穿戴著整齊的制服站在大廳的兩側,迎接杜維的到來。杜維對這種古怪的“檢閱”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他隨意點了點頭,然後低聲道:“我的管家先生,現在請你帶我去書房……至于大家,請各自散了吧,回到你們的工作中去好了。”

老管家希爾對杜維的命令一絲不苟的執行了,很快杜維被帶到了一件書房……

嗯,如果可以的話,杜維更願意把這個地方叫做“圖書館”!

因為這里實在太大了!

圓形的房間里,頭頂同樣是高高的圓形拱頂,還點綴著一些古樸的石膏花紋,兩旁還立著一些石膏雕像——其中不少都是家族里曆史上湧現出來的一些傑出的人物。

這個房間的周圍一圈都是高大的書架……見鬼!這些書架都有兩層樓這麼高!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密密麻麻的書籍,杜維粗略的計算了一下,這里至少藏有數萬冊書!而還有很多鐵櫃子,則是存放一些重要的東西,比如家族的圖譜,或者是一些古老而重要的文件等等。

當然,作為一個武勳世家,即使是在書房里,也流露出一絲尚武的氣息來!就在走進書房的大門正對面的牆壁上,懸掛著一把巨形的雙手握的大劍,還有一柄巨大的斬斧!這兩把武器交叉掛在牆壁上!從刀刃上閃爍的寒光看來,顯然還經常有仆人很小心的對它們進行擦洗和保養。

還有一面牆壁的書架上,刻意的藤出了幾個巨大的櫃子,櫃子里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武器,不過從款式上看來,這些都是古董了。

這里有一百年前帝國軍方制式的短弓,還有老式的騎士斬劍,還有長長的馬刀,有黑色的鐵木弓……

杜維被這些武器吸引了過去,他看出來,這些古董也都是擁有保養得相當不錯的成色,雖然經過了歲月的洗禮,但是其中有幾件依然能散發出一絲鋒利的寒光來!

“這些都是曆代家族里傑出的祖先們使用過的。”身後的老管家希爾用一成不變的聲音道:“這些都記載了我們羅林家族這些偉大祖先們曾經的榮耀。”

因為房間空間形狀的原因,在這里說話,聲波傳蕩,會發出嗡嗡的振鳴和回聲,格外增添了幾分凝重感。

輕輕撫摸了一下黑色的花梨木質地的老式書桌,杜維靜靜的看著周圍。

可以看出,這里的每一件東西雖然都是經過了嚴格的保樣和精心的打掃,但是那種歲月的陳舊痕跡也是很明顯的。書架上的很多地方都被磨的很圓滑光亮,還有手下的這張碩大的書桌,杜維懷疑它的年紀恐怕比面前的老管家都要老。

“這里曾經是羅林家族的權力中心,曾經是家族族長們思考和做出各種決策的地方。這里的每一件東西都留著那些曾經輝煌的痕跡。”老管家低聲道:“雖然,後來家族的決策中心遷移到了帝都,但是根據家族的傳統,每一位回來城堡里視差或者短暫逗留的族長,在到達的第一天晚上都不得回到臥室休息,必須在這個書房里過夜。以此來鞭策自己不要遺忘家族輝煌的曆史和自己身上的重任。”

頓了一下,老管家看了杜維一眼,垂下頭去:“您是現任族長伯爵大人的長子,您是以代表他的身份來到城堡里視察的,請問您今晚……”

杜維立刻很配合的點頭,他微笑道:“傳統就是傳統,必須要得到遵從的。我自然也不例外。我雖然不是族長,但我是父親的長子,也是作為他的代表來到這里。今晚我會按照傳統住在書房里過夜的。”

老管家的臉色柔和了很多,他的語氣里多了一絲溫暖,緩緩道:“是,我會讓人准備好的。還有……我知道您這次是代表伯爵大人來巡查領地的產業,請問您的工作將從哪里開始?得到您回來的消息之後,我已經讓人把今年的家族產業的收支的帳目和賬本都整理准備好了。您准備從什麼時候開始看這些東西呢?還是等……”

杜維微笑著打斷了他。他很自然從容的繞過了桌子,坐在了這張寬大的書桌後面,沙發有些硬,但是坐上去依然很舒服,杜維想了想,笑道:“我的管家先生,我經過了長途的奔波而來,現在我感覺到有些餓了。請你先給我准備一些吃的,然後,我想我就可以開始看你准備的那些東西了。”

看來這里的辦事效率還是不錯的。

很快,杜維就在書房里享受了一頓非常典型的南方貴族式的下午茶,他吃下了一個香甜的南瓜派之後,剛擦好了嘴,老管家希爾已經指揮著兩個健壯的男仆來到了書房里。

兩個仆人推著一輛推車,車上裝載著如小山一般的一堆厚厚的冊子!這些冊子加起來,恐怕都比杜維的人還要高了半個頭!

“這些全是今年的帳目收支?”杜維皺眉,他開始懷疑這個老管家是不是想惡整自己了。

“少爺,這些全部都是的。”老希爾很認真的回答:“這里的資料包括了整個南部科特行省,家族領地里的土地丈量面積,耕地面積,還有其中六個城鎮的財政收入支出,分散在領地三個地方的家族私軍的後勤供給支出,軍餉,補給,還有武器的消耗等等,此外還有糧食的收成,以及今年興建的一些新的建築方面的預算。此外我還做了一些明年的預算,只不過因為時間太過倉促,我還沒有完成,不過我想您應該不會很快離開這里,所以我們還有充足的時間。”

杜維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看著面前小山一樣的帳目:“……全部都在這里了麼?”

“這里只是一部分。至于剩下的……”老管家難得的說了一句稍微不那麼嚴肅的話了:“剩下的,我想您可能需要看上一個星期。”

杜維開始皺眉了,他靜靜的審視著面前的這個管家。

這個老管家看上去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可是……他不會天真的認為,自己這個十三歲的孩子能看得懂這些帳目吧?更不會天真的認為,自己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真的能肩膀擔負起整個家族領地產業!

那麼,他應該知道,自己被家主派遣回老家來應該是一種變相的發配。既然如此,這個家伙弄了這麼一堆帳目過來,還一本正經的請自己檢查……到底是處于什麼居心?

難道是留守老管家對于自己這個被派回來的少爺不滿,擔心自己回來之後會分散原本他手里的權柄,所以先向自己示威?

奴大欺主?

又或者,他在家族的產業里有什麼花樣,從中牟取私利,現在利用自己這個小孩子來蒙混過關?

一切,似乎都有可能!

不過杜維卻並沒有說什麼,他甚至連一絲疑問都沒有提出,就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本帳目,吹了吹上面的灰塵,從容的坐下翻開第一頁,靜靜的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杜維才抬起頭來,老管家還站在一旁。

“哦,管家先生還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麼?”杜維似乎不經意的,語氣冷了下來:“我閱讀的時候,不喜歡身邊有人。”

“遵命,少爺。”老管家希爾眼神里露出一絲詫異的光芒,然後他似乎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轉身帶著仆人們出去了。

厚重的書房大門被關上之後,杜維輕輕的放下了手里的帳目,他站了起來,在這個偌大的書房里來回走動了幾步,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微笑自語道:“看來,恐怕還真的有什麼值得期待的事情發生呢。”

隨後的時間,一直到夜幕降臨,這期間老管家又曾經兩次來到書房里,一次是來給杜維倒茶,一次是天色暗下之後,親自帶人來給杜維點燃蠟燭。

讓老管家希爾驚訝的是,這個小少爺居然真的在翻閱那些帳目!

而且,他不是在裝樣子,而是真的在用心的閱讀!書桌上放了幾個賬本,都被翻開了,杜維似乎在排算著什麼數字,就在老管家帶著人來把書房里的二十盞碩大的燭台全部點燃之後,杜維很隨意的詢問了老管家幾個關于帳目的問題。

他不是隨便亂問的,每個問題都問到了點子上!這些足以證明這位少爺看來是動真格的!他真的把那些枯燥的帳目讀進去了!

這……這就是傳回來的消息里說的,在帝都被家族內部認為是“白癡”的大少爺麼?

雖然已經極力掩飾,但還是被杜維捕捉到了老管家的驚訝表情。杜維依然說什麼,只是等老管家再次走出房門,他才緩緩合上了手里一本翻到了最後一頁的帳目。

其實……這些帳目真的很有趣啊!

杜維花了一個傍晚的時間,並沒有真的去看那些枯燥的數字,更沒有心思去檢查這帳目里是不是被人做了假。自己畢竟不是什麼天才,帳目的真假,對于自己一個對產業毫不了解的來說,也根本不可能看出什麼來。

恐怕沒有人會知道,杜維是在以一種別人無法猜測的不同方式在閱讀!

誰說賬本就一定是只能記帳的?

至少,杜維卻從這些東西里學到了很多東西!而這些東西,是那些曆史書籍和記載家族曆史的卷宗里不曾記錄過的!

從這些帳目里的各種項目的名稱和內容看來,杜維就會立刻就對羅林家族對領地的掌握程度上有了一個充分的了解。

在領地里,羅林家族幾乎是自成一個體系,甚至擁有相當的自主權。這里的財政稅收權力都是屬于家族的,而且就連地方官的任命,也基本都是家族說了算。而征收的稅率,雖然是按照帝國的法律進行的。但是家族卻可以用一些特殊的名目來修改,減免或者增加。

只要每年把征收的稅金按照一定比例提交部分給帝國中央財政就可以了。

還有軍權。基本上,從這些帳目上的一些用于軍事用途的明細看來。帝國官方在這里的駐軍很少,只是象征性的在領地的外圍駐紮了兩支規模不大的地方二線後備步兵團。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後備步兵團的補給和輜重,都是每年由羅林家族提供!帝國軍方是不管的!

而領地的大部分地方,維持地方治安和秩序的,則都是家族在領地的私軍。

幾乎就通過這些帳目,杜維輕而易舉的就從其中完全掌握了目前整個羅林家族在經濟,政治,還有軍事等等幾個領域的現狀!

或許,如果讓那個老管家知道自己居然這麼“看”賬本的話,一定會把眼珠子都瞪出來的!

從這些帳目上來看,杜維至少已經確認了兩點:第一,在征稅的權利上,家族可以完全控制這個地方!而在軍事上,更是如此!

從另外的那個世界來的杜維,在那個世界學過的知識里,有一個重要的常識:一個國家對領土主權的體現,很重要的兩點就是:征稅!還有駐軍!

而現在,這兩點,幾乎都被羅林家族控制了!這意味著什麼呢?

意味著帝國的中央政權幾乎已經喪失了對羅林家族的領地:科特行省的一半領土,在這里,帝國的中央政權已經喪失了對這里的主權控制!這里幾乎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小王國了。

杜維靠在沙發上沉思著,這樣的現狀讓他感覺到有些驚訝!因為當一個國家的中央政權漸漸失去權威的時候,那麼,往往就是動亂序幕即將被拉開的征兆了。

杜維坐了一會兒,房間里很安靜,只有偶爾傳來了蠟燭的火花爆裂的嗶嗶波波的聲音。

就在這時候,杜維忽然陡然站了起來,霍然轉身,看著身後的牆壁!

牆壁上是碩大的落地式書架,上面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書籍,似乎沒什麼異樣。

但是杜維心里卻隱隱的生出了幾分異樣來……嗯,剛才那一瞬間的感覺似乎沒錯!

因為精神力比普通人都要強了不少,杜維對周圍的一些動靜的感應也比常人要靈敏一些。就在剛才,他忽然心里生出了一種自己正在被人偷窺的感覺!

仿佛就在身後,一絲目光從某個不知名的隱秘角落里射來,正在靜靜的注視著自己!

書架上沒有異常,杜維的目光又往上看去。

書架之上,牆壁上掛著的是一排肖像畫。

這些油畫風格的肖像畫,足足排列了一排,年代從遠到近。這些都是羅林家族的曆代家主的肖像!

而放在左邊第一個位置的,那幅看上去最最古老的,年代最為就遠,而且人物畫的也難免有些失真感的畫布上,是一個穿著帝國軍人制服的中年男人。畫布上的男人,正是當年的那位帝國元帥!也是贏得了戰爭為帝國立下大功,同時從皇帝的手里贏得了這塊羅林平原的那位羅林家族的一位祖先!

這個人看上去很精神,眉目之間有著酷似于杜維的父親雷蒙伯爵的那種冷酷而堅韌的眼神!而那束眼神,就仿佛正盯在杜維的身上!

杜維心里一動,他嘗試退後了幾步,然後左右走了兩步,同時眼睛也盯著那幅油畫。隨後他笑了,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後低聲道:“唉,或許我是太敏感了……一幅油畫而已。”

他轉過身去,隨手又拿起了一本帳目……

就在他的身後,牆壁上的那幅元帥的肖像,那雙眼睛忽然眨了一下!

沒錯,油畫里的人物,忽然活了一眼,他盯著杜維的背影看的眼睛,忽然眨動了!

這束原本應該是僵硬的畫中的人物的眼睛,忽然仿佛注入了生命一般的靈動了起來!那目光落在杜維的身上,眼神里仿佛泛起了一絲好奇……

而就在此刻,拿著帳目仿佛在閱讀的杜維忽然毫無征兆的猛然轉過身來,霍然盯著牆壁上的那幅油畫!

一人,一畫,雙方的眼神陡然交錯碰撞在了一起!!

“不用偽裝了。我知道你在看我。”杜維緩緩的抬起手來,他的手里捏著一把銀色的湯匙,這是之前在這里吃南瓜派的時候用的。銀質的湯匙雪亮,猶如鏡子一般!

“你在看我,剛才我也在用這個東西看你。”杜維在微笑,他盯著牆上的壁畫:“你不用再裝了……不過,難道你不知道,背後這麼偷窺別人,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舉動麼?”

“…………”

上篇:正文 第十二章 【傳奇家族】    下篇:正文 第十四章 【書房里的寶藏 I 】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