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十八章 【與眾不同的道路】   
  
正文 第十八章 【與眾不同的道路】


(雖然中午沒更新,但是現在的這章,長度也足以把中午欠大家的補上了吧……還是那句話,多謝大家的支持和包容了。)

·

第十八章【與眾不同的道路】

城堡的地牢外,杜維見到了自己麾下招攬的第一位女騎士若琳,自從來到這個城堡之後,若琳就主動承擔了看守魔法師俘虜的事情。

若琳這麼做,畢竟那個魔法師曾經是自己的同伴,她雖然效忠了杜維,但是還是要念及一些舊日的情分的。雖然這個魔法師當初也是被自己的美色所吸引來的,而且大家公事也只是短暫的幾天。若琳雖然不敢違背杜維的意思而偷偷放了這個家伙,但是親自看管他——這樣至少還能力所能及的照顧這個昔日同伴一點,也算是盡了一點情分了。

至少昨晚到了這里之後,這個魔法師在若琳的照顧之下,能飽飽的吃了一頓。雖然睡覺還是不許他睡的,而且冥想也是絕對不行的。若琳的兩個扈從,那個蠻牛武士和弓箭手,兩人輪流看守著魔法師,不讓他有恢複魔力的機會。

杜維來到地牢的時候,他有些很不適應這種地牢里潮濕陰森的氣味。

倒是換上了一身騎士裝束的若琳,讓杜維眼前一亮!這個長腿小妞原本有一張嫵媚勾人的臉蛋,不過現在大概她做了一些裝扮上的改變,把頭發削短了一些,額頭上紮了一條絲帶,眉毛也修飾了一下,這樣減少了一些柔媚,卻多了三分英氣。

尤其是穿了騎士裝束之後,整個人顯得莊重了很多——雖然原本的短裙沒有穿了,那雙豐滿漂亮的長腿也沒有再露出來了。不過,配了一柄細長的劍,加上上身的那件輕便的騎士胸甲,倒也頗有幾分騎士的架勢了。

“尊敬的主人。”眼看杜維走進地牢來,若琳立刻迎了上來:“您是……”

“我來看看我的俘虜。”杜維的臉色很冷,他心情有些不好,看了若琳一眼:“你一夜都守在這里麼?”

若琳臉上露出一絲為難之色:“主人,里面的這個家伙畢竟是我昔日的同伴,我想……”

“求情麼?”杜維搖頭:“大可不必,我沒想為難他,只要他乖乖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立刻放他走。”

說完,杜維就走過了若琳的身邊,同時留下一句:“我和他單獨淡淡,你們所有人都在外面等著,不許隨便進來。”

關魔法師的這個房間原本是城堡里地牢里最大的一間了,杜維進來的時候,那個魔法師已經面色蒼白,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魔法師的精神力雖然強大,但是畢竟之前那次旅途中在酒館里就和眾人打了一場,也施展了魔法,耗費了不少精神力,而之後被抓住了,也一直沒有機會冥想和回複消耗的精神力,反而這兩天還不能睡覺,此刻早已經是支持不住了。

隨著被關進了這個地牢里,一個晚上過來,每次眼睛剛閉上,立刻就是一桶冷水澆了下來。若琳雖然對他客氣一些,但是若琳的兩個手下可一點都不客氣。

原本在那個小冒險團隊里,那個蠻牛武士和弓箭手就很是看這個魔法師不順眼,因為這個魔法師是被若琳的美色吸引來的,所以常常被蠻牛武士和弓箭手不齒。互相的關系也一直不睦。

這會兒,眼看這個小貴族走進了地牢房間里來,魔法師已經覺得自己快崩潰了。他身上倒是沒有上什麼鎖鏈,反正一個失去了魔力的魔法師,還不如一個普通人強壯。只是地牢里陰森潮濕,他又不知道被澆了多少桶水,冷得嘴唇都發白了,杜維走進來的時候,魔法師正抱著膝蓋坐在一張石床上,旁邊那個蠻牛武士還兀自喝道:“喂,你可別閉眼啊!不然我可又要用水澆你了!這一夜光是提水,我就跑了多少趟了!”

他剛說完,扭頭看見杜維進來了,立刻閉上了嘴巴,杜維揮了揮手,示意他出去,然後走到了魔法師面前:“怎麼樣?尊敬的法師先生。這里一切都還好麼?”

好?我看上去像是“還好”的樣子麼?法師肚子里腹誹,臉上卻露出了哀求的表情:“先生,您這樣有身份的貴族,為什麼一定要這麼為難我呢?您身為羅林家族伯爵大人的長子,如果傳出去您這麼惡待一位魔法師,那麼以後,恐怕您的家族就很難在和魔法師交到朋友了!”

還想威脅我?

杜維撇了撇嘴巴:“哦,是麼?那麼如果傳出去,一個小小的一級魔法師居然掌握了瞬發術,那麼會是什麼後果呢?”

魔法師臉色蒼白,他眼神里露出的一絲惶恐。

後果?

後果很簡單!就是其他的魔法師如果得知了這麼一個消息,那麼很快,他就會變成整個大陸的魔法師們的共同的獵物!任何一個魔法師都渴望能學習到瞬發術這種頂級的本領!而當一個小小的一級魔法師居然能掌握這種本事……結果,還用問麼?

就仿佛一個三歲小孩,完全不設防的情況下,卻偏偏身上帶了億萬巨款!

“說出來吧。”杜維笑了笑:“其實我知道,你的那個所謂的瞬發術,並不是真正的瞬發術。你一定是用了什麼投機取巧的辦法做到了這點,對吧?我並不是魔法師,就算告訴了我,對你也沒什麼損失。我只是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魔法師垂下了頭,他臉上露出一絲掙紮之色。

“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杜維歎息:“你不過是一個一級魔法師,雖然在這個世界上,魔法師是稀少而且受人尊敬的,但是卻只限與那些中級以上的魔法師。你這樣的最最低級的一級魔法師,就算我在這里殺了你,或者把你在這里關上一輩子,恐怕都沒有人會管的。就算是魔法學會,也不會為了一個毫不起眼的最最低級的一級魔法師而得罪一個大貴族的,對吧?”

“你……”魔法師的眼神終于松動了,他的心理防線開始崩潰,艱難的咬了咬嘴唇:“你……如果我告訴你,你必須發誓不許說出去。因為……這關系著我的魔法師身份!”

“可以,完全可以。”杜維立刻舉起手來發了個誓:“我杜維羅林在這里發誓,今天你對我說的一切,我都會記在心理,不會再轉口告訴別人。否則的話,就讓光明女神懲罰我!”

“……”魔法師的表情有些複雜,他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絲心虛,然後嘴唇蠕動了幾下:“我……其實,我只是一個魔法學徒。”

“……什麼?”杜維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我……”魔法師似乎是費了很大的勁才說了出來:“我說,其實我只是一個魔法學徒,我的真正的魔法實力,只有一個魔法學徒的水准。而我的一級魔法師的資格,是通過一些手段騙到的。”

“騙?”杜維心里開始有些動心了!

騙到魔法師的資格?

根據杜維所知道的,大陸的魔法師學會的考核,可不是容易耍花招通過的!魔法師的資格,如果輕易就能騙到,那豈不是笑話?

“我從小就開始學習魔法,我的師父是一位低級魔法師,他認為我有魔法天賦,收我為徒弟,我十三歲的時候就取得了魔法學徒的資格……這並不難。”魔法師的語氣有些幽怨:“大陸上的真正的魔法師不過幾百人而已,但是擁有魔法學徒資格的人,卻有數千。可惜,成為一個真正的魔法師的道路實在太艱辛了,絕大多數魔法學徒,就算努力一輩子也無法通過一級的考核。一輩子都只能停留在魔法學徒的級別上。而我……也是這些可憐蟲中的一個。”

“每一名魔法師都會收上幾個徒弟,但是,魔法師本人也清楚,這些徒弟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魔法師的,而且很可能一輩子都教不出一位魔法師弟子來。但是大陸上的每一位魔法師還是會招收很多徒弟。因為……魔法師這種身份的人,那麼崇高和受人敬畏。這樣的人,身份怎麼能少了隨從?于是,每個魔法師身邊都會帶上數量不等的魔法學徒。這些學徒,大多都是懷著對魔法的憧憬之夢,可是結果,卻只有極少數人能夠實現夢想。最可惡的是很多魔法師,他們明明知道這些魔法學徒是沒有成為魔法師的可能的,卻不告訴他們……因為魔法師們需要身邊有聽話的徒弟,有人幫他們做魔法試驗,有人幫他們打下手,當他們的助手,甚至似乎仆人……而且,這種仆人還不用他們花費哪怕一個金幣!

我就是這樣經曆的,我十三歲的時候,遇到了我的師父,他告訴我說我有天賦,然後把我從家里帶走,說是要教導我成為一名出色的魔法師。我帶著無限的憧憬跟隨了他,可惜……後來我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我的師父有十幾個弟子,每個都通過了魔法學徒的考核。師父只是利用我們當作免費的仆人,免費的助手。

他依然會用虛假的謊言欺騙我們,可是他明明知道的,這些弟子里,有很多人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成為魔法師的。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就是不說!

我當了十年的魔法學徒,最後終于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天賦。我的確從小精神力比普通人強了一點,而且也能感應到一點點自然之力……但這已經是極限了。我的天賦有限。

後來,我無奈之下……就……學習了魔法藥劑學。”

魔法藥劑學?

杜維眼睛一亮!

這個家伙的經曆,倒是和自己很像啊!

只不過,自己連最最低級的魔法學徒的考核都無法通過……杜維心里苦笑。

其實,就連杜維自己都不知道,情況並不是他想的這樣的。

魔法師是一個奇怪的群體,魔法師大多生性孤僻驕傲,他們視自己為站在眾生之上的人,他們是可以呼風喚雨,可以借助神靈力量的人。所謂的芸芸眾生,在大多數魔法師的眼里,不過是可以隨便利用的螻蟻而已。

很多魔法師招收的魔法學徒,其實魔法天賦甚至還不如杜維!但是魔法師需要隨從,魔法師雖然有錢,但是卻不能像普通貴族那樣花錢招攬仆人——那像什麼話!

身為神聖的魔法師,身為神秘的魔法師,身邊的仆人,自然是需要擁有魔法學徒的身份!怎麼能用一般的普通人來,豈不是很掉價?

可是,擁有魔法天賦的人,畢竟是少數的。所以大多數魔法師,為了能讓自己身邊有一些魔法學徒,甚至不惜降低標准來招收魔法學徒!明明是有些天賦不足的人,哪怕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強那麼一丁點,也會被魔法師用“教導你成為魔法師”的誘惑給收下。

之後……這些其實天賦並不足以成為魔法師的人,就等著一輩子給老師當廉價勞動力吧!

這樣的情況,造成的大陸上的魔法學徒的考核其實很混亂!水平也參差不齊。

只不過,上次在帝都的時候,杜維經曆的那個考核,是按照真正的嚴格的標准進行的!因為……那個克拉克法師,可不敢騙帝國軍方二號人物,羅林家族的家主的長子!

正因為杜維的身份,克拉克法師不敢把他騙走去當廉價勞動力。

否則,如果杜維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麼那天,克拉克法師看他擁有那樣超出普通人的精神力,早就把杜維收下了!

就算明明知道杜維沒有魔法天賦,克拉克也絕對會收下他當徒弟!因為,擁有一個魔力出色的魔法學徒在身邊,今後自己做魔法試驗的時候,也會有很多方便的。

事實上,大陸上很多魔法師都是這麼干的。如果杜維不是伯爵的長子,恐怕也會被騙走了,然後就做著成為魔法師的美夢,擔任魔法師的廉價勞動力,甚至浪費了自己的一生,耽誤了自己的前途。

“那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情況下,我得知了一個事實:我的老師其實早就知道了我根本不可能成為魔法師。”這個俘虜聲音里帶著一絲苦澀:“甚至在他當初把我從家里帶走的時候,他就已經很清楚這點了!只不過,他看我魔力天賦不錯,覺得身邊有我這麼一個免費的仆人,以後做魔法試驗的時候,也會方便一些。老師的門下有不少弟子都和我一樣,他們有的人是魔力很強,有的人是感應力不錯。但是都有重大缺陷,卻被一個編織出來的美夢,而留在了老師的身邊,浪費著他們的生命!”

“……然後呢?”杜維歎了口氣。

“就像我剛才說的……我知道了事實之後,開始的時候,我很憤怒,後來……我決定改變自己的命運。既然我無法學習真正的魔法,那麼……我決定研究魔法藥劑學。”魔法師俘虜歎了口氣:“因為,魔法藥劑師,也是被魔法學會明文承認的魔法師的一種。雖然……這種觀點被大多數人都覺得很可笑,雖然大多數人都覺得魔法藥劑師根本就不能算是真正的魔法師。”

“……然後呢?”杜維覺得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了!

難道……這個家伙……

他和自己一樣,都是沒有魔法天賦!但是他現在卻成為了魔法師!而且,他在酒館里,可是真的在使用魔法啊!

既然他,一個沒有天賦的人,最後居然不知道用什麼法子學會了魔法……那麼,只要他能說出是用什麼法子做到的……那麼,自己,說不定也可以呢!

如果能找到學習魔法的途徑,那麼……

城堡里秘室里的那些賽梅爾留下的占星術,那些賽梅爾畢生研究出來的星辰魔法,不就可以學習了嗎?!

“精通魔法藥劑學,就能成為魔法師麼?”杜維看著這個俘虜:“可是根據我知道了,魔法學會的資格考核,魔法藥劑師的考核是和其他魔法師完全不同的。”

大陸上,對于真正的魔法師,分成了十個級。每通過一級考試,難度都會增加很多!所以,級別越高的魔法師,自然是實力越強大了。

但是,雖然被稱為“也是魔法師的一種”的魔法藥劑師的考核,就簡單得多了。

甚至,簡單得就會讓人覺得很敷衍!

魔法藥劑師的考核,沒有分級!

就一級!

只要你通過考核!你就是魔法藥劑師了!然後魔法學會也會頒發給你一枚徽章,這枚徽章象征著官方承認你是魔法師了。

雖然,這種承認,大多數人都是不認可的。

而且,就連魔法學會本身,頒發的徽章,也是帶著一定的“區別對待”的!

魔法藥劑師,頒發的是一枚銅質的圓形徽章,做工很簡單,而且……也沒有什麼魔法的防偽法術。

或許,魔法學會自己也知道,恐怕沒有什麼人會有興趣冒充這種沒多少人看得起的職業吧。

一個魔法藥劑師,俗稱毒藥師,社會地位甚至還不如一個普通的醫師高。

而真正的魔法師,哪怕是一級的,徽章也是一枚銀質的!一級魔法師是銀葉徽章。

杜維當然不會忘記,那天酒館激戰里,自己從這個魔法師俘虜的身上繳獲的是一枚貨真價實的銀葉徽章!

也就是說,他通過的並不是魔法藥劑師的考核!而是真正的魔法師的考核!!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學習魔法,原本似乎是一個已經破滅的夢了,此刻,希望重新在杜維的心里湧起!

“我的天賦是魔力出色,天生精神力比普通人強一些。如果是一個常人,也不過是表現為,精力比常人旺盛一些,不容易疲勞,等等……但是,我卻缺乏感應力。任憑我如何冥想,如何努力,最開始的時候,我都無法感應到哪怕一絲自然之力的波動。”這個俘虜緩緩道:“後來,就在我研究了十年魔法藥劑學之後,我忽然產生了一個疑問……到底所謂的自然之力是什麼?老師告訴我,是一切!是這個世界的一切!是風,是火,是水,是哪怕一點一滴的細微。可是這個說法,還是太含糊了。我心里冒出了一個念頭……如果,我能明白,到底什麼是所謂的‘自然之力’,那麼,或許我還有希望。”

杜維靜靜的聽著,同時他心里也在仔細揣摩這個家伙的話。

“比如說,火系的魔法。魔法師可以通過咒語而借助自然世界里的火元素,然後就能用魔法變出火焰!而魔法藥劑學里,也可以有十幾種辦法,用藥劑來生出火焰!比如最最簡單的一種……”說到這里,魔法師俘虜看了杜維一眼:“我說這些,你聽得懂麼?”

“請說下去,我能聽懂。”杜維淡淡一笑:“我也看過一些魔法藥劑學的書。”

“好吧。”魔法師繼續道:“魔法藥劑學里,有十幾種辦法都可以做到和火系魔法一樣的基本的原理……生火!比如,最最基本的一種,可以用一種火磷草研磨出來的粉末就能自己燃燒了!那麼我就在想……火磷草可以生火,魔法師的火系魔法也能生火。難道……火磷草里就含有所謂的自然之力里的魔法元素?或者說,火磷草里有一種東西,就是火系魔法元素?”

杜維心里一動,仿佛也想到了什麼,可是一時之間還有些抓不住。

就聽見魔法師俘虜繼續道:“我又發現了一件微妙的事情。所有的魔法法術!我是說所有的!雖然咒語的威力有小有大。還是以火系魔法為例子,最最簡單的火球術,和傳說中的‘烈炎焚城’那種可以毀天滅地的禁咒!雖然威力上差了無數倍,但實際上,原理都是一樣的!都是用火焰去燃燒!可是……微妙的事情來了……所有各系魔法能做到的事情,魔法藥劑學也同樣能做到!比如火系魔法,雖然藥劑學無法弄出‘烈焰焚城’那種大規模的強悍禁咒級別的威力,但是生火的原理卻是一樣的!再比如風系魔法,水系魔法,等等……所有系的魔法,都可以用藥劑學來做到!雖然只能做到最最簡單的基本原理,但是卻都能做到!這是為什麼呢?或許……我就在想,或許,那些珍貴的藥劑學的原材料里,其實就蘊涵了所謂的各系魔法的‘魔法元素’!不是麼?”

這個俘虜臉上露出了一絲驕傲的表情來:“既然我無法用冥想的方式來提取自然里的魔法元素……那麼,我就用藥劑師的辦法,從藥劑里提取魔法元素!!”

(一定要記得砸票哦∼)

·

上篇:正文 第十七章 【三百金幣】    下篇:正文 第十九章 【啟始!惡魔之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