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十七章 【三百金幣】   
  
正文 第十七章 【三百金幣】


第十七章【三百金幣】

天亮的時候,老管家希爾親自推車早餐車來到了書房里,當他推門進去的時候,就看見這位家族的大少爺正站在書架前的樓梯上,手里捧著一本厚厚的星象學書籍在看得入神。

看樣子這位少爺似乎是一夜沒睡,雖然臉上略微有些疲憊,不過精神似乎還是不錯的。只是他的身上似乎過于髒了一些……難道他昨天一個晚上都在那些賬本里打滾了麼?

還有,牆壁上的一把短劍也被他摘了下來放在了書桌上……唉,那可是祖先曾經使用過的古董啊。

老管家歎了口氣,立刻召喚了人來給這位少爺梳洗。

吃完早餐之後,杜維伸了個懶腰:“和我從帝都來的那些人,昨晚都安頓好了麼?”

“當然,他們就住在城堡的後面。您的護衛騎士們,按照家族管理,都編入了城堡的護衛隊里……恕我冒昧,尊敬的少爺,您似乎在路上招攬了一位騎士,而且還是一位女騎士,我原本想將那位騎士安排在城堡里休息,不過她拒絕了……因為您從路上還帶來了一位俘虜。那位俘虜不知道是哪里冒犯了您,我已經安排關在了城堡的地牢里,昨晚,那位女騎士和她的扈從就住在了地牢上的房間里。”

“很好。”杜維歎了口氣:“那麼,白天我需要做點什麼……繼續看這些帳目麼?我想如果把這些看完,至少需要三四天時間吧……那可太無聊了,希爾,我總得找點事情做做。”

三四天?你十天內能看完就不錯了。

老管家肚子里暗道,臉上卻依然是恭敬:“是。您是這里的主人。整個城堡里所有的人都是您的仆人,在這里,您的意志將得到最大的體現。至于這些帳目,您也不用著急立刻看完它們。反正這些都是過去一年的帳目了。我倒是覺得,如果以後您有空的話,可以擠出那麼一點寶貴的時間來,在家族的產業里挑選一兩個地方巡視一下。或許比看這些枯燥的賬本更有作用呢。”

杜維笑了笑,他挑了挑眉毛:“不錯的建議,希爾,不錯的建議!那麼我今天做什麼?這里……有什麼節目麼?”

“呃……”老管家面露難色:“這個,您知道,這個地方的繁華程度和帝都是不能比較的。最近的一個城鎮距離城堡,就算騎馬來回,也需要一天的時間。至于城堡里,平日這里沒有什麼可以打發時間的活動,不過周圍的景色還算不錯,如果您有興致的話,可以騎著馬,帶著您的騎士們去林子里打獵。雖然這個季節恐怕沒有什麼獵物,不過出去逛逛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杜維點頭,他端起面前的紅茶來喝了一口,然後忽然心里一動:“我抓回來的那個家伙……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我是說,我在這里有權力可以……”

“您是說執法權?我的老天……少爺,這里是羅林平原!整個平原都是屬于羅林家族的!在這里,只要您不作反叛帝國的事情,那麼除此之外,羅林家的意願,就是法律!而您,現在是這城堡里的羅林家族的最高身份的人。”

“好吧。”杜維站了起來,旁邊的一個女仆立刻提著一件長長的皮衣靠了過來,想為杜維穿上,杜維看了一眼這件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皮毛的衣服,搖了搖頭:“天氣還是這麼暖和,不用穿這些……哦,對了,希爾,我身邊需要一兩個隨從,我喜歡用自己熟悉的人,嗯……讓瑪德過來吧,我還是喜歡他跟著我。至于其他的,你把我從帝都帶來的那二十名騎士編入了城堡的護衛隊了麼?那麼很好,我今天也會抽點時間去看看他們,順便檢閱一下城堡護衛隊的武士們。呃……最後一件事情,我小時候的啟蒙老師,是一位著名的占星師,著名的老學者羅西亞特先生,在他的教導之下,我對星象學很有興趣。在住在城堡的這段時間,我要用白塔頂層上的那個房間。”

“白塔……頂層……”老管家張了張嘴,他臉上露出了難色:“這個……少爺,恐怕您不知道,家族里一直有禁令,除了族長之外,任何人上不允許登上白塔的。”

“哦?”杜維眼睛一亮:“是這樣麼?”

他絲毫沒有沮喪的意思,反而內心有些期待……嗯,既然是禁地,想必里面是不是留下了什麼賽梅爾的遺物?說不定還能有什麼發現呢。

至于……不讓進去?明的不行,我還不會偷偷上去麼?

“好吧。那麼,我有幾件東西,需要你派人去給我采購會來。”杜維說完,從桌上拿過一支鵝毛筆來,飛快的在一張紙上刷刷刷的寫下了幾件東西。

這些都是他昨晚想出來的一些研究星象學需要的東西。

研究星象,至少需要一個望遠鏡吧?而且最好還是天文望遠鏡。不過這個東西,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的,看來自己還需要動手制作才行。

玻璃這種東西,這個世界是有的,這里的鏡子工藝水准很高,自己稍微研究一下,想必能弄出一個粗陋的望遠鏡來吧。

其實……唉,在這個世界上,望遠鏡的用途其實很小的,因為這種東西主要是用在軍事作戰用途上。可是在這個世界,有魔法!魔法師加持一個“鷹眼術”,就遠遠比望遠鏡效果更好了。

唉,魔法,魔法!看來還是得想個法子能學到魔法才行啊。

想到這里,杜維立刻站了起來:“看來今天我需要抽點時間出來去地牢看看我的那位俘虜了。”

杜維從書房里出來,很快老管家就按照杜維的吩咐,把瑪德請來了。

這位前任馬夫,神情有些郁悶。因為他畢竟當了一路的“總管大人”,路上指揮二十個騎兵,那種感覺還是很爽的。可是一到了城堡里,那些護衛騎兵立刻被編入了城堡護衛隊了,駐紮在了城堡外面左側的一個小軍營里。而他這個“總管大人”立刻變成了光杆司令。

掛了一個總管的名頭,卻連一個手下都沒有。

這里的老管家看來是羅林家族的元老級人物了,自己哪敢分他的權?悶頭在房間里睡了一夜之後,瑪德還有些為自己的未來擔心……小主人昨晚就沒有讓自己伺候,他不會把我忘了吧?

所以,一早聽見了杜維的召喚,瑪德立刻飛奔就過來了,他匆忙的模樣,讓注意儀表的老管家希爾有些不滿,可是瑪德卻不在乎了。跑到了城堡大廳,看見站在那兒的杜維,瑪德連忙上去,恨不得能上去一把抱住杜維才好。

“哦,我的主人,我是您忠實的仆人瑪德啊。您有什麼吩咐麼?”

杜維看出了瑪德有些無措的樣子。畢竟現在在這個地方,也只有瑪德能算是自己的心腹了,其他人麼……嗯,那個若琳也勉強能算是半個。

杜維沒有著急立刻去見關在地牢里的魔法師,而是先下了一個命令:從今天開始,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入書房!

對于這個奇怪的命令,老管家沒說什麼就照辦了。

隨後杜維先帶著人去了城堡外的軍營,這里駐紮了三百名羅林家的私軍,其中一百名是騎兵,二十名一隊,編成了五個騎兵小隊,每天輪流在城堡周圍巡邏。杜維從帝都帶來的二十名護衛騎士正好被編成了第六小隊,這些人在軍營里更換了裝備,立刻就迎來了杜維。

杜維一路上已經和瑪德有了交談,然後讓瑪德出面,挑選了六個人,作為自己的親隨,這六個人都是瑪德一路上觀察過來的,覺得為人還算忠誠,做事情也比較盡職的那種。這六名騎兵立刻二話不說,脫掉了身上的鎧甲換上了輕裝,騎馬告別了軍營。

他們的同僚都帶著羨慕的表情看著這些人離開……唉,畢竟是在主人身邊啊,說不定哪天被主人看順眼了,就有提拔的機會呢。

不得不說,離開了帝都那個壓抑的伯爵府,來到這個羅林家領地的城堡,生活還是蠻爽的。

至少這里,杜維是身份最高的人,而且這種貴族的生活也過得挺爽。出門的時候,有仆人立刻牽來一匹溫順的駿馬,馬鞍和籠頭都是最精致的上等貨。聽說為了討好杜維,這匹馬還是瑪德親自挑選的。這位前任馬夫看馬的眼光還是相當不錯的。

一個上午的時間,杜維帶著六名隨從在城堡外的林子里逛了兩圈,最後他選中了一個地方。

在樹林的邊緣,距離城堡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這里有一條小溪,是翡翠河(羅林河)的支流的支流了。水流平緩,而且檢查了周圍,沒有什麼大型野獸出沒的痕跡。杜維立刻下了決定,他要在這里建造一座木屋。

這里將是他的第一個魔法試驗室——雖然他現在還不是魔法師,而且被認定了沒有學習魔法的天賦,但是杜維並不擔心這一點。

總會有辦法的。

記錄的地點之後,杜維又帶著人四處看了看。

這位少爺的行為看來的確是古怪的很。

在這一個上午里,他除了巡視周圍的樹林,就是找城堡里的仆人聊天。而且他接見的第一個人,居然是城堡里的園丁和花匠!

隨後少爺又開出了一份清單,讓園丁和花匠按照清單上的內容准備一些奇怪的花草和植物來。這份清單很快就落入了老管家希爾的手里,他沒說什麼,立刻照辦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杜維終于閑了下來有時間去地牢里見見那位俘虜了。

想必經過了兩天兩夜的折磨,那位魔法師也應該吃足了苦頭了吧。看看他是否願意屈服了呢?

杜維很有信心的帶人回到了城堡里,可是第一個來找他的卻是老管家希爾。

“少爺,您今天開具的幾份清單,需要采購的所有東西,我已經派人配備齊全了。”

“這麼快?”杜維滿意之余有些欣喜。

“當然,這里是羅林家的領地,您的命令就是我們的天職,那幾份清單,在您交給我之後,我立刻就派人快馬去了周邊的城鎮里采購,現在東西已經正在往回運的途中了。不過有一個小小的問題是……”

“什麼?”

“您的錢恐怕不夠了。”管家不動聲色的回答。

“……”杜維倒是有些意外:“錢?”

“是這樣的。”老管家臉色平靜,可就是這種平靜的表情和平靜的語氣,卻反而讓杜維不禁有些惱火起來。因為這個老管家的眼神里分明有些掩藏的幸災樂禍:“少爺,因為您還沒有成年,所以族長做出的規定,除了您的日常吃穿用度之外,您每個月可以從家族支取三百個金幣的錢作為您的花費。每個月只有三百個金幣,這是您可以動用的錢財的額毒。而如果超出的話,就必須從下個月的錢里扣除了。”

“……”杜維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錢?杜維卻沒想到,自己一個堂堂的伯爵的長子,居然還會為這麼一點錢而出問題?

老管家飛快的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獨眼的鏡片來戴在了左眼上,然後拿出杜維今天開的清單念叨:“上品的水晶四塊,玻璃鏡子二十塊,煉爐一只,石煤半車。花匠那里,您購買了一代金鱗花的種子,一代箭蘭的種子,還有一大瓶家羅黑玫瑰的花粉……此外還有一套最好的花藝工具。園丁那里,您購買了兩棵虎皮闊葉木,一百棵三葉草,還有……”

老管家飛快的念完了這份清單,然後緩緩道:“購買這些東西,一共花費了您大約四百二十個金幣。也就是說,您不但花完了這個月的額度,甚至連下個月的錢都已經提前支取了……而且,我還聽說您打算在林子外面的溪水旁建造一個木屋,我已經做了一個測算,如果按照建造一棟並不太複雜的兩層的小木樓來計算,恐怕還需要花費三百個金幣,還有您要求的那些木屋里的擺設,家具……還得花費大約兩百個金幣。這樣算下來,恐怕您已經用掉了今後四個月的所有的錢。”

杜維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他意識到自己恐怕是失算了!

錢!

堂堂的伯爵的長子,居然會沒錢了!

可那些花草,都是必須要的。那些都是杜維研究魔法藥劑學必須的一些最最基本的原材料。

杜維看著這個老管家,他沉下了臉來:“是麼?你是說,我,父親的長子,負責看守家族領地產業的人,每個月只能動用區區三百個金幣?我沒聽錯吧?”

老管家的態度依然很恭敬:“是的,這是規定,是族長大人親筆來信里說的。雖然家族的產業,每個月都有數萬金幣的收益,但是您要知道……那些是公款。您現在還沒有成年,還沒有得到您自己的爵位,也還沒有您自己的領地,所以……”

“所以,我每個月只有三百個金幣的零花錢,對吧?”杜維語氣很冷淡,隨後他揮了揮手:“好了,我知道,今後的幾個月里,我恐怕不能隨便買東西了,對吧?”

“很抱歉,這是伯爵大人下的命令。您最多只能提前支取三個月的錢。”

老管家看出的這位小主人的不高興,他立刻告辭了。

等老管家退下之後,杜維看了看旁邊的瑪德,瑪德立刻小心翼翼道:“少爺……我這里還有您讓我保管的那一千個金幣,這些都是出帝都之前,伯爵夫人給您的。”

杜維歎了口氣:“唉,我當初也奇怪,為什麼母親會偷偷的給我這麼一筆錢……現在才知道……嘿嘿,看來,父親大人也擔心我這個白癡會在家族領地里亂來,擔心我會敗壞祖業,所以只是給了我一個看守的名義,卻不讓我動用這里的錢。”

“這個……我們可以節省一些開銷。其實,一個月三百個金幣已經不少的……”瑪德說到這里,很自覺的閉上了嘴巴,因為這位小主人正在思考。

“……好吧,既然這樣,我們就自己想辦法弄點錢出來。”短暫的不快之後,杜維立刻想開了……反正,賽梅爾給自己留下的那個秘道里,那個作為障眼法的大門後面,不是還有不少財寶麼?實在不行的話,就動用那里面的錢好了。

只是……看來發配的日子,恐怕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愜意自由啊。

“走,去地牢看看。”杜維揮了揮手,淡淡道:“但願那位魔法師今天別再拒絕我了。現在我的心情可很不好!”

(有票砸票∼)

·

上篇:正文 第十六章 【死結】    下篇:正文 第十八章 【與眾不同的道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