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十章 【半角城的魔獸事件II】   
  
正文 第二十章 【半角城的魔獸事件II】


手下實在拗不過杜維,讓羅伯特頭疼的是,這位小主人似乎是打定了注意一定要到山里去看看那頭魔獸是長什麼樣子的。

羅伯特看著這位斯潘騎士的眼神就有些不友好了,在他看來,這些麻煩都是這個家伙引來的。如果小主人因此而受到哪怕半點傷害……哪怕只是一丁點驚嚇,那麼這些責任可都是要自己承擔的!

雖然一路上對這個沒有架子,待人也很溫和的小主人頗有好感,但是進山里去看魔獸,這樣的決定,在羅伯特看來還是有些孩子式的胡鬧!

沒辦法了,羅伯特歎了口氣,他只能暗下決定,進山之後,自己一定寸步不離的守在主人身邊,憑自己手里的劍,怎麼也能保護得主人安全吧。

而且,想必這種平原地帶,出現的也不會是什麼高等魔獸。

羅伯特自我安慰了一下。不得不說他的自我安慰還是頗有效果的。因為在羅蘭大陸,魔獸這種生物,存在著一種奇特的規律。

魔獸是泛指那種天生就帶著魔法能力的野獸,而魔獸的實力水准,卻有一個奇特的衡量標准:按照目前所認知的大部分魔獸看來,這些東西的危險程度和它們的個頭成反比。

也就是說,通常個頭越大的魔獸,威力越小。真正危險的反而是那些個頭很小的家伙。

既然這個斯潘說了,附近出現的是一頭大家伙,那麼自己的武技應該還是能應付得過來的吧。

而斯潘此刻也不禁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了。相比魔獸的問題,他更擔心的是這位羅林家族的小少爺的安危。

可是,杜維已經發話了一定要去看看……斯潘倒是甯願不要對方這幾十個護衛的幫助。

可是,杜維卻發話了,意思很明確,就算斯潘拒絕他的好意,他也會帶著人自己上山的!這麼衡量了一下,斯潘覺得還是自己帶著人和他們一起比較好了。這樣起碼人多一些,也更安全。

•;

那些傭兵還是頗有效率的,半個小時之後,二十多名傭兵已經全副武裝的等候在旅館的門口。而杜維留下了一幫仆人留守在旅館,自己也帶著兩隊騎兵出發了。

杜維穿上了一件輕甲,雖然看上去還是有些虛弱,不過至少這樣讓人放心了一點。若琳知道這次是進山里搜索魔獸——這種活兒,她從前也干過。獵殺魔獸,然後用獵物換取金幣,這可是大陸上很多冒險團隊賺錢的來源。

斯潘從半角城的守備軍營里調集了最後的二十個人。這樣一來,總人數勉強湊了有八九十了,雖然還是有些薄弱,不過看到羅林的隨從護衛都是鎧甲鮮明,武器精良的樣子,斯潘還是欣慰了不少。

不愧是帝國的地方正規軍,斯潘和羅伯特兩個級別最高的騎士商量了一下,把這些人分成了三個隊。而且把地方軍,雇傭兵,還有羅林家的護衛,這些人都按照兵種打散了。三隊里,每隊都保證分配到了不同的兵種,近身作戰的士兵,還有弓箭手,都做了一些調配。

另外兩個隊人,都是由斯潘的兩個副手負責帶隊,而斯潘本人和羅伯特騎士,兩個武技最強的人,卻都留在了杜維的身邊。

斯潘已經打定了注意了,就算拼著這次任務失敗,也一定要百分之百的保證這位羅林家的小少爺安全!否則的話,如果帝國軍方二號首腦的長子在自己的手里出了什麼意外,那麼恐怕自己一生在軍隊里的前途都完蛋了!相比之下,能不能抓到那頭魔獸,已經不重要了。

值得一提的是,另外兩隊人,每隊只有二十人。而杜維這對,則留下了足足四十名部下,其中三十名是羅林家的護衛,而另外十名則是斯潘手下難得的弓箭手。

斯潘甚至將一把珍貴的軍用手弩送給了杜維防身,因為他看出了這位小少爺多半是不會箭術的。有一把軍用手弩也能讓他的安全系數增加一些。

就這樣,杜維這隊人擁有四十名最精銳的正規軍戰士(羅林家的護衛的素質絕對不比正規軍差),還擁有兩個四級的騎士,還有一名正牌魔法師。

這樣的實力,已經是相當可觀的了。

三隊人立刻動身出了城,然後從三條不同的山路進入了半角山,三隊人不同方向搜索,每一隊都挾帶了幾把類似于杜維所知道的信號彈一樣的東西,只要任何一隊人一旦發現魔獸,就立刻負責糾纏住它,同時發出信號來召喚同伴。

最後約定了三路人搜索的彙合地點是最中心地帶的半角山谷。

杜維騎著馬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入了半角山,這個家伙仿佛絲毫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根本就已經成為了眾人的累贅……或者說他明明知道,但是卻在裝傻。

四十名手下全副武裝,進入半角山之後,就立刻按照扇形兩邊散開,仔細搜索一切可疑的痕跡。斯潘和羅伯特兩名騎士嚴密的守護在杜維的身邊。

半角山里的魔獸的蹤跡最早是在山南坡的一個小村子的獵人發現的。根據斯潘在路上的介紹,當地的獵人開始的時候看見了林子里地面上的腳印,還誤以為是什麼大型野獸流竄到這片山林里,還召集了幾個經驗豐富的獵手進山捕獵,可是卻在山南發現了魔獸的蹤跡,這些獵人明白面對魔獸,不是自己能對付的,干脆就跑了回來,向城里的守備軍彙報了情況。根據獵人們的介紹,這只被發現的魔獸體積很大,仿佛獅虎一般大小,當時因為站得太遠,看不清到底是什麼魔獸,不過,那頭東西全身都能發光,顯然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野獸,這一點是肯定的了。

順著山路進入了半角山之後,大家都下了馬,包括杜維在內。士兵們分散開了在兩側搜索,隊列的最前方則安排了五名武技最好的戰士探路。

在這種情況下,杜維別說看到什麼魔獸了……他走的每一步路,都有人幫他踩平探好了!草叢里就連一只兔子都不可能有。

杜維不禁有些無聊,看著周圍茂密的樹林,還有不時傳來的啾啾的鳥叫,杜維看了一眼身邊略微有些緊張的斯潘騎士,笑了笑。

他很清楚這個斯潘肚子里打的什麼注意:“斯潘騎士先生,請問你見過真正的魔獸麼?”

斯潘怔了怔,略微想了一下:“見過,我曾經在北方的帝國暴風軍團服役四年,當時我所在的軍隊就駐紮在大陸北部‘冰封森林’的東側,冰封森林里是大陸上公認的魔獸出沒最多的地方。當時我們在巡邏的時候,就曾經遇到過一些。不過幸運的是,在森林外圍活動的一般都是低級的魔獸,對人類的威脅是有限的,我們巡邏的時候,也從來不敢深入森林里。因為森林里的那些高級魔獸,可不是普通的士兵能對付的。”

杜維想了想:“那麼,魔獸是什麼樣子的?”

斯潘略微沉吟了一下:“魔獸麼,其實也不過就是一些野獸而已。只不過它們比普通的野獸要厲害的多。普通的野獸不過是用自己的利爪和銳齒傷人。可魔獸卻天生能使用一些低級的魔法本能,所以對付起來有些麻煩。”

“那麼,你親手獵殺過魔獸麼?”

斯潘臉一紅,低聲道:“杜維少爺,當年的我,只不過是一名二級騎士而已,憑借我的本領,還不可能單獨獵殺一頭魔獸。不過,當初我所在的小隊在一次巡邏的時候,真的碰到了一頭利害的家伙。那是一頭生活在北國冰封森林里特有的‘暴風魔狼’,那種家伙速度奇快,弓箭都射它不中,一身的皮毛都可以瞬間的冰凍晶體化,堅硬的程度甚至可以媲美我們的鎧甲,刀劍難傷,而且還能通過嚎叫從口中噴出風刃,很是難對付。當初我們一個小隊的士兵遇到了那頭家伙,十個士兵都不是它的對手……我記得那次戰斗,我的同伴死了四個,最後活著的人,每個人都帶著傷。後來還是我們的隊長拼著挨了一道風刃,一劍斬掉了魔狼的尾巴……那種魔狼的弱點就在尾巴上,失去了尾巴,它的魔力就會減弱。不過那頭魔狼的皮毛被我們剝下之後,很是值錢,而它的魔核也能賣一個好的價錢。魔獸的魔核都是魔法師喜歡的東西,因為各系魔法的魔獸魔核,都是魔法師用來儲存魔力的好工具,同時是制作各系魔法卷軸的材料。”

斯潘回憶起年輕時候的事情,不禁有些感慨:“記得當年在冰封森林邊服役的時候,每個月都會有不少冒險團隊不顧我們的勸阻進入森林里獵殺魔獸來賺錢,不過,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都無法活著出來。死在森林里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甚至有的魔法師都死在了里面。”

杜維歎了口氣,他看了身邊的索爾斯克亞一眼。

兩人都知道,魔法師是不會為了賺錢而去獵殺魔獸的。但是魔獸的魔核,卻對魔法師有著異常的吸引力,那些可都是重要的魔法原材料。

斯潘一面說著,一面拿著手里的劍劈開了前面路上伸出來的一條分叉的樹枝,笑了笑,道:“杜維少爺,您不用擔心,按照規律,體積越大的魔獸威力越低。我們遇到的這個家伙,應該不會太利害的。有我……嗯,還有羅伯特騎士大人在,我們一定不會讓您受到任何傷害的。”

杜維點了點頭,他不置可否,而是看了一直沉默的羅伯特一眼:“那麼你呢?羅伯特,你獵殺過魔獸麼?”

羅伯特面色凝重,他想了一下,輕輕的撥開了自己濃密的卷發,露出了他的脖子。

杜維這才發現,原來羅伯特的脖子上有一個驚人的傷口!那顯然是一個刺穿的傷痕,仿佛當初受傷的時候是有什麼動詞從他脖子的一側狠狠的紮了進去!雖然這是舊傷,而且顯然過去了很久了,但是傷口還是肉紅色的,可見當初這傷是多嚴重了!

“這就是一頭魔獸留給我的。”羅伯特語氣低沉:“我曾經去過南方的‘落日沼澤’,在沼澤里,我們一行人遇到了一群獅鷲。”

杜維還沒說話,一旁的斯潘騎士,還有索爾斯克亞,甚至就連跟在後面的若琳,都是同時倒吸一口涼氣!斯潘更是失聲道:“一群獅鷲?老天,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獅鷲?這種東西很厲害麼?”杜維問道。

索爾斯克亞搖頭:“不止是厲害,獅鷲是一種會飛的魔獸,如果不算那種傳說中的凶獸的話,獅鷲算是公認的最麻煩的魔獸之一了。這種東西是一種飛禽類魔獸,它們的體積大約和普通的鷹差不多,可是卻能發出仿佛獅子吼叫的聲音,羽毛鋼硬如鐵,利爪能輕易的抓破我們的鎧甲,它的嘴巴甚至能把騎士手里的劍啄斷……最麻煩的是它可以飛翔,而堅硬的羽毛,使得一般的弓箭根本無法傷害它。而且它的鳴叫可以引起人的恐慌,厲害一點的可以直接讓人眩暈。”

“精神系攻擊魔法?”杜維吸了口氣。

“要命的是,這種可怕的東西如果只是單獨遇到也不算什麼……可這種魔獸卻是所有魔獸里唯一的一種……群居動物!也就說,這種麻煩的東西,都是一群一群的活動,在南方的沼澤地帶,就算是小型的軍隊遇到了這種東西,也會選擇退避的!因為如果有一大群這種厲害的東西成群結隊,並且是從天空的方向攻擊過來,那麼實在是一件很難抵擋的事情。”

若琳卻看著羅伯特脖子上的傷口,皺眉道:“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羅伯特搖頭:“我原本以為自己是死定了。那次我們去沼澤里的人死了一半。我脖子上被一只獅鷲抓了一下,它的一根爪子幾乎刺穿了我的脖子。不過後來我們在沼澤里找到了一個巨大的樹洞,我們躲在樹洞里,足足躲了一天。樹洞的入口不大,那些東西失去了空中優勢,無法從天空攻擊我們,我們的情況才稍微好過了一些。靠著把守狹窄的樹洞,我們堅守了一天,那些獅鷲才離開。而我最後被家族趕來的救援隊帶了回去,一條命終于保了下來。”

頓了一下,羅伯特臉色閃過一絲黯然:“我的親弟弟就死在了那里,他和我一樣,也是脖子上被一只獅鷲抓了一下,可是他沒有我幸運,他的腦袋當場就被抓了下來。”

杜維心里一震,看著羅伯特,連忙低聲道:“對不起,羅伯特騎士,我並不知道……”

“不,沒什麼。”這位騎士搖搖頭,勉強笑了一下:“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而且,既然宣誓效忠家族,那麼我們的生命就早就做好了隨時為家族犧牲的准備了。”

眾人都不禁對羅伯特騎士肅然起敬,就連若琳也忍不住多看了騎士兩眼。不過若琳很快就提出了一個疑問:“羅伯特大人,斯潘大人,我有一個疑問。”

“什麼?請說吧,若琳騎士大人。”斯潘對于這位貴族少爺身邊的榮譽女騎士還是很尊重的。

若琳緩緩道:“根據我所知道的,魔獸大多生活在森林里,但是它們很少會生活在大陸的中央。因為魔獸需要補充魔力,它們只會生活在那些大陸邊緣的奇特地方,比如北方的冰封森林,南方的落日沼澤。這些地方充斥著各種魔法植物……也就是魔法藥劑師們配置魔法藥劑的原材料的生長地帶。又或者,是一些盛產某種特殊礦產的地方,也會吸引魔獸的在周圍生活。但是……半角山上,只是一片最最普通的樹林,這里沒有魔法植物,都是一些普通的松楓樹,而且,這里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礦產存在。所以,突然冒出來一只魔獸,這樣的事情,難道大家不覺得古怪麼?”

斯潘和羅伯特都不禁停住了腳步,面色有些凝重,就連魔法師索爾斯克亞也皺眉思索了起來。

“若琳,你對魔獸很了解麼?”開口的是杜維。

“我曾經有過不少冒險的經曆,也曾經跟隨過幾個傭兵團進入過冰封森林里獵殺魔獸。”若琳解釋道:“所以,我恐怕是這里的人里,和魔獸打交道最多的人了。”

“你進入過北方的冰封森林?”斯潘騎士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在他看來,這位女騎士多半是靠著美色才從貴族少爺這里得到了一個榮譽騎士的頭銜罷了。卻沒想到若琳居然有過這樣的經曆!

就連羅伯特也露出了異色。

若琳低聲道:“不錯,我進去過幾次。”

“我對魔獸的這種生活習性並不太了解,如果若琳騎士大人說的情況是真的……那麼我們恐怕要好好的想想了。”羅伯特沉聲道:“魔獸的出現,的確很可疑。”

而斯潘,雖然嘴上沒說話,可是表情卻有些淡淡的不以為然。

顯然,斯潘不相信若琳的話。

這個女騎士的身手如何,經驗豐富的斯潘騎士是能看出來的,他判斷出來這個女騎士的身手並不高明。能得到貴族少爺的垂青,多半是靠了她漂亮的臉蛋……還有那雙漂亮的長腿吧。

進入北方的冰封森林?還好幾次?騙鬼吧!

搜索進行了一個下午,大家卻一無所獲,甚至就連魔獸的蹤跡或者糞便都沒有發現。

其他的兩個搜索隊也沒有什麼動靜傳來。

看了看天色和落下的太陽,斯潘騎士提議大家先就地休息一下,然後趁著天還亮著,一起回城去,明天一早再來繼續搜索。

這樣的決定完全是因為杜維的存在而做的無奈之舉。

如果沒有這個身份尊貴的少爺,斯潘原來的計劃是連夜繼續搜索的。可是現在隊伍里帶了這麼一個碰不得,摔不得的少爺,斯潘可不敢造次了,還是安全為上。否則的話,夜晚在山上尋找魔獸,危險性就增加了幾分。

休息的時候,羅伯特安排了人在周圍戒備,斯潘則派遣了手下的兩個弓箭手就地攀登上了大樹觀察周圍的環境。

“若琳。”看著若琳正要去整理馬鞍,杜維忽然喊住了自己的這位女騎士。

“有什麼吩咐,主人?”

“我相信你。”杜維低聲說了一句,這句話讓若琳身子一震。女騎士側過臉來看著杜維。

杜維手里把玩著一朵不知名的野花,臉上的笑容很悠閑:“我知道,那個斯潘騎士不相信你,他以為你是在吹牛。”

若琳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僅僅是吹牛麼?恐怕他認為自己是一個靠美色和肉體換取騎士身份的卑賤女人吧。

而且,不止是這個斯潘,就連羅林家的這些隨從的士兵們,恐怕大多數人都是這麼想的吧……

若琳心里湧出了一絲無奈。

“我相信你。”杜維低聲說道,他緩緩的走上幾步,看著若琳臉上的無奈表情,微笑道:“因為恰好,我知道你是穆恩族的遺留後裔。而同樣也是恰好的,我看過的一本古籍里記載,穆恩族人擁有一種天生的本領。如果那本書上記載的東西沒有錯誤的話……我認為你進入那個什麼冰封森林,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就算遇到一大堆魔獸,對你來說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若琳越發驚訝了,她的失聲道:“這……你也知道?”

“書籍。”杜維笑了笑:“書籍可是人類知識的源泉。多看看書,總是有不少好處的。”

說著,這個半大的少年走到了若琳的身邊,輕輕拍了拍若琳的肩膀,笑道:“我的女騎士,咱們可要努力才行啊。否則的話,可是會讓別人瞧不起呢。比如今天,難道你沒看出來麼?他們都把我當成累贅呢。而你,是我的第一位榮譽騎士,咱們可都要努力做出點樣子來才行啊。”

若琳仔細的看著這位半大的少年,卻覺得這兩句話落入耳中,心里就忍不住激起一股暖流來!

是啊!他們都把我當成是那種靠陪男人睡覺來往上爬的女人!而真正尊重我,信任我的,是面前的這位小主人!

若琳忍不住對著杜維深深的低下頭去,用帶著一絲顫抖的聲音低聲道:“是,我的主人。若琳一定會努力,絕對不會讓您的榮譽蒙受羞辱!”

短暫的休息之後,斯潘立刻召集了人,准備下山了。他讓人發射出了信號,和另外兩隊人聯系,很快,對方就有了回應,另外有一隊人,居然就在杜維這些人距離不遠的地方,從信號發射的地點看來,雙方距離大約只有一里。

兩名騎士大人立刻下令讓大家列隊出發,和同伴彙合了。

可是就在大家走到了一半的時候,甚至走在隊伍最前列的羅伯特騎士已經能看見前面的那隊同伴已經在和自己這方人招手了……

就在這時候,一聲淒厲的嘶吼從一旁傳來!隨即就看見一個碩大的身影從一旁的樹林里飛快的竄了過去!這個大家伙全身都帶著沖天的火焰一般,一路奔跑,兩旁的樹木和地上的草木都被火焰燒焦了!

“……魔獸?!!!”也不知是誰先喊了第一嗓,隨後眾人立刻驚了起來!

“列隊!!”一聲沉穩的喝聲從眾人身後傳來,羅伯特騎士已經拔出了闊劍,高聲喝道:“不要慌!列隊,兩邊包抄它!別讓它跑了!弓箭手准備!前面的人把盾牌豎起來!”

一道道命令飛快的從羅伯特的口中發出,畢竟這些人有一多半都是羅林家族的護衛,羅伯特的聲音立刻讓大家安定了下來。

而斯潘的動作也不慢,他已經把弓箭手聚集了起來,下令所有的弓箭手立刻就地上樹。

那頭魔獸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偏偏在這個時候忽然竄了出來,仿佛根本就不懼怕面前的這麼多人類一樣。

杜維終于得償所願,親眼看見了傳說中的魔獸了。

這個家伙比杜維想象中的還要大,個頭足足有一頭大象那麼龐大,額頭上是一個碩大的怪角,身上的皮很粗糙厚重,四肢蹄子如柱子一般粗細,在泥土上踐踏如飛,橫沖直撞過來,還發出淒厲的吼叫聲,全身都在冒著火焰!

這麼一個古怪凶惡的大家伙,全身還冒著火焰,使得眾人很難堵截他,原本列了隊的士兵舉著盾牌也不敢正面阻攔,只能無奈的閃開道路,而樹上的弓箭手紛紛放箭,可是那箭射在它的身上,卻似乎並不能給它帶來多大的傷害。

只是幸好,這個家伙體積龐大,跑起來的速度卻很慢,眾人大呼小叫,立刻有士兵拿起了長矛來遠遠的恐嚇它。

“不用怕,這只是一頭火焰犀牛。”說話的是若琳,她似乎松了口氣,這個女騎士就站在杜維的身邊,還往前邁了半步擋在了杜維的身前,她的聲音不大,似乎只是對杜維一個人解釋:“火焰犀牛算是最低級的魔獸的一種,除了力氣大一點,會冒點火之外沒什麼可怕的。而且它的奔跑速度很慢,只要能有幾張硬弓,它就等于是一個火靶子。”

若琳的話讓羅伯特聽見了,他立刻高聲下令道:“豎起長矛!擋住它!”

這頭火焰犀牛奔跑了幾步,卻發現前後左右都是人類阻擋,而那一排排長矛豎立了起來對著自己,這頭火焰犀牛也不敢真的一頭撞上去,畢竟它雖然皮糙肉厚,卻遠遠沒達到那些高級魔獸的那種刀劍不傷的地步。怪叫了幾聲,它終究不敢朝著那一排長矛撞上去,只能急忙的停了下來,然後扭轉身子朝其他方向逃跑,可是它的行動速度慢的弱點也暴露了出來了。

士兵們飛快的從兩邊包抄了過去,很快就把它的路線堵住了,同時樹上的弓箭手們還在射箭,雖然那些弓箭對它的損傷不大,但是畢竟數量眾多,有幾支箭還是插在了火焰犀牛的背上。

火焰犀牛被人類圍堵了幾下,活動范圍越來越小了,而發出的吼叫也越來越焦躁。這時候,杜維手下的魔法師索爾斯克亞出手了。

魔法師已經抬起了雙手,他的長袍之下,袖子飛快的抖動,隨即在呼嘯聲中,幾個火球疾速從他的手里飛了出去射向那頭火焰犀牛。

砰的一聲巨響!就在幾十雙眼睛之下,幾個火球准確的擊中了這頭魔獸,頓時火光四射火苗亂竄,大家都幾乎被那紅光逼得睜不開眼睛!

耳邊就聽見了一聲憤怒和不甘的吼叫聲,隨即這頭火焰犀牛忽然全身紅光大作!然後,呼啦一下,就在這麼多雙眼睛的注視之下……

消失了!!

眾多士兵愣了一下,不過隨後大家爆發出了一陣歡呼!

看來還是魔法師厲害啊!!一出手就干掉了這個家伙!

而這些無知的士兵們卻沒有發現,魔法師索爾斯克亞自己卻一臉的茫然和迷惑。

消失了?

我使用的是火球術,可火球術就算能燒死這個家伙,也不會連尸體都沒留下啊!

普通的士兵們不懂這些,但是身為四級騎士的羅伯特和斯潘卻是懂的!

在火焰犀牛忽然原地消失的一刻,兩人就露出了驚訝和不安的表情,隨即等眾人還在歡呼的時候,羅伯特已經大聲吼道:“所有人退後!小心!!”

杜維也愣住了,他看見這頭魔獸忽然消失的時候,忍不住問道:“若琳,這種魔獸死了之後尸體會消失麼?”

“不會!”若琳也變色了:“這個東西……尸體消失,我從沒見過。”

就在這時候,忽然在剛才那頭火焰犀牛消失的地方,原地一道藍色的火焰沖天而起!隨即火焰里傳來了一聲尖銳嘹亮的嚎叫!

這分明是狼嚎的聲音!

然後就在這團藍色的火焰里,一頭巨狼猛然跳了出來!

這頭巨狼擁有一身冰藍色的皮毛,看上去卻似乎是晶體化了!而它的身軀龐大有力,爪如利刃!動作卻快如狂風!

就看見它一閃之後,已經傳來了幾個士兵的痛呼聲……

隨即這頭狼嚎叫了一聲,口中猛然就看見一道風刃暴射而出!

“暴風魔狼!是暴風魔狼!!”斯潘發出了一聲驚呼,這位騎士的臉色巨變,還帶著一股深深的懼意。

這頭忽然跳出來的家伙,赫然正是斯盤剛才和杜維等人聊天的時候所說的,他自己當年就曾經遇到過,並且犧牲了幾個同伴才獵殺掉的一頭名叫暴風魔狼的魔獸!

可是讓斯潘懼怕的並不是這頭魔狼的本身……而是,這也太詭異了吧!

沒聽說過一頭火焰犀牛死了之後,會變身成暴風魔狼啊!

來不及思考太多了,這頭魔狼果然如斯潘說的那樣,身體皮毛晶體化,刀劍難傷!而它的速度也是異常敏捷,加上牙尖爪利,幾個猛撲,頓時就有士兵慘叫傷在了它的爪下。

而那一道風刃射出,原本舉著盾牌的兩個士兵立刻被射中,手里的盾牌當即就爆裂掉了,兩個士兵也直接被砸飛了出去!

杜維在遠處看在眼里,不由得歎息:好厲害的家伙!

“若琳,魔獸會變身麼?火焰犀牛會變成另外一種東西麼?可是這兩個東西,外表差別好大啊。”

“不!主人,好像不對勁!我們遇到的這個魔獸,似乎……是我不知道的一種。它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火焰犀牛!”若琳面色陰沉,她手持利劍擋在了杜維的身前,眼睛嚴密的盯著遠處的魔狼。

一聲大喝,羅伯特已經大步了撲了上去,他手里的闊劍之上幻化出了一道銀色的光芒!朝著魔狼飛快的斬了下去。

若琳在遠處不禁眼睛一亮:“斗氣!”

那頭魔狼似乎也能感應到羅伯特劍鋒上的光芒對自己的威脅,它不敢用身體去硬扛,反而身子一抖就跳開了,而一個側撲,就朝著羅伯特的胸口肩膀抓了過去。

羅伯特大喝一聲,身子微微一弓,手里的闊劍橫了過來,一道光芒從他的劍鋒上分了出來,狠狠的刺向了魔狼的腹部!

這頭魔狼果然利害,居然身子在半空中還能變向!它的軀干一扭,居然躲開了羅伯特的斗氣攻擊,落體之後,前抓飛快的劃過了羅伯特的手臂!

嗤的一聲,羅伯特哼了一下,他的手臂上的立刻多出了幾道血痕,幸好魔狼估計他的利劍沒有進逼,所以這傷倒是不重。

就在這時候,一聲呼喊傳來,就看見遠處的斯潘出手了!他搶過身邊一個士兵的長矛用力的擲了出來!

這支長矛就化作了一條流星一般,狠狠的釘在了魔狼的背部!只是眾人卻聽見了叮的一聲,居然沒有能紮進去,反而被彈開了!可見這頭魔狼身上晶體化的硬度!

只是雖然扛下了斯潘的長矛攻擊,這頭魔狼也似乎很不好受,它也被撞擊力打得滾了幾滾,而重新爬起來的時候,似乎速度也降低了幾分,看來還是受了點傷了。

“索爾斯克亞,出手!”羅伯特大喝一聲,挺劍再上,刷刷刷連續幾劍把魔狼逼得連連後退。

遠處的魔法師得到了召喚,趕緊抬起了手來,飛快的再次射出了幾個火球來。

砰砰砰砰!

連續不斷的火球砸了過去,有的砸中了周圍的地面,只有三個砸到了魔狼的身上。

魔狼顯然對這種火系魔法很是排斥,嚎叫了一聲,身子越發的艱澀了。旁邊的羅伯特趕上,看准了機會一劍斬下去,砍在了魔狼的尾巴上!

剛才眾人聊天的時候,似乎斯潘騎士說起過,這種暴風魔狼的弱點就在尾巴!羅伯特牢牢記住了。

果然,一劍斬下了魔狼的尾巴之後,魔狼嚎叫了一聲,身子一晃就倒了下去,可是隨即羅伯特就看見自己的劍鋒那端同樣是發出了一陣光芒!

光芒之後,不但魔狼的尸體在光芒里消失了,就連砍下來的那條尾巴,也消失了!

消失?又玩這手?

遠處的杜維大聲喝道:“大家小心,這東西恐怕又要變身了!”

羅伯特也是面色一凜,正要開口說話……

忽然,天邊傳來一聲低沉的吼叫!仿佛是獅子的咆哮聲音!

隨後這獅子咆哮的聲音越來越多,遠遠的,也不知道是有多少獅子朝著這里來了!

難道是獅群?見鬼,這里可是平原地帶啊!怎麼會出現大批的獅子?

羅伯特騎士聽著那由遠而近的聲音,忽然仿佛意識到了什麼,他臉上的表情瞬間扭曲起來,陡然開口狂喝道:“小心!大家小心,來的是……”

他還沒說完,眾人已經看見了!只見天空上出現了一群張開翅膀俯沖而下的東西!這些東西遮天蔽日!它們擁有鋒利的爪牙,堅硬如鋼鐵的羽毛,還有……嚎叫起來仿佛獅子一樣的聲音!

“獅鷲!!是一群獅鷲!!!”

仿佛昔日多年的噩夢重現,羅伯特騎士的臉上露出了絕望的神色來!他可是親身經曆過面對一群獅鷲,那是多麼可怕的遭遇了!

憑借現在這麼點人,遇到這麼一大群可怕的生物,那等待大家的幾乎就只能是一場屠殺了!!

可是騎士的話還沒說完,慘叫聲已經傳來,兩個士兵已經被獅鷲的利爪子爪穿了身體遠遠的拋了出去!

血肉橫飛之中,大群的獅鷲一只接著一只的從天空撲了下來……

若琳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她一把將杜維撲倒在了地上……

·

【請大家注意,我今晚有事情,無法上來更新,所以干脆把晚上的一章和中午的一章,兩章合起來發了。這章足足有一萬字哦!】

·

上篇:正文 第二十章 【半角城的魔獸事件I】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穆恩族的秘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